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抗病8年,父母傾家蕩產想留住她,母親不堪重壓曾攜女輕生

乙圖2019-04-12 19:10:34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液科隔離倉17牀門外,54歲的張濤緊貼着倉門玻璃往裏看,這是他每天重複最多的動作。54歲是該抱孫子的年齡了,可是張濤還只是一個10歲女孩的父親。女兒患病八年,經濟和精神的壓力讓張濤顯得更加蒼老。


隔離倉內,張濤49歲的妻子王曉敏在照顧移植後處在排異期的女兒張馨月。從張馨月做移植開始,媽媽一直在移植倉內照顧女兒,已經有60多天。


張濤來自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長年在煤礦打工,由於家庭經濟條件差直到2006年經人介紹才和王曉敏結婚。2008年張濤去了內蒙古準格爾旗一個煤礦上班,夫妻長年處於分居狀態。三年後,44歲的張濤終於喜得千金,取名張馨月。張濤十分疼愛這個得來不易的閨女,孩子也乖巧可愛,給全家帶來不盡的歡樂。馨月經常摟着張濤夫妻説:我愛爸爸媽媽,我是你們的小棉襖。圖為七歲時的張馨月。


讓張濤夫妻擔心的是,張馨月從小體弱,時不時感冒。2012年,3歲多的馨月開始上幼兒園。當年11月,媽媽發現孩子身上有出血點,便帶着她去了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檢查,被確診為血小板減少症。為此住了兩次院,花了20萬,但他們發現,孩子的病沒有減輕反而更加嚴重。圖為病牀上的張馨月,由於排異,面貌像個男孩。


2012年11月的這次治療後,全家欠了12萬債務,隨後他們又借了6萬塊錢,帶孩子去天津血液研究所重新做檢查,結果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診斷結果讓張濤夫婦無比傷心,這也意味着,之前20萬元的治療費也白花了。圖為媽媽在照顧女兒。


孩子確診後,醫生告訴張濤,要救孩子必須接受移植,但費用得幾十萬。孩子的病不能拖,可他們家庭實在借不到錢做移植了。張濤夫妻無奈輾轉找到一個北京的一個老中醫,給孩子吃中藥保守治療,就這樣吃了五年多的中藥,直到後來張馨月聞到中藥味就想吐。圖為躺在牀上的小馨月面對鏡頭,作出一個“心”的手勢。


期間張馨月經常感冒、肺炎要掛水治療,每隔1個月就要輸血和血小板,每次住院最少得6000元。張濤為了賺錢維持家用和馨月的治療費,回到內蒙繼續打工掙錢,王曉敏就在家照顧孩子。5年多下來張馨月的病陸續花了50多萬,外債越積越多。張濤拼死拼活,一個月3000多的工資可謂杯水車薪。圖為張濤為了多掙錢,利用工作之餘打零工。


王曉敏由於常年照顧孩子,身心疲憊,又沒有錢,精神壓力很大,常常一個人看着女兒流淚,或者呆坐着看着女兒一言不發。因為不堪重壓,她曾經還帶着女兒一起自殺,所幸被家人及時發現而避免了一場悲劇發生。張濤着急女兒的病又心疼妻子的身體,可巨大的費用壓力迫使他要花更多時間上班掙錢,無法照顧妻女。


然而,中藥並沒能緩解張馨月的病情,2018年4月,張馨月的病情開始加重,一個月必須輸幾次血和血小板,每個月費用就要1萬多。醫生告訴張濤,至少準備50萬的移植費,否則孩子很危險。張濤和女兒配型後結果為半相合可以移植。為了籌錢,夫妻倆把家裏60平米的房子賤賣了20萬,又借了30多萬,2018年12月,張馨月終於進了移植倉。


移植很順利,在移植倉裏熬過一個月後,張馨月被轉到了隔離倉。就在這個時候,張馨月開始出現排異,每天的治療費用高達5、6千。在隔離倉裏住了40多天,有所好轉。就在全家人期待孩子出院的時候,張馨月出現病毒感染,治療費用再次增加。


張馨月老家83歲的奶奶已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孫女了,為了救孫女,老人餵了些雞,只要賣了錢就湊起來交給孩子爸爸。張馨月從生病到現在已經花了150萬,家裏能賣的東西賣完了,還欠下50多萬外債,醫生説孩子情況正在好轉,後續治療費用大概還需要40多萬,然而,張濤一家囊中如洗,他們不知道怎麼辦。圖/大鬆  文/周星星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監督電話:021-3468963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0005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