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系房企江湖:春風又綠江南岸

債券圈2019-04-16 17:11:55

來源:地產風聲

作者:內幕君


662年前,放牛娃朱重八打下集慶路(南京),改名應天府。


此後,以南京為據點,朱元璋遣三路大軍南征北戰,開始抒寫草根逆襲的神話——先統江南,再取東南,後伐北元。


敗了陳友諒、滅了張士誠,又把稱霸中原98年的蒙古人趕回草原。此外,還把丟失四百年的燕雲十六州如數收回。


十二年彈指一揮,安徽鳳陽來的貧下中農黃袍加身,轉眼人中龍鳳,盤踞在紫金山呼風喚雨。


然,天地不仁,萬物縐狗。


六百多年後,滾滾長江依然穿城而過,英雄已無覓處。王謝堂燕,後主雕欄,朱明錦衣,都作了一江春水東流而去。



1


時光如水,唯獨淘不盡草根逆襲的故事。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楚王秦皇眼裏王氣盛的南京,從來梟雄輩出,即便是在當今的地產江湖。


從1981年第一家房企誕生,傾軋紛爭三十九年,江湖座序頻頻更迭。


80年代末,南北兩派分庭抗禮,京系主挑大樑;90年代初,外資房企湧入,粵系一馬當先;90年代末,浙系、渝系漸次突起,分立東西;躍入新世紀,第一個十年,粵系恆強,閩系以黑馬之姿攪局。


第二個十年,白銀閃耀,長河茫茫,頭籌歸粵,京閩浙渝甩開了膀子爭上游。


這時,各路豪傑回頭一看,驚覺蘇系房企迅雷逼近:2018年,新城力壓華潤、龍湖,躋身十強第八,四年規模翻漲6倍至2200億元;中南新晉千億陣營,三年規模飆漲5.5倍至1520億元,直追浙系一哥綠城,力挫華南五虎之二的富力和雅居樂,風頭蓋過閩系的泰禾與正榮,位至top18。


與此同時,根植於南京,寂寂無名的弘陽、銀城接連登陸資本場,賣電器起家的蘇寧全盤接手萬達百貨。


彷彿是一夜之間,蘇系房企聲名鵲起,眾諸侯不免詫異:來者何人?


岸上的聚光燈聞聲轉向,鏡頭拉回27年前。


江蘇,南京。


1992年6月14日,南京市政府頒發了《南京市住房制度改革實施方案》,並於當年7月1日起施行。該方案提出,通過轉換機制,實物福利分配製度,將逐步轉變為貨幣工資分配製度。


也就是説,“福利分房”逐漸告別歷史舞台,南京人邁入“花錢買房”的時代。全國全面取消“福利分房”是在1998年,南京快了一步。


鄧老南巡東風,加上“這一步”,直接催生出蘇系房企的92·93誕生潮。


  • 1992年的南京,國信地產前身江蘇省房地產投資公司成立。

  • 創立8年的棲霞建設率先引入外資,中外合資成立“東方”、“金港”、“興隆”三家房開公司。

  • 有着十年美國地產業經驗的義烏人王恆,在這一年懷揣3000萬美元,雄鷹展翅撲金陵,成立南京金鷹國際集團,是南京市首家批准成立的大型多元化外資企業集團。

  • 浸潤電器行業5年後,張近東的哥哥張桂平決定出兵地產,並於1993年成立蘇寧房地產總公司。同年,銀城註冊成立,時稱南京銀城房地產開發總公司,是一家國營房企。棲霞建設則組建了全省第一家房地產企業集團——南京棲霞城鎮綜合開發集團。

  • 在蘇州,蘇高新和吳中地產同樣於1992年創立。

  • 在常州,31歲的王振華捨去經營五年的織布廠,轉投地產行業,創辦武進新城投資建設開發有限公司。


不過,此時的蘇系房企以國營和外資企業為主,中南、弘陽、雨潤、三胞(宏圖地產)等民營房企跨足地產,還要等到新舊世紀交替。


刺頭尚埋深草裏。



2


生於南通市海門常樂鎮的陳錦石,自幼家貧,沒讀上幾年書,16歲便到工地攪泥巴。10年時間,他把泥工、鋼筋工、木工、技術員、生產經理、項目經理等建築項目的工種和崗位盤了個遍。


出生“常樂”,從不知足。


1988年,26歲的陳錦石拿出全部積蓄5000元,領着28個農民工,組成一支施工隊,浩浩蕩蕩奔往700公里外的山東東營,在勝利油田做一名清包工,也就是勞務分包。但創業並不順利,資金、工期、管理等各種問題接踵而至。


無解的時候,陳錦石就躲起來看書,一遍一遍翻看《三國演義》和《孫子兵法》。


多看書,真的有用。


1992年,織布廠廠長王振華有一回逛書店,無意中翻閲了一本《房地產:投資潮中不沉的船》,書中李嘉誠等香港地產大亨的傳奇故事看得他熱血沸騰,讓他決心扔掉手中的布匹,躍入地產行業。


就這樣,一本3.85元的書創造了一座2000億的新城。書中自有黃金屋,古人誠不我欺。


這一年,幸運女神也眷顧了陳錦石。


他承接了第一個總包工程——7600平方米的山東東營農工商辦公樓。正是這個項目“逼着”陳錦石把包工隊帶向制度化建設和規劃化管理。兩年後,海門中南集團、南通中南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相繼註冊成立。


那個經濟改革、國家轉型的年代,只要敢打敢拼,敲開財富之門是大概率事件。


對於沒有背景的草根階層,這扇門往往在他鄉。


1989年,祝義才從合肥工業大學畢業,被分配到安徽省交通廳屬下的海運公司,月薪60元,十分清閒。


祝義才打小“叛逆”,註定不能安分。


上小學時,有一次他逃學數日,他的父親撲通一聲,跪倒在他面前,老淚縱橫勸他:“兒子,讀書才有出路,我不知道如何勸你,我給你磕頭吧。”祝義才出生時,他的父親已經46歲。


可憐天下父母心。


上帝十分詼諧,被勸學的祝義才,卻讓命運之手塑造成了“中國第一屠户”。


吃上“皇糧”不久,祝義才便摔了鐵飯碗單幹去了,在水產市場,開始“渾水摸魚”的日子。


他一邊遞煙籠絡市場上的小老闆,一邊找外貿水產公司,自己做拉單生意,批量販賣魚蝦螃蟹。當時的水產行業利潤較大,有人説他一年時間賺了400多萬。


九十年代初,成為萬元户已經算不上登天難事,但400萬絕對是天數。憑藉第一桶沉甸甸的金,祝義才在合肥開起了肉食品加工廠。


不過,和朱元璋一樣,真正讓這個安徽人扶搖直上的福地是南京。


1992年,28歲的祝義才去鄉東行,在南京雨花台區的沙洲創辦雨潤,他租下一個小廠房,專門生產西式低温肉製品。


駐紮南京短短十年,雨潤已壯大為中國最大的屠宰企業,總資產達358億,位列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8位。


然而,伴隨祝義才財富幾何式暴增的,是一路的質疑聲。


例如1996年,總資產5000萬的雨潤吞下7000萬元資產的國企南京罐頭廠,就曾被調查是否存在國有資產流失。


初嘗甜頭,穿過打頭風后,祝義才作為舵手,帶着雨潤這艘船迅猛前行。後來的雨潤接連吞併了安徽阜陽肉聯廠、四川內江肉聯廠等30多家倒閉或頻臨倒閉的國有企業,一度被業內稱為肉類企業的“國企屠夫”。


生於安徽、成於南京,辭公職下海,從草根逆襲為江蘇首富,這是祝義拿到的前半生劇本。



3


人生如戲,結局各異,卻不妨礙劇情雷同。張近東前半生拿到的劇本和祝義才的如出一轍。


祖籍安徽天長的張近東,1984年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中文專業,後到南京市鼓樓區一家區屬企業工作。


説起蘇寧創始人,十之八九想到“張近東”。事實上,蘇寧的播種人是張近東的哥哥,大他12歲的張桂平。


彼時的張桂平任職南京房地產管理局,於1987年辭職經商,販售電視劇、冰箱、空調。到了1990年,張桂平決定玩票大的,就把張近東拉下海,哥倆在南京寧海路租了間200平方米的兩層樓門面,取名蘇寧交家電,專營空調。


張近東創業第一年,蘇寧賣了4000多萬,淨利潤1000萬,併成為春蘭空調全國銷售第一大户。


火爐南京,冶煉了28歲的張近東。


至於“蘇寧”之名,有人説是蘇州路和寧海路的合稱,也有説是江蘇與南京的並稱。毫無疑問的是,他們希望企業安寧。


不過,兄弟好做夥難合,蘇寧哥倆還是分了家。


1992年,張近東一心想做中國的沃爾瑪,忙着探路“連鎖經營”,而學建築出身的張桂平則意在地產,並於1993年成立蘇寧房地產總公司。這時,兩個舵手已經各有側重,蘇寧這艘大船最終於1999年解體。


張桂平帶走地產業務,另創蘇寧環球,全身心撲向地產。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書,有的被命運裝訂得極為拙劣,有的則格外精緻,還包了書皮。


金鷹集團創始人王恆是個富二代,他父親曾在1949年之前擔任廣州銀行行長,後來去了海的那一邊,任職台灣銀行。商場上的那些事,王恆打小耳濡目染,而銀行家之子的身份,則讓他比常人更容易接觸到金融財務知識,為他將來創業打下了抗震8級的堅實基礎。


1978年,王恆開始在美國搞地產開發和酒店經營,一路順風順水,到1989年他賣出手中80%的地產物業時,已經賺到3000萬美元。此後王恆轉戰大陸,擇址南京繼續地產生涯。


1997年,南京新街口,一座58層、總高210米的大廈拔地而起,成為南京新地標,和上海的金茂大廈、恆隆廣場並稱中國三大摩天樓。


這座摩天樓是王恆在南京的開山之作,名為金鷹國際商城。醉翁之意不在酒,王恆蓋大樓不是純粹售賣或者當包租公,而是劍指百貨。


那時的新街口,號稱“中華第一商圈”,擁有新街口百貨和中央商場兩個百貨巨頭,王恆的野心是殺入分食,實現三足鼎立。


1996年,引進眾多國際一線品牌的金鷹國際購物中心開業,依靠高端的差異化定位,從新街口低價火拼的戰場中突圍,王恆和金鷹在南京一炮而紅。


多年後,王恆收購了新街口百貨,祝義才收購了中央商場,張近東帶着蘇寧旗艦店入局,新街口一度變成“蘇寧系”“雨潤系”“金鷹系”三分天下。


後來的後來,袁亞非又從王恆手中奪過新百控制權,耗資5億美金收購李嘉誠的南京國際金融中心,入主東方弗萊德,成為新街口的最強包租公。


總而言之,南京的商業地產史可以濃縮成一部《新街口演義》。



4


王恆殺入南京的第二年,也就是1993年,袁亞非還在珠江路電腦城一間最靠近廁所的店鋪賣電腦,店名耐人尋味,叫“三胞”,很多客户誤以為是三兄弟合夥經營。


事實上,這是袁亞非一次“傍大款”的神操作。


那時候,報紙、電視常唸叨"台灣同胞、港澳同胞、海外僑胞",誰家要是有個“胞”,是一件值得誇耀的事。袁亞非回家問了問他當過工程兵的父親,發現袁家沒有這樣的海外親戚。


袁亞非索性在公司名字裏“攀親”,把三種同胞一道請來代言,於是有了“三胞”。當然,名字還有另一層寓意:袁亞非想把生意做到全世界。


在創業前,袁亞非在南京雨花台區區委辦公室任祕書,職業使然,他深諳文字的力量。店鋪開張後,他在報紙上大打廣告,廣告詞尤其犀利——三胞電腦大於等於兼容機世界,小於等於全市最低價。


果不其然,廣告打出去,客户引進來,半年時間,由於業務量大增,袁亞非租下了半個電腦城。王恆一戰成名的1996年,袁亞非也已功成名遂,三胞年銷售額3億元,位至江蘇IT三強。


“那幫競爭對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們智力太低,兩年後我已經是絕對的老大。”對當時南京八大電腦公司,袁亞非不屑一顧。


在部隊大院長大的袁亞非,從小就想幹大事,最大的願望是當外交部長。野心使然,不久後,他就找到了一片新戰場。


當年諸葛亮順江而下,看到金陵古城時,忍不住説:“鐘山龍蟠,石頭虎踞,真乃帝王之宅也。”


卧龍過境,對着南京好一頓誇讚。是啊,誰能抵擋龍脈和王氣的誘惑?


六朝金粉,十朝都會,千年之後的南京,仍然令人心馳神往。


安徽天長的張近東,重慶沙坪壩的袁亞非,安徽桐城的祝義才,浙江義烏的美籍王恆…羣雄並起龍爭鬥,你方唱罷我登場。


1996年,又打南邊來了個曾煥沙,兜着320萬元駐紮橋北。


這一年5月,他在南京江北買了一塊麪積百畝的莊稼地。曾煥沙是福建泉州南安人,80年代末闖蕩海南淘金,靠買賣瓷磚發家。


曾煥沙闖蕩南京時野心不小,他想建一座裝飾城,然而從買地到蓋樓,他的資金根本難以為繼。


工程建到一半時,曾煥沙已是彈盡糧絕,兩個股東退意萌生。後來,通過政府牽線支持,南京市浦口農村信用合作社貸給他一筆款項,曾煥沙這才涉險過關。福建人的信條是愛拼才會贏,一點不假。


因為對毛澤東思想情有獨鍾,曾煥沙給裝飾城取名“紅太陽”。


同樣是1996年,南京棲霞建設集團公司由南京棲霞城鎮建設綜合開發集團公司更名成立。此時的棲霞是江蘇地產界當之無愧的一哥,1994年,江蘇評選房地產行業綜合效益50強,棲霞高居第一位。


同期,吳中地產在蘇州南邊同時開建“龍港二村”、“桂苑小區”、“吳中新村”、“月浜三村”,而蘇高新則承擔了蘇州大量市政公用工程以及相關配套設施的開發建設。


王振華的新城還紮在常州的武進區湖塘鎮,開發一個兩幢容納72户人家的綜合樓項目。


九十年代初,南京乃至江蘇的地產業,混沌初開。直到新舊世紀交替之際,天光方才如瀑傾瀉。



5


1998年,“福利分房”正式謝幕,繼1992年之後,蘇系房企迎來第二波誕生潮。


同年,袁亞非開闢了新戰場,三胞旗下宏圖地產成立,旋即在南京開發第一個項目宏圖天然居。


王振華向外跨出一小步,帶着“新城”進城,去到常州市區開發項目。


1999年,曾煥沙進軍住宅開發,弘陽前身南京紅太陽地產成立,首個住宅項目旭日華庭隨之啟動。


深耕建築業的陳錦石,自然也看到了地產領域的無限光明,於2000年成立青島中南置業房地產有限公司。


江湖從未如此熱鬧,新世紀來臨,各大門派雲集鬥武。


2001年,田明從處級幹部之位下海,創辦朗詩,開發首個項目朗詩熙園,推出當年即獲南京地產銷冠;銀城成功改制,完全民營化,隨後進入快速發展通道,在南京各區開發出不少標杆項目,如西堤國際、寶船聽濤、銀城東苑,一度扮演南京房企的領頭羊角色。


這一年,雨潤的年銷售額高達34億元,在業內已是功成名就。狂暴的利潤恰如烈焰,必將點爆易燃的慾望。


原來,“賣肉”的祝義才也看上了地產行業,於2002年成立江蘇地華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


自1996成功收購南京罐頭廠後,祝義才開始四處兼併國營肉聯廠,短短七年,揮刀斬落的國有企業多達19家。有些廠區不適合做工業廠房,政府進行土地變性後,祝義才原地搞起商品房開發。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到最後,行行狀元搞地產。


祝義才做地產的2002年,張近東也按捺不住了,成立蘇寧置業集團,藉此宣告正式進軍地產。在此之前,蘇寧以“銀河地產”之名踏進一隻腳,打造了“蘇寧銀行大廈”,但一直默默無聞。


那時的張近東,一邊“分家”和探索全國連鎖經營,一邊忙着手撕黃光裕,導演“美蘇”爭霸賽。


2000年12月底,張近東率隊北上,踏入黃光裕的地盤,蘇寧在北京開了第一家店。張近東揚言,要在3到5年內,斥資4.2億在全國建立1500個門店,相當於一天至少開一個店。


當時的國美是行業老大,對於蘇寧這個挑戰者,黃光裕有些輕蔑:“蘇寧只是拙劣的追隨者。”


話裏話外充滿不屑,但行動不敢怠慢,2005年,黃光裕直搗張近東的老巢,在南京新街口開了門店,距離蘇寧旗艦店不過百米,甚至宣稱“三年不盈利”,攻佔蘇寧“根據地”。


2006年,收購完老三永樂後,狂人黃光裕盯上了蘇寧。


張近東樂了,打着拍子唱了句:“蘇寧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並且隔空喊話黃光裕:“如果蘇寧做不過你,我就送給你。”


如果非要在這個賭約前面加一個期限,張近東希望是無期。因為他不會料到,天公“做美”。


2008年,一聲驚雷乍響,黃光裕鋃鐺入獄。


羣龍無首的國美隨之陷入動盪,張近東不戰而屈人之兵,美蘇爭霸落幕。


話説回來,蘇寧鬥國美的後時代,張近東分了些兵力赴地產。


2007年,花1000萬拿下新街口地塊,2008年從嘉裏集團手中搶下南京奧體地塊,並且走出南京,接連斬獲無錫人民路地塊、成都高新區項目地塊、徐州彭城廣場地塊,開啟全國化商業地產佈局。


住宅開發方面,蘇寧置業也有所建樹,旗下鐘山國際高爾夫別墅摘得“中國十大超級豪宅”稱號。


但和哥哥張桂平的蘇寧環球比起來,張近東的蘇寧置業還是小弟級別。


彼時蘇寧環球正在走大盤開發策略,2005年前後,張桂平在南京橋北打造了兩個各佔地四千多畝的超級大盤——“蘇寧•天潤城”和“威尼斯水城”。


那時候的蘇寧環球和弘陽、明發,幾乎瓜分了橋北所有大型社區項目,可謂糧草充足的橋北三駕馬車。


前文我們説過,弘陽的老闆曾煥沙是福建南安人,早在2002年就已入主橋北的明發,其老闆黃煥明也是南安人。橋北,一度是福建人的橋北。


金陵長江咆哮,八閩海浪逐高。


2003年,又一家閩系房企殺入南京——世茂集團,許榮茂複製上海的世茂濱江模式,在南京鼓樓成功粘貼一座"濱江新城"。同年,綠地和大華也拍馬趕到。


偶有過江龍越境,但此時的南京還是蘇系房企當頭。


2003年,南京單項目銷冠由朗詩首個項目——朗詩熙園獲得,2005年、2006年,則是“蘇寧•天潤城”兩度折桂。


此時,外面鑼鼓喧天,孫宏斌帶着順馳四處秀肌肉,朱孟依的合生銷售已過百億,王石領着萬科鯨吞浙江南都,完成了中國地產史最大的一次併購,富力、龍湖成功“北伐”。


而蘇系房企忙着內鬥和搶地盤。


張桂平和21世紀的許尚榮,因合資公司的股權問題吵得不可開交;王恆不斷在二級市場舉牌新百,試圖一手握住半個新街口;祝義才一天到晚盯着中央商場的流通股、國有股、職工股,等着一舉收購。


2008年,南京房企銷售排行榜上,蘇寧環球年銷18億高居榜首,力壓過江龍雅居樂;棲霞銷售9.6億位列第三,成功堵截仁恆,此外,弘陽以7.13億銷售額位居第五。


日出江花紅勝火,秦淮河畔夜通明。哪管商女唱不唱後庭遺曲。



6


開寶八年(975年),宋軍攻破金陵,李煜被俘了去,只能在開封吟詩消愁,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江南江北舊家鄉,三十年來夢一場。”


很快,張桂平們也體會到了兵臨城下的煎熬。


2009年,保利攻城,一個月斥資32億連下兩地塊,讓本土房企見識到什麼叫財大氣粗。過一年,保利又下兩城。截止2018年,保利入寧9年斬獲26個項目,賣了28226套房,總銷售額595億,比蘇寧環球多出220億,比弘陽和朗詩多出近300億。


2014年後,旭輝、金科、融信、藍光、泰禾、融創、龍湖、華夏幸福、陽光城等組團來戰,有的通過招拍掛,有的通過收購,也有以競標PPP項目的方式落地,以聯合開發的方式入駐。總之,為了攻下金陵,房企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截止到2019年,全國房企TOP30中已進駐南京的多達29家。


羣軍壓境,江山易主。


2016年,南京拍出84塊地,超7成被外來房企瓜分。2018年,南京房企銷售金額排行榜上,top20中,本土房企只有銀城上榜,擠在第十的位置上,左右無盟軍。


同時,外來大鱷也在不斷湧入太湖,蘇系房企又一大本營——蘇州,從2013年後頻頻失守。


2013年,蘇州房企銷售金額排行榜前30名中,蘇州本土房企僅有6家。2017年,榜單top10中,只有蘇高新和中鋭保住兩個席位。


僅2016年一年,恆大、泰禾、雅居樂、魯能等多達12家房企新進蘇州。


江南好,卻已不是久留地。吳中地產只得北上,去了遙遠的東北玩泥巴;中鋭轉場武漢,甚至遠渡澳大利亞;宏圖再也無力圖霸業,開始去地產化;扛把子棲霞陷在保障房建設和代建中不能自拔,日漸掉隊;蘇寧鬥完國美鬥京東。


2012年開始,劉強東正面剛張近東,蘇寧拉來阿里巴巴和萬達,發起“平京戰役”,宣傳海報極具挑釁:


“老闆若是真的強,頭條何須老闆娘。”“電商是男人的戰場,別讓女人扛槍。”


對此,有好事的股民回懟:近東若是真的行,蘇寧為何跌不停。


一心想要踏平京東的張近東無暇它顧,倒是又打了個賭:“如果京東的增速比蘇寧易購快,我就把蘇寧送給他。”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原來的味道。當年,張近東也是這麼對黃光裕説的。話音剛落,黃光裕就進去了。這次,劉強東“性侵”了。


不得不説,防火防盜防近東。


而雨潤的地產業務則隨着祝義才的“失聯”江河日下,差點易主孫宏斌。2014年,雨潤地產銷售額155億,進入TOP50,祝義才想不到這竟是最後的高光時刻。


2015年前後,南京政界劇蕩不安,原南京市市委書記楊衞澤、市長季建業、南京建鄴區書記馮亞軍等接連落馬,這一年三月,祝義才被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一“失聯”就是1400多天。



7


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


在蘇系房企沉淪之際,新城和中南實現了絕地反擊。


2015年12月4日,新城控股在上交所上市,成為首家成功實現B轉A的民營房企。


王振華常説,新城是駱駝,吃苦耐勞能負重。那麼,完成“A+H”融資雙平台搭建的新城,無異於一匹駱駝踏上筋斗雲。


2015年,新城的銷售業績為319億元,2016年翻漲到650億元,2017年達到1265億,新城首進千億房企之列,三年銷售規模激增4倍。2018年,新城銷售數據再創新高——2211億元,同比增長74.8%,高居百強榜第八。


新城的崛起,構築了蘇系房企江湖上日月同輝的畫面。新城是為日,中南是為月。


原本在三四線默默耕耘大盤的中南,突然犁牛轉向,從2013年開始轉攻一二線,2017年之後又再次下沉三四線。


牛頭調轉的這些年,中南的稻田裏一片金黃。


從2015年銷售額225億到2018年的1466億,中南連續三年年銷售額增幅超過50%,實現5.5倍的增長。中南也由此成為蘇系第二家千億房企。


其實,不論是新城,還是中南,從百億到千億,除了善用資本力量,王振華和陳錦石還做對了一件事——不迷戀江南。


從2003年走出江蘇開始,王振華佈局了全國77座城市,陳錦石則是上北京下海南,西拓成渝東耕浙滬,大舉推進“百城戰略”。


當年,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的時候,毛主席曾揮筆寫下警示名句——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最近一兩年,蘇系房企的“剩勇”,似乎被激發了出來。


蘇寧開始曲線救國。2017年,張近東和許家印喝完交杯酒,掏出200億入股恆大,2018年年初,又掏95億入股萬達商業,2019年2月,直接清空了萬達百貨庫存的37家門店。


搞全球化佈局的朗詩,正努力深耕美利堅,2018年在美國賣了35個億,五星紅旗插到了舊金山、洛杉磯、波士頓和大紐約區。


弘陽、銀城接連上市,插上資本的翅膀。失聯1400多天的祝義才無罪歸來,久旱的雨潤嗅到潮濕的氣息。


莫非春風又綠江南岸?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0149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