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中鄉村記憶——過年

祥説近代史2019-03-18 18:44:34

作者:王書敬

單位:淄博職業學院稷下研究院

春節,是農曆正月初一,又叫陰曆年,俗稱“過年”。這是我國民間最隆重、最熱鬧的一個傳統節日。春節的歷史很悠久,它起源於殷商時期年頭歲尾的祭神祭祖活動。按照我國農曆,正月初一古稱元日、元辰、元正、元朔、元旦等,俗稱年初一,到了民國時期,改用公曆,公曆的一月一日稱為元旦,把農曆的一月一日叫春節。除夕在古時還有“除夜、逐除、歲除、大除、大盡、年終”等別稱。稱呼雖多,但總不外乎送舊迎新、祛病消災的意思。

魯中地區的“年”既包括大年初一,也包括臘月二十九、三十的“除夕”,甚至包括初二到十五之前的所有日子。童謠裏有“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嘛!還有“蒸了窩窩蒸乾糧,小孩子穿上新衣裳——過年了!”民間也有“頭十五之前都是年”等説辭,更有“麥子沒開鐮,就沒過完年”的調侃。一般説來魯中鄉村的年從除夕大年夜正式開始到初二下午才算結束,與其他地區相比有更多的習俗和和講究,從而使年味兒更加濃郁。


萊蕪、新泰、沂源三地從地理概念上大概可以算作山東的中心區,過年的風俗基本相同,都是從年三十(小月年二十九)中午,也就是“除夕”那天開始正式進入過年的節奏。

開篇第一要務是“請家堂”:老人用簸箕端着紙、香,鄭重地走到街口、村頭,朝着祖墳的方向恭敬地鞠躬敬拜,然後焚香燒紙,口中唸叨着“都回來過年了!都來過年啊!”這是召喚逝去的親人的魂靈回家過年呢!燒完紙要放一掛爆仗,這“家堂”就算“請”回來了。此時要找幾根木棍,攔在大門口、屋門口,問老人是啥意思?説是攔住“祖宗”不讓他們走,也有説不讓“外人”進來的。兒子小時候跟着回老家過年,對這幾根木棍特別好奇,聽爺爺解釋後便在作文裏給取了個名字,叫做“神棍”——攔住大門不讓外人進,還不讓自己人走,這樣的棍子的確夠“神”的!

“祖宗”請到家裏來,當然要好好招待,接下來要擺酒菜“供養”。供桌上擺上黃表紙寫的祖先的牌位,從曾祖考、先祖考、祖考直到先考,牌位上男祖名諱居中,女祖在側,且只有姓沒有名,只寫“妣XX氏”,傳統男權社會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思想由此可見一斑。祭祖要先敬茶,後上點心,再上包子(水餃),最後擺上雞鴨魚肉,斟滿酒,一切像招待活人一樣,當然“祖宗”們是不可能真吃的。女人一刻不停地忙碌着:蒸饅頭、蒸窩頭、炸菜、煮肉,可男人一會兒上香,一會兒敬茶,就是不肯幫女人做家務。有時女人就發牢騷埋怨:“你也不怕把祖宗撐着了!多虧恁這些祖宗不吃,要真吃你準沒有這麼勤利!”不吃歸不吃,供養的種類和數量絕對不能馬虎,五盤點心、五碗菜必不可少,而且必須有整隻雞整隻魚。上的點心也講究,比如花生,老百姓叫它“長生果”,蘋果代表“平平安安”,橘子希冀“團聚”,供桌腿前放兩顆生菜,寓意“升官發財”。從沒見過擺麻花的——“麻煩不斷”,也沒見擺大蝦的——與“瞎”同音。

接下來的年夜飯要比平時早很多,在家幹活的、在外工作的,一年了一大家人的確應該聚在一起好好吃一頓,説説過年的話,啦啦過年的呱。即便已經分家單過的兒子,也要提着酒菜到老人這邊過年。這種“團聚”的傳統觀念力量相當強大,代代相傳而不息。要是誰家兒子跟爺孃鬧彆扭,過年都沒到老人家裏,這消息第二天就會傳遍全村,成為不孝順、不懂事的典型。有一首歌唱到“有錢沒錢,回家過年”,可算唱到了鄉民的心裏。


接下來是照庭。

吃完年夜飯,街上聚集了很多人,正準備“照庭”。當街豎起一個玉米秸或一束稈草,從下面點燃,大家聚在周圍烤火,大概是火光照亮了四周庭院吧,所以叫做“照庭”。豎起的秸稈越燒越小,終於向一個方向倒下去,這個方向就預示着來年將要豐收:“收了北坡了”“收了南嶺了”老人們半開玩笑辦認真地説着。調皮的孩子偷偷地往火堆裏面扔爆仗,把老人氣得不行,一個勁地罵。以前沒有電視的時候,照庭完了是“熬五更”,後來隨着電視機的普及,家家户户熬夜看春晚。隨着電視裏零點報時鐘聲的敲響,新的一年到來了。

凌晨發紙馬

大年初一的凌晨三四點鐘(越早越有福),一家老小要忙活着“發紙馬”。“發紙馬”三個字並非生造,而是有根有據。發,即“發送”之意,“紙馬”就是紙人紙馬,“發紙馬”本意是給死去的人燒紙燒錢,燒紙馬之類的物品。魯中鄉村的年五更裏顯然是簡化了程序和內容,雖然也叫做“發紙馬”,卻只燒紙錢及紙糊的元寶。一般要把供桌上的祭品一樣樣端到天井裏的小桌上,極其虔誠地敬天地、敬神靈、敬祖宗,保佑一家人來年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紙錢元寶點燃後,熱空氣上升形成氣旋,紙灰飄悠飄悠上了天,老人會念叨:都來使錢啊!都使(領取)錢去了!再下來是磕頭許願,至於靈不靈,大概類似於現代人吹蠟燭許願吧!最後是放一掛爆仗,“呲噠呲噠”一年的晦氣,“發紙馬”到此結束。


初一拜年

窮富莫論,初一的早晨必定是吃餃子的,俗話説“誰家過年還不吃頓餃子”,就連《白毛女》中的楊白勞還會稱二斤面,跟女兒歡歡喜喜過個年呢。不過魯中鄉村普遍把餃子稱作“包子”,根據習俗,三十晚上、初一早上要吃素包子,寓意來年“素淨”,沒有煩心事。年輕人不管這一套,素包子哪有肉包子好吃,老人不樂意就跟老人爭辯“這是新的過法,吃肉包子來年過得‘肉頭’”。過去有在包子裏面包上一枚硬幣的,誰吃到了誰就有福,來年掙大錢。吃完包子就該拜年去了。一般拜年只限在同姓的本家,個別關係特別好的異姓鄰居、“莊鄉”之間,也相互拜年。進門後先要給祖宗牌位磕頭,然後給長輩磕頭。給長輩磕頭有講究,不能直接對着活人磕,那就成了咒人早死了,要對着牌位磕,嘴裏要説“給俺大娘、大爺磕頭了”。然後是吃瓜子、磕花生、喝水、拉呱,然後再奔下一家。

初二“送家堂”

大致沿泰沂山脈齊長城一線為界,南北過年的風俗有較大差異。以北,初一就算過完年了,初二一早走丈母孃家,看望岳父岳母;以南則要延續到初二下午,在“送家堂”之前,女婿、出嫁的閨女不能回孃家,不能見孃家的“家堂桌子”。“送家堂”跟“請家堂”基本是一個套路,只不過要把祖先的牌位連同厚厚的紙錢(大概算紅包吧)都燒掉,舀一碗包子湯,在地上灑出一個開口朝向墓地方向的喇叭形狀,一掛爆仗之後,“祖宗”們就算送回去了,這年才算真正過完。


https://hk.wxwenku.com/d/110019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