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不妨乾點髒活苦活累活

虎嗅網2016-12-27 00:02:57


文 / 潘越飛

1

年底悠閒,到處訪友,聊了百多個創業者,都大懼互聯網資本寒冬。

暖春時,成或不成,三個月見效,圈住用户或者圈不住用户,和賭博一樣乾脆利落;到了寒冬期,週期拉長,半年聞不到銅板味,整天醒來操心的不是新錢來了沒,而是老錢剩多少,如鈍刀子割肉一樣難受。

老友A感歎:上半年是工業時代,開着飛機往前衝,撞到一個是一個;下半年是農業時代,逼着大家要做農民,一點點耕地。以前是賭錢賭運賭機會,現在幹苦活累活髒活。

2

是什麼?

調個推薦模型算法分支規則,內容點擊率環比上漲10%,這不算。一家家機構和kol談來入駐,日均溝通1000家,轉化60家,連着幹上一年,這算。

設計個新產品模型,憑口吐蓮花,搞到千萬級融資,這不算。自掏腰包拉上三四個人,閉關三個月試行兩個月產生流水一個月,把本金賺回來,這算。

大筆一揮,上億美金預算撥出去,拿廣告砸死競爭對手,這不算。設計好長三角區域的各級渠道商補貼政策,每天強激勵強管理強雞血,逼着自己小弟們比對頭每天多100輛二手車數據上傳,這算。

3

前段時間和某BAT的新晉一號位聊天,這位產品經理出身的兄弟B覆盤年紀輕輕快速上位的原因是:兩年前就看到產品經理越來越廉價,果斷申請調崗,露在面上的東西都很好抄,產品形態的時間優勢超不過兩週,真正難抄的是背後業務邏輯,所以我把運營、市場、BD崗位都做了一遍,才學會去真正操盤一個項目。

換最近的流行詞來説,移動互聯網下半場,拼的已經不是面上那些傳統互聯網能力了。單點突破、用户至上、產品體驗、數據驅動等術語都是從業者一年級必考題。所謂的這個階段要精耕細作,無非是必須開始幹苦活累活髒活。

越來越多的傳統生意在鋪設新一輪的互聯網公司壁壘。

4

老樣子,説三個案例。

第一個

當時運作頭條類項目,眼看着競品步步領先,無論是用户數還是時長,都讓人眼紅。一排身價過億的大腦在那反覆出點子,什麼都想過試過了,靠合作跳過內容源匱乏,可行;靠漲薪50%挖人,可行;靠自有廣告拼命補量,可行;靠UI外國化,可行——偏偏卡在一個小點少,訓練集不夠。

訓練集是什麼,就是機器推薦的基礎素材,是轉碼器。你可以快速搞到用户量和內容量,但是這兩者之間要互相對得上,需要一套訓練集去訓練機器能夠識別。

這玩意又古老又透明,無非是NLP(自然語言分析)的那一套,開源算法也很多套,工作流程也簡單,機器算出來,人工判斷下對錯,再返回給機器,機器有了經驗後繼續算。就這麼一件小事,偏偏市場上沒有人做,因為很無趣;缺乏現成方案,因為賣不出高價更別提受資本青睞。

嘗試了五六種試圖跳過去的方法,結果想要實現“你經常看,就該多給你劉德華”的底層基礎,再牛的算法都幫不上忙,非是這塊不可。一咬牙一跺腳,幹吧。半屋子人,都是頂着年薪幾十萬的老編輯們,不再有時間微博上“批奏摺”,整天忙乎名詞動詞形容詞高頻詞,幹起了高中生的活。黑色幽默。

好不容易折騰出數十人的專職隊伍,一聽競品那邊已經兩三百號人幹了兩年多了,一下子絕望透頂。掐指一算,正面進攻宣告失敗。

這個案例是説:


聰明人太多,笨蛋不夠用。但市場上最值錢的,永遠不是那批大路貨。真能把已經公認的判斷和成熟的模塊,沉下去開墾一年,拒絕誘惑攔住無趣打敗動搖,優勢就被指數級建起來了。



第二個案例

以前幹科技自媒體的朋友C,半隻腳踩在娛樂圈,自然而然廝混了一堆小藝人小野模小藝術生。

隨着有兩三個小藝人問他要直播公司關係後,他判斷這個能做生意。每天拼命拉人頭,寬鬆版合作版僱傭版三份合同,見一個姑娘就問一聲“想直播不”,三個月簽了千把個姑娘,打包賣給直播公司拿到佣金的第一個月後,註冊了專門公司搞這塊,如今手下有一萬個姑娘隨叫隨到。

和他聊直播市場,他的判斷方式很簡單,誰家欠我的佣金已經一個半月,估計要黃;誰家分我的佣金是對頭的三倍,看來要火;誰家一口氣跟我又要了五百個姑娘,肯定拿到新的融資了;誰家傭金沒變但是每個直播間點讚的人少了一半,琢磨是新換的刷單公司不走心。

按C的説法,他服務過二十多家直播,如今關門了十多家。“死道友不死貧道,多好的年頭”

這個案例是説:


外面的皮再怎麼花哨,生意的本質還是沒變過。別把生意和創業分得太清,生意求盈利,創業談發展,走向任何一個極端,都先天殘疾。如今的項目,把自己造血的能力建立起來很重要,在那,盈利與否和成本控制有關,連現金流都沒有,整天提心吊膽。



第三個案例

做點餐系統的老友D,最近在準備新一輪融資,在他的BP中計劃,80%的融資款都會分給線下渠道商,50%的利潤繼續分給供應商。在D的訴求中,只有渠道商幫忙把規模做起來,他才有持續融資的能力和增加盈利空間的機會。

這是目前互聯網生態中特別典型的思維方式。短期的現金分出去,中期的錢來自用户,長期的收入依靠資本槓桿,各賺各的錢,互不衝突。

所以,苦活累活髒活成了穩定的收入來源。做審核外包能賺錢,做代運營能賺錢,做ASO能賺錢,做廣告代理能賺錢,做CDS加速能賺錢……都是從來沒命上頭條的行當,看着過時醜陋,聞着一身汗水味,結果分走了互聯網熱錢的一大半。

最近to B服務類項目持續受到關注,無非就是大家看明白了這件事,發現羊毛出在豬身上難度太高,就改做羊毛出在羊身上的老生意了。

這個案例是説:


聰明人看着笨蛋們坑次坑次賺銅板太累,笨蛋們看着聰明人像韭菜一樣掛完一波再長一波。互聯網這個行當已經足夠成熟,這行當餓不死人,就怕自己把自己作死,夠不着天彎不下腰,兩頭不靠。



5

這次的分享,無非是聊天太多聊得鬱悶了,嘮叨幾句。

畢竟年關將近,結果很多朋友過的艱難,向前看心心念等着資本明年六月回暖後救命,向後看得靠信用卡套現才能發出團隊工資,向左看自責當年沒搞個有現金流的生意,向右看整天盤算着怎麼向跟着自己三年的老搭檔提裁員。

全民創業和平台思維,真的荼毒了不少人。CXO太多,員工不夠用;聰明人太多,笨蛋不夠用;夢想太多,分錢不夠;創新太多,生意不夠。

在下圖中,除了資本運作和模式優化屬於被玩爛的切入點,其他事情都有機會養活一幫兄弟。


6

最近我經常被拉去幫忙談融資方案,每次説上十分鐘還講不清現金流的,基本這話就被聊死了。

活法那麼多,幹嘛一根筋。開口就是顛覆,閉口就是平台,得多不容易才把自己騙到位。還不如在來年換個看着不那麼瘋狂但是賬簿算得清的生意:

1)網絡效應還是最性感的,但是成本已經增長五倍不止,新平台生機渺茫,除非是好命好運好有錢,否則近三年都別指望這一玩法。

2)用户心智提高,被動創造需求難以獲得高留存,需要低下身子理解最原始的市場需求,讓羊毛出在羊身上,簡單直接點。

3)新技術(AI\VR)仍在待驗證階段,上牌桌的門檻過高;已有平台的機會只有垂直細分一條路,也就是規模效應成為泡沫,ARPU值成為核心。

4)由於資本和信息流動加速,國內與海外模式創新的地域差變小,海外市場的流量優勢預計還有一年不到的機會,隨後也轉向目前的用户價值論。

5)長板理論已經徹底替代短板理論,即大而全公司模式註定稀缺,提供細分領域不可替代服務的公司才是活躍的大部分,互相合作一起分錢。

摸清自己最適合的角色,成為生態的一分子,乾點髒活苦活累活,把公司做活,也不枉一幫跟着自己拿着低工資高夢想的兄弟們。

謹祝各位創業小夥伴們過個安生年。

我的微信公眾號:潘越飛(panyuefei2013)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立場
本文由 
潘越飛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並請附上出處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