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會娶一個離過婚的姑娘

方不見和你講個故事2019-03-23 04:16:03



這個故事是關於耗子的,從17年開始,真正講故事的時間少了,兩年了,有些事總算可以慢慢講講了。






去年的五月,耗子從貴州出差回來,開着他那輛滿身是泥的吉普,他説弄了幾瓶好酒,要一起喝,我坐地鐵跑到南山,土豆和地頭鳳在地鐵站外等我,深圳這個季節的夜晚很舒服,高樓間的風穿堂而過,很多店門口都排起了長隊,我拉開車門坐上土豆的車,裏面温暖安靜,地頭鳳在後座打電話,好像是和客户,也或者是哪個在交往的男朋友。


耗子訂了餐廳,不太好找,開出去幾公里,然後導航儀裏不停地説前方50米左轉,前方100米右轉,到了目的地,找停車位又是很久,土豆的停車技術真是糟糕,每次都要我下去幫他看着。


耗子站在門口等我們,屋檐下的燈籠明晃晃地亮着,我們走進去,耗子説,有好久都沒見了,以後可能會見的更少,説不定我要外派了。説罷他哈哈哈地兀自笑了幾聲,我們一臉茫然地看着他,好像是分別的序幕。


我看着有些尷尬,便説,好事啊,工資漲了多少。


耗子拉出椅子坐下,然後邊點菜邊説,工資沒漲,降了,但是無所謂,那邊公司的業務是空白,我過去算是打天下,我喜歡這樣,這幾年真的老了很多,心態老了,以前開車去墨脱,那豪氣萬丈,現在想想生活真的沒勁,索性去拼一拼。成功了就是元老,失敗了大不了從頭再來。


土豆説,拼吧,拼出來安排不見給你寫傳記,讓你流芳百世。


耗子笑起來説,他不是一直在寫我嗎,等我有錢了,給他稿費。


耗子點好菜,把酒擰開,陶瓷瓶裏的酒,沒有商標,耗子説,這是一個姑娘給我的。






地頭鳳馬上站起來指着耗子説,喂,趕緊坦白,是不是情人?剛剛你説的時候嘴角輕輕上揚,這可不像你,除非有情況。


土豆大叫了一聲説,快快,這八卦聽的有勁。


耗子倒滿了四個杯子,自己拿下一杯,然後把桌上的轉盤轉着讓我們自己拿,他輕輕抿了一口説,可能吧,我會和她結婚。


我説,真的有女朋友了?


耗子説,在貴州出差遇見的,她是個揹包客,在國道上攔下了我的車,於是兩個人走了一程,我那時候剛把項目談好,準備回來的,但是聽説她想去四川,反正也沒事,就想着任性一下,我以前也經常這樣幹,於是索性開車直奔四川,一路上兩個人聊的來,她以前是記者,去過很多地方,還被人追殺過,報道過當地一家化學品加工廠排放不達標,被人花幾十萬買一隻手,想想是不是特別刺激。


耗子説的時候喝了一杯,我趕緊插話説,刺激你大爺啊,這太可怕了吧,這是要命啊,我是想要一個工作穩定乖巧懂事的姑娘結婚,然後兩個人安安靜靜過小日子,你這也太猛了點吧,一個姑娘咋玩命呢?


土豆在一邊猛點頭。


耗子説,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我過不了太平淡的生活,在四川的小旅館一起吃火鍋,她説她這一輩子會一直在路上,相夫教子的事情做不來,所以和前夫離婚了,結婚的時候是衝動,他是電台的攝像大哥,兩個人也算是一起經歷過很多,那攝像大哥還幫她擋過一鐵錘,那是在採訪強拆的時候,被開發商帶來的小混混追的滿鄉野跑。


土豆打斷耗子説,等等,還結過婚?


耗子哈哈笑起來講,結過婚怎麼了?現在這個社會結過婚怎麼了,就和是不是處女一樣,我是不在乎了,只要兩個人合得來就好。


服務員推開門把菜端上來,耗子頓了會接着説,但是結婚後,那個攝影大哥要她在家相夫教子,以後就別幹新聞了,她的意思説,別幹新聞可以,但是相夫教子絕對不行,兩個人大吵了幾次,加上婆婆閒言碎語地説他兒子是娶了個花木蘭,到最後筋疲力盡就離婚了,29歲離婚,心累了,就一個人出來徒步,走了差不多三個月就遇見了我,感覺是緣分。






我不知道説什麼,總覺得兩個人過小日子才是最舒服的,但也許耗子不這樣認為,這些年他是所有的地方都跑過了,什麼樣的人都見過了。我們低頭吃菜喝酒,過了半晌,耗子撐不住了説,喂,別這麼嚴肅啊,不是應該給我祝賀嗎,你們這樣怎麼吃飯啊。


我説,你爸媽沒意見?


耗子一拍手説,不見算是問到點子上了。怎麼可能沒意見,我就稍微提了那麼一下,我爸差點就要和我斷絕父子關係,説我們家就是斷子絕孫也不會答應娶個離婚的。離婚的怎麼了,誰不會走錯一步,這不比那些換男朋友就像換衣服一樣的女孩子好嗎?這兩個老頑固,沒法聊這事。


我説,耗子啊,你也要理解叔叔阿姨,他們的世界裏是不允許這樣的。


耗子打斷我説,我才不管那麼多呢,這些年女孩子我遇見多了,但是真正心動的沒有,我不喜歡那些温室裏的花朵,我喜歡浪跡天涯的荊棘,我們一路開車,我累了換她開,她累了換我開,在陌生的街道,她可以很輕易和當地人成為朋友,我感覺到快樂,因為愛情不是誰照顧誰,而是可以一起做自己,現在的女孩,總希望找一個人照顧,但我不是那個人。


地頭鳳咬了咬筷子説,耗子,我支持你,去結婚吧?


我們目瞪口呆地看着地頭鳳。


地頭鳳把筷子擱在桌沿説,離過婚的怎麼了,誰能保證一輩子不變心,我覺得沒有感情了與其沒日沒夜地吵架不如離婚,也不要去將就,我們這一輩子不是父母的續集,也不是孩子的前傳,我們就是自己,要活的精彩,不能爛尾。


耗子讚許地起來和地頭鳳擊掌説,大不了以後我去當她的保鏢,離過婚也沒關係,我喜歡她這個人,以前沒有遇見,這下以後就得好好保護着,以前我沒考慮過婚姻,我覺得婚姻是要把自己所有的夢想藏起來,我不想辜負別人,所以寧願一個人過好了,但是和她在一起不一樣,因為我依舊可以做一個自由的人,我們的靈魂是相通的。


我和土豆麪面相覷,耗子坐在那裏笑,我説,講了這麼多,照片拿來看看。


耗子沒有拒絕,打開手機相冊,然後遞給我們,我看着那個姑娘,長的挺好看的,一雙眼睛很動人,倒不像有什麼故事,看着耗子和她的合照,仔細看看卻有幾分夫妻相。


也許地頭鳳是對的,耗子也會幸福,我想那個姑娘一定很好很好,耗子不是個感性的人。


回去的路上,我把車窗搖下來,外面的風吹進來,可以忘掉一切煩惱,我和土豆説,耗子要娶一個離過婚的姑娘了。


土豆雙手握着方向盤,然後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方向盤説,


我靠,忘記問下那姑娘有沒有孩子了?



https://hk.wxwenku.com/d/110026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