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升維

伯凡時間2019-04-12 17:20:15


王嘉一:我用創新的方式打開古詩詞


來自吉林的王嘉一今年十三歲。他曾經非常喜歡古詩詞所描述的意境,但是上學以後每當看到課本後面的作業要求:“背誦,並默寫全文”,他就會產生強烈的抵觸情緒,總感覺沒有必要去背誦那些拗口的詩文。


直到有一天,王嘉一反覆誦讀着曹操的《龜雖壽》,他突然發現原來古詩是一個可以讓我們穿越歷史的橋樑,讓我們接觸更真實的歷史,去感知更靈動的古人。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騰蛇乘霧,終為土灰。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


當他深情地背誦完這首詩的時候,彷彿看見了詩歌背後的曹操就坐在面前,捋着花白鬍子,目光炯炯地凝視遠方向他慨歎:“我雖然老了,但是還有一顆雄心志在千里啊!”他覺得曹操既有“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那樣求賢若渴的豪情;又有 “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的大氣。


王嘉一感覺眼前的這個曹操好像與《三國演義》當中以奸雄示人的形象不一樣,他由衷地欽佩曹操的志向、膽識和才華。他深深地感慨,無論是一千多年前的曹操,還是現實生活中的自己,都是有着複雜情感的動物。就在這一刻,他還原了一個有血有肉的曹操,並和他產生了情感的共振。


既然古詩詞藴含着如此豐富的意境,而且又與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連,為什麼我們卻只能用背誦這樣刻板的方式來體會這些文化瑰寶呢?我們00後是否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來表達古詩詞的美呢?王嘉一開始探索着更多的方法。


當王菲的歌曲《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那悠揚的旋律在耳邊響起時,他的靈感一下被激發出來。他和小夥伴們組成了一個樂隊,和詩以歌,把古詩詞唱出來,賦予其更多的內涵,充分表達古詩詞當中最真實的美感。



於是,在《少年,聽你説》的節目錄制現場,王嘉一的樂隊用電吉他、架子鼓、電子琴等樂器演奏了一首自己譜曲的古詩詞《將進酒》,為我們展示了一個立體的、靈動的歷史。在跳躍的節奏聲中,我們深深地感受到了少年心中激盪的那份中華民族的自豪與文化自信!

 

在場景還原中追根溯源


王嘉一和他的小夥伴們嘗試着用一種全新的方式打開古詩詞,這種方式其實就是一種對事物產生過程追根溯源的場景還原方式。我們常説“詩歌”這個詞,其實在古代,詩與歌是不分家的,詩詞就是用來譜曲詠唱的。可是今天的我們在讀古詩的時候,卻丟掉了詠唱這個重要環節。


雖然誦讀古詩可以讓我們獲取足夠的審美體驗,但是面對古代詩歌多維度的美,我們獲取的終歸是一種片面的、帶有缺憾的體驗。如果我們想全面、立體地去審美,就需要回歸到源頭去尋找到那種原汁原味的東西。


情景還原能力是一個人認知這個世界的一種能力。如果你想真正地去讀懂某個人或者某種現象,一定不能套用當下你所處的那個場景,因為這樣做不僅不能完全理解人物當時的處境與決策,甚至會給自己帶來認知上的偏差和誤解。對人物或事件當時所處的場景進行全息復原,才有助於我們更加客觀地瞭解事實真相。就像警察為了破案,首先要還原犯罪現場,然後才能在這個基礎上進行推理,形成閉環的證據鏈條。

 

多維感知力


經典的作品也許正像老子所説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那樣,具有一種藉助於文字表達卻又超越了語言本身的力量,需要用讀者的智慧與經歷去體會。因此,當我們去感知經典的時候,必要的場景還原與情景再造,就是讓我們超越文字的單一維度,升級到多個維度去體驗經典的一種方式,找到一種置身其中的沉浸感,這與我們今天所説的虛擬現實技術(VR)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當你的感知比別人多一個甚至幾個維度的時候,就相當於比別人多了幾個觸角,對一件事物或是人物的理解就更深刻、更立體,容易快速地與作者產生一種共振,更好地解碼作者發出的頻率。


具有多維度感知能力的人一定具有一種“小題大做”的能力,就是見微知著,能夠從別人看不見、聽不到的信息當中去感知一種隱信息、微信息,從不顯眼的問題當中發現明顯的答案,從一個所有人都視而不見的小問題中找到真理。


北宋著名學者邵雍在《冬至吟》當中寫道“玄酒味方淡,大音聲正希”,就是説真正好酒的味道是很淡的,真正的值得留意的聲音往往一般人是聽不見的,而只有具備敏鋭感知力的人才能夠察覺到其中的微妙。佛教當中也有一個很核心的思想——肉體感官是不足以感受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的,要以智慧和靈魂去感知世界。因此,對這個世界的多維度感知是一種智慧。

 

感知升維


如何進行感知升維呢?一方面要從多個角度去收集作者當時所處的時代、處境等全方位信息,同時結合個人既往的體驗與經歷,積極地調動我們的右腦進行情景再造。


另一方面,要多讀經典,包括文學類、藝術類、哲學類、科技類等等經典。閲讀經典就是與高人對話,能夠讓自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達到那樣一種境界,找到高人的發聲頻率。正如華羅庚先生所説的,下棋找高手,弄斧到班門。


王嘉一在吟誦《龜雖壽》的同時,利用自己的歷史知識,結合《三國演義》中的曹操形象,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還原一個栩栩如生的曹操與自己對話;在老師要求背誦古詩《將進酒》的時候,他和小夥伴們在老師的協助下,給這首古詩配以雄壯的曲譜,這些方法都是把對古詩詞的理解上升了一個維度。


再如《詩經·蒹葭》所描述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當經過瓊瑤重新填詞的歌曲《在水一方》被鄧麗君用甜美的聲音唱出來的時候,在婉轉悠揚的曲調聲中,我們體驗到了《詩經》所描述流水般柔美的感覺和神祕的意境。如果我們有機會置身於這樣一個茂密的蘆葦蕩邊,結合自己的經歷去體驗這首詩的意境又會是什麼樣的呢?這就是我們對一件事物的多維度感知,而我們最終的競爭力正在於此——所謂靈感,正是以靈感之。

 

用“三感三力”決勝未來


美國的未來學家丹尼爾·平克在他的暢銷書《全新思維》當中提到了未來人才最需要的六大能力——三感三力。這三種感覺和三種能力分別是:設計感、娛樂感、意義感和故事力、交響力、共情力。



設計感在我們每個人身上,就是對藝術的敏感性和對美的領悟能力。當一件極具設計感的作品擺在你面前的時候,你是否能調用自己的多維感知力去接收到它所發出的頻率呢?而當你把自己沉浸到某個場景之中的時候,你一定會成為一個有趣的人,這實際上是在用娛樂感創造幸福;與此同時,你會充分調用多維度優勢賦予事物特殊的意義感或是嫁接到一個偉大的目標上。


當我們向別人表達一個觀點或是講述某個事件的時候,多維感知力會給你的觀點營造一種恰如其分的場景,讓你發出的信息具有一種可視化效果和情感衝擊力,這就是故事力。而所謂交響力,就是一種跨界的能力,多維感知力的橫向聯通會使你在看似無法匹配的複雜因素當中找到共通點和切入點並恰當地組合到一起。現在我們各行各業都已然盛行“+”法,比如“互聯網+”就是考驗我們跨界融通的能力。共情力就是我們通過與他人產生共鳴而影響到別人,而具有多維感知力的人一定會選擇適合對方的維度,將自己與對方所發出的頻率對接,產生共振。在現代商業管理中,包括可視化管理在內的情景規劃是企業戰略當中很重要的一種管理方式。因此,具有多維感知力的人一定會以其多維度的天然優勢決勝未來!


本文根據吳伯凡老師在廣東衞視《少年聽你説》節目中的點評整理


 


 推薦閲讀:

在WiFi氾濫的時代,你更需要“藍牙”

十個能讓你無形資產增值的好習慣

困窘中的儀式:“不苟且”到底有多重要?

我們整天説的互聯網思維,其實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https://hk.wxwenku.com/d/200002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