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病少女的瘋狂科研之路

解螺旋2019-04-16 19:21:04




解螺旋公眾號·陪伴你科研的第1817天


瘋言瘋語,博君一樂


半夜十一點多,電話鈴聲響,我接起榨汁機,聽到對方在狂躁的大喊:我們這是XXX實驗室,你養的雄性小鼠難產,瀕臨死亡,趕緊過來一趟準備後事吧

 

我放下榨汁機,趕緊拿起一碗泡麪開始吃。吃到一半,跑到樓下,一列火車緩緩駛來,我一招手,火車駛到面前停下,駕駛員問:到哪?我説,XXX實驗室,你火車太慢,我要坐校車。

 

駕駛員冷漠一哼,腳踩油門,狂飆而去。我一看鞋底,兩點多了,轉身跑向樓上。

 

一架直升機卷着旋兒風降落,我上前説,去XXX實驗室,走不走?陪了我三年又三年的小鼠快掛了,我得見它最後一面,你們搭我一程

 

駕駛員説:你這急事兒呀,那我這飛機太慢,你還是坐校車吧。説完,往樓下拋了個錨,緩緩拽上來一輛校車。

 

司機伸頭大喊:去XXX實驗室啊,做實驗?果然是個傻子,大晚上的,是電視劇不好看?還是遊戲不好玩?這時做實驗,你腦子瓦特了

 

我紅着眼眶,嘶吼道,你懂什麼?科研情形已十萬火急,在此存亡之際,我非去不可。説話間,我一躍而下跳到樓頂,坐到車裏時,只聽司機歎息道:哎,又是一個瘋子啊

 

一路風馳電掣,快如流星。下了車,我一個跨步,瞬間來到十里外的賣試劑的倉庫,買了個50ml試劑管,以作骨灰盒,就急匆匆奔赴XXX實驗室。

 

趕到時,已經中午一點多,帶着口罩、白大褂翩飛的師姐款款迎上來,沉重説道:這第N籠的雄性小鼠是你養的?

 

我淚眼汪汪地説,是,我畢業與否就全靠它了,它怎麼樣?

 

師姐搖着頭説:我們已盡力,但是......哎......雄鼠和幼崽均平安......

 

我頓時大腦一片空白,雄鼠帶着幼崽蹣跚來到我面前,問:你怎麼了?

 

我説,我腦子空白呢

 

雄鼠冷笑道:難快你頭頂已禿,卻還畢不了業?入坑之時,腦內積水已傾倒乾淨,可不就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勃然大怒,操起移液槍,指着雄鼠的腦袋,罵道:你説什麼?在本文邏輯性十足的世界裏,你這隻雄性小鼠,生TM什麼幼崽啊?你讓我以後如何面對實驗室裏的師弟師妹,如何面對導師的殷切教導,又如何面對學術界的輿論?難不成你不僅想上天,還想上春晚?

 

我放聲大罵,同時目露兇光的盯着雄鼠。

 

雄鼠冷靜地看着我,説,我知道這不是你要殺我的真正理由。

 

我説,是。真正的理由是,你要不死,我如何做實驗?如何整數據?如何寫文章?更重要的是,你要不死,我這骨灰盒豈不是白買了!

 

説完,我一閉眼,一狠心,就用移液槍斃了這隻雄鼠。雄鼠中槍而亡,我看着它的屍體,百感交集:這,曾是我科研生涯中最重要的小夥伴啊.......

 

我嚎啕大哭,師姐上來勸慰道,都是過來人,你的心情我理解,但它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延畢這等錐心之痛,難道你忘了麼?

 

説罷,師姐手起刀落,雄鼠就化為組織切片,整整齊齊地落在我面前。我傻傻地看着,無奈地吸了吸鼻子,雙手合十道,雄鼠你放心去吧,你的幼崽我會安排地妥妥當當的。

 

隨後我用PCR儀提取出了雄鼠組織的DNA,並用水浴鍋做了DNA的PCR。等待結果時,我幹了一杯滅菌鍋裏新鮮出爐的液體培養基,以此來緬懷雄鼠。

 

我通過光學顯微鏡看到DNA電泳膠上閃着綠色的熒光,且基於此結果還洋洋灑灑寫了百來頁論文。

 

論文完成後,我把空白稿子寄給了雜誌社,果斷被接收,還得了幾千大洋的稿費。

 

我將稿費緊緊地攢進兜裏,提着迷你骨灰盒,懷揣着對雄鼠的思念,踏上了回宿舍的路。

 

走在路上,看着窗外,我滿懷憂傷地想:

 

我TM剛才把雄鼠產下的幼崽擱哪兒去了?



相關文章


Nature:博士崩潰時,親朋好友該怎麼做?

桃花源 | 斑馬魚的發育---馬太效應

Nature:高影響力學術論文的寫作指南


END


以上掃碼價格還包含一年酸談學社看課權限,如已是解螺旋40周學習計劃學員,可直接在選修課列表購買禮包,價格是原價的2.5折。

點下“在看”,多根頭髮

https://hk.wxwenku.com/d/20015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