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學點正經知識都要上 B 站了

鳥哥筆記2019-03-26 18:39:30


本文3239字,閲讀時間約9分鐘


作者:蔣鴻昌

源:愛範兒(ID:ifanr)

「誰能想到,我今天想看點八卦貧嘴狗血破事首先想到知乎,想學點正經的知識首先上 bilibili…… 」

微博用户@林欣浩 最近的一句吐槽,引發了熱烈的討論。1 萬多條轉發裏,還有不少人分享了對互聯網產品的另類使用方法,比如將微博當做搜索引擎,把豆瓣當吃瓜勝地,把淘寶客服當成「博物雜誌」在線答疑……

把 Bilibili 當做知識平台的做法,還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長久以來,B 站是二次元的代名詞,這也意味着它和「三次元用户」有着天然的區隔。不少成年人樂於附和發源於 B 站的梗,但他們很少真的泡在 B 站。

但現在,B 站的月活躍用户已經接近 1 億,B 站用户中 28 歲以下的人羣佔比超過 80%。這個年輕人的新門户,正在突破二次元圈子,發生一些不一樣的變化。



B 站上的 00 後:互關 B 站帳號是新的社交禮儀

路亞是一種在歐美頗為流行的釣魚運動,它來自 lure 的音譯,使用塑料或木製假餌模仿弱小的水中生物,吸引掠食性魚類攻擊,兼具競技性和娛樂性。

▲ 路亞運動使用的假餌. 圖片來自:Wikipedia

現在,路亞也正在一些中國年輕人中流行,不過,受限於魚類資源、競技水平等的限制,這項運動和衝浪、滑板一樣,還頗為小眾。為了推廣這項運動,不少愛好者會把國外的視頻搬運到國內的視頻網站上。

龜龜是個路亞痴迷者,2000 年出生的他在初中時就接觸了這項運動,作為一名路亞「佈道者」,他也是一名非常勤奮的搬運工,而 B 站是他選擇的唯一平台。

「還是高中同宿舍的同學給我介紹的這個網站,因為看動漫,我就也下載了。」不過,龜龜不認為自己是位二次元,他覺得自己分得清虛擬和現實的區別,更不會每天把二次元的「黑話」掛在嘴邊。

這是很多非原教旨主義的 B 站用户的常態,動漫是他們共同的語言,但不是他們的全部,同齡人聚集,是他們選擇 B 站的原因。龜龜現在已經是電氣專業大一的學生,課業並不輕鬆,但他依然每天會在 B 站花 1 小時的時間看貓咪和遊戲視頻。

2018 年,龜龜開始在 B 站搬運路亞視頻,搬運的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方便以後自己看」,從簡單的教學視頻,到頂級的職業路亞比賽,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已經上傳了 600 多個視頻。認識新的路亞釣友時,他總會第一時間推薦自己的 B 站帳號。

這只是 B 站搬運工文化的冰山一角。

在 B 站的發展歷史中,搬運工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搬運動漫作品是 B 站起家的祕訣,搬運者被稱為「UP 主」,一些 UP 主還會翻譯視頻並配上中文字幕後上傳。

在版權上,這和字幕組一樣存在灰色地帶,但對於國內的動漫愛好者來説,UP 主是他們接觸優秀作品的重要渠道,能持續發現、搬運優質作品的 UP 主,同樣可以獲得大量的粉絲。

熱門的動漫會有非常多的搬運工,B 站甚至為此設置了發佈權歸屬的規則:某番(來自日語,指連載的動畫電視劇)新出一集,首先發布第一集的有優先權進行發佈,但是隻有兩個小時的緩衝期,超過兩個小時不發佈而同時有別人發佈的話將通過別人的發佈。

優質的內容的、小眾領域,加上彈幕這樣的形式,早期的 B 站藉此形成了一個粘性、歸屬感和互動性極強的社區。

很多像龜龜一樣的用户,習慣泡在 B 站後,會將自己的學習、生活、愛好傾注在這個平台上,豐富了平台的內容,讓 B 站慢慢走出二次元的小圈子。

在那條引發了諸多討論的微博下,有人留言説自己會在 B 學習做飯,看科普視頻,甚至有人在期末考試期間,看完了三十多集的《法律邏輯學》。

▲ 在 B 站學習高等數學不是夢

搬運工的視頻也會影響 B 站用户,前段時間在 B 站很火的「直播學習」,就是受有人搬運的視頻的影響:一位韓國年輕人考公務員時在 YouTube 進行的「study with me」的直播。

這個現象也被 B 站 CEO 陳睿津津樂道。



B 站的創作者激勵計劃:難以捉摸但最受重視的「用户喜愛度」

原創視頻也正越來越多地被上傳到 B 站。

YouTube 是全世界視頻網站和視頻博主們最羨慕的平台,因為它有着最好的原創視頻生態。

一方面,YouTube 背靠 Google 海量的精準搜索流量,另一方面,作為最早的 Web 2.0 視頻網站,YouTube 採用的粉絲訂閲和智能推薦結合的機制,讓即使是很小眾的視頻,也能準確找到目標受眾並沉澱下來。

▲ 2018 年, 收入最高的 YouTuber 是一名叫 Ryan 的 7 歲男孩,他的視頻內容時玩具開箱和評測

廣告主也喜歡 YouTube,因為它能精準地找到對自己的產品感興趣的潛在用户。因此,相對而言,YouTuber 們可以更多地把心思放在提高視頻質量上,他們只需要對粉絲和流量負責。這是很多 YouTuber 可以完全依靠視頻為生的基礎。

有個有意思的故事,有一位 B 站用户在 YouTube 創建了一個叫「B 站搬運工」的帳號,兩年時間裏,他把 B 站上 2000 多條原創的熱門視頻搬運到 YouTube,獲得了超過 10 億的播放量,有人據此計算,這個搬運工帳號可能獲得了數百萬人民幣的收入。

▲ B 站搬運工的 YouTube 個人頁. 圖片來自:Flyaytome

這些原創的 UP 主在 B 站的所有收益加起來,很可能也比不上這個搬運工在 YouTube 上的收入。當然,這個賬號現在已經因為被投訴侵權而被 YouTube 關閉了。

國內的很多視頻網站,同樣無法給原創的視頻博主提供足夠好的變現路徑。

雅莉是一家視頻機構的運營者,她會在包括 B 站、YouTube,以及騰訊視頻、微博、秒拍、優酷、愛奇藝、今日頭條等 10 多個平台上傳原創視頻。每一個平台對創作者都有不同的收入激勵計劃。

例如,騰訊視頻有針對優秀創作者的「芒種計劃」,對優秀的機構類作者提供月入 2 萬的保底補貼;愛奇藝、今日頭條等會和創作者進行廣告分成(基於流量),梨視頻這樣的平台,則會按照拍客拍攝視頻的新聞價值提供「稿酬」。

▲ 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等目前更關注大製作的影視劇和綜藝節目

在雅莉看來,對依靠個人起步的視頻創作者來説,今日頭條和 B 站是比較好的平台,今日頭條可以藉助機器分發為視頻找到觀眾,而 B 站可以幫助創作者沉澱真實的粉絲。

B 站對創作者的激勵,在幾個視頻網站中也顯得獨樹一幟。

作為一個不在視頻中加廣告的平台,創作者在 B 站獲得收益有三個來源:創作者激勵計劃、充電計劃和懸賞計劃。其中,充電計劃指用户給 UP 主打賞的功能,懸賞計劃針對有 1 萬粉絲以上的 UP 主,它也被成為「互選廣告產品」,UP 主可以通過在視頻下方掛廣告來賺取收益。

而創作者激勵計劃,並不是完全按照流量來和 UP 主分成的。B 站介紹説:

視頻激勵收益是由稿件本身內容價值,包括用户喜愛度、內容流行度、和內容垂直度等多維度指數綜合計算得出,其中用户喜愛度是基於點贊等互動行為綜合計算的,為收益計算的首要衡量指標。

據雅莉介紹,所謂的「用户喜愛度」,主要體現在視頻的互動上,觀眾點贊、投幣(打賞)、收藏、分享以及發彈幕,都會計入「用户喜愛度」中。同樣播放量的視頻,用户喜愛度的差異導致的收入差距可以在 2 倍以上。

在運營各個平台的過程中,雅莉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相比其他平台,B 站和 YouTube 的視頻播放量是最穩定的,在她看來,這説明這兩個平台有真實的粉絲沉澱。

前段時間,有媒體報道,B 站 UP 主中,有人已經年入百萬,但這是頭部的遊戲主播的收入,和視頻不同,直播的收益會嚴重集中在頭部主播中。還有一些 UP 主,通過直接賣貨或接廣告的形式獲得了不錯的收入。

每到年底或新一年的年初,都會有 UP 主在 B 站曬自己過去一年獲得了多少收入,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收入都很低,但他們依然會認真地更新視頻。

在成為年輕人的 YouTube,甚至擴大年齡層,獲得更多人認可的路上,B 站還有非常多的路要走,不過至少在目前看來,B 站有着總體健康的生態,它很像一些知名的社區網站最初的樣子,還在持續不斷地刺激創作者到來。

一位叫「毀三觀的花花」的 UP 主,從 2016 年起就持續不斷地上傳 FIRST 科技挑戰賽(面向青少年的機器人對抗比賽)的視頻,播放最多的也不過幾千次,但他在個人介紹中寫到:

給各位 FIRST比賽的同學,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即使只有一個粉絲,UP主也會繼續做視頻。


本文作者蔣鴻昌,首發於公眾號“愛範兒”(ID:ifanr),新知階層的科技讀物,與全球智識同步,歡迎識別下方二維碼進行關注。


熱愛 B 站的人都點了👇

https://hk.wxwenku.com/d/11003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