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訴前保全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相關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保全與執行2019-03-23 04:16:56

點擊上面藍字即可免費訂閲+關注!轉載請聯繫編輯,微信:lawedit,侵權必究;本公號文章已經陸續整理出版,點擊查看👉新書推薦;我們對誇誇其談毫無興趣,只專注“有用”的實務分享!


最高人民法院

訴前保全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相關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 👉中央糾正重大財產冤案新政:《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

  • 👉最高法院:對民企要慎用拘留、查封、凍結等強制措施(全文【法〔2016〕334號】)

  • 👉最高法院判例:當事人對超標的查封提異議後,法院應如何處理?(全文)

  • 👉最高法院:關於超標的查封如何處理的13個重要裁判觀點及典型案例

  • 👉 【重磅】最高院與強制執行有關的100個疑難法律實務問題及裁判觀點彙總

  • 與強制執行有關的669部司法解釋、法律法規、最新批覆答覆司法政策文件彙編,關注保全與執行(Zhixinglaw)回覆“執行彙編”即可獲取。



編者按:圍繞財產保全與強制執行領域的疑難複雜的實務問題,結合相關典型案例的分析和解讀,我們已完成👉百餘篇系列文章及書稿。同時,不少讀者朋友反映,對保全與執行領域雜亂複雜的法律、司法解釋及相關規範性文件和爭議問題,仍缺乏系統的掌握。為此,我們開啟了本系列文章的寫作,將通過對相關核心、重要、關鍵的規定和條文進行系統梳理,並輔以相應爭議問題典型判例及裁判觀點,力求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幫助讀者朋友掌握真正有用的實務“乾貨”。


閲讀提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民訴法》”)第101條第1款規定“利害關係人因情況緊急,不立即申請保全將會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可以在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前向被保全財產所在地、被申請人住所地或者對案件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採取保全措施。申請人應當提供擔保,不提供擔保的,裁定駁回申請”,本文對訴前保全有關的法律、法規、司法解釋及可供參考的規範性文件進行了彙總歸納,同時我們對於訴前保全有關的典型案例和裁判要點進行了梳理,彙總如下:

 

一、相關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


1、《民訴法》

第一百條一條【訴前保全】

利害關係人因情況緊急,不立即申請保全將會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可以在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前向被保全財產所在地、被申請人住所地或者對案件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採取保全措施。申請人應當提供擔保,不提供擔保的,裁定駁回申請。

人民法院接受申請後,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作出裁定;裁定採取保全措施的,應當立即開始執行。

申請人在人民法院採取保全措施後三十日內不依法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人民法院應當解除保全。


第一百零五條【保全錯誤】

申請有錯誤的,申請人應當賠償被申請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損失。

 

2、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法釋〔2015〕5號】

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訴前保全未按規定起訴損害賠償糾紛管轄的確定】

當事人申請訴前保全後沒有在法定期間起訴或者申請仲裁,給被申請人、利害關係人造成損失引起的訴訟,由採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管轄。

第二款【訴前保全按規定起訴損害賠償糾紛管轄的確定】

當事人申請訴前保全後在法定期間內起訴或者申請仲裁,被申請人、利害關係人因保全受到損失提起的訴訟,由受理起訴的人民法院或者採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管轄。


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二款【訴前保全應提供擔保】

利害關係人申請訴前保全的,應當提供擔保。申請訴前財產保全的,應當提供相當於請求保全數額的擔保;情況特殊的,人民法院可以酌情處理。申請訴前行為保全的,擔保的數額由人民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決定。


第一百六十條【訴前保全移送】

當事人向採取訴前保全措施以外的其他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起訴的,採取訴前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應當將保全手續移送受理案件的人民法院。訴前保全的裁定視為受移送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


第四百二十九條【未訴前保全可申請支付令】

債權人申請支付令,符合下列條件的,基層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並在收到支付令申請書後五日內通知債權人:(七)債權人未向人民法院申請訴前保全。

不符合前款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在收到支付令申請書後五日內通知債權人不予受理。

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申請支付令案件,不受債權金額的限制。

 

3、《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督促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2008修訂)》

第五條【訴前保全不可同時申請支付令】

人民法院受理債權人的支付令申請後,經審理,有下列情況之一的,應當裁定駁回申請:(四)債權人申請支付令之前已向人民法院申請訴前保全,或者申請支付令同時又要求訴前保全。

 

4、《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採取訴前保全措施的法院可否超越其級別管轄權限受理訴前保全申請人提起的訴訟問題的覆函》【法經〔1995〕64號】

【管轄的確定】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魯高法函〔1994〕65號請示收悉,經研究,答覆如下:  


同意你院傾向性意見。本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1條第2款雖規定了訴前保全申請人可以向採取訴前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但受理該案件,仍應當符合有關級別管轄的規定。申請人向採取訴前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起訴的案件,如果其訴訟標的金額超過了該院級別管轄的權限,則應當告知原告向有管轄權的上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5、《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發現本院作出的訴前保全裁定和在執行程序中作出的裁定確有錯誤以及人民檢察院對人民法院作出的訴前保全裁定提出抗訴人民法院應當如何處理的批覆》【法釋〔1998〕17號】

【保全裁定的糾正】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魯高法函〔1998〕57號《關於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作出的裁定如發現確有錯誤應按何種程序糾正的請示》和魯高法函〔1998〕58號《關於人民法院發現本院作出的訴前保全裁定確有錯誤或者人民檢察院對人民法院作出的訴前保全提出抗訴人民法院應如何處理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覆如下:  


一、人民法院院長對本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訴前保全裁定和在執行程序中作出的裁定,發現確有錯誤,認為需要撤銷的,應當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後,裁定撤銷原裁定。

二、人民檢察院對人民法院作出的訴前保全裁定提出抗訴,沒有法律依據,人民法院應當通知其不予受理。

 

6、《著作權法》

第五十條第一款【訴前禁止令】

著作權人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有證據證明他人正在實施或者即將實施侵犯其權利的行為,如不及時制止將會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可以在起訴前向人民法院申請採取責令停止有關行為和財產保全的措施。

 

7、《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訴前停止侵犯註冊商標專用權行為和保全證據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2號】

第三條第二款【商標侵權中訴前證據保全】

商標註冊人或者利害關係人向人民法院提出訴前保全證據的申請,應當遞交書面申請狀。申請狀應當載明:  

(一) 當事人及其基本情況;  

(二) 申請保全證據的具體內容、範圍、所在地點;  

(三) 請求保全的證據能夠證明的對象;  

(四) 申請的理由,包括證據可能滅失或者以後難以取得,且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具體説明。

 

8、《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修改後的民事訴訟法施行時未結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2〕23號】

第五條【訴前保全期限在舊法和新法中的適用規則】

2013年1月1日前,利害關係人向人民法院申請訴前保全措施的,適用修改前的民事訴訟法等法律,但人民法院2013年1月1日尚未作出保全裁定的,適用修改後的民事訴訟法確定解除保全措施的期限。

 

9、《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2015修正)》

第一條【專利糾紛案件受理範圍】

人民法院受理下列專利糾紛案件:8.訴前申請停止侵權、財產保全案件;

 

10、《法官行為規範》【法發〔2010〕54號】

第二十四條【法官行為規範】

當事人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證據保全等措施

(一) 嚴格審查申請的條件和理由,及時依法作出裁定;

(二) 裁定採取保全等措施的,及時依法執行;不符合申請條件的,耐心解釋原因;

(三) 不得濫用訴前財產保全、證據保全等措施。

 

11、《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08)11號】

第十三條【訴前保全可中斷時效】

下列事項之一,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與提起訴訟具有同等訴訟時效中斷的效力:(五)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訴前臨時禁令等訴前措施;

 

12、《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辦理財產保全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6〕22號】

第五條第二款【保全擔保】

利害關係人申請訴前財產保全的,應當提供相當於請求保全數額的擔保;情況特殊的,人民法院可以酌情處理。


第十七條第一款【自動轉化】

利害關係人申請訴前財產保全,在人民法院採取保全措施後三十日內依法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訴前財產保全措施自動轉為訴訟或仲裁中的保全措施;進入執行程序後,保全措施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


第二十三條【申請解除訴前保全】

人民法院採取財產保全措施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申請保全人應當及時申請解除保全:

(一)採取訴前財產保全措施後三十日內不依法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

(二)仲裁機構不予受理仲裁申請、准許撤回仲裁申請或者按撤回仲裁申請處理的;

(三)仲裁申請或者請求被仲裁裁決駁回的;

(四)其他人民法院對起訴不予受理、准許撤訴或者按撤訴處理的;

(五)起訴或者訴訟請求被其他人民法院生效裁判駁回的;

(六)申請保全人應當申請解除保全的其他情形。

人民法院收到解除保全申請後,應當在五日內裁定解除保全;對情況緊急的,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裁定解除保全。

申請保全人未及時申請人民法院解除保全,應當賠償被保全人因財產保全所遭受的損失。

被保全人申請解除保全,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符合法律規定的,應當在本條第二款規定的期間內裁定解除保全。

 

13、《泰州市市區存量房交易資金監管辦法》【泰政規〔2017〕1號】

第二十一條【金融機構的告知義務】

人民法院在訴前保全、訴訟保全、案件執行中,涉及凍結、扣劃存量房交易資金監管專用賬户中存量房交易資金的,金融機構應當及時告知市房產管理部門和交易雙方當事人。

 

14、《廣州市存量房交易資金專用賬户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

第十七條第二款【金融機構的告知義務】

人民法院在訴前保全、訴訟保全、案件執行中,涉及凍結、扣劃專用賬户中存量房交易資金的,商業銀行應及時告知交易雙方當事人、市交易監管中心,維護交易雙方當事人合法權益,確保存量房交易資金安全。

 

15、《紹興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辦法(試行)》【紹政辦發〔2016〕49號】

第二十六條【環境損害糾紛訴前證據保全】

生態環境損害磋商過程中,在證據可能滅失或以後難以取得的情況下,有關利害關係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請訴前保全證據。

 

16、《韶關市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管理辦法》【韶關市人民政府令第117號】

第三十七條【社會救助基金管理機構可申請訴前保全】

救助基金管理機構也可以向法院申請訴前保全等法律措施,扣留肇事車輛直至責任方結算墊付費用。

 

二、實務要點及參考案例:


1、期滿未起訴的訴前保全措施不因保全申請人未起訴或申請仲裁而自動解除。


【相關法律規定】《民訴法解釋》第一百六十五條【保全措施的解除】

人民法院裁定採取保全措施後,除作出保全裁定的人民法院自行解除或者其上級人民法院決定解除外,在保全期限內,任何單位不得解除保全措施。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採取訴前保全措施後,申請人既未在法定期限內起訴財產所有權人,又未申請法院解除保全措施,如何確定保全查封的效力。訴前保全是指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受理前,為了不使利害關係人的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根據利害關係人的申請,對被申請人的財產進行保全,或者責令被申請人作出一定行為或禁止作出一定行為的民事強制措施。民事訴訟法對訴前保全的規定,既保護了利害關係人的利益,也兼顧了被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為避免被申請人因保全時間過長而擴大經濟損失,對採取保全措施後,申請人的起訴期限提出了明確要求。”


“人民法院裁定採取保全措施後,有權解除保全裁定的主體只能是作出保全裁定的人民法院或者其上級人民法院,排斥除此以外的其他法院對非本院保全裁定的解除,同樣也將其他行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等排除在外。”


“博湖農商行在博湖法院對被申請人倪浩峯(倪學席)的財產採取訴前保全措施後,在法定的15日內既未對倪浩峯(倪學席)提起訴訟,亦未提出撤銷保全申請,博湖法院應依職權解除財產保全。但博湖法院的保全查封的效力並不因博湖農商行未在法定期限內起訴倪浩峯(倪學席)而消滅。在明知博湖法院保全措施未予解除情況下,庫爾勒市法院將案涉土地使用權予以強制執行,違反法律及司法解釋關於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


綜上,訴前財產保全申請人未在法定期限內提起訴訟的,保全措施不因此自動解除。新舊《民訴法》都有關於採取訴前保全後應當在一定期限內進行起訴的要求,新《民訴法》規定的是三十日,舊《民訴法》規定的是十五日。法律規定採取訴請保全後的起訴期限既保護了利害關係人的利益,同時也兼顧了被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案例來源】《新疆博湖農村商業銀行股份公司、段國成與巴州金帆廢舊橡膠再生利用有限公司執行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執監29號】

 

2、申請執行人在申請變更、追加第三人前,向執行法院申請查封、扣押、凍結該第三人財產的,執行法院應當參照民事訴訟法訴前保全的規定辦理。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申請人淮安市禾裕科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財產保全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執行變更、追加規定》第二十九條之規定,裁定:凍結被申請人無錫聯鑫汽配有限公司存款限額人民幣478萬元,或查封、扣押其它等額財產。”


【案例來源】《淮安市禾裕科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原淮安市融勝科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與無錫聯鑫汽配有限公司小額借款合同糾紛、企業借貸糾紛執行裁定書》【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蘇08財保29號】

 

3、當事人提起訴前保全時按照法律規定提供了擔保,並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提起了訴訟,且法院判決最終亦支持了其部分訴訟請求,故當事人申請訴前保全並不存在主觀惡意,不能認定申請保全錯誤。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五條‘申請有錯誤的,申請人應當賠償被申請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損失’的規定,吳磊及吳利斌在訴訟前申請對曾桂珍掛靠在國強運輸公司的營運車輛進行查封、扣押的保全行為是否錯誤是本案二審爭議的焦點。本案中,曾桂珍掛靠在國強運輸公司的營運車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運輸的鹽酸泄漏,給吳磊及吳利斌造成了實際損失,其作為機動車交通事故的受害方,在明確了具體的損失金額及提供擔保後,有權向法院提出對涉案車輛進行訴前保全的申請,雖該車投保額度較高,但在起訴後至法院作出生效判決前,吳磊及吳利斌並無從知曉保險的理賠情況或保險公司是否會有免責等情形,故不能以此認定其申請查封、扣押涉案車輛的行為具有主觀惡意或有過錯。”


“吳磊及吳利斌作為機動車交通事故的受害方,在提起訴前保全時按照法律規定提供了擔保,並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提起了訴訟,本院(2016)鄂01民終638號民事判決最終亦支持了其部分訴訟請求,故吳磊及吳利斌申請訴前保全並不存在主觀惡意,不能認定申請保全錯誤。國強運輸公司及曾桂珍要求吳磊及吳利斌賠償損失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來源】《武漢市東西湖國強運輸有限公司、曾桂珍等與吳磊、吳利斌二審民事判決書》【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鄂01民終5558號】

 

4、利害關係人申請訴前財產保全的,應當提供相當於請求保全數額的擔保;情況特殊的,人民法院可以酌情處理。所以,對提供的擔保財產價值是否足值以及應當提供多少價值的財產作擔保,應由法院進行審查決定。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根據瀘州銀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訴前保全申請,本院依法查封了異議人六盤水飛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應當收取的相關款項,在瀘州銀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申請訴前保全的同時,提供了相關財產的擔保,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辦理財產保全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第二款‘利害關係人申請訴前財產保全的,應當提供相當於請求保全數額的擔保;情況特殊的,人民法院可以酌情處理。’的規定,對瀘州銀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提供的擔保財產價值是否足值以及應當提供多少價值的財產作擔保,應由法院進行審查決定,本院為此作出的保全查封措施並無不當。同時,瀘州銀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已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向法院提起了訴訟。異議人所持應當解除查封的異議理由無事實和法律根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來源】《六盤水飛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瀘州銀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瀘州錦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前財產保全一案執行裁定書》【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川05執異5號】

 

5、原審法院的訴前保全措施應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措施,原審法院作出的執行裁定書的內容,與協助執行通知書的內容僅是續封及查封的表述不一致,並不影響對涉案房屋查封的法律效力。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規定:申請人在人民法院採取保全措施後三十日內不依法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人民法院應當解除保全。本案中,申請執行人丁森提起訴訟的時間應以原審卷宗中《民間借貸糾紛起訴信息登記表》、《民事訴狀》、《訴前調解案件登記表》上丁森的簽名及落款日期作為提起訴訟的時間。故申請執行人丁森的起訴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規定的起訴期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辦理財產保全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原審法院的訴前保全措施應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措施。原審法院2015年12月作出的(2014)豐民執字第44號執行裁定書的內容,與協助執行通知書的內容僅是續封及查封的表述不一致,並不影響對涉案房屋查封的法律效力。綜上,複議申請人李金來的複議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審法院執行裁定應予維持。”


【案例來源】《丁森與鄧聯東民間借貸糾紛執行裁定書》【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3執復63號】

 

6、申請訴前停止侵害著作權損害責任糾紛的地域管轄,可以是對該損害責任糾紛有管轄權的法院,也可以在法院裁定採取知識產權臨時措施後知識產權權利人提起相應侵權訴訟的審理法院。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本案屬於因申請訴前停止侵害著作權損害責任糾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30條第2款,人民法院在著作權案件中採取訴前措施,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訴前停止侵犯註冊商標專用權行為和保全證據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的規定辦理。《關於訴前停止侵犯註冊商標專用權行為和保全證據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條的規定,‘訴前責令停止侵犯註冊商標專用權行為或者保全證據的申請,應當向侵權行為地或者被申請人住所地對商標案件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出。’該解釋第13條規定,‘申請人不起訴或者申請錯誤造成被申請人損失的,被申請人可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申請人賠償,也可以在商標註冊人或者利害關係人提起的侵犯註冊商標專用權的訴訟中提出損害賠償請求,人民法院可以一併處理。’因此,根據上述司法解釋,因申請訴前停止侵害著作權損害責任糾紛的地域管轄,可以是對該損害責任糾紛有管轄權的法院,也可以在法院裁定採取知識產權臨時措施後知識產權權利人提起相應侵權訴訟的審理法院。那麼判斷原審法院對本案是否享有管轄權的關鍵在於原審法院是否符合上述司法解釋中所説的‘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蘇州二葉製藥有限公司與湘北威爾曼製藥股份有限公司因申請先予執行損害責任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3)穗中法立民終字第312號】


7、訴前申請法院責令停止侵權,法院審查主要從以下因素考慮:(1)主體是否適合;(2)申請人是否有勝訴可能;(3)是否具有緊迫性;(4)不立即採取措施是否可使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5)損害平衡性;(6)責令被申請人停止相關行為是否損害社會公共利益;(7)申請人是否提供了相應的擔保。


【裁判原文】本院認為,“第一,申請人是否是權利人或利害關係人。本案中,根據Talpa公司的授權,浙江唐德公司自2016年1月28日擁有獨佔且唯一的授權在中國大陸使用、分銷、市場推廣、投放廣告、宣傳及以其他形式的開發“中國好聲音”節目的相關知識產權(包括註冊商標G1098388、G1089326;節目名稱英文“The Voice of China”、中文“中國好聲音(ZhongGuoHaoSheng Yin)”相關標識等),用於製作、推廣、播放和銷售“中國好聲音”節目第5季至第8季,並有權許可他人進行上述使用,授權期限為2016年1月28日至2020年1月28日,但該期限被延長、修改或者許可協議被有效地終止的情況除外。同時,Talpa公司明確授權浙江唐德公司在許可期限內,對第三人未經授權使用“中國好聲音”節目相關知識產權的行為以浙江唐德公司名義採取相應的法律行動。據此,浙江唐德公司作為涉及Talpa公司相關知識產權的獨佔許可使用合同的被許可人,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利害關係人,應有權提出包括本案申請在內的保全申請。


第二,申請人在本案中是否有勝訴可能性。本案中,申請人浙江唐德公司主張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的行為侵害了其享有獨佔許可使用權的註冊商標專用權、未註冊馳名商標權,並構成擅自使用知名服務特有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本院認為,該問題應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判斷:


1、侵害註冊商標專用權的可能性。商標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商標註冊人或者利害關係人有證據證明他人正在實施或者即將實施侵犯其註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如不及時制止將會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可以依法在起訴前向人民法院申請採取責令停止有關行為和財產保全的措施。”本案中,浙江唐德公司提交的有關商標註冊證顯示,Talpa公司擁有註冊在第9、38、41類包括音樂節目製作、表演等服務上的第G1098388號商標,以及註冊在第35、38、41類包括音樂節目製作、演出以及組織音樂活動等服務上的第G1089326號商標。根據Talpa公司的授權,浙江唐德公司獲得了上述註冊商標的獨佔許可使用權。本案中,申請人浙江唐德公司提出上海燦星公司與世紀麗亮公司立即停止使用上述兩商標標識的請求,從現有證據來看,上海燦星公司在音樂節目製作宣傳等活動中可能使用了完整包含第G1098388號、第G1089326號註冊商標圖樣的標識,而世紀麗亮公司不存在上述使用行為。據此,上海燦星公司存在使用第G1098388號、第G1089326號註冊商標及構成侵權的可能性。


2、侵害未註冊馳名商標權益的可能性。本案中,申請人浙江唐德公司主張前述節目標識一、二構成未註冊馳名商標,且上海燦星公司與世紀麗亮公司的行為侵害了其享有獨佔許可使用權的未註冊馳名商標權益。對此本院認為,節目標識一由中文“中國好聲音”、英文“The Voice of China”以及V形手握話筒圖形組合而成,節目標識二由中文“中國好聲音”和英文“The Voice of China”組合而成,本院注意到節目標識一、二均含有中文“中國”和英文“China”,兩節目標識是否符合商標法有關注冊商標的規定,尚需在後續訴訟中進一步審理判斷,故本院認為在本案訴前保全申請審查階段,無法對上述兩節目標識是否構成未註冊馳名商標進行判斷。


3、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可能性。本案中,申請人浙江唐德公司主張上海燦星公司與世紀麗亮公司擅自使用“中國好聲音”、“The Voice of China”作為歌唱比賽選秀節目名稱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對此本院認為,首先,第1-4季“中國好聲音”作為歌唱比賽選秀節目在中國境內具有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該節目諸多設計元素亦具有較高知名度,“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名稱也已具有較高的識別度,結合該模式節目已在全球數十個國家熱播的情形,“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被認定為電視文娛節目及其製作服務類的知名服務特有名稱,存在較大可能性。其次,根據Talpa公司與相關公司就製作播出第1-4季“中國好聲音”的授權協議的約定,“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節目名稱權益歸屬於Talpa公司,且Talpa公司在整個節目製作過程中進行了監督、審核等深度參與,故Talpa公司擁有有關“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節目名稱權益的可能性較大。再次,上海燦星公司在第五季“中國好聲音”以及“2016中國好聲音”歌唱比賽選秀節目的宣傳、推廣、海選、廣告招商、節目製作過程中,可能涉及使用“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作為節目名稱的行為,而世紀麗亮公司在“2016 中國好聲音”歌唱比賽選秀節目的宣傳、推廣、海選、廣告招商過程中,可能涉及使用“中國好聲音”作為節目名稱的行為。綜上,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的上述行為,存在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可能性。


第三,是否具有緊迫性,以及不立即採取措施是否可能使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本院認為,提出訴前保全申請,緣由在於情況緊急,且這種緊迫性表現為不立即採取保全措施將會使申請人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首先,本案涉及歌唱比賽選秀節目的製作和播出,浙江唐德公司提交的材料顯示涉案“2016 中國好聲音”節目將於2016年6月錄製、7月播出,時間緊迫,而可以預計的是,該節目一旦錄製完成並播出,將會產生較大範圍的傳播和擴散,諸多環節都有可能構成對浙江唐德公司經授權所獲權利的獨佔許可使用權的侵犯,可能會顯著增加浙江唐德公司的維權成本和維權難度,甚至難以在授權期限內正常行使權利。其次,在相關公眾對名稱為“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的歌唱比賽選秀節目的模式及特色已有極高認知度的情況下,又出現名稱為“2016 中國好聲音”的歌唱比賽選秀節目,很可能會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也可能會嚴重割裂名稱為“中國好聲音”和“The Voice of China”的歌唱比賽選秀節目與其節目模式及特色等元素的對應聯繫,從而存在導致浙江唐德公司後續依約開發製作的該類型節目失去競爭優勢的可能性。綜上,本院認為如不責令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立即停止涉案行為,將可能對浙江唐德公司的權益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


第四,損害平衡性,即不責令被申請人停止相關行為對申請人造成的損害是否大於責令被申請人停止相關行為對被申請人造成的損害。本案中,首先,責令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停止涉案行為,僅涉及停止對包含“中國好聲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樣的節目名稱及有關標識的使用,且即使停止對有關節目名稱的使用,也不會影響節目更名後的製作和播出,損失數額是可以預見的。其次,如不責令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停止涉案行為,其製作的“2016 中國好聲音”歌唱比賽選秀節目一旦製作完成並公開播出,對浙江唐德公司造成的損失難以計算。因此,本院認為若不責令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停止涉案行為對浙江唐德公司造成的損害大於責令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停止涉案行為對其造成的損害。


第五,責令被申請人停止相關行為是否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對於是否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考量,在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中主要需考慮是否對消費者利益和社會經濟秩序造成損害。本案中,責令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停止涉案行為可能僅涉及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的經濟利益,沒有證據證明將會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第六,申請人應當提供相應的擔保,對於擔保金額和擔保形式的確定,需要綜合考慮申請人勝訴可能性的高低及被申請人停止相關行為可能遭受的損失等因素進行判斷。本案中,浙江唐德公司提出,考慮情況緊急,先期提供1億3千萬元的現金擔保,後續再以保險公司出具的1億元責任保險擔保函置換已向本院提交的1億元現金。本院認為,浙江唐德公司提出的上述擔保金額和擔保形式符合本案要求,可以允許。2016年6月20日,浙江唐德公司提供的1億3千萬元現金已匯至本院,擔保條件已滿足。同時,在本裁定執行的過程中,如有證據證明上海燦星公司和世紀麗亮公司因停止涉案行為造成更大損失的,本院將責令浙江唐德公司追加相應的擔保。浙江唐德公司不追加擔保的,本院將解除保全。”


【案例來源】《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與上海燦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世紀麗亮(北京)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夢響強音文化傳播(上海)有限公司申請訴前保全民事裁定書》【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6)京73行保1號】


(本文責任編輯:李元元)

我們推出的系列文章經過精雕細琢、修訂完善後,陸續集結在中國法制出版社出版,歡迎購買。有部分作者反映買到盜版書,還給我們微信發來盜版書的截屏。為此我們開闢作者直銷渠道“法客帝國書店”,確保100%正版!

掃碼取書




執行知識體系系列文章:

👉01:最高法院:如何判斷財產保全是否存在錯誤以及相應證明責任如何分配?

👉02:最高法院:超標的額保全查封的判斷標準、解決方式及救濟渠道如何確定?

👉03:訴訟中的“行為保全”到底是怎麼回事?(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04:被執行人到期債權的執行問題(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05:被執行人收入的執行問題(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06:最高院:訴前保全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相關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07:保全的範圍應如何確定?(24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08:財產保全的解除及注意事項(18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09:如何才能向法院申請"先予執行"?(18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0:強制執行依據和管轄相關的法律實務問題(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1:執行行為異議和案外人異議中的法律適用實務及注意事項(7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2:執行和解相關的法律實務問題及注意事項(6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3:執行擔保相關的法律實務問題及注意事項(12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4:執行程序中被執行人死亡或終止時應如何處理?(14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5:執行程序中變更追加被執行人相關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6:執行迴轉有關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7:申請執行和移送執行的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1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8:執行仲裁裁決的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19: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有關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一)(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0: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有關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二)(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1:執行程序中應如何要求被執行人報告財產?(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2:受讓的債權應如何申請強制執行?(12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3:應如何執行債務人的存款?(23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4:債務人的股權、證券、期貨賬户資金應如何執行?(1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5:如何對房屋和土地進行強制執行? (17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6:當事人如何申請撤銷執行拍賣?(12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7:司法拍賣程序中評估價格太低當事人不服時應如何救濟?(1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8:強制執行過程中的"以物抵債"應如何處理?(18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29:執行過程中法院應如何搜查被執行人的財產?(1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0:執行過程中被執行人拒不遷出房屋應如何處理?(1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1:執行過程中如何辦理產權證照轉移手續?(16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2:被執行人拒不履行法院指定行為怎麼辦?(7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3:被執行人不按期履行義務時如何追究其法律責任?(13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4:被採取限高措施的自然人能否擔任企業的法定代表人或高管(2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5:執行程序中一人競買的拍賣能否合法有效?(5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6:如何撤銷破產拍賣?(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7: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怎麼辦?(2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8:執行程序中如何才能申請中止執行?(23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39:強制執行過程中如何才能申請終結執行?(17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0:申請參與分配債權的受償順序應如何確定?(8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1:對執行分配方案有異議應如何救濟?(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2:單獨拍賣土地導致"房地分離"的拍賣行為應否有效?(1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3:法定代表人被"拉黑",應如何救濟?(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4:法院對執行異議不予受理或駁回申請,當事人應如何救濟?(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5:執行程序中應如何確認利害關係人主體資格?(13部法律司法解釋及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6:案外人可否同時對執行行為和執行標的提出異議(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8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7:什麼樣的執行異議申請會被認定為重複訴訟?(5部法律司法解釋及7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8:執行程序中應如何實現債務抵銷?(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7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49:被執行人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時應如何適用“先本後息”規則?(7部法律司法解釋及6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0:輪候查封債權人能否申請參與分配?(5部法律司法解釋及5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1:當事人能否就法院作出的《XX通知》提起執行異議?(4部法律司法解釋及5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2:被執行人拒不履行判決、裁定等文書,申請人如何提起拒執罪自訴?

👉53:保全保險費應由誰承擔?(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5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4:如何執行被執行人的“唯一住房”?(4部法律司法解釋及8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5:執轉破中申請人的債權如何得到清償?(12部法律司法解釋及9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7:共有財產應如何強制執行?(11部法律司法解釋及6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8: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10部法律司法解釋及6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59:受讓金融不良債權,應如何計算利息?(9部法律司法解釋及4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60:民事執行檢察監督的法律實務及注意事項(4部法律司法解釋及4個典型案例梳理彙總)

關於我們


李舒律師   唐青林律師

均從事法律職業多年,實務經驗豐富。專業論文曾發表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及《法學研究》等。曾代理多起在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疑難複雜案件併成功獲得勝訴,參與辦理的各類案件總金額累計達百億元。領銜的重大疑難複雜案件中心及專業律師團隊專門辦理來自全國各地的重大疑難複雜案件,團隊“十大金剛”最低學位為碩士學位,全部畢業於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等著名高校,均取得法學專業博士或碩士學位,理論功底深厚,實踐經驗豐富。在北京大學出版社、中國法制出版社等出版《公司訴訟法律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公司併購法律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企業家刑事法律風險防範》《公司保衞戰》《公司法司法解釋四裁判綜述及訴訟指南》等法律專業著作十餘部。團隊深度耕耘的業務領域:公司法(含公司併購及公司控制權)、合同法、擔保法、金融、土地與礦產資源法、工程建設與房地產法、高端婚姻家事糾紛、重大財產保全與執行

專注為執行及重大疑難案件提供整體解決方案

聯繫我們丨專業研討丨法律諮詢

聯繫電話:010-594499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全國最大的執行法律平台,執行及重大疑難案件專線


電話/微信:18601900636(唐青林律師)

18501328341(李舒律師)


長按二維碼1.09秒獲取保全精華內容

↑長按二維碼1.09秒獲取

新書作者直銷渠道

https://hk.wxwenku.com/d/110026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