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共享獨角獸IPO, 年虧9億美元,為了上市也是拼了

ipo觀察2019-03-20 11:34:31

版權信息|本文ipo觀察(ipo2012)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

3月1日, 共享出行巨頭Lyft 公佈了其向SEC提交的招股説明書。將在今年4月以股票代碼“LYFT”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摩根大通、瑞士信貸集團和Jefferies金融集團為Lyft此次IPO的主要承銷商。

此前早有消息稱Lyft、UBER相隔一天申請ipo,如今Lyft率先公佈招股書似是搶先了一步。

Lyft早在12 月 6 日已經祕密向美國證券交易會(SEC)提交了上市招股書,美國2012年通過的《喬布斯法案(Jobs Act)》中允許年收入10億美元以下的公司祕密提交招股書(2017年7月起,SEC把這一條款適用於所有公司),直到上市前一個月左右才公開。在此期間,可以尋到基石投資者,或鎖定承銷對象,以免財務信息過早披露引起市場對其估值過高的懷疑。

招股文件顯示,經過多輪鉅額融資後,Lyft創始人洛根•格林(Logan Green)和約翰•齊默(John Zimmer)股份被大幅稀釋,均僅持1,180,329股,不足1%,Lyft整體管理層IPO前佔股27.73%,日本電子商務巨頭樂天(Rakuten) 擁有Lyft 13%的股份,為第一大機構股東,預計也將成為此次ipo的最大贏家。

此外,通用汽車、富達(Fidelity)、Andreessen Horowitz 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分別佔有Lyft股份比例為7.76%、7.71%、6.25%、5.33%。同樣作為股東方之一的滴滴由於佔股比例沒有超過5%,並未出現在Lyft招股書的股東列表裏。

Lyft是美國第二大共享出行公司,在美國網約車車市場上,僅次於UBER。

美國的共享出行市場

美國是網約車的發源地,2008-2009年美國經濟衰退使得美國消費者不得不接受更為樸素、低調的生活方式和支出方式。以Uber、lfyt這類分享經濟商業模式的興起,起初主要源於美國對深陷經濟危機的絕望,因此人們不得不尋找其他賺錢的方式(分享自己閒置汽車)來提高收入補貼家用。

美國的汽車擁有量非常高,每百户超過200輛,約為我國的6倍。由於汽車服務沒有充分利用互聯網資源,油價和車險、養户維修等不斷提高的養車成本。大部分普通汽車平均只有5%的時間處於使用狀態,剩餘95%的時間仍停在原地未使用,單車上座率也很低。地圖軟件更加全面的本地信息嵌入到了每個人的手機中,人人都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司機。市場上有大量閒置的汽車和司機,具備足夠的共享資源,但出租行業的壁壘又難以進行汽車服務行業的整合。

Uber、lyft公司正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應運而生,網絡平台的發展顯著刺激了個人資本、資產和服務交換的經濟增長,使得人們可以合理充分利用資源和貿易交易成本分享。

它們利用大數據分析技術來調度車輛,使得消費者即使在高峯時刻、打車緊張地段,也可以儘快用到車。這大大縮短了顧客的等待時間,並極大地提升用户的體驗感。

可以認為,網約車在美國的發展擴大經歷三個階段:

網約車最初的崛起,是擴大了出租車的市場規模。在美國,由於外圍郊區城市密度低,公共交通不夠便利,且偏遠地區出租車數量不足,打車困難,難以滿足需求,網絡平台打車的便捷性促使汽車出行的外圍郊區的業務得到了擴張。

以紐約市為例,網約車出現之前,紐約市出租車市場基本保持穩定——每月載客次數約為1400萬。網約車出現後,美國紐約載客次數明顯增長,2017年底甚至達到了每月2500萬次。網約車服務大大縮短了出行時間、提高了可靠性和服務水平,同時覆蓋範圍也大大增加,使得那些人口密度較低的區域的市場得到發展。

隨後,網約車的發展壯大則開始不斷蠶食出租車市場規模。2015年8月,優步司機的數量最終超過了出租車司機。根據TCL統計數據顯示,Uber、Lyft每天的乘車次數不斷增加,但是出租車的乘車次數卻不斷降低,2017年底,Uber的日乘車次數已經超過出租車的日乘車次數。

而如今,網約車的發展已經進入到對地鐵公交等公共交通系統進行替代的階段。在紐約市居民及觀光客人數雖持續增加的背景下,MTA 數據顯示,在2015年紐約市達到自1948年以來的最高峯,而2017年載客量為17.3億人次,較2015年減少了2%,巴士載客量2018年前七個月的載客量已減少近4.5%。紐約市地鐵官員表示,地鐵載客量流失的情形集中在Uber 及其他叫車 App 蓬勃發展的曼哈頓周圍行政區。

因此,2018年 8 月紐約市議會還決定暫停對 Uber、Lyft 等網絡叫車服務公司核發新牌照一年,紐約市也成為全美第一個限制約車平台 App發展的城市。

事實上,在實施聯邦制的美國,各州政府對分享經濟的態度和管理方式多元化。到2015年8月,美國合法化專車的城市與州有54個,其中一些城市已經開始着手製定相應的政策和管制計劃,這才逐漸減少Uber在美國本土發展的阻力。

儘管如此,依舊無法阻礙網約車的發展。

總體來看,共享出行市場爆發性增長。據市場研究機Pew Research Center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在過去3年中美國市場上網約車服務的使用量翻了3倍。2017年,美國共享出行服務的人次達到26億,同比增長37%,2018年,這個數字預計會到42億,同比增長62%。

交通出行是一個巨大的市場,2017年,交通運輸是繼住房後的第二大家庭支出,幾乎是醫療保健的兩倍,是娛樂的三倍。在美國家庭中,交通支出是僅次於住房的第二大項支出,2017年的美國運輸消費支出約為1.2萬億美元,平均每户家庭年均運輸費用超過9,500美元。

而在2016年,共享乘車只佔美國出行車輛里程的百分之一,從這個角度來看,網約車市場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普華永道預測,到2030年,中國、美國、歐洲三大市場共享出行的市場規模將會達到1.5萬億美元,年均複合增長率約為24%。

Lyft逆襲

而除了傳統出行服務質量差、網約車出行更便利等因素之外,UBER、Lyft能夠削弱傳統出行的原因之一是其廉價,Uber、Lyft公司的產品在絕大多數市場比普通出租車價格低。它們的發展邏輯是以高補貼、低價格獲得大量用户和司機,這也導致Lyft虧損擴大。

招股文件顯示,Lyft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別為3.4億美元,11億美元和22億美元,同期分別錄得淨虧損金額為6.8億美元、6.9億美元以及9.1億美元,近3年的淨虧損總額超過20億美元,摺合人民幣134億元。儘管收入增長超過100%,虧損仍舊持續擴大。

當然,虧損的網約車平台也並非Lyft一家,Uber全年虧損18億美元。虧損的原因在於網約車平台模式問題,網約車的發展是以利潤換規模,當競爭沒有徹底結束,平台就要不斷補貼司機和用户,如果不補貼司機和用户就會流失。

自成立以來,與Uber激進的擴張不同,Lyft業績平平。近幾年以來,Uber捲入定價問題、亞洲高管涉嫌賄賂、逃避政府監管、性別歧視和性騷擾、自動駕駛事故等負面問題,給了其可乘之機,Lyft發展才略有起色。

招股書顯示,近三年Lyft的活躍用户、客單價、乘車車次都不斷增長。截至2018年底,Lyft活躍用户人數為1,860萬人,幾乎是2016年底人數(660萬人)的三倍。且客單價不斷增長,2018年達到36.04美元,2016年末這一數值僅為18.53美元,增長近一倍。另外,Lyft的乘車車次也不斷增長,2018年第四季度已經達到1.78億次

尤其是2017年,Lyft將服務城市從160座擴展到了約350座,搶佔Uber市場份額,Uber的市場份額從2015年的90%下跌到70%左右。日前,根據第三方分析機構Second Measure發佈的數據顯示,Lyft目前的市場份額為27%,而Uber為73%。

這樣的競爭格局下,意味着Lyft在美國的競爭正酣,作為老二要爭奪Uber的份額,也有更強的補貼動機,價格戰的也將打個不休,盈利也是遙遙無期。

為了擴大規模,籠絡司機,Lyft也是煞費苦心,招股書表示它計劃現金獎勵拉攏一些最活躍或服務時間最長的司機:向截止2019年2月25日在該平台上乘車記錄達到1萬次~2萬次且信譽良好的司機提供1000美元,完成至少2萬次乘車記錄的司機將獲得10,000美元,並允許他們選擇用這些現金在IPO時購買公司股票。

而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説,在一家公司的股票開始在交易所上市交易之前,以其IPO價格購買該公司的股票通常是很困難的,因此,這一舉措將為這些底層投資者們提供他們原本可能沒有的渠道。

Lyft能否和uber抗衡

那麼Lyft的此次ipo搶跑是否能使Lyft具備足夠的實力和uber抗衡呢?

先了解下Lyft和uber的差距有多大。

用户數量和司機數量方面。招股書顯示,2018年,Lyft總乘坐次數超過10億次,平台擁有3070萬名乘客和190萬名司機。但是,截止2018年3月,全球有300萬優步司機(美國有75萬,全世界有225萬)。其中包括7500萬優步乘客(其中美國4180萬,巴西1800萬人),很明顯Uber的用户數、司機、行程數量都明顯更高,尤其是日行程次數。

成交額上,網約車是高頻、剛需、能夠快速起量的生意,GMV極高。2018年,Lyft平台的訂單成交額約為81億美元。而uber的成交額達到500億美元,同比增長45%,uber約是Lyft的5倍,差距甚大。

盈利上,Lyft收入主要來源於從每單營收中抽成,2018年收入22億美元,抽成比例為26.8%。

而Uber財報顯示,它2018年全年營收達到113億美元,較上年增長了43%。

Uber的抽成比例似乎更低一些,但是它的收入來源更多元化,還包括廣告費和現金池收益(通過消費者的信用卡劃賬直接劃到Uber的賬户中,司機按周來領取營運收入,維持着至少一週的穩定現金池)。

如今它的業務也延伸到運輸交通可以到達的生活服務各個領域,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利潤點,擁有極高的想象空間。如UberRush——商家對商家的送貨服務,在2016年流行起來;Uber Eats——食品派送服務,成為Uber旗下僅次於載客的第二大業務,已佔總營收的17%。同時,優步也尋求進入新市場,包括踏板車租賃,公共汽車和自行車。

此外,創新性思維和崇尚高科技促使Uber將產品重心放在新領域無人駕駛技術上,據估計,優步每季度為自動駕駛汽車研究提供1.25億至1.5億美元的資金。這在未來將對它的運營成本的降低以及多元業務的發展貢獻巨大。

而從市場佈局上來看,Lyft核心業務基本都在美國,加拿大剛剛開始佈局。而Uber覆蓋了約70個國家,是全球覆蓋最廣的網約車公司。儘管它已經先後從中國大陸、俄羅斯和新加坡等市場退出,但是在當地主要的出行平台依舊擁有一定的股份(如持股滴滴20%,持有東南亞打車平台Grab27.5%股份),因此,從全球範圍內來看,Uber還是相當強勢的。

而從外界對Lyft和Uber的估值來看,根據TheAtlas的數據,Uber的估值高達720億美元,Lyft估值僅為151億美元。最近還有消息傳出Uber估值高達1200億美元,這比傳統汽車公司通用汽車(556億美元)和福特汽車(440億美元)的總市值還要高。

顯然,Lyft扮演了Uber最大挑戰者的角色,但是後者老大地位依然難以撼動。

如今,全球各國家和地區尤其是人口大國的網約車市場格局已經相對基本穩定,並不存在還未開發的市場。

根據ABIResearch的數據,亞洲佔據全球網約車市場的70%,滴滴出行控制着中國90%的市場份額,Grab控制東南亞市場,Uber還控制着世界第三大市場-印度46%的市場份額。

下一步,Uber可能會重點關注北美、歐洲等市場,更加註重盈利,這對Lyft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Uber將精力重新聚焦到北美,等於是將矛頭對準Lyft,Lyft的處境可能會變得艱難,盈利時間點也將延長。

Lyft在市場上處於劣勢地位,因此ipo搶跑Uber上市對Lyft意義更大。

一般而言,兩者不會選擇同一時間上市,極易造成兩敗俱傷的狀態。而由於兩家有着競爭關係,華爾街投資者或承銷商如果選擇Lyft,就不能或者只能更少投資Uber。畢竟,Uber估值幾倍於Lyft,如果在Uber之後上市,還會有多少投資者願意把錢揣着,留給Lyft呢?這也意味着,搶先一步上市,尋找優質合作方也就相對容易一些。

炒股賺錢,沒有那麼難!

經過漫長的3年熊市煎熬,如今市場公認,A股終於邁進牛市了!可以説,2019年最好的投資品種就是股票了。

我平常經常看一位股票老師的文章,他的公眾號是股票午評,每天中午發文提示機會和風險,水平非常高、把握精準,在此分享給大家,歡迎大家去關注。記住,名字是股票午評

股票午評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110023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