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喝的進口葡萄酒只值5元

眾籌之家網2019-04-16 17:56:37

一瓶普通進口葡萄酒的成本是多少?答案是5.7元!

 來源|市界

作者|李冰玉

編輯|成靜衞

圖片|原文



一瓶普通進口葡萄酒的成本是多少?


答案是5.7元!


在令人眼花繚亂的進口葡萄酒品牌、驚人的利潤背後,隱藏着一個龐大的原酒進口、包裝和銷售的灰色鏈條。


在葡萄酒行業裏有一句話,叫做“見過做葡萄酒傾家蕩產的,但是沒有見過做葡萄酒發家致富的”。


其實,怎麼可能沒有發家致富的呢?當在沙漠裏種葡萄、釀酒的人拂去橡木桶上一層層薄沙的時候,那些給進口便宜葡萄酒穿上華麗包裝的人都富了。



為什麼原酒如此便宜


2016年開始,糖酒會上就有很多家真真假假的拉菲和奔富展出,甚至在凱賓斯基參展的一家企業打出了西班牙進口葡萄酒單瓶價格7.9元的招牌。


這瓶酒裏裝的到底是什麼不得而知,但是市面上一瓶500ML的礦泉水在最便宜的消費渠道購買,零售價也在2元左右,而且是塑料瓶包裝。


750ML的玻璃瓶加上軟木塞、瓶標等,這個成本價着實讓人心驚。


進口葡萄酒魚龍混雜的現象到底由何而來呢?


中國酒業協會提供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從智利、澳大利亞、西班牙等國,合計進口159048.22公升散裝葡萄酒,進口額為18547.84萬美元,按這一原酒價格來算,每瓶葡萄酒的容量在750ML左右,如果不經勾調,這瓶酒的酒體成本僅僅約合5.7元。


(數據來源:中國酒業協會)


原酒進口一般只有三個原因,第一個就是把成本壓到極低,用來造假,第二個則是不少大的酒廠產量跟不上,它們在海外收購酒莊,既可以補充不足的產能,又可以實現全球化的前瞻性佈局。


在業內人士看來,國內大型的葡萄酒企業在這方面的資質和方式很少有不合法之處,所以不必太多擔心。


第三個原因就是保持酒標的可變性,例如有公司年會、婚宴定製有需求時,臨時灌裝幾百瓶或者上千瓶定製瓶標的產品,這也是如今的葡萄酒市場上新興的產品方向,也是很多海外酒廠向它的中國公司提供原酒的原因。


據顯示,每年中國進口的散裝葡萄酒中,有82%通過山東省進口,而其中山東省的進口量有96%是通過煙台港進口的。


至此,煙台這個原酒進口大户的帽子算是摘不掉了,表面上看起來風光無限,水面之下卻有更多沒有公開的數據。


此外, 我國的原酒價格是高於進口原酒的,其原因就在於歐盟這樣大的經濟體給到葡萄酒的相關補貼有15項之多。而國產葡萄酒僅在土地一項就已經喪失了價格優勢。


超市銷售的進口葡萄酒


如此多的進口原酒到底代表了什麼呢?首先,拉菲、康帝這樣的頂級酒莊是不會把原酒賣到中國的,這個邏輯就像茅台不會出售核心基酒,因為自己罐裝入瓶會帶來更多的收益。


對此,天津酒肉之徒創始人魏儒林在接受採訪時直言,原酒進口這件事肯定是合法的,只是在進口資質上有一定要求,但原酒進口到國內後需要進行灌裝,灌裝的過程會產生更多的不確定性,比如貯存、食品安全。


很多在意自己品牌的酒莊多半不會把原酒進行銷售,這也是原酒在很多時候代表着劣質產品的原因,所以也有很多廠家和經銷商更願意提到原瓶進口,也算是一種質量保障吧。


負責某酒廠原酒採購的辛先生則對市界表示,葡萄酒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商品,它在生產、釀造和銷售的過程中不僅僅要看理化指標,也就是我們所説的防腐劑、甜蜜素等成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在於感官指標。


就目前我國的葡萄酒市場而言,大部分檢測都只能停留在理化指標上,感官指標在短期內還不能納入監測範疇。


2019年初,有機構在天貓、京東等平台上採購了80-100元的幾百款酒進行盲品,並公佈了前50名,據參與品鑑的人吐槽,好喝的酒各有各的不同,難喝的酒各有各的難喝。


以後遇到難喝的進口葡萄酒,別隻怪自己沒品味了。



原酒進口考驗煙台產區成色


曾經無比輝煌的煙台產區,可以説是當之無愧的葡萄酒產業老大哥,在1900年以前就誕生了張裕,張裕一家獨攬葡萄酒上市企業一半利潤,堪稱葡萄酒行業的“茅台”,還有威龍、國賓等從煙台走向全國的葡萄酒品牌。


張裕解百納


值得注意的是,拉菲也在煙台蓬萊建了酒廠,有人説這是古老的名莊放下節操準備來中國圈錢了,也有人説這是法國葡萄酒業對煙台的看中。無論原因是什麼,法國人的這個舉動,都曾把煙台產區推上神壇。


後來寧夏產區興起了,新疆也因其獨特的自然環境搞起了小產區,在小產區這個概念上不得不表揚一下新疆,這個小產區的概念甚至早於法國高端葡萄酒產區的勃艮第。


寧夏的葡萄酒就更不必多説了,在世界上拿獎拿到手軟,三大賽事之一的布魯塞爾國際葡萄酒大賽年年都要來到中國頒獎,寧夏常常一家包攬好多個獎項。


然而這個時候煙台產區卻風雨飄搖。


讓煙台產區風光不再的兩個事件,常被行業內拿來反覆探討。當然,沒有任何理由值得把這個傳統又優質的產區一棍子打死,但是產業的發展就是這樣,難免出現兩個害羣之馬。


第一個害羣之馬應該是引起一出撕胯大戰的煙台龍爵葡萄酒有限公司。


2017年8月底,半個版的蘇州日報在朋友圈瘋傳,中糧長城葡萄酒檢出致癌色素的標題赫然入目。後經查實這家公司確實不是李逵是李鬼。但不妨礙長城葡萄酒吃了如此大的悶虧,直到中糧酒業在各大媒體上發佈聲明,這件事才算落了幕。


第二個害羣之馬,是2019年初曝出的麥德龍出售仿冒名莊葡萄酒的事情。麥德龍出售的“左岸拉圖美樂乾紅”標籤上同時標註了“法國進口原酒”和“產地山東煙台”。這種莫名其妙的標籤,就是典型的進口散裝葡萄酒,商家在國內灌裝後,蹭海外知名酒莊的名聲製造出的山寨貨。


煙台產區確實有些冤枉,但傷害很難改變。



葡萄酒行業有句老話,三分釀造,七分種植,也就是説葡萄生長的環境,吸收的風霜雨露俱是天恩,每個區域的風土都會呈現出自己的特色,如果原酒來自國外,這個特色應該算誰的?煙台的酒莊用了進口原酒,生產出的酒到底算不算煙台產區。


對此,寧夏某酒莊的負責人馬先生告訴市界,他們一直在強化葡萄酒的產區屬性,這個屬性基於原產地屬性,讓原產地更加風格化,有自己的亮點,這就需要形成產區自產自銷的狀態。進口原酒進入後,產區是什麼屬性就不好説了,這會對消費者辨識葡萄酒的過程產生更多難度。


更加傷害普通消費者的則是另外一個擦邊球,就是在包裝上標註“進口”,葡萄酒在中國發展了很多年,但是我們的消費者教育並不成熟,很多消費者認為外來的和尚會念經。


超市展銷的進口葡萄酒


馬先生認為,原酒的受眾主要來自專業人士。換句話説能直接接觸原酒的絕對都是半個行家,那麼原酒到底動了誰的蛋糕呢?是否動到國產葡萄酒的蛋糕不好説,但是僅僅來自法國的原酒就可以在酒瓶上寫上法國進口原酒這六個字,對消費者的殺傷力不必多説。



神奇的包裝術


粗製濫造的葡萄酒是如何來的?其實,早已形成了一條產業鏈。


廉價的葡萄酒來源主要有兩部分,一部分是國外酒莊的正常產品,他們就是以生產1歐元、2歐元的葡萄酒為生的,所以進口到中國來定價就在十元到二十元人民幣左右,但這是合法的,按照老外執着又一根筋的腦回路,他們也會把級別和包裝定位在合理的成本範圍,也就是説餐酒的標籤上會寫的明明白白,用真實文字告訴你這是瓶不值錢的酒。


另外一部分則來自中國企業的定製,與國外酒莊合作定製一款屬於自己的葡萄酒,這就是獨代產品。市面上一部分酒標上胡説八道,掛着金墜的葡萄酒大都來自於此,看似尊貴無比,但其實敗絮其中。


葡萄酒圈裏有個八卦,某家居品牌,有塊葡萄酒業務,銷售80元以下的葡萄酒,很久沒有賣出去,換了負責人以後採購了一批禮盒,後來這塊業務起死回生,已經成為重要的盈利業務。


定製一套看起來就非常貴的包裝,再貼上一條掃碼超過500元的二維碼,這款葡萄酒搖身一變就是禮品市場上的佼佼者了。畢竟外國人送葡萄酒都是送單瓶的,只有中國的葡萄酒市場才認可這種皮箱或者木箱裏裝着的兩瓶酒以及杯子。



這些精明的原酒包裝術,也為業內所不恥。


對於中國很多地方而言,葡萄酒不僅僅是一種堅守,也正在成為支柱性產業。


很多酒莊不僅僅自己釀酒,也把周邊的農民納入葡萄種植的體系中。在這些地方,葡萄不僅僅是農作物,酒也不能單一的被認作是飲品,它是一個地區的經濟基礎。


進口葡萄酒一定要進入中國,才會形成競爭力,才有葡萄酒行業的發展壯大,但是這種進入不能不受控,因為有一羣人,在沙漠裏、在瓦礫地裏耕耘着一個個關於葡萄的故事。



百億帝國實控人涉黑被捕,旗下擁159家企業,曾花5億買飛機

(點擊上圖查看)



 點擊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0150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