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男孩用車指南

壞話2019-04-14 12:27:44

抱歉隔了這麼久才想起來要寫這篇。閒話不説,直接接着上回説的買車的事兒,説一下買車之後怎樣用車才能讓你魯味十足,魯入骨髓,成為一個合格的山東男司機,在駕駛席上盡顯山東本色。

 

先説買車後一般要做的第一件事,掛牌

 

山東屬於一個沒有號牌歧視的地方,不存在你掛個什麼C就要從上海被歧視到杭州的事情,在山東,只要你能上牌別管你掛魯A還是魯BCDEFG都一樣,字母這塊的不是重要,重要的是最好是全數字號牌——大家都知道,隨着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家庭開始購入小汽車,有小汽車就要有號牌,數字早就不夠用了,早就開始了數字加字母的組合,而一個全數字號牌則可以彰顯你的老錢身份,讓人一眼就能看穿你早已發家致富,在實行數字加字母組合前就已經擁有家庭小轎車的事實。當然如果沒有也不用強求,選號的時候數字裏來幾個8幾個6就行了,反正都差不多,不至於掛上之後讓人嘖嘖讚歎,因為數字重要也不重要,最重要的,還得回到字母上。


 

雖然説山東沒有代表地市的字母車牌歧視,但有兩個字母是絕對處於車牌中的巔峯王者位置,那就是被大家稱為“魯蛋”的魯O和稍微冷門一點的魯W,這兩個號牌都屬於省直機關號牌,魯O屬於省直公車,冷門的魯W是省直私家車,具體後邊跟着的數字幾代表哪個部門也有説法,但我估計除了像看車的守門的應該沒有幾個人對此有所研究,大部分人都是見O便知牛逼,一台魯蛋牌照的A6絕對可以讓你屹立同齡人的仰望巔峯,成為同鄉中最耀眼的星,成為馬路上最亮眼的一台。只不過可惜在我跟你絮叨這些的時候,傳了好多年的“取消魯O和魯W號段”的事兒已經成真了,馬上絕版,至於之後哪個號段會成為新鋭C位還不得而知,有心的可以觀望一下,準備花錢買這倆號段的先別買,其他的我們就不研究了。

 

説完掛牌,突然想到還有個重要的事兒沒説,就是“接車儀式”,接車這方面不同的牌子和不同的地方都有大致相近的習俗,山東沒有什麼特殊的,無非在四個S店拍張喜氣洋洋的照片,浮誇的回家點個幾千響,普通的在後視鏡和輪轂栓幾個紅絲帶就完了。



Local一點的山東男孩可以注意一下,擁有新車後可以不着急先把座椅的塑料保護層撕掉而要任其自然風化破爛,一方面凸顯自己事務纏身的local山東上進男孩身份“雖然買新車了,但是平常很忙,連個包裝都沒空撕”,一方面體現這是新車。在山東,體現你的車是不是新車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後視鏡上的簇新紅絲帶,還一個就是這個被忘記撕掉的塑料保護膜。

 

座椅保護膜可以不撕,但汽車玻璃保護膜這個是必須貼的,雖然汽車界對這個東西有沒有貼的必要一直有爭議,但是作為山東男孩,你的車是必須貼這個的,尤其如果你買的奧迪,那更應該貼,而且是越黑越好黑到烏漆嘛黑為上,一定要讓車外的人完全看不見裏邊,彰顯一種神祕感,讓人暗自揣測之餘又對你從事的事情產生一種“不可知的高大上”的認識就對了。

 

在貼完玻璃膜之後,就可以進行一些汽車裝飾美容了。先説外部的裝飾美容,外部裝飾美容我建議你停留在加裝個雨眉踏板之類的就可以了,車貼這種東西千萬不要碰,一個山東男孩的車是不可以有車貼的,這太外露太不山東了,無論你是想表現自己的幽默感貼一個“招手即停,僅限美女”還是想表現自己是個熱愛傷春悲秋的80後貼一個全車大範圍的“80後 致青春”,在山東都等於告訴別人你是個傻逼,而且是個很二很不山東的傻逼。


(這是個反例,千萬不要貼)


一個山東男孩的靈魂可以不那麼山東,但靈魂必須放在靈魂應該在的地方,放在裏邊,而不是表現出來,不然這種方式上就非常不山東,非常不對。

 

轎車車貼最多貼一個常規的小壁虎小獅子惡魔角什麼的,哈弗H6可以貼個青藏線川藏線之類的,其他的就完全不要碰了,真有心思可以放在車裏,放在可以透過前擋風玻璃看到的那一塊地方,也就是儀表台

 

儀表台裝飾是一個山東男孩的汽車裝飾的靈魂,非常重要。比如擺件,之前開玩笑説過,一個山東男孩最好的儀表台裝飾就是一方小國旗,黑色A6加小國旗,怎麼看怎麼覺得牛逼。



其實放國旗是我開玩笑的,主流山東男孩的儀表台擺件和大部分地方的人一樣,無非是些什麼太陽能轉經筒太陽能小花小草啥的,以太陽能轉經筒為主,畢竟雖然山東是儒學發源地,但儒學又沒給我們留下什麼裝飾藝術,總不能擺本論語吧對不對,所以為了體現自己熱愛傳統文化有所信仰,那結了,放個佛像轉經筒的吧,真不想放也沒事,這不是最重要的裝飾。

 

一個山東男孩的儀表台上最重要的裝飾是什麼?那就是:



通行證。而且通行證越多越好,多到溢出來就最好了,需要注意的是這個通行證可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通行證都可以,你放一萬張停車場通行證也沒用,必須是“大院”“機關”這種地方的通行證,它們長這樣:


(山東男孩對通行證的愛導致我們大美臨沂的微商都開始販賣假證網交都為此闢謠了,足見其強大的吸引力。)

 

通行證成為山東男孩最愛的汽車儀表台裝飾其實得益於這個東西具有一種非常“山東尺度”的特點,首先,通行證什麼意思啊?意思是出入權,而且不是隨便什麼地方的出入權,是“大院”和“機關”啊,能出入這些地方,比什麼都對你的身份有説服力吧?其次,通行證這種東西特別有山東精神——我不是故意顯露的,是必須放這兒的。這種尺度就非常有意思了,一個山東男孩如果特別愛彰顯自己,那麼他在山東是活不下去的,山東男孩不可以顯山露水,但是通行證這種東西本身就具有一種“我必須得擺在玻璃下邊給人看”的屬性,這種“我不是故意,但必須”的尺度就太對了,太山東了,太“身不由己”了,有一種學院的院長明明早就背熟了稿子但一定要副院長催着“沒什麼準備,隨便説兩句”的優秀尺度,可真是令人愉悦。

 

在完成對汽車的內部外部裝飾掛好牌之後,就可以進入上路行駛階段了,駕車指南(這是個link)之前寫過,這裏不贅述,我們來聊下日常怎麼用車。

 

用車無非加油保養洗車,加油保養沒什麼特別的,着重説下洗車吧。之前説過,山東男孩非常講究度,喜歡車可以,但不能喜歡的太過分,洗車方面也遵循這一點,儘量不要表現出太玩物喪志過分愛車的頻繁洗車打蠟等行為,不僅顯得太講究也顯得小家子氣,洗車就像男生頭上的髮膠,適當打點有型,打太多就脂粉氣太重了。

 

平常保持車輛的整潔,主要是車內整潔,不要頻繁洗車,不過有些場景下是必須洗車的,比方説接領導,比方説接老丈人。我們舉例接老丈人,接老丈人最好是比約定時間提前個半小時出門,這半小時找個洗車行把車洗乾淨,然後準點到達約定的地方,時間把握以老丈人打開車門時候可以通過把手摸到微微的水痕,感覺到你是洗過車來的為最佳。接自己爹不用這樣。

 

山東男孩一生中都會跟一個身份有着密切的聯繫,這個身份就是勤務兵,年輕時候用勤務兵的身份看待自己,歲數大了用看待勤務兵的眼神看待小輩。當你坐上由濟南開出的高鐵,在商務座上經常會看到這樣的畫面:一個歲數比較大的中年人老年人坐在座位上,一個年輕人負責給他換拖鞋倒水,安頓好再回自己的車廂,這個年輕人根本不是他的兒子,可能並不是他的祕書,只是他隨手帶出來開會的小張小王罷了,為什麼提到這個畫面,這就是一個山東男孩一生的縮影,年輕時是倒水的,歲數大了是那個頤指氣使的——假想那個頤指氣使的上歲數的男的是你老丈人,那麼在接他之前找個洗車行把車洗乾淨並且時間卡的剛剛好,表示你是為了接他專程洗的車而不是因為洗車耽誤了接他,這樣的小鬼哪個首長不喜歡?首長和小鬼或者説司令和勤務兵可以説是山東男孩在與自己爹之外的年長男性相處時最好的身份對位,其中的處世哲學可以專門再寫一篇,這裏只是簡單説個例子,不延展了。

 

接下來説下車內運載物品——可能有些人要問了,車上拉什麼東西不是有什麼東西需要拉嗎?這有什麼關係?其實不然,隨車攜帶物品也是有講究的,一個山東男孩的後備箱裏可以沒有滅火器和千斤頂,但是必須有成條的煙和成瓶的酒,煙,可能是收的別人送的沒來得及卸,或者準備送別人的還沒送,偶爾打開後備箱的時候別人瞥一眼就懂了。


酒的話,平常可不帶,赴宴時一拍腦門,後備箱還有兩瓶酒呢,火速去取出來,酒這個東西比較奇妙,哪怕你平常不喝酒,車裏有酒也表示了你需要去一些需要從自己後備箱拿酒的地方,而且這些地方絕對不是不允許自帶酒水的下流的卡拉OK,而是一些賬目上不能出現酒,或者不能出現高檔酒的地方,其中有些許深意。


(這是個打樣,車裏放這個比放高爾夫球包好用)


商務精英最好在你三廂車的後座掛兩件乾洗店取回來的西裝外套,具體為什麼不解釋了,腳不着地的精英都這麼日理萬機,特有正事。

 

暫時用車部分就想到這麼多,如果有我沒想到以後再想起來的,可能再寫個增補吧。

 

下期再會。

https://hk.wxwenku.com/d/200109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