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博放飛自我,卻不敢發朋友圈

Josie喬2019-03-20 13:11:08

文|Josie喬  圖|《上海女子圖鑑》


如果不是支付寶顯示我已經連續四年參加集五福活動,總以為自還己處在二十出頭的年紀。

前些年仗着自己還沒畢業,過年那段時間可以心安理得做個閒人,直到去年開始加入置辦年貨、給家人買禮物、準備紅包這些以前看起來很繁瑣的春節習俗後,對過年才有了一些真正的參與感。

但整體感觸還是年味越來越淡了。可能地區不同吧,我們這兒已經不允許燃放鞭炮了,商店也禁售,大家都是關上門來過年。對比去年,今年一下子冷清了很多。

當然,不僅限於此。朋友圈的年味也越來越淡,前兩年還能看到集體刷屏,今天翻了幾個好友的朋友圈,曾經的活躍分子,今年卻沒有更新。


編輯好了新年祝福,卻遲遲沒有發出去。怕突然的問候像打擾,也怕對方誤會是羣發,但其實還是關係沒好到隨時可以打開話匣子的程度,於是選擇剋制。

別看有的人平時在微博小號上放飛自我,其實慫得連朋友圈都不敢發。

小M就是這樣的人。昨晚一直在微博刷春晚,又是喊話迪麗熱巴,又是表白陳偉霆,還被王俊凱圈了個粉,朋友圈卻一本正經地祝各位新年大吉。

典型的“精分患者”本人了,但我理解她。

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雖然還沒到上有老下有小的階段,但朋友圈裏除了有親戚朋友,還有上司、同事、客户以及不知道何年何月加過的半生不熟的好友。

分組太麻煩了,一不小心還有漏網之魚。想來想去,那就在朋友圈裏做個成熟穩重的成年人,再去微博當個暢所欲言的小孩好了。


除了社交上的限制,對於心繫遠方的人來説,二十多歲可能是一生中最想漂泊的年紀。過年,看起來更像是摻雜了儀式感的一種慶祝方式。

去年12月,我離開上海後不久,一個跟我同時期去上海的朋友説,她也在考慮要不要離開上海。

我們默契地談到了迷茫的話題,而且心境很相似。上海這座城市,很精緻很繁華,是我人已經去了深圳微信座標卻沒有修改的地方。但很難有歸屬感,不管是站在象徵性地標面前還是走在老小區的弄堂,你都不會覺得自豪或者親切。

即使你知道這裏有將近一千萬的外來人口,你也很難將自己跟他們融在一起,“我們”這個詞只是抽象的書面語。

很多人在回家鄉和留在北上廣之間徘徊,但在我這個年紀的,很多人選擇了後者。那個朋友也一樣,分析利弊以後,還是決定繼續去上海。


過年就像一次遷徙,無數的年輕人離開北上廣,短暫地休憩以後又重新回到原來的城市。思鄉和落葉歸根的情結,要很多年以後才可能在出現在他們身上。

或許,當我們到了父母輩的年齡,年味就會濃一些吧。

——END——


新的一年,願你不是一個人在漂泊。

https://hk.wxwenku.com/d/110023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