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透支、養育兒女或蒙以養正、澤後世?看王陽明的家風締造之擇

Long眼讀球2019-04-14 13:36:54

  

一枕新涼一扇風

一面湖水浸華月

一個家族即使走過百年繁華、千年流轉,但雁過留聲、水過流痕,終有些許東西鐫刻在族人心中,難以磨滅,這就是家風。家風是一個家族幾代人行為範式的傳承,是一個家族氣質和風習的積澱與生活結晶,家族成員的舉手投足間無不顯現着這個家族的習性。

  

王陽明是聖賢、是能臣,他龍場悟道,心學流芳;戎馬倥傯,彪炳青史;講學授徒,百世師範,是一位無愧於“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之稱的“聖人”。是怎樣的家風,教養薰染出這樣一位“完人”,他的品格情操又帶給了王氏後人怎樣代代不移的精神力量?

      

本書行文跳出了理論教化的窠臼,如講述故事般娓娓道來,把王氏家族的家風貫穿於具有代表性的幾代人的言行中,書寫了王氏族人秉承的孝悌、忠義、謙恭、蒙以養正、隱逸無求的王氏家風,顯現着一個家族的傳統、一個家族的文化。

  

自王季從上虞達溪遷居餘姚祕圖山附近,王季成為餘姚祕圖山王氏家族的始祖,在此繁衍生息。王季嫡傳曾孫、王陽明的六世祖王綱,素來淡泊知隱,攜母避亂歸隱浙江五泄山。

其友劉伯温愛惜王綱之才,向朱元璋舉薦,70高齡的王綱奉旨赴京,以德教化平定了廣東潮州叛亂,歸途中遭遇海盜,不屈服於盜賊被殺,其子王彥達“父死於忠,子殫其孝”,揹着父親的遺骸千里迢迢回到故土,拒絕朝廷徵召,耕田奉母,終身布衣。

   

王彥達之孫王傑,自號”祕湖漁隱”,耕讀傳家,侍奉父母,應老母臨終前的囑託,才出仕為官。然不幸英年早逝,其子王倫雖家貧無所依,卻日日苦讀先祖們留下的書籍,學識淵博,成就了考中狀元之子王華。

王華不僅學識豐富,堪稱“五經笥”,而且極重孝道,在仕途中升任皇帝的經筵講官時,老父病倒,其不為升官終日奔走,終日掛念老父,稱病不出。  

 

父親去世後,在墓旁結廬守孝,老虎雖常常出沒,卻與王華和睦相處,其孝感化了猛獸。王華辭官回鄉侍奉老母時,日日陪伴老母,吃喝住行凡事盡心,為討老母開心,以七旬之軀“綵衣娛親”。

在其彌留之際,教導兒子王陽明謹記“知足、知止”切記“月滿而虧,水滿則溢”之理。縱覽王陽明一生的仕途,雖其時常飽受朝廷的苛待,但謹記王家不貪功、不忘德之傳統,對仕途之艱不以為意。

王陽明自幼受祖父王倫蒙以養正,少時雖玩性十足,但其思想不拘一格,對人生何為頭等事,12歲則言“讀書中狀元非第一,惟為聖賢方是第一”的志向,15歲策馬居庸關,對諸夷狄的種類及其村落考察,寫了一份長長的報告,提出了對邊防備戰禦敵的策略。

考中進士,登上仕途後,為救助進諫的正義官員,上書彈劾劉瑾,被流放貴州龍場,卧薪嚐膽,悟出物理不在心外,而在自身心性中,提出了“知行合一”説,強調“事上磨練”等實踐修行的重要性。   

王陽明奉旨到江西省南贛等地討伐叛賊,其雲“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以仁義王道勸服叛賊,戰亂結束,為防止民風再次走向萎靡,建社學,結合自己幼承廷訓的經歷和多年問學的心得,出台了《南贛鄉約》,以“孝、禮、義、信”為念,延請師儒教化民眾。在經歷了宸濠之亂及小人之難後,他賦詩“人生達命自灑落,憂讒避毀徒啾啾”,洞徹“致良知”可以使人忘卻患難,超越生死,即可判別真偽、是非、善惡。

王陽明一生淡泊仕途,追尋學問的“致良知”,幾次上書呈辭,眷戀鄉土老父、祖母的養育之恩,以盡孝道,然辭呈數次被拒,為朝廷效力燃盡了最後一絲精力,留下“此心光明,亦復何言”八個字,長辭於江西南安府青龍鋪。

  

https://hk.wxwenku.com/d/200113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