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墜落之後,是否看到另外一種可能?

伯凡時間2019-04-12 17:20:20


 1 

墜落的奧數天才

 

2018年5月《人物》雜誌以《奧數天才墜落之後》為標題刊發了一篇報道,詳細記錄了付雲皓當前的生活和工作狀態——這個曾連續兩年獲得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滿分的金牌選手、被保送至北大數學科學學院的奧數天才,現在是廣東第二師範學院的一名普通助教老師。而這所學校只是一所以培養小學教師為目標的二本師範類院校。

 

這篇報道發出以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有人怒罵,有人惋惜,有人氣憤,有人傷心。付雲皓的朋友圈也被這篇文章刷屏。在看過這篇報道以後,“被墜落”的付雲皓隨即以一篇《我就是作者筆下一個"不成功"的例子》為標題,平和地向媒體發出自己的聲音。在黑龍江衞視《見字如面 第三季》的節目錄制現場,青年演員牛駿峯認真地為大家讀出了這封公開信。

  

 2 

教育就是教育    學術就是學術


在公開信中,付雲皓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1、關於成功

似乎是在學科上有天賦的孩子必須去做學術研究,並且取得有價值的研究成果,那才叫作成功。除此之外的其它道路,都叫不成功。按照這種思路審視,我就是作者筆下一個"不成功"的例子。                                                        

 ——付雲皓


在信中,付雲皓以自己的方式質疑媒體的定式思維,外界習慣於給“成功人士”貼上他們所喜歡的標籤;但究其更深層次的原因,也許是當今社會浮躁、功利的心態在作祟。


中國的封建社會歷來講究“學而優則仕”,在當今社會,除了當官以外,也許還有“學而優則獲獎”、“學而優則發財”等多種功利的心態。這種心態顯然接受不了“學而優”與“平凡之路”的巨大落差,但正是這種“落差”造就了社會的多樣性之美。可是如果我們帶着功利之心去看待這種變化,則無法去欣賞這種瀑布般的落差之美。

 

2、關於教育:

當前的我正穩穩當當、一步一個腳印地踩在基礎教育的道路上。我只想盡自己的力量,讓初等教育越來越專業化、越來越有水平。

 ——付雲皓


在字裏行間,我們看到了付雲皓對基礎教育的那份熱愛與執着,也看到了他對於教育的自信與從容。


“科教興國”作為一項國家戰略,科技興國與人才強國是戰略實施的兩翼,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在他看來,自己的奧數研學經歷會影響到基礎教育的教師隊伍水平,更能夠有效提高未來勞動者的綜合素質,而基礎教育正是一個國家國民綜合素養的根基。


教育就是教育本身,與其它無關。當我們説付雲皓“墜落”成普通教師的時候,也許並沒有真正理解教育的意義,或是用功利的思想扭曲了“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價值。

 

3、關於學術:

我從來沒有説過我會放棄學術,難道教二本師範生就不配搞學術、從此就和學術研究無緣了嗎?學術何時分了高低貴賤?當了教師就沒辦法做研究了?國內外大部分學術大獎得主都是教師,學術研究從來不在殿堂之高、不在噱頭洶湧、不在專業名稱有多"學術"、不在經費充裕或者有沒有所謂的關係。我認為學術,就是學術本身。是因為熱情才去鑽研,是因為碰撞才有火花,是因為執着才耐得住寂寞。

 ——付雲皓


學術,就是學術本身,與其它無關。當我們用交易的眼光去看待科研工作的時候,其實應該認真反思,我們腦中的“學術”,到底是認真地研究“學術”,還是挖空心思的學“術”——獲獎之術、升遷之術、發財之術……

 

4、感謝

在回信的最後部分,付雲皓向所有關心他的人表示感謝:看完這篇文章後,你們依然認為我是墜落的天才,那麼我也欣然接受。也許曾經的好運氣讓我飄在空中,後來的壞運氣讓我飛流直下,然而現在的我就是穩穩地在平地耕耘。沒有自甘墮落,沒有"傷仲永",關心我的人,請不要擔心,我在以自己的步調努力地和這個時代一起前進着。                           

 ——付雲皓


當我們用專業技能的單一的標準去衡量一個人的時候,往往忽略了人本身所具備的品格與意志。為人師表的付雲皓在面對鋪天蓋地的質疑之時,所展現出來的那種從容與篤定,正映射出了我們這個時代的浮躁與功利。


 3 

窄門之路

 

《聖經》上有一段話:

“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

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

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耶穌對眾人説:

“你們要努力進窄門。

我告訴你們:

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

 

按常理來説,付雲皓“應該”去選擇到某個一流的科研機構繼續他的奧數研究,目標直接指向菲爾茲數學獎——號稱數學界諾貝爾獎的國際性獎項。顯然,他沒有選擇這條康莊大道,而選擇了一條人跡罕至的窄門之路——“教書匠”這個默默無聞的職業。如果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他的機會成本太高了,甚至大到被認為是“墜落”的程度,但顯然窄門之路是他自己的意願。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都有自己所肩負的責任和使命。世界上本沒有“應該”選擇的路,而只有自己願意選擇的路。付雲皓的選擇本不想向外界表達什麼;如果有,也許只是彰顯了他是自己命運的主人。

 

 4 

跨界的交流?還是墜落於孤島?


萬維鋼老師曾經在《得到》的專欄上提出“孤島生產天才”的觀點,其中有這樣一句話:


人才是交流出來的;而天才,可能需要的是一個孤島。


如果付雲皓是一個人才,那麼我們暫且認為他在廣東二師的“教書匠”工作是他從科研轉向教育的一次工作交流,可以更好地從另外一個維度去審視數學;如果付雲皓是一個科研型的天才,那麼廣東二師的校園也許是讓他潛心鑽研奧數、攀登數學高峯的“孤島”。在大學校園裏,他依然能夠找到屬於他自己的奧數天地,擁有不被外界打擾的“洞穴時間”。


不管是跨界的交流,還是墜落於校園的“孤島”之上,付雲皓都在朝着自己的目標邁進,只不過我們看不懂。正如德國哲學家尼采所説: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標,一切筆直都是騙人的。

 

 5 

更多的可能性


作為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達·芬奇被我們所熟知是因為他的著名畫作《蒙娜麗莎》。蒙娜麗莎的微笑之所以神祕,是因為達·芬奇曾仔細研究過人類的面部肌肉解剖學、面部肌肉的抽動與腦部神經之間的各種關係以及畫作背景的遠近、大小等視覺上的物理原理。也就是説,這幅藝術作品的背後潛藏着科學的公式與密碼,這是一幅將解剖學、幾何學、物理學甚至建築學等多學科領域交織起來,以繪畫的方式呈現給我們的藝術作品。



其實除了畫家這個身份以外,達·芬奇在音樂、建築學、數學、幾何學、解剖學、生理學、生物學、天文學、氣象學、地理學、物理學等諸多項領域都有顯著的成就。正是因為他極強的“跨界”能力,才使得他成為了一個綜合性人才。他在跨專業、跨領域創作之時,正是透過事物的表象從多個維度去解碼這個世界。因此,蒙娜麗莎神祕微笑的背後,是達·芬奇找到了造物主的底層代碼。而在當今這個行業高度細分、機器的智能化運作逐步取代人工操作的時代,達·芬奇的這種強大的“跨界”能力更顯得尤為重要!


回到文章開始的標題,如果一定要説付雲皓是奧數天才的“墜落”,那麼我們站在更綿長的時間維度和更寬廣的空間維度來看,這種“墜落”也許是一種“跨界昇華”。他可能會用高等數學的解析方法演繹出基礎教育的未來。總之,付雲皓的 “墜落”,也許帶正給這個世界更多的可能性……



 推薦閲讀:

教育的真正價值所在

王爾德:轉到人生背面去看人生

為什麼我們今天還要讀文學經典?

為什麼只有良善才能讓我們從聰明升級到智慧?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0002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