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故宮傳奇院長,用七年把收入做到15億,元宵燈會後激流勇退

眾籌之家網2019-04-13 00:34:39

“在中國,像我這個年齡早就退休了。”

 來源|財經天下週刊

作者|牛耕

編輯|華記

圖片|原文



“在中國,像我這個年齡早就退休了。”


單霽翔在2012年1月上任故宮博物院院長時,曾説過這樣一句話。那年,他58歲。他表示,自己這輩子不想離開故宮,從院長退下來後,可以去故宮研究院搞搞研究,或是當個志願者。


4月8日,單霽翔如願以償。


這一天,他從故宮博物院院長退休,由原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接任。有故宮內部人士向《財經天下》週刊透露,對於單院長的退休感到相當詫異,“大家都以為院長會幹滿65歲才退下來。”


對這次人事變更措手不及的,或許還有故宮博物院本身。消息宣佈下午,故宮官微沒有任何“官宣”。截至《財經天下》週刊發稿的4月9日上午,故宮博物院官網的院長一欄仍為“單霽翔”,職位信息也尚未更替。


單霽翔説過,自己在院長這個位子上是“如履薄冰”,故宮博物院前後6人院長,“每一任院長都沒有好下場,不是因為着火就是因為盜竊,這是一個高風險的崗位啊,有今天沒明天。”


在故宮元宵燈會之後,批評聲漸起,早就讓人為單霽翔捏了把汗。繼任者王旭東駐守敦煌28年,對待文保的態度也更嚴謹。2018年被問到敦煌的文創是不是有點慢,他就反駁説:“寧可步子邁慢一點,甚至不合作,都不能突破底線。”故宮的文創戰略是否會轉向,也成了外界最擔心的問題。




單霽翔的活手腕


2013年4月,單霽翔恭敬站在了午門外,大門緊閉。安保人員在外面乾着急:沒幾分鐘,法國時任總統奧朗德就要來參觀,上級已經批示開門,但單霽翔就是不開。最終奧朗德下車,步行參觀故宮,成了幾十年來第一位步行參觀故宮的貴賓。


單霽翔很高興,他定的“禁火、禁煙、禁車”規矩沒被打破。為了禁煙,他曾下過一番功夫:在禁煙動員會上突然襲擊,問:故宮要禁煙,反對的請舉手。沒人舉手。第二天,他就趕緊對外宣佈禁煙。“幾百年來第一次成功禁煙”,他自豪地説。


這便是單霽翔的手腕,剛柔並濟,艱難地為故宮爭取權益。


在他上任之初,故宮完全是另一番景象:設備年久失修,廁所永遠排隊,故宮博物院裏違規搭建137棟臨時建築,總面積14800平方米,不少未開放的地方都長滿雜草。上任7年裏,他將故宮開放面積從45.79%升高到83%。女廁所的數量大大增加,甚至職工食堂都被改成了廁所。



單霽翔最為人知的故事,也是某次文化部和財政部開會,故宮主動提供場地、會務和餐飲支持。席間,單霽翔突然襲擊,大談自己對故宮的規劃,在領導面前露臉來獲取財政支持。


一位國家級領導來巡查時,單霽翔特意叫工作人員搬出了一方印。這是乾隆皇帝85歲退位時,給自己刻的和田玉印章,單霽翔平時也難得一見。他跟領導彙報説:這是世界上最大的皇帝的印,但因為保管不善,外面印殼的膠開了。


領導問,改善保管條件要多少錢?單霽翔説,4個億。領導不説話了,單霽翔繼續説,但我們保管了90萬件文物,22000平米地下庫房。“越是領導來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給他看最不好的地方。這樣領導的責任心油然而生,就給我解決很多問題。”最終,故宮博物院改善庫房獲得了領導的資金批示。


即使奧朗德來訪時,頗具爭議的一幕,也被單霽翔編排成了段子:奧朗德帶女朋友來的時候,我們猜他們頭天晚上一定是吵架了,因為兩人誰都不理誰。直到我代表故宮博物院送給她披肩,她才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言外之意,也為故宮的文創產品做了推銷。而單霽翔自己,則被稱為“網紅院長”,成了故宮文創的最好代言人。



文創年入15億元,超1500家上市公司


單霽翔喜歡穿布鞋,在故宮裏來來回回地走。“故宮很具體,走遍九千多座房屋,一千兩百多座建築,每天沿着宮牆走一圈,踩破二十雙布鞋”,這是黃永玉為單霽翔頒發2018年影響中國年度人物獎時,隨手贈上的一幅題字。


走在故宮裏,單霽翔形容自己是“如履薄冰”。故宮博物院前後6任院長,“每一任都做出了巨大犧牲,做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但是每一任院長都沒有好下場”。他形容自己“只有不出事,才能做好事”。


但單霽翔最終沒有固步自封,成了最受矚目的一任故宮博物院院長,也為離任埋下禍患。


2012年,故宮的預算還十分緊張。單霽翔説,上一年門票收入6.5億元全部上繳國庫。因為施行“收支兩條線”制度,故宮要自己想辦法。“故宮是差額撥款單位,國家每年提供54%的經費,另外46%靠自己來掙。”


為此,單霽翔決定重振故宮IP。他並不採用外包團隊,而是本院數字產品研發團隊做內容,一改此前四平八穩的方式。


2013年,故宮淘寶團隊改用90後,微信公眾號文章《雍正:感覺自己萌萌噠》迅速衝上10萬+。在iOS商店推出的數字應用《胤禛美人圖》,第一週下載則超過15萬次。


至於彩粧、漫畫、食品、遊戲,故宮能想到的則無所不包。萌萌的皇帝則用“朕知道了”“朕只想安安靜靜地做個美男子”刷屏社交媒體。單霽翔透露,故宮文創收入在2017年已突破年15億元,這還是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囑咐過的數字,別讓“別的博物館壓力太大。”這超過了A股1500家上市公司的年收入。


2019年2月,單霽翔的故宮商業化進程衝上過山車頂峯。元宵節“上元之夜”活動,原定3000張的免費票被黃牛炒到2000元,故宮燈會刷屏媒體,復原的多對萬壽燈、天燈、宮燈參與慈善拍賣,共計拍得2005萬元。



敦煌掌門人到來,故宮再轉向?


沒人想到單霽翔的院長生涯會這樣戛然而止。儘管對限流預案、廣告植入有質疑,單霽翔仍從容地迴應,“今年正月十五,我們的月亮比巴黎的圓”。


2月20日,界面新聞等媒體曝出:故宮今晚的燈光秀已取消。警察在現場疏散人羣,稱活動取消了,請大家回去。有門票的遊客也被拒之門外。故宮對此迴應稱:假的。但孰真孰假尚無定論。


此後文物界領導批評聲漸起。儘管單霽翔説過,要守護故宮下一個600年,但仍沒能等到故宮建成600年的一天(故宮落成於1420年)。



故宮“看門人”換屆後,IP開發是否會轉向?此次接任的王旭東,1991年便開始在敦煌研究院從事壁畫及土遺址保護,2014年起任敦煌研究院院長,處事態度迥異於單霽翔。


他曾表示,莫高窟的價值和故宮的價值不一樣,故宮的成功不能複製到敦煌來。“莫高窟背後更多是佛教文化,是不同文明交融薈萃的多元文化,理解敦煌文化藝術,需要時間、耐心和文化積澱,不能太急躁。”


被問到“敦煌文創的步子有點慢?”王旭東反駁説:“大家是真心願意做文創,還是社會趨勢推着走?”“文創一定不能背離價值,要通過文化創意讓遺產發揚光大,而不是去消費它。”“我們寧可步子邁慢一點,甚至不合作,都不能突破底線。如果敦煌在人們心中垮掉,再扶起來很難。”


敦煌研究院其實不乏大膽的文創嘗試:和亞馬遜推出kindle敦煌套裝、和小米聯合推出敦煌翡翠版手機、和騰訊推出敦煌絲巾等。


水利專業出身的王旭東,顯然更擅長從技術層面推動文化保育。在總計500多個敦煌石窟中,已有至少180多個洞窟實現數字化,佔整個規模的近三分之一。


目前,至少有30個洞窟的數字資源中英文版都已上線,實現全球共享。同時,莫高窟在全國重點文保單位中率先開啟最大承載量為6000人/天的網絡預約參觀模式。


故宮下一階段的文創戰略是步子邁更大還是收回來,目前還有待觀察。



一代港商謝幕:屬於他們的黃金年代

(點擊上圖查看)



 點擊閲讀原文

https://hk.wxwenku.com/d/200017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