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學教授:美聯儲應該為未來的經濟衰退提前購買政策保險

人民幣交易與研究2019-03-26 17:35:17

點擊 人民幣交易與研究 關注

如果美國在未來一兩年陷入衰退,美聯儲可能沒有多少政策放鬆的空間。令人擔憂的是,儘管美聯儲至少有三種可能的選擇,但它根本沒有為可能出現的衰退採取任何政策保險。除非美聯儲很快糾正這一錯誤,否則美國——乃至世界——很可能在未來面臨更大的問題。

圖文|ProjectSyndicate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經濟學教授J. Bradford DeLong近日撰文指出:

下一次全球經濟衰退可能還有一段距離。北大西洋作為一個整體,在一年後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已經下降到四分之一左右。德國本季度的增長很可能是積極的,而中國也可能反彈。儘管美國經濟增長確實在放緩——本季度降至1%左右——但這可能最終只是曇花一現。

希望如此。因為如果下一次衰退迫在眉睫,北大西洋各國央行就沒有政策空間來有效應對。如果經濟衰退來臨,美聯儲最好能夠按照此類情況下的慣例,將利率下調5個百分點。但在目前2.4%的短期安全利率水平下,這是不可能的。由於歐元和日元利率仍在零附近,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將無能為力。

因此,展望未來,最大的風險不是通脹將開始螺旋式上升,因為美聯儲無法以足夠快的速度加息以穩定經濟。相反,更大的下行風險是,一年內北大西洋將陷入衰退,各國政府將無法提供足夠的財政刺激,美聯儲將無法足夠多地降低利率——這使得它甚至對穩定經濟無能為力。

對這種不對稱風險的邏輯反應是,購買保險來覆蓋它。然而,令人擔憂的是,儘管美聯儲至少有三種可能的選擇,但它根本沒有為可能出現的衰退採取任何政策保險。

首先,如果美國經濟隨後陷入衰退,美聯儲現在可以進一步加息,為降息創造更多空間。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似乎已暫時排除了這一選擇。

鮑威爾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表示,鑑於美國通脹“温和”,且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全球經濟正在放緩,美聯儲的政策利率“處於合適的位置”。他説:“在我們對利率政策做出任何改變之前,我們將靜觀這些情況如何演變。”

另一種選擇是,美聯儲可以在現在降息,彌補它在未來經濟低迷時期無法充分降息的缺陷。然後,如果經濟增長復甦並加強——很有可能復甦並加強——就不會造成傷害。美國的通脹預期已得到很好的錨定,因此,美聯儲現在可以全面、且成本很低地抵消寬鬆貨幣政策的影響,稍後採取更緊縮的立場。

但如果經濟增長沒有回升,北大西洋陷入衰退,美聯儲將不得不在今年年底瘋狂降息。非常遺憾的是,他沒有在今天未雨綢繆,走在經濟曲線的前面。

美聯儲的第三個選擇是暫時保持利率不變,但同時明確而積極地解釋,如果明年出現衰退,美聯儲將如何有效抗擊衰退。要做到這一點,美聯儲需要比2010年以後更有説服力,當時美國經濟正艱難地從2008年金融危機中復甦。

當時時任美聯儲主席的伯南克(Ben Bernanke)的貨幣政策——以及他向共和黨議員和主張緊縮的鷹派人士發出的,將國家利益置於黨派利益之上、支持激進財政刺激的呼籲——無法推動經濟增長超過此前趨勢增速。因此,美國經濟復甦乏力,令人不滿意。

美聯儲如果出台一項針對2020年、2021年或之後衰退的可信計劃,很可能提振企業信心,使美聯儲的政策更加有效。至少,可以打消企業和投資者的疑慮。這些企業和投資者擔心,到2020年,美國總需求將會疲弱,可能會開始收縮。但這第三種選擇需要美聯儲在研究和溝通方面做出積極努力,而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有這樣的努力。

如果美國在未來一兩年陷入衰退,美聯儲可能沒有多少放鬆政策的空間。然而,它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彌補這一風險。這是不明智的。除非美聯儲儘快購買一些衰退保險,否則美國——乃至全球——很可能在未來面臨更大的問題。

作者:
J. Bradford DeLong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經濟學教授,也是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研究助理。在克林頓(Clinton)政府期間,他曾擔任美國副助理財政部長,積極參與預算和貿易談判。

(完)

推薦閲讀:

美國學者 | 特朗普的貿易戰:危險與荒謬 好戰與偏執


範華專欄 | 海外PE投資實踐



大咖課程持續更新

市場動態前景全程跟蹤


更多原創前沿資訊,請移步路聞卓立app:

喜歡本文就請點一個好看吧

https://hk.wxwenku.com/d/11003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