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蔣介石父子家書管窺1949年大潰敗內幕

史客兒2019-04-13 06:32:53

提示點擊上方"史客兒"免費關注!


● 原創投稿請至:[email protected]


蔣介石恐怕連做夢都沒有想到,他人生的最後二十六個寒暑,會在台灣這個蕞爾小島度過。從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起,他一步都不曾離開過台、澎、金、馬的範圍,直到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在台北士林官邸嚥下最後一口氣。


1955前後,宋美齡與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坐在石牆上


蔣介石風光了半輩子,從北伐初期的黃埔軍官學校校長、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政院長、國民政府主席,一路做到行憲後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統。在大陸當權的二十三年間,縱使神州大地遍處烽火,但是,他幾乎等於是當代中國一呼百諾的皇帝。人們會説,他之所以會從大陸敗退台灣,這完全是天命,天命不可違。蔣介石敗退台灣,或許正應驗了天命,然而,他會選擇台灣作為敗退與安身之所,確實是一個神來之筆的抉擇。


蔣介石為什麼會擇定台灣島,作為他與共產黨鬥法的“復興基地”?人們可以想出這樣那樣各種理由及説法,但我們在蔣介石父子的往來函電中找到了答案。於是,順着蔣介石與蔣經國父子的函電、信件一路追蹤下去,許多原本莫衷一是的疑惑,在堆積如山的函牘當中,發現了真正的原因;許多原本曖昧難明的問題,在這裏尋找到了解答。


蔣介石父子


是的,蔣介石為什麼會選擇台灣作為負隅頑抗的“復興基地”?答案就在蔣經國呈給蔣介石的一封家書裏邊。蔣經國於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發出的那封信,是這樣寫的:


父親大人膝下:


敬稟者,最近二星期以來,兒曾與滬杭等地之負責官員,深談國事,並私訪民間,接近商民、工人,以至乞丐、難民,在各方面所得之感想殊深,經過日夜之考慮,兒不得不忍痛直呈大人者,即多數人之心,皆惶惶然而不知如何是好。我政府確已面臨空前之危機,且有崩潰之可能,除設法挽回危局之外,似不可不作後退之準備。


兒決非因消極或悲觀而出此言,即所謂退者,亦即以退為進之意也。有廣東,方有北伐之成功;有四川,才有抗日之勝利。而今後萬一遭受失敗,則非台灣似不得以立足。望大人能在無形中從速密籌有關南遷之計劃與準備。兒對此考慮或有過分之處,但以目前局勢之演變而論,軍事與經濟並非無崩潰之可能,實不可不作必要之防備也。為兒者心有所思,不敢不直呈於大人之前也。


蔣經國這封沉痛告白,想必觸動了蔣介石內心深處。這封信必定是蔣介石展開祕密南遷計劃的一大催化劑。蔣經國勸告他的父親“從速密籌有關南遷之計劃與準備”,蔣介石心知肚明國民政府之大勢已去,深知以國民政府當時的客觀條件,打不過共產黨。國共內戰國民黨軍隊在各個戰場接連失利,惡性通貨膨脹及金融亂局危如累卵,一如蔣經國所言,“軍事與經濟並非無崩潰之可能”。



正因這封信觸動了蔣介石的靈魂深處,蔣介石從各個方面預為佈置,台灣,成為兩蔣父子亟思東山再起之地。從蔣經國早歲歸國以來和父親之間長年通信及往來函電當中,我們可以觀察蔣氏父子之間的深厚感情,父子親情與愛國情懷交織其間,家事與國事盤根錯節,相互糾纏之下,一個故事脈絡,就像是一條時光大河,從浙江、江西、四川、南京、上海、廣東、台灣,一路蜿蜒而下,原本看似各自獨立的書信、函電,原來也可以編綴成一首生命組曲。


【摘自:《蔣介石父子1949危機檔案》王豐/著 九州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讀書會(ID:jzhpress)】


自宣小廣告


為防止失聯,讓您能夠持續閲讀,史客君啟用了備用號“小史客”(ID:historymook),二話不説,直接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關注“小史客”(ID:historymook)。本訂閲號“史客兒”後期會不定期更新。


https://hk.wxwenku.com/d/20003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