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從未上學,媽媽帶他站學校門口感受氛圍,稱離開時像生離死別

乙圖2019-04-17 14:38:21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病房裏,周開俊第一次穿上夢寐以求的校服,花了十幾分鍾才費勁地繫上紅領巾,媽媽在一旁幾次要幫他,他嚷嚷着:“你別幫我,我要自己來。”正在經歷同一件事的母子兩,一個歡天喜地,一個卻心酸無比。12歲的周開俊,按照年齡應該念初一了,可他未曾上過一天學。圖為媽媽陪着周開俊到醫院附近一所學校感受校園氛圍。


周開俊的媽媽宋玲在日記裏這樣寫到:2007年3月20日,我的兒子開俊出生了,雖説我們期待他的降臨,但卻不是這個時候。他早產了3個月。可憐的兒子出生時2斤8兩,親戚朋友都勸我們放棄:“你們還年輕,再生一個也花不了這麼多錢。”這樣的勸説不絕於耳,卻無法動搖我們想救活他的決心,如同現在一樣。圖為母子倆擁抱。


現在的周開俊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不足3斤的小小孩,站起來比媽媽宋玲都高。然而,在過去的8年裏,他飽受病痛折磨。2011年9月,周開俊因為流鼻血不止,送醫後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這是一種需要移植才能康復的病,那年開俊年僅4歲。圖為病牀上的周開俊。


周開俊的爸爸周宗武今年41歲,家在黑龍江雙鴨山寶清縣寶清鎮,2006年經人介紹與宋玲結婚,婚後妻子便懷孕了,在家待產順便照顧婆婆,周宗武在工地打工。沒想到意外降臨,宋玲做家務時不小心滑倒,導致胎兒早產,孩子出生體重只有2斤8兩。親戚朋友聽説此事,紛紛勸小夫妻放棄孩子,躺在病牀上虛弱的宋玲懊惱無比,一邊的丈夫寬慰她安心養身體:“我不會放棄咱們的孩子的。”圖為爸爸在打零工掙錢。


之後,周開俊在保温箱裏待了3個月,期間經過3次搶救,堅強地活了下來。宋玲和周宗武興奮地抱着他出院回家,看着他的小模樣,周宗武倍感欣慰,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3個月治療下來周宗武欠下親戚5萬塊外債,為了早點還清債務,每天起早貪黑的在工地搬磚砌瓦。在宋玲細心照料餵養下,長到3歲的開俊已經是個白胖白胖的小男孩了。圖為媽媽在照顧周開俊。


未曾想,剛滿4歲的周開俊會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之後的日子裏,夫妻兩帶着兒子走遍天津、北京、哈爾濱求醫問藥,醫生都建議要儘快做移植,可是至少60萬元的移植、排異費把這個小家難住了。商議後,他們只能先保守治療,定期輸血小板輸血,若是感染髮燒再住院治療。圖為看着窗外發呆的周開俊。


“當初我們拼命保下孩子,這次同樣不能放棄他!”夫妻倆下定決心,四處奔波籌錢給孩子治療,可惜每次都湊不夠高昂的移植費,錢最後都花在了輸血和血小板、抗感染治療上。就這樣周而復始年復一年,8年過去了,早該移植的周開俊身體狀況日漸愈下。如今除去報銷,周宗武已經欠下40多萬外債。圖為媽媽在安慰周開俊。


因為長期保守治療,周開俊從剛開始3個月輸一次血和血小板,發展到如今的1個月輸2次,醫生建議儘快給孩子做移植,否則活不了多久。而鉅額外債讓周宗武一家陷入困境,借錢四處碰壁。圖為傷心的周開俊。


幾乎在醫院長大的周開俊比別的孩子懂事很多,他常常向媽媽透露自己的想法:“媽媽,為了我你們太辛苦了,我沒有什麼遺憾,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上過學。”宋玲把這些話講給親戚朋友聽,大家都安慰她,“你們也盡力了,趁孩子還在滿足一下他的願望吧。”圖為大多數時間裏,周開俊都很開朗。


周開俊是個很聰慧好學的孩子,生病8年,他的牀頭擺滿了很多課本。每學期結束,爸爸便會找朋友把一學期的課本借回來,開俊常常邊輸血邊自學,不懂的就用手機查詢。目前為止,開俊已經自學到了五年級,報紙、書都能看懂,看到孩子如此聽話,周宗武夫妻常常暗自抹淚。圖為沒進過一天校門的周開俊在看書。


雖説周宗武夫妻倆決定要給孩子做移植,但是借不到錢的現狀擺在這裏,心裏也害怕開俊有個萬一。為了不想讓孩子留有遺憾,周宗武找朋友家孩子借了一身校服,想讓孩子穿着去學校走一走,感受一下校園的氛圍。可是因為學校不讓外人進入,周開俊就和媽媽只能眼巴巴地站在校門口看着。宋玲説:“我們當時心如針刺,總感覺是做最後一件事一樣,像生離死別。”圖/大鬆 文/三花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監督電話:021-3468963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163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