到底是誰的996,程序員們還是馬雲們?

眾籌之家網2019-04-17 18:11:41

過去一貫的認知是,工作清閒,對人不是一件好事

 來源|首席商業評論

作者|Sylvia

圖片|原文



996早就不是新話題了。


但最近又屢被提上頭條,原因是國內一羣程序員不滿這種工作制度,專門製作了一個網站,後來一度被各種國內瀏覽器打壓。


本就是針對互聯網公司,巨頭們欲蓋彌彰,本是想把這股來自民間的怒氣壓下去,沒想到越演越烈。


到了後面,更有互聯網大佬們紛紛站出,為996做最後辯言。馬雲説年輕時有996是福報,劉強東則説不拼不是自己兄弟。


大佬們説得沒錯,一提起工作,沒人敢跟他們比勤勉。早有王健林的時刻工作表,後有許家印的凌晨開會。


看看這些馬不停蹄的大佬們,你還有什麼資格不去努力?還有什麼臉面出來抱怨?


不過,可能還真有。



1


很多人忘記考慮的,是第一個問題:


馬雲們口中的“996”,與程序員們説的“996”,到底是不是同一個996。


福柯曾説,“權力的無所不在,是因為它不斷地產生出來,在每一點中,不是因為它包容萬物,而是因為它來自所有的地方。


長輩晚輩之間、師生之間、上下級之間,以及不同文化素質的人之間,各種企事業機構等,都存在一種權力關係。


福柯甚至悲觀的認為,正是這些無數的權力關係在一起,編織成了一個巨大的權力網絡,現代人就陷身於這種權力之網,成為日漸喪失主體性的人,“開始踏上生命的不歸路”。


所以,公司無論是初創階段還是成熟階段,CEO被迫拼命工作的原因,是壓力,而員工被迫拼命工作的,是權力。


不要小看二者的區別。


我之前説過,壓力之下所能激發出的,才是一個人的自主能動性。


而權力之下,則更容易使人喪失自主性。


也就是馬克思説的:


“人以為自己正在全面佔有人的本質,卻不料一切都受到權力的(知識/文化工程)的暗中操縱。


就像一提到工作時間,馬雲們會不自主的代入自己的創業記憶,口水橫飛的指點江山;


 而非馬雲們,只會想到老是改不好的工作與上級的責罵。


大佬是大佬,員工是員工,就算再讓員工們意淫自己是創業者、構思未來藍圖,在雞零狗碎的生活裏,誰也不是充滿想象力的文藝工作者,ok?


過去一貫的認知是,工作清閒,對人不是一件好事。


而與之相反,現在很多人,反而覺得本職工作清閒是一件好事。這樣可以留給自己更多的時間,也才能有本質意義上的自由。


 



2


也有人會説,馬雲們年輕時,也不是沒幹過機械苦力,誰不是一邊含淚搬磚,一邊騰出更多時間思考?


當然,我也很佩服這種極有毅力的人,但對於大部分普通人來説,想兩者兼顧,還是太難了。


一個人的時間與精力本就有限,就像很多成了家的人,也要糾結工作與家庭的平衡。


對一個普通的年輕人來説,再旺盛的精力,每天耗在瑣碎、重複性高的工作事務上,日復一日,那種向上的心性,很容易就會被時間磨沒。


所以,這裏涉及到的第二個核心問題就是,人到底有沒有可能在工作中始終發揮自主性?


這個問題在現代社會,還很難實現。


雖然現代人,整天都喜歡把人工智能掛在嘴邊,但人工智能的普及與應用,還只是在非常淺層的階段,從苦力中解放全人類更還是妄想。


關於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的問題,至今,也並沒有多麼明顯的區隔。


很多看起來不需要人工操作的工作,領導、教授們為了節約成本,不願買一體化的數控機器,也要讓“高材生”們去做廉價勞動。


據我所知,即使是外人看來高大上的高校科研,完成一項課題,除了自己設計之外,也有70%的時間,屬於學生的重複性勞動,毫無創造可言。


很多學生抱怨的問題就是,導師想要高質量的科研成果,但實際上,可供學生用來真正做科研攻堅的時間其實很少。


而象牙塔內外的窘境也差不多:既想讓馬兒快跑,又不給馬兒吃草。


一些學校連科研機器都非常少,一個課題組的很多學生,經常要排隊等待使用機器,有的機器由於不常更新,還會出現故障,當然,這些都會算在科研時間裏。


在各大高校科研裏,有一個心照不宣的事實是:


一場科研算下來,用在真正發明創造的時間很少,而純粹消耗的時間更多,更不用提因為人工誤差導致的各種實驗失敗。


所以,對於之前,有上海高校的教授在羣裏對一幫研究生們責罵“蠢豬”,什麼科研成果也做不出來,要求學生加長實驗時間,甚至天天來實驗室的情況,也是情理之中。


綜合看來,無論對學校還是對個人,都是一種浪費。


這樣的結果,與996很大程度上也有共通之處:


即使從表面上看,都在利用公司資源,不僅只是發揮自己體力勞動不説,工作價值也依舊非常低,更難有什麼自主性。


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能夠創作價值的工作者,在發揮勞動力之前,單位能提供的基礎設施卻並不完善,導致還要花費很大精力去做底層。


以上對最終工作產出皆有影響,如果結果不好,短期內挫傷工作積極性,長期的話,很有可能就是失去創造能力,徹底淪為“工具”。



3


兩眼一紅的鼓吹奮鬥,説起來當然很容易,當然,也更容易變成一個笑柄。


在我看來,目前想解決員工與老闆就工作時長的分歧,也不太現實。


因為即使再喜歡某項工作,也難以避免工作的瑣碎,更難以避免身為“員工”的權力桎梏,這一點,與老闆們理解的工作時間就完全不同。


所以,才有更多的人選擇創業。


即使知道創業會更辛苦,但某種意義上,也能夠擺脱“為上級加班”的黑洞。


除非能有高工資支撐。否則,誰都不願看到,自己延長的工作時間,還是替重複性的勞動力背鍋。


從馬雲最新一次對996的迴應上,我倒是看到了從一個成功企業家角度,沒有將夢想強加在別人身上,沒有“不知食肉糜”的高貴姿態,還是有着對普通員工很真誠的同理心:


“企業負責人應該思考的是,你的成功是否就是員工的成功?你的快樂是否就是員工的快樂?如果你覺得你的幹部員工全沒有理想,全都不努力,那問題一定是出在你自己身上。因為你只把自己的理想當成他們的理想,而沒有把員工的理想當成你的理想。


真正的996不是簡單的加班,不是單調的體力活,和被剝削沒有關係,因為現在的人並不傻,可選擇的機會也不少。我覺得真正的996應該是花時間在學習、思考和自我的提升上。


那些能堅持996的人一定是找到了自己的熱情之處,找到了金錢以外的快樂之處,他們享受自己在八小時以外的學習、思考,探索的路徑上。”


拿寫作來説,我見過很多寫字的人對這種工作的瘋狂,最關鍵的一點是,沒有寫作者説自己不是無時不刻在思考的,甚至很多人一從睡夢中醒來,就會立馬投入到一種生產狀態——思考與寫字,一天除了睡眠的10多個小時,無時不刻,都在進行一種高密集的腦力勞動。


更重要的是,這種狀態,沒有人逼迫,全靠自己內心驅動。


在人工智能還遠未發達的現代,的確,年輕一代從事的大多數工作,也總是避免不了搬磚性質。


如何自我平衡體力與腦力勞動,如何平衡搬磚與創造,才是最重要的。而這一切,與996無關,與老闆無關,只與自己有關。



你喝的進口葡萄酒只值5元

(點擊上圖查看)



 點擊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0166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