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帶

懂懂日記2019-03-22 15:11:49

做保險的孫姐請吃火鍋。

不去不合適,説起來還有點“親戚”,她是我前同事的親姐姐,之前在4S店工作,兼職做車險,再後來做壽險,我對她印象不算特別好,因為她黑過我一把,當時我有輛PALADIN,新車未上牌,她非讓我通過她買保險,好處就是她可以讓我少繳點購置税,繳購置税是個大學問,最低配置與最高配置差9萬元,我是最高配,但是繳費時可以按照最低配交,這樣可以省出不少錢,但是這個錢也不全省,畢竟是需要有具體的經辦人,都要拿回扣,最終只能是省一小部分,這算當時的一個BUG,現在很難這麼操作了,因為全程二維碼管理了,一掃自動就出來了配置、售價。

當時我是極力反對的,理由就是我兒子也許以後成了大人物呢?他爸爸的黑歷史就是他的黑歷史。

她擅自做主這麼處理的,最終算是我少繳了2000元,但是她給我辦的保險竟然高達9000元,那我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啥也不能説,默默地買了單。

整體,更虧。

不如我按照規定繳税,該繳多少繳多少,若是我自己買保險,最多不會超過5000元,我買車險很簡單,只在意第三者責任險與車損險,什麼玻璃險、盜搶、火災我都不要,包括車上乘客、司機我也不要。

保險是什麼?

承擔我們無法承擔的,你仔細分析分析,我們無法承擔的要麼就是撞了人,要麼就是翻了車,別的都無所謂了。

過去,與掛牌有關的業務口都算是肥差,有個窗口上的小姑娘,她一個月光收紅包就能收3萬多,我是怎麼知道的呢?她諮詢我如何把這些錢洗白,你總不能莫名其妙的突然有錢了吧?繳購置税這個其實風險最高,因為有記錄可查,一輩子都是地雷,隨時可能炸,也炸過不少人,其實這裏面還有更高級的玩法,就是不繳購置税,直接掛牌,問問那些做高端二手車的就知道,提檔時才發現竟然沒買過購置税。

我們這邊請客,一般要找人陪。

孫姐喊了一位大姐陪着,大姐戴個眼鏡,很是斯文,彷彿是位幹部,仔細一聊才知道,之前的確當過幹部,在國企幹到中層,後來下海做保險了。

她們倆陪我自己。

一個負責下,一個負責撈。

彷彿兩個保姆……

為了防止我誤會,一開場孫姐就提前表白了:只吃飯,不談保險,也沒想過要推銷保險或拉你做保險。

我説,我明白。

她説,何況你需要買保險也輪不到我們這些老孃們,那些小姑娘就撲上去了。

我説,短時間內沒有買保險的需求了。

聊到了她們一個同事,算是我們共同的交集,是個小姑娘,這個小姑娘讀過書,很有文藝範,在本地還開過書店,後來去幹保險去了,而且是家族性的,就是父母也幹保險,哥哥也幹保險,她也幹了保險。

結果呢?

她為本地某名人一口氣生了三個孩子,第二個娃剛滿月第三個娃又懷上了,就這麼勤奮。

沒要名,沒要分。

在本地,這都是公開的祕密,大家都知道,她們倆算是把她一頓嘲諷,意思是咋能不要名分呢?這像個啥?連個小妾都不如,何況男人年齡那麼大了。

孫姐調侃我:董老師,你肯定外面也生了一窩一窩的。

我説,沒有,就我家一個。

她問,有願意為你生的不?

我説,還真有,説的不要臉一點,還不少,但是我對這些能為大叔生娃的小姑娘更多的是敬佩,而不是唾棄,我們説的這些她不懂嗎?她什麼都懂,但是她為了愛他願意放棄一切,什麼世俗,什麼標準,統統滾蛋,我就是想為我愛的男人生個孩子,咋了?不行嗎?

她問,你覺得是因為錢還是因為愛?

我説,外人覺得是因為錢,其實是因為愛,錢也是男人的魅力加分點之一,小姑娘就是迷上了這個男人,説的直白一點,這些小姑娘就是攤上了,當一個成功大叔願意碾壓時,壓到誰,誰都是稀巴爛,有人之所以嘴硬,要麼沒體驗過,要麼大叔實力不行,若是陸毅願意碾壓,那絕對是千千萬的女人排隊,我總忘不了那個場景,薛之謙演唱會退場時,女粉絲們都哭了,一邊哭一邊喊老公,當時我還寫了篇文章,是關於羣體催眠的,在那個場裏,他就是世界之王,現場所有的女人都是他的,他願意看誰一眼,那都是誰修來的福分,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古代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會跟唱戲的跑了。

她説,你太低估女人了。

我説,我只是站在男人的視角去看待這些問題。

飯畢,加了幹部的微信,幹部説喜歡看書,意思是有機會到我那邊去逛逛,看看有沒有喜歡讀的書。

過了兩三天。

來了。

一聊,我們倆竟然是同一屬相,她比我大一旬,她是71年的,説實話,不像,看起來也就是40歲左右,由這一點我可以推斷出,她離異。

這是怎麼判斷的?

第一、保險做的不錯的女人,家庭普遍失衡。

第二、她若是家庭很幸福,不需要這般打扮。

家庭幸福的女人是越活越邋遢……

一問,果然是。

離異多年。

她結婚比較早,女兒已經大學畢業了,現在也回到了縣城,而且幾乎重複了自己的路,為什麼回來?是因為在縣城談了個對象,對象讓她回來的。

談到閨女,她透露出的更多的是無奈,管不了。

我説,應該讓她繼續讀書。

她説,現在就是死活不讀了,就是想跟對象在一起。

我説,才這麼大,談戀愛還是有些早,容易短視,女孩年輕時,不要過早和男人糾纏,去做事,多去見世面,去試錯,人生才有路走。

她説,那個男孩我是沒看中,離過一次婚,也沒有正式工作,現在XX酒店幹主管,就是長的比較帥。

我問,閨女現在幹什麼?

她説,在網上賣多肉。

我問,收入如何?

她説,還行,一個月能賺2萬元。

我説,那很了不起了。

但是,依我的直覺,我覺得這個收入有水分,因為本地但凡是快遞數據稍微有點起色的我們都熟悉,我們跟蹤着本地快遞數據,誰家賣什麼的,一天發多少單,有多少毛利潤,這些都能計算出來,沒聽説過這麼個女孩。

除非針對本地市場,不需要快遞。

幹部借了幾本書,説看完再還回來,我説不用還了,送你了。

她不。

過了幾天,來還書,帶着閨女一起,讓喊叔叔,我略不適應。

閨女是96年的,比同齡人略成熟,微胖,坐電梯時我無意碰到了她的後背,很敦實的感覺,沒好意思問體重,推測應該150斤左右,好在,個高。

閨女叫點點。

幹部把閨女領來的意思是:跟你董叔叔好好學學。

之前,她也這麼提議過,我還略擔心,我的意思是啥,我這麼不正經的人,你也敢把閨女放我身邊。

真見了面,我知道,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點點是走的網紅路線,主要是玩抖音,還專門花了6000元去廣東學的如何做抖音,彷彿今天玩抖音跟當年玩微商一樣,成了一個全民創業的機會,我這幾天刷抖音總刷到我媳婦,我媳婦也去學了,每天賣萌自拍發到網上。

當然,抖音上的我媳婦比我媳婦漂亮多了。

點點做抖音的策略比較簡單,就是蹭網紅元素,例如蒙山有個玻璃棧橋,去拍個小視頻,例如定期到健身房打卡,去逛書店,去喝咖啡,去泡吧,反正就一個原則,彷彿是一個有品位的富二代。

若是讓咱翻翻那些視頻,咱覺得太沒意思了,甚至有那麼一絲LOW,但是對於她的年齡段而言,這些元素已經很高大上了。

這就如同我去逛縣級車展,最貴的一輛車是奔馳E300,售價40萬出頭,我內心的潛台詞是什麼?在場的所有車子,無論哪一輛,送我,我都不要……

話,有些輕狂,也是真心話,沒有一輛車子能讓我有拉開車門進入坐一坐的衝動,倘若車展真如我所願搞得高大上呢?全是百萬以上的,可能車展的確很火,只是,未必有銷量,看看馬路上跑的車就知道了,多數還是20萬以下的車子。

縣城如此。

上海如此。

迪拜也如此。

當初去迪拜,就是被豪車滿大街這個概念給忽悠了,真到迪拜逛了逛,發現還是窮人多,馬路上跑的多是在中國售價20萬以下的車子,若是在迪拜,這些車子更便宜。

所以,不能以咱的標準去預判市場,調要麼起高了,要麼起低了,為什麼眾多評論人都理解不了拼多多?因為大家壓根不會到拼多多上買東西,但是你知道它有多瘋狂嗎?

前幾天我去洗腳,洗腳妹現在普遍玩抖音,洗腳妹有1000多個粉絲,談起了自己的粉絲,那可是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例如她走在大街上被粉絲認出來了,還有就是有粉絲到店裏就點她,哪怕等1個小時,也等……

一個洗腳妹有啥值得關注的?

偏偏有人喜歡。

點點這女孩性格很好,有點東北女孩的感覺,很爽朗,別看她胖,但是臉不大,肉都在身上,所以她拍出的視頻很有美感。

再深入交流,基本證實一點,她媽説的收入是真實的,她的確一個月能賺2萬元,貨是從青州那邊代發的。

點點想買輛甲殼蟲,媽媽想讓她買輛高爾夫,意思是高爾夫更保值,更像家用,而甲殼蟲像個玩具。

聊到車的話題。

我支持點點,我覺得從做網紅的角度而言,選車一定要選個性車,就是老百姓很喜歡但是不會買的車型。

但是我不建議選甲殼蟲,因為這個車馬上就淘汰了,另外偏成熟,我還是建議選MINI,品位不輸甲殼蟲而且更個性更年輕,我個人最喜歡的還是CLUBMAN。

她不喜歡MINI,就是喜歡甲殼蟲,理由就是她很喜歡的一個網紅開了一輛紅色的甲殼蟲。

我問,你為什麼不玩機車呢?現在機車比汽車有品位多了,你仔細觀察一下抖音上曬車的,現在百萬級別都已經不算豪車了,能曬的豪車要麼法拉利,要麼賓利,要麼勞斯萊斯,但是機車則不同,20萬的機車能起到法拉利的效果,而且大家內心都默認為能騎起20萬機車的人,家裏至少有一輛甚至幾輛百萬級的汽車,當年寶馬X6追尾了一輛杜卡迪,網友一致的評論是什麼?你開個破X6竟然敢跟騎杜卡迪的叫板?(上次有讀者過來玩,拍了一個機車視頻,説自己騎車去見女朋友父母,被冷待了,當天就有1500多個點讚的,很火。)

她説,我買的小牛電動車,也算是個機車圈,經常搞活動。

我説,那畢竟是輛電動車,不入流。

她説,我覺得這個圈子還是蠻有品的。

我説,那都是一羣孩子,有機會,你跟着我參加一次機車活動你就懂了,最有魅力的還是大叔。

週日,他們喊我騎車。

我通知了點點,讓她騎上小牛跟我們一起。

小牛屬於電動車,我們騎的是摩托車,摩托車屬於機動車,是有合法路權的,説的簡單一點就是摩托車是應該跟汽車行駛在一起的,都是要走機動車道的,這是常識,但是多數人都不知道,路上遇到摩托車就拼命地按喇叭,試圖把摩托車趕到非機動車道。

電動車是應該行駛在非機動車道的。

點點跟我們一起,都走的機動車道。

她在前,我在後。

前面有輛車子右轉,但是沒打轉向燈,點點看到這輛車速度變慢,試圖從右邊超車,恰好這輛車準備右轉,差點撞上。

點點急忙剎車,嚇了一大跳。

進加油站時。

我跟點點講:剛才你騎車犯了一個錯誤,就是總覺得轎車司機知道你的存在,其實他沒有看到你,騎車有個原則必須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不要試圖讓對方自覺,因為我們目標太小,很容易被忽視,還有就是容易出現在視覺盲區裏。

騎機車需要開着大燈,在準備超越一輛車子時,是需要左右搖擺一下的,目的是能夠出現在前面車子左右兩個反光鏡裏,從而讓對方發現自己。

我把車子停進摩托車加油區。

有個小夥,戴個帽子,長頭髮,戴耳釘,一看就是搞藝術的,很有禮貌,説了一句:哥,我能跟着你一起加個油不?

我説,可以,你加多少錢的?

他説,20。

我説,行。

摩托車加油要求很嚴格,手續齊全才可以。

我要加50元,要求分兩個壺,一個20元,一個30元,加油站不給加,理由是必須一車一證,不能一證加兩次。

我去找經理。

經理問,你們一起的?

我説,一起的。

經理跟我解釋了很多,意思是上面就是這麼規定的,查的很嚴,若是真出了什麼事,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最終,我們取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就是讓小夥登記一下身份信息。

加了。

加滿了油,跟長頭髮小夥互加了微信,他是搞舞蹈藝術的,關於舞蹈我們聊了幾句,握手,告辭,約定有機會一起玩。

天氣還略冷。

只能算是適應性騎行,沿沂河騎到臨沂大學又繞回來,午飯吃大鍋菜,文哥親自下廚,他去市場上買了40塊錢的豬肉,一大包豆芽,用大鍋燉。

文哥是我見過除了我本人之外安全意識最好的一個人,無論開車還是騎車都是如此,會在意每個細節,例如我開車時,但凡是路邊停着一排排汽車,我經過時都是處於備剎車狀態,一是車子隨時可能啟動,二是可能跑出小朋友。

我坐大部分人的車都害怕。

但是坐他的車,不怕。

他也有類似的意識,並且他比我還細心,他怎麼判斷會不會衝出人來?是觀察汽車縫隙之間是否有腿……

若是有腿,那麼就有人。

可能是因為安全意識出奇的相似,我們倆就成了很好的朋友,無論是我坐他的車還是他坐我的車,無論前排還是後排,都需要系安全帶。

我兒子坐我車,我也是這麼要求的,我跟兒子講過,你要把小縣城生活出大城市的素質,例如坐後排也系安全帶,這是北京、上海、深圳才有的基本習慣。

包括我坐滴滴,我一上車就係安全帶。

司機急忙提醒我:不用系。

我還是堅持繫上。

偶爾,我在路上遇到一些三蹦子,就是那種拉客的三輪車,這玩意其實非常危險,一不小心就全軍覆沒,可是坐在車上的人為什麼不害怕呢?

因為,不知道這玩意可怕。

我們之前進城就坐這玩意,最初坐拖拉機,後來坐帶斗的黑豹,人就跟貨一樣,一輛黑豹拉20多個人,我永遠忘不了的就是英語老師一家三口坐黑豹進城,翻了車,兒子插到了檔把上,沒了。

所以,系安全帶也是需要高度的,首先是懂,其次是敬畏。

文哥是做地產中介的。

但是,他做的中介偏金融,就是廣告主推貸款,手續簡單,只要拿着房產證就可以立刻貸款,就兩個優點:

第一、速度快。

第二、額度高。

1分5的利息,也不誇張……

例如你拿60萬的房子抵押,在別的地方頂多貸給你30萬,他不,他可以借給你40萬。

萬一不還了咋辦?

無所謂,反正抵押過了,過户就是了。

我問,有沒有最終需要過户的?

他説,沒有,因為對方怎麼算都覺得吃虧,所以一定會選擇贖回的,要麼是親戚朋友幫着贖回,要麼其他中介幫着贖回。

他的這門技術是跟誰學的?

段紹譯。

我問,你的那批同學,現在都還做着金融嗎?

他説,90%都出事了,甚至不止90%。

我問,你為什麼沒出事?

他説,整個借貸圈子,其實就是騙子對騙子,最終一定是大騙子騙了小騙子,沒有人能在這個領域獨善其身,無論你盤子有多大,終究有人能給你設上套,我之所以能存活是因為我做的業務是風險最小的,以房抵押貸款,除了這一類業務一概不做,哪怕把100萬的車子開來借10萬塊錢,我也不借。

我説,專注。

他説,還有就是低慾望,不追求高利息。

我問,有沒有人是因為賭博輸了而借錢的?

他説,很少,既然是賭徒,就不會選擇抵押借款,而是直接賣房了,我們遇到的客户還算比較正經的,多是做正經生意的,需要資金週轉一下,銀行可能也貸,但是週期比較長,而咱這個馬上就能放款,能解決燃眉之急。

我問,最近有沒有貸款炒股的?

他説,還真有。

我問,你不害怕他虧掉了褲子嗎?

他説,我不關心用途,反正還不上,房子就歸我們了。

我説,你這個風控厲害。

他説,力求百分百。

我們幾個就在他店裏桌子上湊合着吃點,很香,就在這時,來了一家人,還債贖房子的,抵押貸款了15萬,實際放款12萬,借條是寫的15萬,這家人一看就是湊了整個家族的錢,大體情況是父母給男孩買了房子,準備拿來結婚的,但是這小子不正幹,拿來抵押借錢了,至於拿錢幹了什麼,不知道。

全家湊了14萬多一點,最後1萬實在湊不上了。

意思是,能否網開一面?

文哥答應了。

對方有個明白人,怕有套,所謂的套就是把這些錢還上以後,依然不配合,不給夠15萬不辦,那就壞了。

意思是能否先辦手續,後給錢?

他們是提的現金,意思是面對面,大家都是見證人。

文哥同意。

手續辦完後,男孩的媽媽變了臉,破口大罵,什麼難聽罵什麼,可能文哥對這些場面經歷多了,很淡然,只是輕描淡寫地説了一句:是他求着我借的,不是我拿刀架他脖子上借的,我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嗎?

文哥也是我在銀行VIP聚會上認識的,我在會上一共認識了四個年輕人,三個是做金融的,一個是做APP的,也就是説,他們幾個都是隱性的有錢人,給人的感覺不過是個小商販而已,實際上卻是存款千萬的土豪。

特別是做互聯網小貸的,不説個個都是千萬級的,也差不多,我做公益晚餐時,10次拍賣至少有8個是這個領域的,有錢吧?

真有錢。

可能去年還一屁股債,今年就開上法拉利了。

但是,這不是一個人人都能玩轉的行業,你能過得了心理檻嗎?這就如同我問文哥,看到這些場面,你內心糾結嗎?

他説,過去很糾結,彷彿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現在想明白了,借錢都是求着咱借的,咱能幫一把,還能獲取一句謝謝。

他用這種方式來安撫自己,也可以説是麻痺。

我知道,他內心肯定有波瀾。

我跟餘歡認識N年,當年我去日本,他跟我一起,當時他只是個學生,他一説自己是做校園貸的,我就沒把他當回事,更沒有把貸款這個事當回事,這玩意能有什麼前途?有意思嗎?何況咋能貸款給學生呢?

我是看着他一步一步買上法拉利的。

這個領域,能活着就很不容易,因為也是騙子對騙子,他為什麼活下來了,多數人都死了?

因為,他不做具體業務,只做中介,例如對接銀行跟校園。

若是他拿自己的錢放?

早死翹翹了。

餘歡圍中國自駕了一圈,彷彿一夜成名了,實際上,他錯過了最佳的紅利期,據他的徒弟們講,若是餘歡抓住了那一年,早是億萬級的了。

我説的那些拍賣我晚餐的,其實多是餘歡的徒弟,真是千萬級的?

真是,而且是存款現金!

年齡都不大,最大的應該也就是92年的吧,普遍是93到95年的,你能想象到有多可怕嗎?!

如今?

基本都轉行了,而且多做了隱士,例如去當了一名老師,去開了一家咖啡館,我總記得牛哥跟我説過的那句話,不要輕易跟40歲以上的男人較量,因為你不知道他過去經歷過什麼。

互聯網時代,這個年齡可以再提前。

你不知道一個30歲的男人之前經歷過什麼,也許過去50歲才能達到的境界,有人30歲就達到了,已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

我採訪過其中一位。

就是你什麼時候最膨脹?

他説,有第一個100萬的時候,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我有錢了。

我問,現在呢?

他説,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有錢,我只希望他們覺得我是個屌絲,瞧不瞧得起我都無所謂,不喜歡被人關注。

我都自愧不如。

這些,都是幸運者。

更多的,都在膨脹中死掉了,可能1萬個人裏才出來這麼幾個極品,關於這些,牛哥跟我講過一句話,做理財公司的沒有一個能全身而退的,你可以對1萬次,但是隻要有一次失手,就GAME OVER。

有次,我跟我們倉庫裏的姑娘一起過馬路。

我們走的人行道,並且是綠燈。

有輛寶馬3系要右轉,拼命地按喇叭,想讓我們讓它。

我示意,讓這車先過。

待車過去。

倉庫姑娘火了:媽的,不就是一輛破3系嘛,至於這麼囂張嗎?這破車送姑奶奶,姑奶奶都不要。

她不過月薪3000元,乾的還是體力活。

哪來的自信?

她有這個自信,也有過這個資本,因為她就是幹小貸金融起家的,一個人幹到了3600萬的盤子,什麼美好生活沒體驗過?當時搬家還是我去幫着搬的,全是名牌,你都不能把當下的她跟當年的她聯繫在一起,這哪是同一個人?

偶爾我去倉庫,發現哪做的不合適。

她立刻起身:對不起,我錯了。

這是她在裏面養成的習慣,把我理解為了管教。

前天,我發了個朋友圈,曬了車展上的照片,順便調侃了一句:別在這裏賣車了,快去找個有前途的行業吧。

下面回覆最多的一句是:什麼行業有前途?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讓大家去炒股?去放貸?

文哥給我講了一個故事,當時老師上課時,先嚇唬了大家一頓,明年的今天,在座的就有已經進去的了。

大家哈哈大笑。

我問,事實上呢?

他説,第一年就有兩個出事的,大家還議論紛紛,現在回頭看看的話,沒出事的可能也就只剩一兩個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系安全帶的意識,這種意識本身就是門檻!

………………………………
特別説明:文章非紀實文學,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對號入座!
………………………………


https://hk.wxwenku.com/d/110025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