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管清友:政策永遠是企業最需重視的第一變量

經濟雜誌2019-03-23 20:52:36

 今日專家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如是資本創始人


管清友



不管是一級市場、二級市場,還是實業,環境始終是影響投資的第一要素。不僅要關注月度經濟數據、政策等“快變量”,也不能忽略人才紅利、技術進步等“慢變量”。2019年,我們究竟面臨的是什麼樣的內外部環境?2018年的投資市場慘淡,全球範圍內罕見地出現絕大多數資產類別負收益狀況,例如A股下跌25%,發達國家股市出現大幅震盪。在送別“失落的2018”之後,2019年的宏觀面仍面臨更大的挑戰,但這種挑戰並不意味着悲觀。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如是資本創始人管清友在接受《經濟》記者採訪時表示,政策永遠是企業最需重視的第一變量。


“過去幾十年,金融監管遇到很多實質性挑戰,經歷了非常曲折的過程。整個金融監管在改革開放40年裏,一直都在變動。隨着市場經濟發展,監管的手段和方式出現很多變化,也出現了很多風險。上個世紀90年代中後期那一輪金融風險中,廣國投破產、粵海重組、海發行倒閉清算⋯⋯”管清友表示,對企業家來講,一個基本的教訓是:政策永遠是企業最需重視的第一變量。企業必須考慮政策、監管的影響及外部環境的變化,否則就會“一將功成萬骨枯”。


管清友開玩笑地表示,有兩個政府的職務是不好乾的,一是中國足協主席,二是證監會主席。證監會無能為力是技術層面的問題,就是影子銀行體系的膨脹。很多民營企業很大一部分融資來源於非銀行金融機構、信託、資產管理公司。“當非銀行金融體系膨脹起來之後,就形成了影子銀行。這幾年金融資產波動,跟影子銀行膨脹有直接關係。2015年股災,2016年債災,2016年商品市場泡沫、房地產泡沫相繼出現,所以2017年出現了嚴厲的金融整頓。”


什麼叫空轉?管清友舉了一個例子,比如一家央企的財務公司,主要服務於央企內部產業,可以從中央銀行拿到低息貸款。這是一般民企拿不到的。那麼央企的財務公司就可以借錢給民營企業,充當了“二道販子”角色。很多民企拿到錢後,發現也沒什麼可投的,資產收益率在下降,房地產調控又比較嚴格,所以很多上市公司拿到錢後又去買高收益的銀行理財。高收益的銀行理財一般是中小型銀行放出,中小型銀行拿到錢後,發現也沒什麼需要,就又去買銀行之間的同業產品,資金就出現了空轉,造成各類資產泡沫化。


從微調到糾偏的過程中,整個影子銀行體系出現了一個崩塌式的下滑,企業感到融資更難了。但是企業家面臨一個新機會——收購金融牌照。


“過去幾年業務很激進的一些中小型銀行,沒有錢補充資本金,但因為《巴塞爾協議3》對資本充足率有明確要求,中小銀行壓力很大,上市銀行可以通過資本市場融資。如果此時企業有充足的現金流,幫助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就能成為銀行的精準股東。過去幾年,很多企業財團收購了券商牌照,現在對於券商控股股東淨資產不低於1000億元的要求,一旦實施,很多民企要轉手,因為A股的非金融類上市公司只有9家能滿足。這類券商在北京、武漢、上海有很多,一些相對控股已經開始出售這類金融資產,券商牌照便宜了很多,此時民企如果願意參與,是個不錯的機會。”管清友説。


在他看來,短週期來看以下幾點變化需要重點關注:


第一,供給側改革紅利正在消退。中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去產能淘汰的大部分產品是民企產品,環保風暴也導致很多民企被關閉,引起上游產品的價格上漲,很多國企表現良好,上游大宗原材料表現較好。但這種情況將隨着總需求的下降逐步消退。


第二,基建投資拉動經濟越來越難。過去依賴“鐵公基”的投資拉動經濟已經不現實了,在4萬億的時候,很多企業盲目擴張產能,結果陷入到高槓杆或產能過剩境地,現在企業吸取經驗不會過於盲目。


第三,“搶出口”的效應將被逐漸弱化。


第四,金融下行還在繼續。金融下行週期不是一兩年就可以結束的,都是以10年為單位。上輪金融下行週期自2008年開始,2016年才算結束。這一輪至少還要3年-5年,資本寒冬確實是存在的。


第五,房地產將進入大分化期。按照現有土地制度和區域發展不平衡性,一二線城市房價還有上漲的空間,不會出現東京那種20年連續下跌的情況,三四線城市面臨去庫存困境。而從長週期來看,管清友表示,中國企業家也不用太擔心,全球最大、最賺錢的市場仍然在中國,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市場,根本替代不了中國。


往期精彩回顧

☞何寶宏:大數據產業進入提質增效關鍵期

☞趙豐於桐:非法直銷,玩的就是心理

☞詹國樞:吃完比薩餅,明白一道理

☞賈康:房地產税有助優化税收結構

☞張立羣:為什麼説中國經濟總體平穩、穩中有進?



長按識別二維碼進入微店購買雜誌


https://hk.wxwenku.com/d/110027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