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戰略性新興產業:站在新起點 守望大未來

經濟雜誌2019-03-23 20:58:58

點擊星標☆收藏我,第一時間瀏覽財經資訊

本文總計3152字 預計閲讀需6分鐘


站在新起點 守望大未來

本文首發於總第301期《經濟》

文 / 李雪嬌

縱觀全球,由於科技的創新,帶來產業的革命,從而導致新一輪經濟的增長。我國要想在經濟發展中實現彎道超車,必須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以10年為節點,新的征程已起航。


知己知彼 百戰不殆


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提出,是我國經濟發展的一個契機,也是我國工業化進程中的轉折點。借鑑發達國家的發展經驗,加快培育和發展以重大技術突破、重大發展需求為基礎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對於推進產業結構升級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提升我國自主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當今國際情勢來看,許多國家無一例外地把戰略性新興產業提升到了主導產業的戰略高度。


在金融危機後,美國政府進行深刻思考,為了重塑美國在製造業方面的競爭力,美國政府近年來採取一系列的務實行動來促進製造業的迴歸及強調實業立國的國策。2012年推出《美國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劃》,在2013年進一步推出《製造業創新國家網絡》。美國作為以市場為主體進行主導產業選擇與培育的國家,採用市場主導型產業聚集模式,政府的引導和調整顯得格外重要。


與之對應的還有德國,進入互聯網時代,德國在汽車、機械製造、化工以及電氣技術方面依舊保持世界領先的地位。但德國企業在尖端技術以及數字化方面的劣勢開始顯現出來。


“工業4.0”便在2011年誕生,德國政府重新整合了專業資源,確立了以高科技平台、創新對話機制和德國研究與創新專家委員會為基礎的三大專家諮詢機構,但在產業應用上還有待加強。


與中國相鄰的日本則將眼光放到節能和新能源開發、環保、生物工程、海洋開發等產業,並加以扶持。通過引進技術的吸收、消化和創新,為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節省了大量經費和時間。由於過分重視技術而忽略消費者的需求和支付能力,日本的服務型機器人商業化屢遭挫敗,至今幾乎還沒有成功地實現市場化和產業化。


另外新興經濟體紛紛出台政策措施,如巴西加大對新能源、電動汽車等新興產業的補貼,大力發展新興產業,積極參與全球產業再分工等。在2018年,全球各主要國家和地區仍在加強新興產業技術研發、新業態和新模式探索,以搶佔未來科技和產業發展制高點。


國家間的追趕和超車,難免會出現一場避無可避的碰撞。


戰略性新興產業國際化發展就是要把握經濟全球化的新特點,逐步深化國際合作,積極探索合作新模式,在更高層次上參與國際合作,從而提升戰略性新興產業自主發展能力與核心競爭力。促進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國際化發展應準確定位,明確方向。


發揮自身特色


近年來,工信部、國家發改委和科技部等部委通過新型工業化示範基地、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區等措施,積極推動新材料產業基地建設,加強資源整合。


目前常州、青島、無錫等地加快石墨烯科研機構和企業引進力度,全力打造從石墨烯研發到應用的全產業鏈產業集羣;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依託人才、市場優勢,形成新材料研發與應用為主的新材料產業集羣;中西部地區依託資源優勢,初步形成了一批特色鮮明的新材料生產、軍民融合為主的新材料基地;內蒙古包頭、江西贛州等地充分利用稀土資源優勢,形成了從冶煉分離、材料加工到下游應用的稀土產業集羣。


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材料工業研究所所長肖勁鬆在接受《經濟》記者採訪時表示,根據區域不同的產業基礎與資源優勢,各省區市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側重略有差異。初步形成“東部沿海集聚,中西部特色發展”的空間格局,產業集聚效應不斷增強。


智能經濟、平台經濟、共享經濟等新的經濟形態在高新區、產業園區不斷湧現,已成為我國新經濟發展的重要策源地,一批新的增長點、增長帶、增長極加速形成,以高新技術企業為代表的經濟發展新動能不斷壯大。


浙江方大智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宋宏偉向《經濟》記者介紹,國際上全球接軌的這些新興產業,未來5年-10年都是看好這個領域。“我們正在跟國際上的幾個行業中的大巨頭合作,他們實際上很想貼牌跟我們合作,用我們的產品,我們能感覺到強大的市場需求。”


應用比技術更重要


國家食藥監總局批准的一類新葯,每3個有1個源自張江;


國家重大新葯創制科技重大專項,每3個有1個來自張江;


張江藥谷從匯聚走向引領,詮釋中國科技產業發展的歷程,濃縮全球生命科學創新的進程。跨國藥企前10強,有8家的中國或亞太研發中心及總部在張江佈局。中國醫藥工業百強,有11家的研發在張江佈局。超過70個技術平台匯聚集成,培育了具有顯著國際競爭力的全產業鏈創新平台體系。


據瞭解,張江目前從事轉化醫學業務的企業40餘家,獲得臨牀醫學檢驗資格的第三方醫學檢驗所15家,業務涵蓋轉化醫學的多個領域,初步形成聚集態勢。科技技術服務平台集中,政府投入的公共科研平台有國家蛋白質科學中心(上海)、東方醫院轉化醫學研究中心等,企業對外服務的技術平台有醫學動物模型、高通量基因測序等。依託浦東的獨特優勢,張江藥谷聚集了一批轉化醫學高層次人才,構成科技創新力量。


2017年9月,經中央深改領導小組審議,國務院印發了《國家技術轉移體系建設方案》,這是對技術轉移和成果轉化工作進行系統部署的綱領性文件,是統籌指導國家技術轉移體系建設全局的行動指南。這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出台,給高校和科研院所“減負鬆綁”,在全社會掀起了科技創新與成果轉化的新熱潮。


“我們的技術可以用來卡‘別人的脖子’,而不是受制於人。”北京石墨烯研究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劉忠範用近年熱議的石墨烯產業為例,講述技術如何更好地轉化為生產力。


戰略性新興產業正處於黃金時代的起步階段,但是新生技術的產業培養一般都要經歷漫長階段,整個研發過程需要源源不斷的資金、技術、人力的投入。


劉忠範談道,融通“政產學研”一條龍,從基礎科學的多點突破,到重要領域的羣體躍升,從科技成果的快速轉化,到創新創業的蓬勃發展。“我們的核心定位在石墨烯產業核心技術策源地,高端石墨烯原材料和裝備研發基地,面向企業的“研發代工”平台,新興產業創新創業基地。預計未來會研究培養更多有潛力的新興企業。”


發展仍在路上


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國內走向國際,這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需要有更多的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的共同參與。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所長王微在接受《經濟》記者採訪時提到,針對中國市場體系,通過機構梳理髮現,中國從商品市場到貿易市場、從要素市場再到服務業市場都已經進入到全球前列,隨着貫徹落實改革開放,提升對外開放的力度,中國市場發展潛力,巨大發展規模,對全球各國的產業發展來講是一個巨大的吸引力。


戰略性新興產業到了機遇挑戰並存的時期,也是最關鍵、最艱鉅的時期。“技術進步進入邁過拐點,繼續依靠技術引進沒有空間也沒有條件;貿易環境變化國內市場尚未完全打開,使得市場難以消化創新的高投入;產能過剩環保加強工資上漲使企業更多考慮生存問題;高端要素供給依然非常稀缺,貿易摩擦進一步惡化利用全球優質要素的環境;傳統產業政策效果開始弱化。”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發展研究室副研究員鄧洲向《經濟》記者解釋眾多挑戰。


“當然戰略性新興產業也面臨重大歷史機遇,比如,‘一帶一路’不僅打開新市場也構建新國際關係;高質量發展的提出將改革政策制定新機制;國內人才培養技術水平達到新高度;高質量發展提出將促進發展方式改變等。”鄧洲説。


“短期的經濟下行壓力是當前我們必須要高度關注的問題,同時也在倒逼我們加快改革來創造一些新的發展動力和新的發展機遇。”王微表示,從戰略發展機遇期來講,全球經濟在發展過程中有不確定性,但是主流的發展態勢是不變的,而且是有利於我們發展的。


“首先全球‘和平發展’的主題沒有變,在重大事故的處理方面各國秉承着合作共贏的態度,這種全球化的趨勢,讓經濟深化發展還會進一步推進。其次,在全球發展的過程中,新一輪技術革命的出現,實際上為全球的發展注入了新的發展動力。”王微如是説。

往期精彩回顧

☞【原創】戰略性新興產業:十年拉鋸戰

☞讀懂區塊鏈:如何助力食品溯源?

☞原創 | 理財子公司入場,如何影響你我?

☞原創 | 私募基金“奔公”背後

☞新刊 | 十年磨劍 戰略性新興產業再出發


《經濟》——見證與思考的新聞


長按識別二維碼進入微店購買雜誌


https://hk.wxwenku.com/d/110028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