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東帝國足球迷局:神祕的俄羅斯和那不為人知的足球歷史...

Long眼讀球2019-04-14 13:36:46

“俄羅斯,它是謎中有謎,謎中生謎的一個國家。” 1939年二戰全面爆發時,丘吉爾曾經如此評價蘇聯。而如今的俄羅斯依然和斯大林的蘇聯帝國時代一樣令人捉摸不透。儘管對俄羅斯學僧們來説,馬克思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以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什麼的早就不教了,但“俄羅斯母親”的大國慾望卻比以往更加強烈。

“俄羅斯,它是謎中有謎,謎中生謎的一個國家。” 1939年二戰全面爆發時,丘吉爾曾經如此評價蘇聯。而如今的俄羅斯依然和斯大林的蘇聯帝國時代一樣令人捉摸不透。儘管對俄羅斯學僧們來説,馬克思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以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什麼的早就不教了,但“俄羅斯母親”的大國慾望卻比以往更加強烈。


儘管沙皇普京依然執着地在俄羅斯悠遠流長卻不乏黑歷史的長卷上揮灑自己的藍圖,這個橫跨歐亞兩大洲的巨國依然需要面對烏拉爾山兩側巨大的經濟文化差距。當“俄羅斯母親”的團結口號傳遍這個擁有1.44億人的國度時,東西跨度超過8800公里的疆土上的人們感受到的卻是不同的意思。


在莫斯科這個俄羅斯的政治中心,許多人認為它是俄羅斯最活躍、最安定的地區。在聖彼得堡,大部分人也持有這樣的觀點。然而當我們旅行5000公里來到西伯利亞的伊爾庫茨克,西伯利亞地區的重要經濟中心時,我們聽到的卻是不一樣的解答。


在喬納森-丁伯比指導的BBC紀錄片俄羅斯系列裏,伊爾庫茨克人對莫斯科宣揚的“家”的理解完全不一樣。西伯利亞對他們來説,才是俄羅斯,才是他們的母親。是他們打造出來的古道,他們這裏產出的自然資源的輸血,才使得今天的俄羅斯儘管只能賣血但依然有充足的底氣説自己不怕任何人。至於遠東地區,比如符拉迪沃斯託克(海參崴)……只能説沙皇的鐵蹄和條約很強大了。


如此明顯的思維鴻溝也反映在了俄羅斯的足球上。過去的俄超聯賽裏,最東邊的球隊來自葉卡捷琳堡,距離莫斯科不過1400公里左右。這也就使得例如新西伯利亞市、符拉迪沃斯託克市(海參崴)和伊爾庫茨克的球隊難以在俄超亮相。所以他們只能在自己的遠東聯賽裏爭奪冠亞軍。這也是俄超足球地理優越性的體現 --- 比如俄超裏那支來自遙遠的遠東的球隊哈巴羅夫斯克(伯力)能源,比符拉迪沃斯託克(海參崴)還要往北800公里。


哈巴羅夫斯克(伯力)距離莫斯科6000餘公里之遙,卻距離中國邊境僅僅30餘公里。這個坐擁57.7萬人的遠東城市和莫斯科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的關聯。他們的忠誠只集中於阿穆爾河(黑龍江)以東、薩哈林島(庫頁島)以西,這才是他們心中的祖國*母親。自然,誰讓哈巴羅夫斯克(伯力)更像是一座亞洲城市而不是另一側高度歐化的莫斯科(廢話,原本就是我們中國的城市)。


所以當能源隊和其他隊伍交手的時候,次次都像是東西文化交流展。而且極少有球隊和球迷會提前幾天來到這裏適應時差和場地,都是當天來當天走趕緊離開這鬼地方。而經濟寡頭們也不願意把大把的盧布投向遠東這個孤零零的小球隊(畢竟他們的祖輩在西伯利亞挖土豆挖怕了)。


也許你會以為哈巴羅夫斯克(伯力)的發展水平太低了才拉不到投資的。好吧看在你沒學過俄羅斯人文地理的份上不用下跪了。哈巴羅夫斯克(伯力)事實上在俄羅斯最宜居和發展最佳城市榜上三次折桂——分別是2006,2008和2009年,在這之後也從未掉出前10。

同時,如果你想在俄羅斯搞點私人投資,那這裏就是僅次於克拉斯諾達爾的投資聖地,這可是福布斯雜誌評定的哦。而且輸的原因還僅僅是歐洲傳統魚子醬勝地……哦不,是休閒旅遊勝地黑海不在哈巴羅夫斯克(伯力)……所以克拉斯諾達爾庫班隊有錢籤來巴爾德、卡博雷和阿爾梅達來助力球隊。


對西歐人特別是西俄羅斯人來説,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就和東亞和南亞一樣神祕。然而這裏卻擁有俄羅斯最豐富的文化遺產、珍奇建築、學術題材和經濟潛力。只不過俄軍不喜歡再跑那麼多路來這裏探索地圖,造成了東西俄羅斯的嚴重文化隔閡。而烏拉爾山及以東地區,包括西伯利亞,可是不能低估的財富。


即使如英倫三島這樣小小的國家,也有如同俄羅斯這樣的文化隔閡,比如蘇格蘭和英格蘭萬年不變的基情。財政只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傳統方面的碰撞(比如大英紳士們才不願意光屁屁穿蘇格蘭裙呢哼……)。蘇格蘭更多的認為自己代表了英國最古老的傳統--雖然這並不壞。在美國,這個全球化程度最高、融合了幾乎全世界精英的國家,東西海岸的人們的思維行動方式和生活習慣都大有不同,英格蘭和蘇格蘭更是如此。


在紐約城浸淫多年以後,如果再前往南部 ,就會體會到什麼叫地理產生距離了。撒哈拉以北的穆斯林白人世界和黑非洲的黑人世界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差別,而俄羅斯是個擁有足以匹敵一個大洲的國土的國家,文化上的不同更是無所不在,許多遠東地區的居民事實上都是蒙古人和中國人的後裔。儘管在中俄的邊境上兩國自古以來就爭端不斷,但遠東地區的紛爭和種族歧視兩個世紀以來已逐漸被和平和包容所替代。甚至可以説,俄羅斯最平等最包容的地區就是遠東地區。不管怎麼説,哈巴羅夫斯克(伯力)到北京和東京的路程總和加起來都要比到莫斯科少,完完全全就是一座亞洲都市(廢話Again!以前就是中國城市)。


然而伴隨着俄國東部和西伯利亞地區快速的經濟增長,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從未有人大力投資這些地方的足球隊?這裏的足球和西部一樣隨處可見!也許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寡頭們覺得自己的白皮印證了自己的歐洲血統而不是亞洲這些黃皮原住民的血統。因此,他們的經濟活動也更多的集中於這個國家的心臟地帶。不過隨着國家投資的東移,這樣的情況也許會得到改善,不過在一段時間內這個國家的重心依然是烏拉爾山以西外加搶來的加里寧格勒。


俄國足球是否感受到了來自東方的強大壓力?當然,讓莫斯科中央陸軍、莫斯科斯巴達、聖彼得堡澤尼特這樣的超級球隊輕易交出自己在俄超的統治地位固然不可能,但已為時不遠了。甚至於來自亞洲的資本先於俄國資本也是可能的。


中超聯賽已經從各大地產商的大力投資中獲益匪淺,但聯賽水平的制約和政治環境的因素使得這樣的投資已經趨於理性。而運營健康和穩步提升的俄超聯賽成為了某些巨頭的新目標。因為俄國的東南角距離北京和上海並不遙遠(把江東六十四屯和庫頁島等等都還回來啊死毛子),中國的巨賈們很可能把這裏作為一個新的投資市場。


然而,有個命題讓人只要想起就感覺非常有趣。比如對青訓持續而穩健的投入和吸引足夠的亞洲和俄羅斯球員來讓東部球隊打破西部地區對俄羅斯足球的壟斷?也許這並非完全不可能。


許多因蘇聯解體而來到中國謀生的俄羅斯移民正不斷迴流,帶回的除了他們早期在中國打拼的艱辛,還有充足的創業經驗。過去原住民稱他們正在“腐化”俄羅斯,但回鄉潮帶來的工作理念和文化影響已然使原住民們幸福指數倍增。這就是為什麼一個亞洲商人在東俄會受到比西俄更多的支持。這就好比花了澤尼特6400萬英鎊的浩克和維採爾,儘管才華橫溢卻依然總要遭受聖彼得堡球迷的噓聲,一個籍籍無名的亞洲商人在西俄也顯然不會受到多好的待遇。


俄超聯賽俱樂部間的實力鴻溝也正反映了俄羅斯在地理上的特點——大、大、大。就正如莫斯科中央陸軍、莫斯科斯巴達、聖彼得堡澤尼特每年可以花數千萬英鎊來充實自己的球隊,俄羅斯的經濟核心依然在西部。俱樂部間的實力差距也因此不斷加大。而就俄羅斯的全球戰略而言,俄羅斯更是亟需解決這樣的地域經濟問題。


不過如今,西伯利亞地區得到的投資原來越多,該地豐富的自然資源產出(賣血)為當地帶來可觀的外匯收益將非常有利於經濟增長。而俄國各地的經濟增長也將使俄羅斯在短期內因經濟快速增長而大大受益。甚至與在2008年以前都和榮譽無緣的喀山紅寶石,也是由於該地的投資和經濟增長而受益。而加斯帕羅姆投資聖彼得堡澤尼特也是因為俄羅斯的能源計劃所推動。自然也會有俄羅斯乃至其他亞洲國家的商人前往遠東投資俱樂部,想想都讓人興奮。


當“修正主義頭子”赫魯曉夫1959年9月15-27日驚天動地地訪問了美國和艾森豪威爾後回來之時,對符拉迪沃斯託克(海參崴)的民眾們宣佈要把這裏建成東方的舊金山。54年過去了,這個國際大嘴巴口中的夢想暫時還處於初級階段但也並非遙不可及。當這一天到來之時,這個城市的足球也將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https://hk.wxwenku.com/d/20011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