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最後的元旦,節日狂歡、歌舞昇平?他竟然是這麼過的....

Long眼讀球2019-04-14 13:36:48

 

人生的遺憾之一,就是歲月流逝而無痕,你的元旦怎麼過?


  “我是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用於寫作上了”,

這是魯迅先生的自白,也是他的真實生活,

即使元旦,也無例外。

 

  從1912年5月5日至1936年10月18日,魯迅日記24年未斷,其中元旦日記23則,內容大同小異:或閉門著述、或作序譯文、或上街購書、或與友敍談,可謂豐富多彩、充實有序,總體來説就是一個“忙”字。

 

  辛亥革命第二年中國採用公元紀年,1913年元旦棲居北京的32歲魯迅在日記中雲:“一日,晴,暖。例假。上午得二弟信,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發。午後同季市遊先農壇,但人多耳。回看楊仲和,未遇。夜以汪氏、孫氏兩輯本《謝承書》相校,盡一卷。”元旦也是當年的“共和大紀念日”,內務部禮俗司設在先農壇的古物保存所免費開放,遊人甚多。素來看重文物的魯迅自然不會錯過這一機會。“夜以汪氏、孫氏兩輯本《謝承書》相校”,《謝承書》即謝承的《後漢書》,魯迅於上年八月曾抄訖汪文台輯本,此日又以清代孫志祖本與之互校,過新年也不休息。一代宗師的勤勉刻苦可見一斑。日記中“例假”二字,説明當年公職人員元旦也放假的。 

 

  翌年,即1914年元旦,魯迅日記載:“一日,晴,大風。例假。上午徐季孫、陶望潮、陳墨濤、朱煥奎來,未見。楊仲和饋食物,卻之。午後季市來。往敫家衚衕訪張協和,未遇。遂至留黎廠遊步,以半元買‘貨布’一枚,又開元泉一枚,背有‘宣’字。下午宋守榮來,未見。晚得二弟信,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發。”這裏的徐、陶、陳、朱等人,應該是魯迅在京時的同事或朋友,而“未見”,説明雙方並未預約,是不速之客。“楊仲和饋食物,卻之。”楊仲和也是魯迅朋友,但家境欠佳,故其所送禮物被魯迅婉拒了。季市,即魯迅好友許壽裳,兩人過從甚密。“留黎廠”即琉璃廠,北京著名“文物一條街”。這個元旦,魯迅馬不停蹄地訪朋會友,所談無非是文學或社會之事,還在琉璃廠“淘”得幾枚古幣。

 

    1925年12月31日,45歲的魯迅“在一年的盡頭的深夜中”,為雜文集《華蓋集》寫下“題記”

    1928年元旦,他重讀屈原,在滬上寓所寫下《離騷》中“望崦嵫而勿迫,恐鵜鱰之先鳴”兩句名言———屈原和司馬遷是魯迅的“偶像”,他在《漢文學史綱》裏推崇《史記》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作為自勵的箴言,彰顯其珍惜光陰、分秒必爭的人生信條。

   生命中的最後四年,他的拼搏更趨“白熱化”:

    1933年最後一夜,他作《題記》,這天蕭紅來信問他是否掛念在北京的母親,魯迅回函曰:“新年三天,譯了六千字童話,想譯得通曉點,竟比做古文還難,每天弄到半夜,還做亂夢,哪會記得遠在北平的母親呢?”

    1934年元旦,魯迅撰寫雜文集《南腔北調集》題記;

    1935年元旦,魯迅致函海外友人、翻譯外國文學

    1936年新年,凌晨寫訖《且介亭雜文二集》後記……

    一年又一年,魯迅以通宵達旦的筆耕辭舊迎新。

 

  “細節決定命運”,從魯迅先生元旦日記中,不難領悟一代宗師的心路歷程。許廣平曾追憶,每年最後一天魯迅必做兩件事:

    一是整理、存放當年日記;

    二是掛好新年日曆牌,

    然後點燃香煙,在藤椅上養神且思考:

    今年做了哪些事?

    有無什麼遺憾,

    新年將加倍努力。

 

  反觀當今,每年元旦於民眾似乎演變成娛樂、遊玩和美食的“總動員”。

    新年光臨,彩燈並焰火共舞,笑聲與歡歌齊飛,當然應該慶祝和熱鬧一番的。

   元旦如果僅僅在燈紅酒綠、

    娛樂搞笑間的盡情遊弋....

實然時代在變,

生活方式也在變,但

民族的精氣神不能變、理想和追求不能變。

箇中的困頓、深慮與覺察,

又有幾人體悟呢?


https://hk.wxwenku.com/d/200113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