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的快感與痛密不可分

LoveMatters2019-04-13 22:36:43



文/王梆



提起SM你們想什麼?

變態?心理陰影?

來聽聽這位M的口述

或許你會有不同的看法



花是一個虐戀愛好者。她是一個天生的M,也就是受虐方。自從她有了性意識以來,她就開始尋找她的完美伴侶,一個可以綁縛、調教和支配她的S,一個符合她被臣服的意願的主人。


在“主動追求這樣的人”這一點上,花和她外在表現的“自我”是非常一致的:她在外企上班,穿乾淨利落的職業裝,工作積極認真,對自己嚴格要求,對人對物都追求着一貫以來的好品質。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Alex Brylov


和人們對M的想象截然不同,她不是人販市場上那種失去自由身的性奴,她是“自願”的,是全然的SSC(Safe
安全,Sane理智,Consensual知情同意)。她熱愛並從追求身體的痛苦中獲得性快感,並主動選擇這種性行為,像任何一個具有時代精神的女性那樣,敢於並有能力為自己的行為所負責。


正如社會學家Gini Graham Scott在她的著作《愛慾的力量》(Erotic Power)裏所説的那樣:“有非常廣泛、各種各樣不同性癖好的人,都同樣參與施虐受虐活動,ta們的背景、活動與態度都大相徑庭,完全不符合社會制式看法——將施虐受虐視為暴力、危害的形式、或精神不穩定、想傷害別人或自己的傷害罪行。這個社羣裏的人都很清明、理智、可敬、或者至少也是正常人,所以,和大眾印象不同,這是一個温暖、親切並互相支持的社羣。”


圖片源自網絡


花自己也很難解釋,為什麼她喜歡從捆綁和被虐待中獲得性快感。這大概是天生的吧!


花的第一次,是15歲,不是和男性,而是和一根麻繩。她用麻繩把自己的私處綁了起來,從大腿根部一直纏繞到胸部,再從頸部繞向後方,在腰部打上一個蝴蝶節。花對自己的處女作很滿意,陰蒂由於不斷地被繩子粗暴地刺激,花在插入以前就獲得了高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zzima


花從未覺得自己有病。她也不會去找那種覺得她有病的男朋友。“我要的,就是同好。”


就像同性戀一樣,SM也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族羣,ta們有ta們的世界,網絡和現實互相交替,裏面的人憑眼神相遇,往往在第一眼就能判斷出對方是S還是M,或者兼而有之。就像最尋常的異性戀一樣,要找到精神和肉體都非常投契的伴侶,對每一個人來説,都是很不容易的。

但花算是比較幸運的,在她28歲的時候,她遇見了她的“主人”南。花認為南是天才:“他是一流的繩師。他可以用十五種,甚至更多花樣把我綁起來。”花激動地説,南是一個能夠把作為無機物的器具變成兇猛愛慾禽獸的藝術家!

南與花的關係是SM裏面最為普遍的一種關係,即支配與臣服,也就是D/S。南支配着花,花臣服於南。花告訴我,她的一些同好們,大都也是這樣的關係。比如拉拉,她和花正好相反,拉拉是S,也就是女王,拉拉的他是她的“奴隸”,拉拉很愛他的“奴隸”,拉拉稱他為愛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sakkmesterke


SM的雙方通過愛情與溝通,掌握着控制的程度與限制,這裏面,最重要的是:“一個不願意的人是不可能被臣服的。”這是區分SM與性侵害最顯而異見的界限。


所以,不要歧視花,不要焚燒她的繩子,不要剝奪她的性快樂。也不要把拉拉那樣的S,和傳説中人神共憤的蘇妲姬相提並論,因為那個沒有人權的奴隸時代早就已經徹底過去了。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早已定義SM是一種健康的性慾表達形式,社會學家Weinberg與Kamel在論文中説明,施/受虐欲的本質並不那麼在於一個人感受的強烈痛楚——情緒上的,大過肉體上的。


(文/王梆。特稿專約,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文不代表本網觀點。)

本文來自談性説愛中文網謝絕未授權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查閲


想玩點刺激的,“性安全”千萬要記牢

網友口述 | 交往對象有SM傾向怎麼辦?

對方越痛我就越滿足,這算是SM嗎?

讓SM器材多到需要託運的人告訴你,這不是有錢人的遊戲

我虐戀性啟蒙的奇怪打開方式

脱衣舞、女性情慾與自由表達


↓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談性説愛中文網,查閲《五十度灰:SM是個儀式,可偏偏扯上了愛情

https://hk.wxwenku.com/d/20007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