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振快:中國康乾盛世還不如英國中世紀

史客兒2019-04-13 06:32:49

提示點擊上方"史客兒"免費關注!


● 原創投稿請至:[email protected]


康乾盛世真的不是盛世嗎?


中國人一向有強烈的“盛世”情結。


“盛世”應該是國力強盛之世,國力強盛的標準是什麼?GDP大概算一個。18世紀的康乾時代一向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盛世。據美國經濟學家麥迪森的估算,1700年中國的GDP佔世界的22.3%,而歐洲佔24.9%,中國大致與整個歐洲相當;而到了1820年,中國的GDP佔世界的32.9%,超過了歐洲、美國、日本的總和。換句話説,就是當時中國的經濟總量超過了現在所有西方發達國家的總和。



這些數字足以讓人目瞪口呆,因為如果僅僅從經濟總量來看的話,18世紀的大清帝國國力的強盛無與倫比,確乎可以算是“盛世”了。從這些數字中還可以推論,大清帝國的老百姓生活是富足的,香港的張五常先生便認為中國人的生活水平低於歐洲,大約是從乾隆退位(1795年)至鴉片戰爭之間這段時間開始的,其話外之音是,中國開始落後於西方已是19世紀的事了。然而,倘若歷史事實真的如此,中國在19世紀40年代的戰爭中何以會一敗塗地?之後又為什麼會被遠遠地甩在後面?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問題在於,GDP難以作為“盛世”的標準。在我看來,“盛世”的標準,應該是普通人的權利——包括經濟(財產)權利和人身權利。如果以這個標準來衡量,18世紀的中國甚至都不能和中世紀的英國相比,更不要説與同時代的英國相比了。


先説經濟權利。英國學者約翰·克拉潘在其《簡明不列顛經濟史》一書中説:“在愛德華一世時一個蓋屋頂工人的助手每天約可獲得1便士,至公元1347年時他的工資仍未超過1便士。大鼠疫促使工資劇烈上升,至公元1350年他每天竟能獲得2便士以上。”愛德華一世是英格蘭國王,1272—1307年在位。英國的“蓋屋頂工人”在中國就是泥瓦匠,助手通常是其妻子或徒弟。1347年是英國鼠疫即黑死病暴發的那一年。在1347年以前,英國“蓋屋頂工人的助手”每天的工資大約是1便士。1300—1450年,英國小麥的平均價格是每夸特(quarter)6先令。1英鎊為20先令,1先令為12便士。1夸特小麥重480磅,約435市斤。算下來,1便士可以買6斤小麥。


6斤小麥大約可以製作6磅麪包,夠兩三個人一天的需要,“蓋屋頂工人的助手”除了自己吃飽,養一個人是不成問題的。“蓋屋頂工人的助手”由於技術不夠,工資只有“蓋屋頂工人”的1/3到1/2.1347年以後,由於黑死病使很多人死亡,勞動力嚴重欠缺,工資也水漲船高,增加了一倍以上。英國著名的中世紀史專家克里斯托弗·戴爾(C.Dyer)總結説,在1500年左右的英國,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每天可以獲得8便士的工資,而家庭食物的支出是3便士。因此,只要他們願意勞動,他們就可以過上不算特別寬裕但還是衣食無憂的日子。


美洲作物造就了康乾盛世?


那麼,中國的情況怎麼樣呢?相比較之下,中國直到18世紀,僱工的工資看來還趕不上中世紀的英國僱工。18世紀乾隆時代的揚州是當時中國最繁華的城市之一,大鹽商們會花萬兩銀子去建私家園林,鹽商家裏則要招募各類僱工為其服務,而僱工的工錢,按照當時人的説法,“不問門班廚雜樓,月工例給二錢頭”,也就是一個月二錢銀子的工錢。可以認為,這是包吃之後的工錢。二錢銀子在當時大概可以買一斗米(約為現在15市斤)。這就是説,作為僱工他除了自己有一口飯吃之外,他甚至養不起一個人,因為明清時代一個普遍的説法是一個人吃飯每天需米一升,一個月需米三鬥。所以,我們可以認為其經濟權利還不如中世紀英國的“蓋屋頂工人的助手”。



研究者一般認為,清代僱工工值3/4、甚至4/5以上用於飲食。清初的人説,“僱募工作,惟求一飽”;康熙五十年(1711年)順天府的一個僱工説:“我在各處傭工,所得的錢不夠吃飯。”木、石、泥、篾匠,與英國的“蓋屋頂工人”身份差不多,據民國四川《合江縣志》記載,光緒元年(1875年)一天的工資僅為40文錢,而當時一升米的價格為46文(小麥價格基本相同),一天的工錢只能買約0.87升的米;到了1925年,每天的工資漲到800文錢,但米價卻漲到每升1800文,一天的工錢只能買0.44升的米了,工資趕不上米價的漲速,生存狀況更趨惡化。


從經濟權利來看,明清時代中國平民的權利基本上沒有什麼增長,在災荒、戰亂時期更加惡化到不能生存的境地。那麼,在人身權利方面又如何呢?中國僱工的人身權利沒有保障,被僱主虐待是常見的事,法律方面也缺乏保護。明代萬曆年間,“泰安州有一富民,奸佔僱工人妻,其夫有怨言,撻之折股而死,以其妻付人領去,將屍夜棄於壑”。清代嘉慶二十年(1815年),北京有一宗室,命令“僱工家人閻三將妻閻張氏改扮男裝,送入圈禁空房與之通姦”,僱工“不敢違拗,任其奸宿”。中國僱工權利之低,沒有做人的任何尊嚴,從以上兩件事例中可見一斑。僱主可以隨意責罰僱工,甚至奸佔其妻女。在歐洲,哪怕是在中世紀,這種情況都是絕不可能出現的。歐洲社會,在中世紀時人與人的權利、義務已經很明晰,哪怕是中世紀莊園裏地位最低下的被稱為農奴的人,他按照規定交租服役,一旦莊園主人越過規定,他都可以到莊園法庭去控告他。1347年黑死病暴發之後由於勞動力欠缺,普通勞動者的經濟權利和人身權利更是不斷增長。


正是普通人的權利不斷擴展,使英國走出了中世紀,完成了現代社會轉型,成為一個文明的國度,也成為強盛的“日不落”帝國。相比之下,中國普通人的權利在所謂的“康乾盛世”裏都還比不上英國的中世紀,這大概也是表面強盛的大清帝國在後來的鴉片戰爭中不堪一擊的根本原因所在吧。民無權則國必弱,僅憑國土遼闊、人口眾多堆積起來的GDP不能代表國家的強盛。可惜的是,及至今日,仍有人不明白這樣淺顯的道理,也不明白一個現代文明國家應該具備的基本條件。當房地產公司的老總拿七八百萬元年薪,而建築工人卻因拿不到七八百元錢的月工資而需以跳樓的極端方式討薪的時候,當一個身體強健的高中生被傳喚到公安局就非正常死亡,而且類似的情況頻繁發生的時候,中國人應該反躬自省:我們的“文明”處在什麼樣的位置上?只要普通人的權利得不到保障,那就不能算是一個現代文明社會。改革必須不斷增進普通人的權利,那它的方向就不會出現偏差,改革共識才能長期存在。

【來源:南方都市報2009-04-12 文/洪振快】


自宣小廣告


為防止失聯,讓您能夠持續閲讀,史客君啟用了備用號“小史客”(ID:historymook),二話不説,直接長按以下二維碼識別關注“小史客”(ID:historymook)。本訂閲號“史客兒”後期會不定期更新。


https://hk.wxwenku.com/d/20003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