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謊的人是什麼樣子?

三倉心理學界2019-04-16 17:41:22

薈萃心理學各領域新進展、新動態

來源 | BMC期刊 

你能看得出他人在説謊嗎?或者,你能從他們的行為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來揭穿那些謊言麼?心理學家Chris Street在一場演講活動中用互動的方式向我們展示了發現他人的謊言是件多麼困難的事。他還補充説,更糟糕的是,我們認為看到的有關説謊的蛛絲馬跡,事實上並不存在。


現實生活中可沒有像“鼻子會長長”這樣的視覺線索。

© Boca / Fotolia

説謊的人是什麼樣子?


在開始考慮測謊的方法之前,我們需要略微瞭解一下週圍的人是如何説謊的。在過去的一些研究中,研究人員要求參與者記錄他們在過去24小時內所講過的真話和謊話。這些研究都發現,人們説真話的頻率遠高於説謊的頻率。


這一發現其實很合理。一般來説,我們需要通過語言將腦中所想的內容傳達給其他人,在這個過程中,忠實於自己的想法是最好不過了。雖然有時,我們也會捏造些細節或者直接撒個謊,但是請牢記,這些只是例外,而非與人交流是的常態規律。


那麼説謊的人會有哪些行為呢?一提到説謊者,人們往往會列出一些可疑的行為,即可見行為。然而事實上,“匹諾曹的長鼻子”並不存在。我們實在是太擅於説謊了(是的,看文章的你也很擅長)。在説謊時,我們並不會真的捂住嘴或者避免眼神的交流。


雖然編造的故事可能並不能那麼令人信服,但事實上,在一百個謊言中,只有那麼三到七個會被人看出來。説謊者和説真話者之間的差異小的可憐。


事實上,我們在研究中發現人是很高明的説謊者。在一項研究中,參與者們認為他們正在參與一項有關人們在解決數學問題時身體是如何擺動的研究。我們讓他們穿上了動作捕捉的服裝並記錄他們的行為。

參與者們認為他們正在參與一項有關人們在解決數學問題時身體是如何擺動的研究。

Chris Street


在測試中,有一位刻薄嚴苛的研究員和另一位友好愛笑的研究助理接待了他們。當研究員不在房間時,這位研究助理“不小心”將一台筆記本電腦摔到地板上弄壞了。當研究員回來時,他問這些參與者發生了什麼。


有將近一半的參與者沒有説實話,因為他們擔心這位研究助理會受到研究員的責罰(畫外音:我發誓我是個好人!)。而另一半的人選擇説出了真相,並告訴我們是助理不小心摔壞了電腦。


我們最初發現説謊者的身體動得更少——這種差異並不限於身體的某個特定部位,而是全身。然而有趣的是,他們並沒有表現出惴惴不安的樣子。雖然他們沒怎麼動來動去,但是他們的行為模式比説真話的人更低更沒有節奏,似乎因此陷入了一種重複的行為模式。


這表明,説謊者為了掩蓋謊言,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行為,而説真話者的行為則更具習慣性並且更隨意。


瞭解了這項研究的結果,你會開始意識到,識別一個人正在説謊並非易事。

怎樣識破謊言


如果並沒有什麼明確的指示或線索,我們如何才能分辨一個人是否在説謊呢?事實證明,我們的判斷會非常不準確,這種準確率僅略高於偶然性。雖然表現不佳,但是自適應測謊儀(Adaptive Lie Detector, ALIED)理論認為,我們用於判斷謊言的策略其實是明智的。


首先,理論上説,我們會尋找與説話的人的敍述具有直接因果聯繫的線索,即“個體化線索”。例如,如果我聲稱上週去過威爾士,那麼這個個體化線索可以是我的語言或我表現出來的非語言行為,但它也可以是來自第三方的證實性聲明,或者其他與我的陳述直接相關的信息。


遺憾的是,這些線索十分鮮見,因為人們擅於撒謊且很少露餡。為了彌補這一點,ALIED理論認為人們使用的信息是來自對整體語句的概括,這些信息被稱為“一般上下文信息”。舉個例子,你可能還記得上文提到,人們更傾向於講真話而非説謊。雖然你還是不確定我的這個結論是否真實,但是你會大概知道説實話的可能性。這能夠在判斷謊言時彌補缺乏更可靠的個體化線索這一不足,讓我們能夠進行“有根據的猜測”。這種理論的“自適應”性正是得名於所用信息的靈活性和適應環境的功能性。


ALIED理論認為,人們並不是無法判斷謊言,但人們需要更高明的測謊策略。人們判斷謊言的低準確率是由於環境中缺乏可靠的線索造成的。如果我們想提高測謊的準確度,就需要開發出能夠產生個體化線索的方法。這可能意味着,以後要鼓勵發言者提供能夠用文件核實的細節(例如,在報銷時提供發票)。


點擊左下角閲讀原文即可查看原文

本文內容來自網絡

不代表三倉心理學界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繫後台

合作、投稿等請長按二維碼聯繫小編

https://hk.wxwenku.com/d/20015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