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挪用:下鄉知青鉅額安置費失效原因

史客兒2019-04-13 06:32:55

提示點擊上方"史客兒"免費關注!


● 原創投稿請至:[email protected]


支出鉅額經費,沒有解決下鄉知青的安置問題,造成這許多不滿意的主要原因卻是:對知青經費管理鬆弛,相當一部分錢被農村基層幹部貪污挪用;另外,插隊知青的安置費標準偏低,使插隊知青沒房住的問題變得突出起來。這些問題動搖了知識青年留在農村的決心。


城鎮知識青年在農村沒有任何生活基礎,下鄉後會在住房、口糧等方面遇到各種具體問題,國家在知青下鄉時撥付一定安置費用,並採用一些補助措施,都是為了使知青能比較順利地渡過生活上的難關,儘快在農村穩定下來。


插隊知青與兵團(國營農場)知青的所有制形式不同,安置經費的數額與撥付途徑始終各有成規。


“文化大革命”前,國家有關部門已就安置經費形成一套比較完整的制度。1968年底上山下鄉運動一下子掀起高潮。在國家沒有及時就安置經費與物資補助做出統一規定以前,各省市已參照“文革”前的舊例制定了本地的補助標準。如江蘇省南京市規定,城鎮知青單身插隊、插場(指到農場)的,安置費平均每人220元;成户插隊的平均每人130元。主要用於建房,其餘用於學習材料、旅運、生活補助、生產、生活用具、合作醫療等。城鎮回鄉人員的旅運費由動員地區發給,安家落户確有困難的,由安置地區酌情補助,平均每人40元。江蘇省革命委員會:《關於下鄉上山工作中幾個問題的通知》,1969年2月13日。南京市規定的安置費標準,略低於“文革”前的國家規定。吉林省規定,對下鄉插隊知青,每人撥安置費250元;對插場知青,每人撥安置費400元(《吉林省勞動志》,1992年鉛印本,第80頁)。湖北省規定,對下鄉插隊知青,每人撥安置費230元(《武漢勞動志》,1991年鉛印本,第290頁)。兩省分處南北,故插隊知青的安置費略有差異,但是都沿用了“文革”前的舊章。這應是多數省、市、自治區的做法。


1969年國務院召開的跨省、區安置協作會議上,對知識青年安置的開支標準,制定出幾條原則。同年,在全國計劃座談會期間徵求了意見。儘管這些原則的具體內容不詳,但從後來出台的正式文件可以得知,不過是“文革”前舊制的翻版。1970年8月,財政部綜合各省、市、區的意見,根據一年多來運動的進展狀況,經與主管部門研究,對安置費的開支項目和標準,作出統一規定:國家撥付的安置費,主要用於城鎮下鄉人員的建房補助、生活補助、工具購置補助、旅運費和學習材料費等。安置費以省、市、自治區為單位計算,平均每人不超過下列標準:


單身插隊、插場的,南方每人230元,北方每人250元。


成户插隊、插場的,南方每人130元,北方每人150元。


參加新建生產隊、新建擴建國營農場和集體所有制“五七”農場的勞動力,每人400元(含部分建設資金)。


家居城鎮回鄉落户的,每人補助50元。


不難看出,除進入國營農場(包括生產建設兵團)知青的安置費由從前的1000元至250元改為一律固定在400元外,有關插隊知青的安置費標準與“文革”前規定如出一轍。


同時,對知識青年跨省安置的路費、到高寒地區插隊的冬裝費重新做了規定:組織跨省、跨大區下鄉的,每人分別另加路費20元、40元,從關內跨省到高寒地區插隊的,每人補助冬裝費30元(到國營農場的,由本人自理)財政部:《關於安置經費的開支標準和供應渠道的試行意見》,1970年8月20日。。


安置經費屬國家專款專用,由各省、市、自治區財政部門按照已經下鄉的人數,規定的開支標準和實際花錢進度,分期分批地進行撥付。除動員地區使用小部分外,其餘歸安置地區縣、社統一掌握使用,不發給個人,不準挪作他用。並提出,在一個省、市、自治區範圍內,最好按照不同地區的經濟條件,規定幾個不同的補助標準,不要平均分配。


安置費中動員地區使用部分又稱動員費,主要用作知青下鄉時的交通費、途中食宿補助、困難補助等。各地標準不一,約在15—35元左右。安置地區使用的部分主要用於建房,以及購置小農具和傢俱,糧、油、醫藥等生活補助。生活補助原則上為一年如福州市知青,安置費每人230元,其中動員費35元,分到安置地區的經費為195元,用於下鄉第一年的生活補助,購買農具、傢俱,建房,醫療,以及生活困難補助等(見國務院知青辦調查組:《福建省上杭縣古田公社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情況調查》,1979年5月17日)。又如武漢市知青,安置費每人230元,其中動員費(交通費和衣被補助費)15元留市,其餘215元由省撥接收地區,交生產隊掌握使用(見《武漢勞動志》,1991年鉛印本,第290頁)


為了管好用好安置費,國家還制定了“財務公開,民主管理,羣眾監督”的原則。要求下撥到生產大隊的安置費,由黨支部和革委會領導下的“三結合”小組負責進行監督;安置經費要單獨立賬,專款專用,嚴格收支手續。對於安置經費的收支情況,要定期公佈,接受貧下中農和下鄉知識青年審查監督中央安置辦公室、財政部軍管會、中國人民銀行總行軍代表:《關於加強安置經費管理使用的通知》,1970年6月23日。。


加入生產建設兵團(國營農場)的知識青年,按國家規定每人安置費平均400元,跨省、區者分別遠近增補旅費20、40元,其安置費的用途與插隊知青有別,除用於支付旅費、發放津貼費、伙食費、購置個人物品外,建房費統一納入兵團(國營農場)基建計劃以甘肅省農建11師為例,自1964—1969年的6年間,國家共撥給安置費2496萬元,其中60%用於基建,15%—20%用於生產,20%—25%用於安置(見《甘肅省志·農墾志》,甘肅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84頁)。在各兵團,國家撥付的知青建房投資是列入行政用房計劃合併下達的。因此,即使國家撥付的知青建房費不能及時到位,因各兵團均領有鉅額基建投資,所以並不至於妨礙知青住房的建設進度。以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為例,1969年共接收知青5萬餘人,應撥付安置費2000萬元以上,實際只撥款1152萬元。儘管安置費未如期兑現,加入兵團的知識青年基本都有房住,原因是“國家給兵團基建投資中安排了一部分連隊用房”(何嵐、史衞民:《漠南情》,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24頁)。兵團(國營農場)知識青年安置費用中佔很大一部分的建房費,因與國家下撥的基建投資混在一起而難以理清。不過,雖然他們的住房質量普遍較差,畢竟還都有房住,比起許多插隊知青因沒有房子住,而不得不借農民房、住牲口棚或分散住到農民家中的情景,實在是強了許多。


除撥付安置經費,在日用品供應、口糧供應、食油供應方面也做出相應規定。


日用品供應。“文革”期間,生活日用品匱乏,購買棉布、棉花等物均需票證,限量供應。為了照顧下鄉知青,各地都免票供應一定數量的棉花、棉布、蚊帳等物資。如四川省1968年規定,凡下鄉知青每人免票供應棉絮一牀,棉花2市斤,棉布23市尺,單人紗布蚊帳一牀,由商業部門設置專櫃,憑上山下鄉光榮證優先供應(《自貢市勞動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59頁)


口糧供應。插隊知青,原則上由國家供應一年,或由下鄉青年到農村的第二個月起,一直到接上當季或下季的糧食分配時止,由當地糧食部門,按照他們所在生產隊一般社員的實際吃糧水平(包括公社生產隊分配的口糧、超產獎勵糧和自留地收穫糧的糧食總平均數)和國家統銷價格,從統銷糧中安排供應。


食油供應。也按當地城鎮居民食油標準供應一年,或從到達接收地的第二個月起,一直到接上當季或下季的食油分配時止。


下鄉知青到國營農場(生產建設兵團)落户的,食糧食油按所在場職工和家屬的標準供應參見糧食部:《關於城市下鄉青年糧油供應工作的幾項規定》,1964年3月20日。“文革”初繼續沿用該規定。


上述措施表明,國家為開展這場運動確實殫盡心思,而且花費巨大財力。1967—1972年,全國共動員了747萬城鎮知青上山下鄉,支出經費約在17—18億元左右官方統計前後略有差異。據1973年7月國務院知青辦《知識青年下鄉經費使用管理方面存在的問題》一文稱,從1962年到1972年,國家共撥付城鎮知識青年下鄉經費25億元,實際開支21億元,結餘4億元。另據1981年3月國務院知青辦《全國城鎮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統計資料》第86—89頁:同期中央財政撥款25億元,實際開支19.9億元。“文革”前城鎮下鄉知青129萬人,按每人安置經費230元估算,約開支3億元。扣除這部分,即為1967年到1972年間開支的經費。然而,支出鉅額經費,並沒有解決下鄉知青的安置問題。由於對知青經費管理鬆弛,相當一部分錢被農村基層幹部貪污挪用;另外,插隊知青的安置費標準偏低,使插隊知青沒房住的問題變得突出起來。這些問題動搖了知識青年留在農村的決心。

【摘自:《中國知青史》著/定宜莊 劉小萌 當代中國出版社】


自宣小廣告


為防止失聯,讓您能夠持續閲讀,史客君啟用了備用號“小史客”(ID:historymook),二話不説,直接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關注“小史客”(ID:historymook)。本訂閲號“史客兒”後期會不定期更新。


https://hk.wxwenku.com/d/200032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