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學者肖金成

經濟雜誌2019-03-23 20:56:42

點擊星標☆收藏我,第一時間瀏覽財經資訊

本文總計4005字 預計閲讀需8分鐘


學者肖金成

本文首發於總第302期《經濟》

文 / 張軍紅


簡介:肖金成,經濟學博士、研究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主要研究投資理論與管理、區域發展理論,現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導師、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中國區域科學協會理事長,曾任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國家發改委經濟研究所財政金融研究室主任,被中國國土經濟學會評為“2011中國十大國土經濟人物”,被中國國際城市化發展戰略研究委員會評為“2012年中國城市化貢獻力人物”,2012年被中國科學技術協會評為“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


走上學者之路,是肖金成自己“導演”的。


1977年參加高考之後,肖金成被遼寧財經學院(現東北財經大學)錄取,畢業後被分配到財政部工作,1988年又被調到剛剛成立的國家原材料投資公司,兩年之後便升任為公司財務處處長。如果按照這個軌跡走下去,他可能會成為一名官員或商人,與學者身份不會有太多的交集。但是他偏偏“不安分”,1994年肖金成考取了中國社科院的博士研究生,進行脱產學習。“大家都很奇怪,業務搞得好好的,幹嘛要轉行做研究?認為我把讀博士當作一個跳板,讀完了再去賺錢或當官。”然而,博士畢業之後的肖金成既沒有去賺錢,也沒有去當官,而是實實在在做了“一個別人很鄙視、自己很自豪、怎麼幹都幹不好的職業”——學者,用他的話説,“在我前半生中,出現過多次重大轉折,除了參加高考上大學之外,都是我自己導演的。”


“耽擱”博士論文 研究國企改革 


攻讀博士期間,肖金成師從著名區域經濟學家陳棟生教授,陳先生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研究區域經濟理論,是我國區域經濟學的主要奠基人和開創者,因而肖金成將博士論文題目確定為“西部發展戰略研究”,並做了充分準備,希望把論文寫好,然而這個願望卻晚了好幾年才得以實現。


事情緣於一場學術商榷。


20世紀90年代,我國國有企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一些企業停產倒閉,工人大量下崗,這讓此前考察過很多大型國企的肖金成感到了極大的憂慮,“之前工人們忙忙碌碌、熱火朝天,但企業停產後設備鏽跡斑斑,中國裝備工業的搖籃——瀋陽鐵西區甚至被稱為度假區和環保區”,他心中充滿了不解:國有企業改革到底是要將其搞活還是搞死?


於是,肖金成決定利用課餘時間對國有企業改革做一些研究。很快他發現,國有企業改革首先要卸下企業沉重的包袱,如企業辦社會的包袱、債務包袱、退休職工的包袱,支付歷史欠賬。然而誰來支付這筆費用?“主管部門和企業都是改革的對象,國有企業改革沒有主體。當時,有一個體制改革委員會,但也只是提出改革方案。我研究了他們提出的改革方案,核心就是一個字——‘放’,而放的實質就是不管。有些領域以‘放’為核心改革很有成效,如農業改革,一下子解決了老百姓的吃飯問題;商業體制改革,解決了貨暢其流的問題,市場一下子就繁榮了起來。但有些領域就不太靈,非但不靈,還搞得怨聲載道,如醫療體制改革。國有企業改革也是如此,先是撤銷了主管部門,然後一級一級往下放,隨之銀行實施商業化改革,切斷了國家通向國有企業的血管,企業就像斷了秧子的瓜,再也沒有生命力了。很多企業沒等改革,就先趴下了。”肖金成感慨地説。


當然也有很多企業進行了自救,出現了很多改革模式,如“大船擱淺,舢板逃生”“金蟬脱殼”“自賣自身”等,肖金成將這些模式稱之為“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刀把”,然而自己的刀是削不到自己刀把的,要想長久發展,還得找一把新刀。從國外盛行的控股公司體制中受到啟發,肖金成認為組建國有資產經營公司,將國有企業產權交給經營公司持有、管理和運營,並由其主導國有企業改革,為國有企業卸包袱、還舊賬是較為可行的辦法,並將此思路寫成了文章發表在《經濟研究》1995年第2期上,隨後就有人寫文章同他商榷,但是讀完商榷的文章之後,肖金成發現作者並沒有完全理解他的觀點,於是他決定進一步深入探討國有企業改革問題,並在徵得陳棟生教授同意後,更改了自己的博士論文題目,用了一年多時間寫成了20多萬字的博士論文《國有企業改革的難點與對策》,並於1999年正式出版,書名為《國有資本運營論》。


在書中肖金成提出,我國國有資產的所有者是全國人民,只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資格出任國有資產所有者的代表,因此可考慮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中設立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地方所有的資產,由各級地方人民代表大會行使所有者代表的職能,相應在各級地方人大常委會中設立地方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同時,建立國有資產經營公司,作為國有資產的人格化代表,負責企業中國有資本的保值增值。國有資產經營公司應嚴格依照《公司法》成立與運作,對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而言,國有資產經營公司是國有資本的經營者;對國有資產經營公司有資本注入的企業而言,經營公司是國有資本的出資人,國有企業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通過股份制改革,將國有資產轉化為可以交易的國有資本,既可以保值增值,又可以通過釋出部分資本為國有企業職工建立社會保障。


2003年,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決定成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按照政企分開以及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原則,代表國家履行出資人職責,依法對企業的國有資產進行監管,指導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和重組。


2005年,國資委邀請肖金成討論建立國有資產經營公司事宜,彼時距離他提出該觀點已有10年之久,大批國有企業已經“無可奈何花落去”,在肖金成看來,討論已經失去了實際價值。


 西部調研:“冷板凳”變“熱鍋”


1998年,為了繼續“西部發展戰略研究”的課題,肖金成開始集中精力轉向區域發展研究。為了研究方便,肖金成還應聘到國家計劃委員會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現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任所長助理,並進入南開大學博士後流動站繼續博士後研究,博士後報告題目也確定為“西部發展戰略與空間佈局”。本來想在這個“冷板凳”上默默地搞研究,不成想,這一次他又坐到了“熱鍋”上。


1999年6月17日,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西安做了關於西部大開發的講話,拉開了我國西部大開發的序幕。肖金成也成了大忙人,調研任務一個接一個,“1999年,我帶領一個調研組去西北調研,先坐飛機到西安,再乘汽車去延安、榆林、銀川,然後從銀川乘火車到甘肅,又從甘肅飛到新疆,20天走了4個省區市,兩年間走遍了西部12個省區市”。


高密度的調研讓肖金成對西部有了更精準、更全面的認識。在西部大開發的資金籌措研究報告中,他提出,要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改善投資環境以“築巢引鳳”,活化存量資金、凝聚內部資金以“築壩蓄水”,提高資金利用效率、發展資本市場以實現“金融深化”,要在西部設立特區與開發區,把產業聚集和城市發展作為西部大開發的重點。同時他也提出,西部大開發應該把人的發展放到第一位,提高人的素質、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他的觀點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有的還被相關部門所採納。


城鎮化是中國的大戰略


“1998年東南亞貨幣危機對我國沿海地區衝擊很大,國務院提出擴大內需的戰略對策,但效果很不理想,擴大內需最有效的途徑在哪裏?是城鎮化。”在肖金成看來,城鎮化是牽動經濟社會發展的牛鼻子,是中國21世紀發展的大戰略。


因此,在“十一五”規劃提出城市羣是城鎮化的主體形態之後,肖金成便組織所內研究人員對城市羣進行專題研究,並出版了《中國十大城市羣》一書,書中對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山東半島、遼中南、長江中游、中原、川渝(成渝)、海峽西岸、關中等城市羣進行了研究,肖金成還對其中多個城市羣進行了命名,除川渝城市羣之外,其他名稱均已在國家批准的規劃中被正式使用。


2013年,李克強總理提出“依託長江這條橫貫東西的黃金水道,帶動中上游腹地發展,促進中西部地區有序承接沿海產業轉移,打造中國經濟新的支撐帶”,隨後發改委組織人員對長江經濟帶進行系統研究,作為國家發改委國土地區研究所所長,肖金成負責長江經濟帶城鎮化與空間佈局的專題研究。


“長江經濟帶原定的區域範圍是‘7+2’,即江蘇、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四川、雲南7省加上上海、重慶兩市,但在研究過程中我們發現,如果將範圍限定在這9個省市,就人為割裂了長三角城市羣。長三角城市羣是長江經濟帶最發達的地區,而浙江北部城市是長三角城市羣的重要組成部分;另一方面,長江經濟帶建設應該把生態環境保護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貴州恰恰是長江上游最重要的生態屏障。”鑑於此,肖金成建議將浙江和貴州兩省納入長江經濟帶規劃範圍,省市數量擴大為“9+2”。同時他還提出,應將安徽劃到長江下游,“雖然在區域劃分上,安徽屬於中部地區,但從地理位置上看,鄱陽湖湖口以下都屬於長江下游,安徽的經濟聯繫也主要是長江三角洲地區,因此將安徽劃到長江下游更為合適”。最終這兩個建議都被相關部門所採納。


除了長江經濟帶,肖金成還提出了“四縱四橫”經濟帶,“四縱”即沿海經濟帶、京廣京哈經濟帶、包昆經濟帶、沿邊經濟帶,“四橫”是珠江西江經濟帶、長江經濟帶、隴海蘭新經濟帶、渤(渤海灣)蒙(內蒙古)新(新疆)經濟帶。“其他經濟帶我都信心滿滿,唯有沿邊經濟帶覺得人們不太認同,因為其最不像經濟帶,城市數量少、城市規模小,城市離邊境線又比較遠,有的甚至離邊境線幾百公里。”隨後幾年,肖金成幾乎每年都組織調研組赴邊疆調研,2012年去廣西,2013年去雲南,2014年去新疆,2015年去內蒙古,2018年去東北三省。在他看來,邊疆地區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必須重視邊疆的發展,通過加大投入,改善投資環境,吸引產業聚集,培育新的經濟增長極,這樣不僅能夠加快“點”的發展,還能帶動“面”的整體提升。“深圳的發展帶動了珠三角,浦東的發展帶動了長三角,天津開發區、大連開發區、青島開發區對當地經濟的帶動作用也非常明顯。城市發展了,沿邊經濟帶也就形成了。”肖金成説。


“我本是搞業務的,卻有意無意地進入了學術圈,做了一名學者,研究了一些東西,提出了一些觀點,影響也好,榮譽也好,都如過眼雲煙,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為中國的區域發展付出過、奮鬥過、憂慮過、興奮過,我提出的思路與觀點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贊同,如此足矣。”肖金成如此總結自己的學術生涯。

往期精彩回顧

☞【國際視野】無協議脱歐的可能後果

☞【原創】私募股權投資大爆發,小心騙局!

☞新刊 | 2019年資本流向哪兒?

☞【原創】戰略性新興產業:站在新起點 守望大未來

☞【原創】戰略性新興產業:十年拉鋸戰


《經濟》——見證與思考的新聞


長按識別二維碼進入微店購買雜誌


https://hk.wxwenku.com/d/110028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