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盤日本大勝伊朗,五點收穫

擦邊球002019-03-20 11:44:14

過了一個“肉來如山倒,肉去如抽絲”的春節,回來覆盤亞洲盃半決賽和決賽。先説半決賽。


日本隊這場比賽,恰恰説明一支成熟的隊伍應該具備怎樣的比賽能力。


伊朗隊前面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哦不對,前面五場比賽都是一個比賽強度,裏皮是心裏有數的,國足隊員心裏當然也有數。但怎麼去實際量化,這個是國足的比賽能力不足。


真刀真槍開練的時候,伊朗隊員通過身體接觸,發現你寨主,啊不是,你國足隊員的逼搶強度、跑動能力還停留在一個低階上,過了15分鐘依然如此,這好比……


《帝國時代》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玩過,同樣的發展速度,當你還在慢悠悠砌城牆、造屋子、打鐵,對手已經擴張到騎兵,一次傾巢而出的快攻,就足以試探出所有的虛實;第二次快攻,直接讓你全家回到石器時代。


日本隊就不是這樣,以這場半決賽的表現看,日本在三場小組賽之後,對西亞球隊有了一個更為完整、精確的基礎認識,而伊朗對國足的八分之一比賽,提供了足夠的信息,讓他們知道如何在半決賽上面對伊朗。


針對性戰術看上去簡單,無非就是以同等的奔跑和無球對抗強度,但細節和戰術執行方面非常值得大書特書。



伊朗人直接跳過開場的試探,日本隊也強硬地祭出相同的比賽強度,奉陪到底。這是第一點,也是戰略上最重要的一點。無論中場高位防守還是後場盯人,日本隊打伊朗的比賽強度,是他們出戰亞洲盃以來最高,事實上,比賽走勢一直沒有超出他們的控制範圍,這才是最可怕的。


這支日本隊,在俄羅斯世界盃之後果斷進行大換血,試圖通過亞運會、亞洲盃、美洲盃的國際大賽練兵,不斷磨合出一套應對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的陣容,如此建隊思路是亞洲獨一份。


第二點,戰術的目的和戰略是相符合的,防守盯人上,後防三人組扛住了阿茲蒙和賈漢巴赫什,特別是16號富安健洋和19號酒井宏樹,這兩人對隊長吉田麻也的援護、補位,還有輪流和吉田麻也包夾阿茲蒙,都是本場比賽最讓人信服的地方。只要伊朗人發起長傳和直傳,富安健洋和酒井宏樹的高速奔跑距離經常會達到30米,身體對抗上一點都不落下風。


如果有人注意酒井宏樹的話,他防守時的小動作是非常非常可怕的,高速奔跑到位的前提下,所有小動作不致傷、不明顯,阻斷性強,時刻遊走在犯規的邊緣,始終不足以吃牌。


而富安健洋,要不是這個20歲出頭的中後衞最後決賽表現直接掉到谷底,將吉田麻也多次暴露在一對一的窘境之下,我差點就認定他是未來日本隊不能更換的後防中堅。


吉田麻也和阿茲蒙一對一的時候,已經出現了問題。第22分鐘伊朗中場搶斷,阿茲蒙和3號哈伊薩菲打出左肋二過二,甩開富安健洋高速進入禁區,此時的酒井宏樹處於助攻後倉促回防狀態,補過來的是柴崎嶽。直到阿茲蒙成功晃開柴崎嶽和包夾的酒井宏樹以後(這個時間段裏,日本隊有多達五名隊員在阿茲蒙周圍,加上阿茲蒙晃過柴崎嶽之前,沒有一名伊朗隊隊員進入小禁區的包抄位),吉田麻也才真正上前逼搶,被穿襠推射遠角,要不是權田修一反應奇快用腳尖擋出的話,劇本就重新開篇了。


以這場比賽日本隊中後場的防守來看,除了22分鐘的險情,其他大多數時段,富安健洋和酒井宏樹對吉田麻也的協防很成功,尤其是富安健洋,他的個人防守強度、預判、到位率、協防、補防、包夾能力,直接決定了凍結阿茲蒙所能達到的戰術高度,甚至可以這麼認為,半決賽對伊朗,富安健洋的覆蓋效果給吉田麻也造成了錯覺,以至於後者在決賽數次出現不應有的防守失誤。所以,這場比賽日本隊的第一功臣其實是富安健洋。



第三點,當長友佑都壓上助攻,大迫勇也從鋒線回撤橫向扯動,日本隊以3-6-1的六中場配置,對伊朗三中場進行高位逼搶防守。儘管開場排陣是4-2-3-1,伊朗實際進攻陣型展開時依然是4-3-3;另外,3號哈伊薩菲、9號易卜拉西米、11號阿米里當中的任意兩人不甘寂寞,輪番插上,尤其是哈伊薩菲,攻轉守時屯兵中圈一帶(他是伊朗本場比賽最大的命門),體現出4-1-4-1的變化。日本隊的應變,強就強在始終保持着六中場,甚至七中場的誇張人員配置,比賽強度一直不降,和伊朗死磕直到對方自亂陣腳。


伊朗的高比賽強度傳跑+就地反擊“三板斧”,無法掩蓋中場組織混亂,傳球精度差,前場配合簡單而且傳跑缺乏耐心的弱點。而整屆亞洲盃打到半決賽,伊朗這三板斧始終能持續60分鐘甚至更長時間,能扛住這麼長時間“三板斧”的球隊有多少?也只有日本隊。


為了維持對有球側的局部逼搶強度,以及人數,日本犧牲了鋒線的牽制,通過南野拓實和大迫勇也的頻繁回撤,來維持中圈防守的人員優勢,甚至還會在伊朗對位盯人嚴密的情況下,回撤到後腰位置上接球,維持進攻傳跑的流暢性——犧牲最大的是9號南野拓實(曾經的櫻花少年啊,亞洲盃7場比賽幾乎場均1次單刀沒有建樹),他全場多達8次回撤,有3次回撤到後腰位置上接應、反跑、持球,使得日本隊中場的出球點一直多於伊朗隊,而且在身體條件處於下風的情況下,打出了十足的比賽韌性。


這一點,國足對伊朗的時候沒人能做得到。


也許有人要説裏皮的戰術執行當中允許鋒線隊員回撤接球,要知道,戰術是死的,人是活的,根據場上形勢求變,才是合格的自我調整和應變。如果都墨守成規,南野拓實這樣的小個子前鋒哪來的生存空間。



第四點,整體執行力。日本隊一個人接球,周圍隊友的傳跑協同程度非常高,優秀的無球能力讓他們足以和歐洲一流強隊抗衡。這不是吹牛,俄羅斯世界盃差點教比利時做人就是典型案例。日本隊的高執行力貫穿了整場比賽,這裏只放伊朗第三個丟球的動圖。


當原口元氣晃過雷扎揚從左肋(這是伊朗此役防守的重災區)突進禁區的,中路和右路依然有三點包抄,其中中路後點、右路遠點全部是高速的後插上。此時是比賽的第91分鐘。



第五點,比賽專注度——所有球隊的生存之本,尤其是弱隊。


伊朗隊第一個失球,是典型的比賽專注度不夠的表現。第55分鐘在自己後場,13號侯賽尼卡納尼對南野拓實防守“疑似犯規”,當值主裁還沒有鳴哨,驚人的場面出現了:23號雷扎揚、8號普拉利甘吉、3號哈伊薩菲、9號易卜拉西米加上侯賽尼卡納尼本人,紛紛放棄了防守,上前要和主裁判理論,真是絕佳的喜劇漫畫題材(笑死我了)。

直到南野拓實不聲不響爬起來,跑到角旗附近把尚未出界的球撈回,這五個人才如夢方醒,倉促組織防守,給南野拓實瞄了幾乎3秒,一腳傳進禁區,而23號雷扎揚、3號哈伊薩菲、9號易卜拉西米全部佛系盯人,大迫勇也等於“冷手撿個熱煎堆”。


從比賽專注度來看,真的高下立判。日本隊非常善於閲讀主裁判的吹罰尺度,90分鐘的比賽過程裏,喋喋不休的幾乎都是伊朗人,他們很少能從主裁判那裏得到吹罰的實際好處,反而是日本一開口要點球,就得手了。



第63分鐘日本前場反搶成功,南野拓實禁區內橫傳,普拉利甘吉提前放鏟攔截,皮球擊中他的支撐手臂。VAR視頻助理裁判裁定是點球,這其實值得商榷。

再次科普:最新的國際足聯判罰規則只説到了禁區內手球的判罰標準是“有意”還是“無意”。

手球指一名球員有意的用他的手或其手臂觸球的行為。裁判必須考慮以下原則:

1. 手向球的方向移動(並非球向手的方向移動)

2. 球員和球之間的距離(不可預知的球)

3. 手(或手臂)的位置與是否犯規無關(或者説“手的位置不一定意味着犯規”)

特別是第一和三條,是此次手球可以不判點球的重要標準。而且判罰的決定權最終只在主裁判一個人。日本隊集中施加壓力,獲得了希望的結果。


事實上,日本在亞洲盃上除了決賽之外,每一場比賽體現出的比賽控制能力,都和比賽的進程、結果匹配,形成密切的正相關。相對來説,伊朗一路下來擊敗的球隊,在比賽臨場調整和自我應變方面做得都很不好,直到面對日本,他們才在戰術針對方面吃到了大苦頭。


至於有人説到“日本的高壓逼搶讓伊朗的第二落點爭奪缺乏足夠的前插輔助,塔裏米缺戰的情況下阿茲蒙的作用被無限弱化了“,這一點我是不同意的,塔裏米就算不缺陣又能怎樣,伊朗中場哈伊薩菲拼命提速,使得21號德賈加、11號阿米里根本發揮不出身體優勢,這三人的穿插以及跑位多樣性又不如日本細膩,以至於伊朗隊要麼只能打一個邊路,要麼只能長傳找阿茲蒙,越過人頭潮湧的日本中場,以至於自己的前衞線組織缺少轉移和過渡,直接廢掉了邊鋒18號賈漢巴赫什。塔裏米如果首發,頂掉21號德賈加、11號阿米里當中的一個,極有可能是後者,面對這樣的傳跑態勢,同樣打不出來。


[日本隊亞洲盃決賽死於託大,就是後話了]

https://hk.wxwenku.com/d/110023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