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996,生病ICU?馬雲卻説“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你怎麼看?

青春上海2019-04-15 19:17:02

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 顧金華

最近

 # 被996圍困的年輕人 #

上了微博熱搜


“996”刷屏起初是因為程序員界發生的一件大事:


有人在知名代碼託管平台GitHub上發起了一個名為“996.ICU”的項目,以此抵制互聯網公司的996工作制,並得到了大批程序員的響應。


所謂的“996工作制”是指從每天上午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週工作6天,而“996.ICU”意為“工作996,生病ICU”。


對着電腦,一不小心加班了好幾個小時


在互聯網公司,996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樣的工作制早已不只是互聯網公司的獨有現象,對於加班加點這一常見的社會現象,有的年輕人表示“太累了,卻又無可奈何”;但也有年輕人則表示,“我認為付出和所得(錢和能力)對等,沒毛病”


就在今天,阿里巴巴官微分享了馬雲在阿里內部交流活動上對“996”的看法。馬雲認為,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圖片來自網絡


在996之下

年輕人都是怎麼生活的?


 “85後”寬哥: 

 32歲看起來像42歲 


“進公司的時候太陽還沒升起來,走的時候太陽已經落下。”


寬哥是一家互聯網企業的程序員。“要説工作強度大,就是我們這些碼農了。”寬哥自嘲“謝頂、發福、體力下降,32歲出頭,看起來卻像42歲”。寬哥所在的公司主做餐飲業務,APP系統流量大,每次產品功能升級都只能選擇後半夜至凌晨進行,熬夜是寬哥的家常便飯。


“系統更新以及大促活動是我們最忙的時候”,寬哥無奈地表示,往往這種時刻就是意味着要連續一個月左右的加班,這種加班幾乎是黑白顛倒的;最緊張的時刻,甚至直接拿個帳篷搭在辦公室,沒日沒夜地連軸轉。 


除此之外,日常修補各種系統bug也耗時耗力,加班成為常態。“互聯網公司技術是基石,程序員就是這些基石的搭建者。”寬哥告訴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大部分項目都是團隊一起上陣,雖然壓力是由項目組共同分擔的,但“搬磚”的勞動強度卻是落在每個人的頭上。


長時間久坐電腦前、腦力大量消耗,寬哥不僅額前頭髮沒有保住,血壓、血脂也已然偏高。“加班到後半夜的時候,都是靠夜宵來提神的。這肚子也就一點點鼓了起來,再加上缺乏運動,早早的被脂肪肝找上了門。”


寬哥説,也知道這樣不是長久之計,但是一時半刻也難以改變這種工作現狀。



 “80後”阿平: 

 滿負荷工作後,身體出現狀況 


996工作制在向更多行業蔓延。


“80後”阿平是一個湖南小夥,目前是滬上一家房產中介門店的店長。“客户願意找你就是對你的信任,一定要盡心盡力幫忙。”阿平説,做房產中介瑣碎的事情特別多,對於他來講,上下班基本沒什麼界限。“一般而言,我們是一週6天班,雙休都上班,週中有一天輪休,上班日也常常加班,晚上帶客户看房子或者打電話,休息時間非常少。”阿平在公司門店附近租了個小房間,方便隨叫隨到。


阿平説,他的老婆和女兒都還在湖南,他很想趁年輕多賺點錢,早點把老婆和女兒都接到上海來,一家人團聚。正因為有這種目標,所以阿平特別拼,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他都願意去做。


 “沒時間回老家,沒時間去追逐自己一直喜歡的足球,好像一切的生活都拋給了工作。”阿平常常覺得時間不夠用,坐電梯,嫌電梯太慢;吃快餐,一般不會超過十分鐘;下班了,也不過是換個地方上班,時刻需要保持着和客户聯繫。


工作滿負荷,重複性的工作,也因為疲憊經常出錯,導致工作效率大打折扣。最關鍵的是,阿平的身體開始出現各種狀況。今年以來,阿平已經三次患上重感冒,其中有一次還引發嚴重肺炎,住院治療了10天。


邊工作,邊“進餐”,這是一種習慣


 “80後”Phil: 

 為緩解壓力,走到哪,動到哪 


37歲的Phil是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的市場總監,公司主營對C端消費者的電商業務,因此,作為市場負責人的Phil壓力非常大。


“每天早上一睜眼,老闆就把前一天的流量數據扔進公司高管微信羣,業務數據高的時候,怕跌下來;低的時候更加忐忑不安。”由於Phil所在的公司全國都有布點,Phil早就習慣了空中飛人似的生活。“最長一次出差是連續一個半月沒回過家。即便人在上海,也要一週工作6到7天,週一到週五在各種項目推進、業務對接中度過,週六開一天高管會覆盤。”Phil感慨道,創業企業不拼不行,一天都當幾天來用,根本沒有上下班的概念,半夜12點處理業務也不是新鮮事。


壓力和忙碌之下,身體素質下降成了Phil最擔心的問題,Phil幾乎是“走到哪,動到哪”。“我只要在公司,午休一個半小時是鐵打的運動時間,同事都知道我的運動習慣。Phil告訴記者,他在公司旁邊的健身房辦了年卡,利用午休時間去健身鍛鍊,鍛鍊後回到公司再用色拉做午餐。出差的時候,早上就是鍛鍊時間,或是在酒店的健身房做器械運動或者去室外跑步,也是一天不落。


“運動是我減壓的祕訣,不僅能釋放情緒,還能增加工作效率。”在Phil的帶動下,Phil身邊好幾個同事和朋友也開啟了“午間運動計劃”。在Phil看來,運動貴在堅持,在高壓、高強的工作環境下,是讓工作和身體平衡的最佳方案。


圖片來自網絡


 “90後”吳悦: 

 加班時一起大吃大喝,挺歡樂 


“90後”吳悦是一家小型公關公司的大客户經理,手裏同時帶着幾個項目,服務着數個大客户。“我們是做乙方的,‘伺候’甲方金主爸爸,説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公關狗’。”吳悦戲虐地吐槽自己的生活,“我們沒用明確規定996的上班時間,項目少的時候,早上十點上班,下午五六點就可以走,但是項目多的時候,特別是大型新聞發佈會前夕或者客户遭遇公關危機的時候,那就是通宵達旦,隨時待命的狀態。”


“平時也是這樣,客户那邊開了一天會,下午5點定了方向,扔給我們想要第二天看效果,那基本上一晚都耗進去了。”吳悦告訴記者,最慘的一次加班是因為客户有重大活動,作為執行方,吳悦的項目團隊春節七天一天沒休。


但在吳悦看來,好在團隊裏基本都是“90後”職場新人,單身的居多,加班時都沒太多後顧之憂。不過,讓吳悦不太開心的,並不是加班太多,而是長胖太多。“奶茶、炸雞、披薩……加班的時候我們就是邊吐槽甲方,邊大吃大喝,也挺歡樂的。”


那麼,對於996工作制

企業是怎麼看的呢?

在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的採訪中,多家企業並不承認實施996工作制,他們認為,準確來説企業實施的是“彈性工作制”,員工可以自主選擇工作的具體時間安排。


滬上一家互聯網公司的負責人張先生表示,公司明文規定的上班時間是每週一到週五早上8點半到晚上5點半,中午一小時吃飯休息時間。但是晚上9點前,公司都是開門的。如果員工有工作沒有完成,可以利用休息時間完成。“我們只是會把一定的任務分給員工,具體他這周做什麼,某一天完成多少,我們並沒有強制要求。只要在合適的時間段完成任務,其餘的時間我們不管。”


張先生坦言,隨着社會的發展,互聯網企業的競爭日益激烈,員工如果適應這個節奏,就留下來繼續工作;但是實在沒辦法適應這樣的工作節奏,也可以選擇其他的公司,或者換一個壓力小點的行業。“創業很辛苦,不止員工,公司每一位管理人員的工作時間都很長,我自己都經常工作到晚上9點才離開公司。”


還有公司認為互聯網行業薪酬本來就有溢價,加班時間已經包含在了員工的工資裏。“並且996是相對的,對於一些工作效率高的員工,完全可以在每天8小時的工作時間內完成工作。”


圖片來自網絡


而在員工們看來

有人對“996工作制“深惡痛絕

也有人認為“付出和收入成正比”

在某房地產公司工作的員工小黃告訴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企業招聘時標註的是合法的955工作制,但在實際操作中它們可以通過各種名目延長工作時間,比方説陪客户吃飯、週末去外地做項目。“不過我也有自己的原則,每週五晚上家庭日強制自己不能加班要去陪家人,除非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一般都會推掉。”


也有不少員工表示,偶爾一段時間996,是可以接受的。“90後”小夏告訴記者,一些企業採取996工作制,是在雙方默認的前提下實施的。趁着現在年輕,他願意多花時間去奮鬥,有時候閒着也是閒着,他寧願在公司加加班、做點項目。“男人必須要做一份事業,996也是一種自我激勵,青春啊,就要奮鬥。”小夏笑稱,和同齡人相比,他的收入確實算多的,他的目標是到5年後做到公司中層,等40歲的時候年薪達到百萬。


更多網友是這麼説的


 法律專家: 

 996工作制涉嫌違法 


那麼,企業實施996工作制,到底合法嗎?答案是:肯定不合法無論哪一行業,勞動者的休息權是合法權益,必須得到保障。為此,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採訪了高朋(上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陳文偉律師。


在我國,勞動者工作時間制度包括三種:標準工時制、綜合工時制和不定時工時制。996工作制是指每週工作6日,工作日早9點上班,晚9點下班,每日至少工作10小時,每週至少工作60小時的標準工時工作制度,是一種違反法律法規的工作制度。 


《勞動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週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第四十一條規定:“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在996工作制下,勞動者每日至少加班2小時,每月至少加班80小時,遠遠超過了法律規定。


996工作制下,用人單位除了承擔依法向職工支付加班費的民事責任,還有《勞動法》第九十條“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工作時間的,由勞動行政部門給予警告,責令改正,並可以處以罰款”規定的行政責任。


但是,如果員工被強制要求加班、卻沒有加班費,如何來進行維權?陳文偉律師坦言,彈性工作制職工在加班舉證方面的確存在一定困難。陳文偉律師建議,員工入職時要清楚自己是標準工時制還是不定時制,如有加班要保留好加班的證據。


除了員工自己需要維護自己的權利,陳文偉律師認為企業和監管部門也應該共同面對這個問題。


整個辦公室一起加班也是很常見的


 醫學專家: 

 要學會自我調節 


據中國社科院的《2017-2018年中國休閒發展報告》調查結果顯示,除去工作和睡覺,2017年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閒時間為2.27小時,較三年前(2.55小時)有所減少。調查顯示,僅30%左右員工能自主決定何時休帶薪年假。


精神負擔過重、腦力勞動繁重,以及生活無規律、飲食不平衡的年輕人,都是亞健康“造訪”的重點人羣。普陀區人民醫院中醫科副主任醫師周冬青告訴記者,這些年,門診上年輕的面孔越來越多“工作壓力過大出現的典型症狀之一就是失眠、多夢;嚴重的患者甚至會抑鬱,需要靠藥物來控制情緒。”


“工作再忙,每天也至少要保證6個小時以上的睡眠時間。”周冬青副主任醫師告訴記者,睡覺前儘量放鬆自己,比方説洗個温水澡、泡腳、聽聽舒緩的音樂;疲倦後就上牀,不一定要刻板遵守固定的上牀時間;睡前避免高強度的運動。


在周冬青副主任醫師看來,情緒管理、飲食、運動都是影響健康的重要因素。年輕人應保持平和心態,從精神上減壓;保持三餐規律、葷素搭配的飲食結構;適度運動,養成良好的養生習慣。


一加班就泡麪+飲料,自然是不健康的


對於996工作制

留言區等待你的看法?


小編最後還想問一句:

這個雙休日,有和小編一樣要上班的嗎?




這個週末

依舊有一場莊嚴的升旗儀式等着你



文字: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 顧金華

照片(除註明外)來自施培琦、吳愷 

責任編輯:唐昱霄


https://hk.wxwenku.com/d/200134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