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是一種自我保護

創乎2019-03-24 01:18:10

這篇文章是上週的“存貨”,因敏感字眼,一直沒發,今天刪掉了一半,自我感覺還是有點發布的價值,當作飯後談資吧。

近日,某自媒體大v(代號:m)賬號被封,再次引發了業內激盪。

其實,m本身並沒有錯,甚至可以説,這是她的“成功”,至少在自媒體圈,她是當之無愧的“大佬級”,現在她“倒下了”,純屬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只是時機早晚問題。

看過電影《教父》嗎?這是當老大的風險和代價,真正推翻m的正是成就她的人,出現危機的時候,最希望m倒下的也是這些人,這是人性。

作為情感雞湯大號,千萬粉絲,看起來風光,有百萬千萬粉絲,並不代表可以一呼百應。

實際上,所謂自媒體人,網紅,大v,在中國媒體圈是弱勢羣體,沒有科班出身的優越感,也沒有真實的話語權,沒有平台的保障,甚至連收入都不穩定,一羣靠寫字為生的手藝人,自由職業者,內容焦慮,沒有安全感,流量恐慌,刷粉買量,營銷誇大,是他們的常態。

在主流媒體面前, 甚至是邊緣化的存在,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要削尖腦袋擠進來? 

表面光鮮,冷暖自知。

自媒體人有一些底線,紅線,是絕對不能觸碰的,那就是政治。

要知道,在傳統媒體,很多都是黨政喉舌,當局者要把控媒體,把控輿論導向,你一個自媒體來談政治?你有什麼話語權?誰給你的勇氣?

在社會主義和諧價值觀面前,一切要以“和諧”為主,製造焦慮,敏感話題,販賣毒雞湯都是不可取的,特別是你體量足夠大的時候,謹慎,穩重,低調是一種自我保護。

體量不夠大的時候,也不是壞事,沒有被投訴被封號被約茶的風險,又能達到表達和推廣的目的,享受過程,一旦做大了,更多人來了,未必可以招架住,隨時也可能被推翻,踏踏實實就好。

很顯然,m就是被約茶了,看看那些鳳凰網,頭條的態度,樹倒猢猻散,m勢能強的時候,沒少給他們貢獻流量吧?跨了的時候呢?又是一番什麼景象。

m是自媒體界的現象級人物,前幾年獲利頗豐,她被推翻了,無非就是放個長假,對於她本人影響不大,以她的求生欲和才華,隨時可以回來,一回來也是“呼風喚雨”,但是這個事情,象徵一個“自媒體時代”已經過去了,一個新的自媒體時代也開始了。

國家出政策管制自媒體人,管制網紅主播,管制新媒體平台,管制自媒體輿論,這些都是已經在悄然發生的事情,比如個税改革,網紅職業考證。

發生這個事情的時候,我正和一個60後大叔喝茶,你可能會驚奇,他在內地做地產,資產身價十億,和政府走的十分親密,他和他的政府合作伙伴,都是不玩微信的,也不認識咪蒙,不關注什麼新媒體。

我問他們為什麼不玩微信,他們説不安全,信息透明,公開,數據化,都容易出問題,都是被約茶過的,哪怕跟人發個短信,也要十分注意措辭表達,但是他們天天看新聞,讀報紙,關心國家政策走向,非常低調,看起來和時代脱節了,可是他們溝通效率也很高,有什麼事,直接電話,見面,談妥,不看朋友圈,不發動態,也不看公眾號,活的很滋潤,自在。

他讓我想起一些人,曾經有過交往,雖然也是新媒體同行,但是屬於悶聲發財的一批人,一點也不聲張,掌握着資源,也就意味着能獲取普通人獲取不到的利益。

在他們眼裏,是看起來所謂網紅大v自媒體的,他們認為這些人的錢都是小錢,而且很辛苦,看看那些在微信經常曬收款截圖的就知道了,幾千幾百的曬,嗷嗷的,高調得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這些都是屌絲,以前沒有賺過大錢。

有幾個真正賺錢的會整天發朋友圈説自己發財了?

大叔偶爾會給我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按照他的話説,我這個人好像比總理還忙,不是在開車,就是在飛機上,或者開會,感覺整個人都在飄着,沒有落地。

什麼時候可以真正的安定下來?根深葉茂,靜水流水?我也想。

我説,這是環境和行業決定的。

深圳這個創業城市,節奏很快,一個正常運轉的公司,不加班都是不正常的,一個朝九晚五的年輕人,恐怕遲早要廢掉,我又處在創業上升期,不辛苦不奔波才不正常吧,這個城市就是這樣一個性格和氛圍,我改不了環境,只能改變自己來適應環境。

我們這代人,父母沒有太多的財富積累,沒什麼可以給我們傳承的資產,我們的精神需求有很多,沒有安全感,焦慮,既要腳踏實地賺錢,又要仰望星空,既要安頓肉身,還要安頓靈魂,也就變成了現在這個狀態。

其實,有的時候,我還真不好意思跟人説,我也是半個自媒體人,我更願意説,我是一個創業者,永遠年輕,永遠向上,永遠熱淚盈眶!

甲方乙方/“共享市場部”社羣招募

曉涵plus:一個有價值的新媒體學習交流社羣


https://hk.wxwenku.com/d/110028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