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 | 淺色系穿搭,讓你比韓劇女主角還美!

時尚課2018-02-08 11:06:38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西部戰線的大部分德軍與英軍在聖誕節期間曾經停止互相射擊,併成為“短暫的朋友”!


1914年聖誕夜,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的第五個月,整個西部戰線發生了一件令德國最高統帥部和英軍最高參謀部驚恐萬狀的事:西部戰線的交戰雙方突然間停火了,先是一兩個連隊不放一槍,最後是整個西線數百萬一線部隊全部停火!交戰的一線部隊指揮官們誰也沒有下過停火的命令,而且也沒人知道哪支部隊率先停火。


史學家困惑不已

在接下來的近90年的時間裏,歷史學家和戰爭學家們苦苦研究這個堪稱一次世界大戰最大的謎團。有人説,是士兵厭戰導致全面停火;有人説,是某個反戰的高級軍官暗下停火密令;還有人説,是思念親人的士兵自行停火。然而,沒有一種説法有確鑿的證據。


口哨聲吹出了和平

2003年11月11日,德國史學家米切爾·於爾格其推出了他寫的新著《大戰中的小和平》,終於給出了這個歷史謎團的答案:1914年的“聖誕夜”,五個多月來炮聲隆隆的陣地突然間沉寂了下來,德國國防軍中校團長策默米奇指揮的“薩克森團”有官兵吹了一聲口哨,對面的英國佬立即吹口哨呼應。


策默米奇在他的祕密日記中寫道:


“我部某連士兵默克爾戰前曾在英國生活過許多年,會説一口流利的倫敦英語,於是他立即用英語向對面陣地的英軍喊話。你來我往幾句話下來,默克爾所在的連隊很快就跟對面的英國佬隔着陣地談起天來,氣氛熱情得賽過平時的槍炮聲!


第二天絕不開槍

沒過多久,雙方覺得隔山談話不過癮,於是便有幾個膽大的官兵從戰壕裏探出頭,甚至走出陣地,雙方直奔陣地間的“無人地帶”,先是互祝“聖誕快樂”,然後拉手指頭髮誓在第二天絕不相互開槍。


敵人原來是故人

策默米奇知道,這一戰爭奇觀只會在他指揮的團和“巴伐利亞團”率先發生,因為這兩個團的士兵戰前多半在英國打工,都會説一口流利的英語:“他們多在英國倫敦,布萊頓和布萊克普爾開出租車或者烤麪包。直到戰爭爆發後,他們才被迫回國扛槍打仗,有些人甚至不得不把家丟在英國哩。”


因此,當雙方停火開始打照面的一剎那,


他們才發現彼此廝殺了五個月的敵人有不少是故人:一名德國軍人戰前曾在英國工作過,當雙方近戰的時候,雙方好幾個英國兵突然大叫起來:“服務員!”敢情,他們戰前是這名德國軍人服務過的餐館的常客!


戰場上打起足球賽

一公里防線的停戰氣氛立即感染了周邊其它的防線,並且迅速擴散到一千多公里長的西部戰線,數百萬大軍立即停止了射擊。


在比利時小鎮伊珀爾,五個月來打得你死我活的英軍和德軍士兵乾脆辦起了足球賽。沒有真正的足球沒有關係,他們將稻草團成圓球,或者用空的紙盒子當足球來踢。這樣的比賽每天都進行,一場球要踢一個小時,直到雙方踢得精疲力盡為止。


希特勒甚為不滿

當然了,也有人對這樣的氣氛感到不滿意,阿道夫·希特勒就是其中的一個。他嘟囔着説:“還在打仗哩,這樣不分敵我哪成。”不過,此時的希特勒還只是一個下士,沒人理會他的説話。


知情人都不得善終

如此奇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近90年裏之所以不為外人所知,是因為德軍的“薩克森”和“巴伐利亞”兩支部隊幾乎全軍覆沒,惟一的知情人便是團長策默米奇。不過,這位德國軍人心裏清楚,如果最高統帥部知道這一擅自停火的事件源於他指揮的團,那麼不只是他本人,就連他弟兄們都得接受軍法處置。


策默米奇奇蹟般地活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但他卻沒能逃過二戰的厄運。希特勒將他派到東線作戰,結果成了蘇軍的戰俘。1946年11月,策默米奇在戰俘營裏不知所終。


團長給日誌加密

四年前,策默米奇的兒子科茨在自家的閣樓裏發現了策默米奇的15本日記。

剛開始的時候,誰也讀不懂那如同天書般的日記,因為它們都是以德國古文字和書法記下的。為此,科茨和歷史學家於爾格其聯手,一邊攻讀德國古文,一邊解讀策默米奇的日記,結果便有了驚人的發現。


原來,策默米奇將整個事件的前前後後用高深莫測的古文字記在祕密日記本里。在一些日記中,策默米奇寫道:“我們今天沒有向英國人開一槍。” 


最後的老兵辭世

2005年11月21日,91年前參與一戰聖誕節停火事件的最後一名倖存老兵阿爾弗雷德·安德森在英國紐泰爾的一家療養院安祥辭世,享年109歲。


阿爾弗雷德年輕時,在蘇格蘭高地警衞團服役,他是迄今為止蘇格蘭最長壽的人。就在這個月的早些時候,他還非常生動地回憶起1914年一戰爆發後的第一個聖誕節非正式停火事件。


當時,西線戰場的英德兩國士兵各自放下手中的武器,步入荒涼的無人地帶,來到炮彈掀起的土地上,互相握手祝福。在一戰中這一獨一無二的輕鬆時刻,兩軍士兵一起唱起了聖誕頌歌,一起抽着香煙,欣賞着各自家人的照片,甚至還踢起了足球--當然不是真正的足球,他們把空牛肉罐頭瓶當足球踢。


阿爾弗雷德在英國廣播公司(BBC)1頻道播出的紀錄片《最後一名英國士兵》中回憶説:“兩個月時間裏,我在戰壕裏,耳朵邊聽到的不是子彈的嗖嗖聲,就是炸彈的爆炸聲,還有機槍的噠噠聲,遠處德國人説話的聲音。可那天早上,周圍死一般寂靜,整個戰地再也沒有槍聲。


我們喊叫着,‘聖誕節快樂!’儘管沒有人感覺到快樂,我們還是這樣喊了。那天下午,寂靜的氣氛結束了,屠殺重新開始了。這是一場大戰中的短暫和平。”


1916年,阿爾弗雷德因傷致殘,離開一戰戰場。後來,他娶妻生子,接管了父親建造的樓房,並在敦提紐泰爾操起了木匠營生。1918年,他被法國政府授予最高榮譽勛章--榮譽軍團勛章(the Legion d’Honneur)。


世界大戰的倖存英國老兵現在只剩下8人!


獲悉阿爾弗雷德去世的消息後,蘇格蘭高地警衞團祕書羅迪·雷戴爾中校這樣説:“他的去世,標誌着一個時代的結束。”.......

在和平年代,祝願球迷朋友們平安、快樂、幸福!來自皇家馬德里。


https://www.wxwenku.com/d/200113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