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終於認慫,特朗普卻笑不出口

吳曉波頻道2019-03-23 18:35:27

成為會員▲收聽音頻

到公眾號回覆“早茶”,領取每天精神食糧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北京時間21日凌晨2點,美聯儲議息會議傳遞了幾個重要信號:


1. 決定不加息;

2. 暗示2019年加息從2次下降至0次;

3. 下調2019和2020年的經濟增長預期;

4. 將在9月份停止“縮表”操作。

 

消息一出,美元指數一度跳水跌近0.6%,人民幣則聞聲大漲。昨日,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大幅上升,一度大漲400點,升破6.7關口

 

美聯儲的這些政策,被很多人解讀為向特朗普認慫。因為此前特朗普多次敦促美聯儲停止加息,還在推特里這樣懟:“我們經濟中的唯一問題就是美聯儲,他們對市場沒有感覺,他們不瞭解貿易摩、強美元是必要的。”

 

當然,還有更多的觀點認為,並不是這麼回事,根本原因是美國經濟前景不妙,所以美聯儲無奈暫停加息。

 

 

當然,對於美聯儲的這一行為,大夥更關心的是——對中國有啥影響?


其實,跟中國的關係還是很大的。隨着美聯儲偏好轉鴿(即不再強勢加息),或將導致全球流動性緊張的局面趨於緩和。


這種情況下,大家不由地會聯想到,中國是不是也該釋放流動性,換言之,降息呢?但如果真的降息,豈不是又要走當年“大水漫灌”的老路?


於是,小巴跑去問了幾位大頭,來聽聽他們的觀點。




郭士英

一德期貨首席經濟師

經濟金融專家


 美聯儲政策轉變背後 

 遇到中國這個“頑敵” 

 慣用財技不中用了 

 

美聯儲不加息,對於金融市值最大而且債務負擔過大的金融帝國來説,是一個堪稱偉大的決定。

 

美聯儲之前的持續加息和縮表計劃,相當於美國經濟的慢性自殺,唯一可理解的角度就是接近陰謀論的“自損八千、殺敵一萬”。這一冒險戰略有很大不確定性,因為美國經濟體質已經大不如從前,至少從資產負債表的角度來看,很脆弱。

 

以前的美國的確是通過堅定的信用收縮來“薅羊毛”,但是這一次,不但美國自己的內部情勢相當危急,而且這些年財富增長最快的中國已經把籬笆扎得很牢。美國從未遇到這樣的對手,因此慣用的財技不中用了。

 

這才是美國貨幣政策必然轉向的本質原因。不是誰仁慈,是帝國遇到了“頑敵”,硬拼的話可能自己先倒下,輸不起。

 

這時,幸好特朗普出面干預和制止,他從企業家的角度做了提醒,代表着美國復興的急迫,理念很樸素:盡一切可能為美國創造經濟繁榮,任何不利政策都要讓路。


 

美聯儲不加息後,市場不時有希望央行降息的呼聲,但這不現實。我預計,四季度以前中國不會也不應降息,這是穩定匯率的需要,也是為未來救市儲備政策資源。

 

因為經濟困難的根源在於結構性矛盾,而不是缺錢。商業銀行有錢,但傳導路徑有問題。降息不能解決企業投資信心缺乏的問題,也不能覆蓋高企的地租和人工成本。

 

總理在兩會期間多次表明,中國不搞“大水漫灌”,是因為中國已經深知過度依賴寬鬆貨幣政策的種種弊端。若再來一次轟轟烈烈的貨幣刺激,很可能導致全盤崩潰。

 

所以只能在難度比較大的結構性調整層面做文章,一個階段性的重要特點就是產業區別對待,比如在全面鼓勵資本市場發展的同時,繼續堅決抑制房地產泡沫等,通俗講,這暗合了一個已經沒人相信的市場説法“賣樓炒股”。

 

如果我們把當前8.0%的M2增速看成一個必須實現的政策底,那麼今年的關鍵問題並不是擴大什麼貨幣供應,而是加快融資速度。單看融資速度的加快,也有很多途徑。不過銀監會前期已經強調不能“運動式融資”。後期就主要靠市場手段了。

 

最好的市場手段,是有一個足夠吸金的市場開始回升或持續上漲,流動性就會隨着投資回報的顯化增長而陸續集結。不可能再是房地產,只能是中國股市,這也是大家看好中國股市的深層邏輯。




譚雅玲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

 

 變數隨時發生 

 我們要保持耐心 

 

美聯儲政策與美元走勢如期了結,但美國1月、2月的經濟指標都還沒有完整呈現,所以美國未來的趨勢和取向難以預料和確定,我們不能掉以輕心,變數隨時發生。

 

現在盲目下定論,還為時尚早。鮑威爾也説:要看經濟數據,要對加息保持耐心。”

 

目前來看,美聯儲暫停加息對美元是個負效應,但對美股是正效應。可以説,美國正用技術和規模進行套利,運作和加大市場的投機力量,畢竟美國的投機力量很大,對衝基金也最多。

 

而這背後,絕不僅僅是美國利率水平的問題,而是利率戰略的問題,涉及到美元霸權的鞏固。



雖然美聯儲暫停了加息,但我覺得中國根本沒有降息空間。因為當前中國正在調結構,正在脱虛向實,短期資金往回收,從金融市場往外抽,長期資金放向實體。

 

從另一個角度看,美國覺得自己降到零利率是個敗筆,此前拼命加息,所以零利率已經是個教訓。

 

更何況,中國的利率市場化程度也沒法跟美國比。再加上,當前中國的貸款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倒掛嚴重,風險很大。

 

所以,中國目前要做的是兩個字——耐心。連鮑威爾都説“要保持耐心”,我們更應該保持耐心。

 

調整經濟結構是個漫長的過程,再加上我們的經濟結構已經極其扭曲,哪裏是一兩個會議,一兩個手段能夠解決的。

 

不能用金融手段來解決經濟問題。只有經濟問題解決了,金融手段才能真正有用。



 

黃志龍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主任

 

 美聯儲暫停加息 

 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將減弱 

 資本外流的現象會明顯減緩 


儘管美聯儲的決策會受到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干擾,但整體上仍保持其獨立的決策能力和地位。


美聯儲暫停加息和停止縮表等政策,説明美國經濟經過長達十年的強勁增長後已接近週期尾部。總體看,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將持續走弱,週期拐點正在來臨。

 

美聯儲暫停加息對中國經濟有正負兩方面的影響:

 

1. 意味着美國經濟和國內需求將持續走弱,這對於中國對美出口或許有不利影響;

 

2. 將使得美元指數持續走強的主要支撐因素消失,人民幣匯率面臨貶值的壓力將進一步減弱,資本外流的現象將明顯減緩。

 

至於中國央行是否降息,主要取決於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和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問題。

 

從央行的政策取向看,央行降息特別是降低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可能性似乎不高,但還需要密切關注二季度和下半年的經濟形勢和走勢。

 

當然,一旦降低存貸款基準利率,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房價上漲壓力,需要密切關注這一負面影響。



本篇作者 | 李夢清 當值編輯 | 何夢飛

責任編輯 | 鄭媛眉 主編 | 魏丹荑 



https://hk.wxwenku.com/d/110027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