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給我孩子玩抖音”,那些拒絕抖音的家長,後來都怎麼樣了?

嬌嬌媽2019-03-20 12:27:08


來源 | 網絡


抖音,究竟該用還是不該用?其實這就像電視機、計算機、手機等新鮮事物一樣,都在它們出現的初期,遭到一些質疑。 


從歷史的腳步來看,無論個人還是國家,杜絕新型技術往往是落後的開始。在對孩子的教育方面,也是同樣的道理。


以抖音為代表的新技術是雙刃劍,家長要做的是幫孩子適應並把握其劍柄,擁抱新事物而不是主動逃避,讓孩子在新時代面前完全處於劣勢。


被毒雞湯矇蔽的背後

一刀切式的家長霸權

  

據媒體報道,僅春節期間,微信上批量出現4000餘篇抖音“黑稿”。這些文章利用聳人聽聞的標題與謠言,力圖引起家長們對這種新型媒介的恐慌心理,來給自己的賬號賺取可憐的流量,全然不顧這種毒雞湯會造成怎麼樣的結果。  


事實上,越是沒有時間陪孩子的父母,越容易在“是否允許孩子接觸新媒介”上作出一刀切的偏激選擇。


這種無意識的自私,切斷了孩子與一種新媒介、一個新世界交流的渠道,當然,也切斷了一條與孩子交流的親子渠道。 


春節過年回家時,我聽説了一件令人悲痛的事情。


有一對自認為非常負責任家長,他們的孩子從小到大都不被允許使用手機、平板、電腦這類新事物。


但在生活中,父母們自己卻連吃飯時都在低頭刷手機,最終孩子因為孤獨感和跟其他小朋友的格格不入,小小年紀就患上抑鬱症,終日鬱鬱寡歡,似乎是在以此懲罰父母們平時的“認真負責”。



事實上,這樁悲劇背後的“認真負責”,完全是一種自私的表現,是一種不願意花時間對孩子進行“媒介接觸的管理”的家長霸權。


家長們心中瀰漫的電子媒介恐懼症背後,沒什麼複雜的,就是懶,就是自私,就是沒有耐心。 


試問,當父母們在譴責電子媒介的危害時有沒有反思過,自己有沒有陪孩子一起上過網,有沒有陪孩子一起看過某個視頻?


很多問題中都可以看到現代人自私的影子,沒耐心教老人玩智能手機,就甩個“老人機”給老人;沒耐心教孩子玩手機,就把問題都推給技術。 


我們在很多時候説提升媒介素養,重要手段就是自己親自去使用媒介,並且使用媒介去為自己的學習、為自己跟社會進行交流、提升自己的社會化能力有很好的作用。


所以,使用抖音其實也是使用最新的媒介。過去,我們使用電視、使用廣播,或者是使用其他的互聯網的形態,其實都是在使用媒介。抖音只是現在一種新型的媒介形態。


破除謠言的利劍

家長主動參與引導


與多位教育領域、傳媒領域的專家交流後,我們發現的一個重要結論就是:在孩子接觸新事物、使用新媒介的時候,家長的參與和引導是必不可少的。


這不僅會讓孩子們更好地掌握新事物,也能夠增加家長與孩子的互動,強化彼此間的感情,甚至激發出孩子身上的驚人潛能。 


創辦Facebook的扎克·伯格就是典型例子。1984年,馬克·扎克伯格出生於紐約州,他的童年很幸福,幾乎是無拘無束、自由發展的。扎克伯格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父母也儘可能的挖掘其興趣和潛力。

 


他的父親是世界上第一批擁有個人電腦的人之一,在扎克伯格出生的那一年就買了一台電腦。


對於這種高新科技產品,年幼的扎克伯格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10歲的扎克伯格已經成為了實打實的“技術控”,他可以整天端坐在電腦前練習編程。不久後,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個獨立編程程序“扎克網”。 


一些普通的家庭,也同樣從這種嘗試中獲得了益處。 


去年夏天,有30個家庭接受採訪,介紹了他們和孩子一起使用抖音的故事。這些家庭通過這個新媒介形式在陪伴中一起娛樂和學習的生活方式。


在那段採訪中,好幾個母親都談到了一個問題:當與孩子一起玩手機短視頻時,會更放心。 


這些喜歡短視頻的家庭,有的已經玩成了有數十萬粉絲的大號,有的才有幾個粉絲,這都不重要,父母和孩子都是對方最鐵的粉絲,這就夠了。 


最近,抖音上記錄團圓時刻的“四世同堂”視頻在海外爆紅,引來全球的網友效仿。


美國新聞網站buzzfeed、印度新聞網站LatestLY等多家媒體都對這種現象進行了報道,稱這是2019年“最可愛的”、“非常治癒的”的網絡流行文化。


這種記錄閤家歡瞬間的內容在抖音上隨處可見,也是全家一起在抖音記錄生活的典範。 



這些新媒介,如果家長自己不去使用的話,其實很難給孩子以輔導,也很難跟孩子建立對話。


因為大家興趣不一樣,最後孩子玩的很好,但家長不會玩,那麼家長就是被隔絕在這個陌生世界裏面了。


在這個過程當中還要有陪伴,最好是有些作品是家長和孩子一起拍的。其實可以看到很多年輕人,拍抖音的時候會帶着父母,這就很好,也是拉近他們距離。


所以,很多家長應該跟孩子一起來拍攝抖音作品,正確引導孩子適應和掌握新型媒介,激發孩子的潛能。 


手機短視頻等新媒介不僅是孩子瞭解世界、增長見識、記錄生活、放鬆心情的媒介,更是父母教育孩子、關心孩子、陪伴孩子、與孩子培養共同興趣、一起成長的媒介。


真正的抖音

是什麼樣的?


一位小學生的媽媽曾發表文章稱,她得知“抖音有毒”後,緊急刷了3天抖音,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祕密:抖音並不會傷害孩子。家長應該跟孩子一起對抖音抱以開放的態度,想把抖音跟孩子隔絕起來是無效的。 


試用抖音的結果是,這位媽媽提議讓女兒在自己的手機上也裝一個抖音,兩人定期分享自己刷出來的成果。


媽媽驚喜地發現,女兒比她更有天賦,能夠找到一些很好的視頻,而且從抖音開始素描自學練習之路——女兒和媽媽一樣很喜歡看畫畫的抖音,但女兒更有執行力,有空餘時間都在那裏畫。 


這位媽媽在抖音實驗後得出結論:抖音沒有想象的那麼壞,甚至還有些小美好。 


事實上,抖音上有很多非常好的內容。有專業的配音演員在抖音上教大家學英語,有風趣幽默的大學教授在抖音講古詩詞,有一些育兒科普賬號分享一些如何跟孩子相處的知識,甚至專業的獸醫跟大家講述該怎麼對待自己的寵物,還有很多人在抖音上能學到一些日常的生活小竅門。


 


抖音上點贊特別高的視頻往往是那些積極向上、温暖人心的內容。因為這樣的內容是“最大公約數”,每個人都會對他們產生認同。


比如之前,有一個司機照亮夜路學生鞠躬感謝的視頻,點贊很高。人民日報、央視新聞等權威媒體在抖音上也是非常受歡迎的賬號。比如共青團中央入駐抖音,不到半個月,發了25個視頻,就已經收穫了超過958萬的點贊。


轉身看看這些內容,你會發現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被毀滅”:被面膜毀掉的中國女人,被房子毀掉的中國愛情,被飯局毀掉的中國男人,被抖音毀掉的中國年輕人,被外賣毀掉的我們下一代……


這些文章的標題,可謂是驚心動魄。然而點進去仔細閲讀,就會發現,原來是虛驚一場。


“毀滅體”毒雞湯的套路總是多過真誠。它們點燃人們的危機意識,成功製造了一波恐懼,喚醒人們的情緒。機智地把板子打在早已被眾人樹立為敵的地方,看似深惡痛絕,實則不輕不癢。並且用極端個例代替普遍事實,渲染、放大了社會衝突和社會對立,去迎合了受眾的宣泄心理。  


透過這些浮躁的泡沫,你才會明白,自己和孩子真正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本文所有圖片來自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


點擊
“閲讀原文”
,報名兒童防侵害課程
https://hk.wxwenku.com/d/110023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