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拉回被保健品拐跑的父母?

中國婦女2019-03-18 17:30:08



恰逢“315”,保健品亂象再次引發人們的關注,特別是被無良保健品商家套路的老年人,健康、積蓄和精神都受損嚴重,再上之不久前某保健品巨無霸公司傳銷門的不斷髮酵,讓多年來不堪保健品之擾的家庭又一次有了發聲的契機。



本文刊於《中國婦女》2019年3月(上)

誘拐力


免費+甜頭+似是而非的科普


我在北京工作,經常被我媽指揮着去查同仁堂是否有個坐堂的老中醫叫某某,同仁醫院是否有個退休的白內障專家某某某,剛開始我還真的去醫院問,每次都是查無此人。以後再讓我查,我不用查都可以打包票是騙子。我媽還是經常跟我説又聽了什麼專家講座,講的比電視上的都好,還偷偷錄下來讓我聽。


去年夏天,我媽每天早上都固定去一個保健器械廠家打卡。他們宣傳説每天打卡試用,只要一天不斷,就一文不取。她自信地對我説:“我才不會上他們的當,我就是每天去,但絕對不會買的!”她是沒有買產品,但因為每天去,更容易被洗腦,居然被忽悠投資兩萬元做一個石墨烯項目的股東,“這個項目是利國利民的,而且我觀察幾個月了,每個人都能按月拿到返點,我投資了兩萬,都已經拿回兩千了!”最初的“甜頭”常常是“深淵”的誘餌。因為她的大宗存單都交給我保管,最近又鬧着要取錢追加投資,在我拒絕後生氣説:“我憑什麼不能拿自己的錢投資!”我真是欲哭無淚。


專家解力

揭穿套路比科普更重要 


你有沒有發現,那些愛上保健品當的老人,退休前少有從事醫學、生物、化學、物理等科學門類工作的。大多數普通人缺乏對科學的瞭解。其實很多保健品無非就是造噱頭,把原本廉價的東西換個新科技名詞,比如以前的遠紅外、磁療,現在的基因療法、納米技術……因為大家不瞭解,很容易被各種似是而非的科普知識、各種所謂科學術語弄暈。還有很多保健品商家在科技騙局後面配套推出一些投資方式,照例也是一些聽不懂的金融名詞,難以置信的回報率。


所以,我們要給父母科普一些金融知識和科技知識,揭示一些耳熟能詳的陷阱套路,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高回報必定意味着高風險等。


誘拐力


被放大的尊重和滿足感


一天我和我爸去超市,有兩個二十歲出頭的男生熱情地跟他打招呼,叫他“焦老師”。我問是誰?他説是學生。我爸從我們廠中學退休都十幾年了,哪可能有這麼年輕的學生。我再一追問,説是他經常去的保健機構的員工,倆孩子家庭條件差上不了大學,但是特別好學,特別喜歡聽他講課。每次我爸去做保健,他們邊按摩邊聊天,總愛拿個小本記我爸講話,我爸説真是好孩子。可我心知肚明,我爸上班時也不是專職的老師,主要從事管理方面的工作,偶爾講講課也是紀律方面的。真不知道有什麼值得做筆記的。我説這都是哄着你買東西,我爸居然跟我生氣了,説我思想有問題,看不起這些底層奮鬥的孩子,我真是無語了。


 

專家解力

尊重比陪伴更重要 


我們發現,老人容易被保健品機構誘惑,很大一部分原因並不是兒女陪伴少,而是尊重少。這其實也不怪兒女,再優秀的家人在彼此眼中也就是尋常,更別提是在很多方面已經落伍的老人。他們説的話題也好,抱持的理念也好,子女往往不屑一顧,讓老人感覺得不到尊重。而在保健品推銷人員那裏,他們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你説什麼都有人認真傾聽並附和。


所以,與其説老年人在這裏找陪伴者,不如説找一種受尊重被關注的感覺。也不要一味笑話老人,我們有時候也會被導購忽悠着某件衣服穿上效果多好而暈暈乎乎買了,回來後標籤都不曾拆過。所以,子女不要以貶低老人的口氣揭穿這種把戲,而是通過一些“別人”的事例告訴他們,這些人是有所圖謀的。


拉回“被拐”父母,需要合力

文/潘蘭



輸入

潘蘭    融智家庭教育理念創始人,高級婚姻家庭指導師


很多年前就經常有這樣的場面:一羣老人聚集在一個地方聽講,一般都是講養生知識,後面就開始推銷產品。出來後,每個人手裏就多了一些生活物資,有時候是雞蛋糧油,有時候是洗衣粉之類的生活用品,彼此還興高采烈地相約下次什麼時候再來。


我們都認為老人去參加就是衝着免費的禮品可以領,佔點小便宜,真讓他們出錢買東西沒那麼容易,廠家多半是賠錢賺吆喝。直到2018年底某保健品巨頭傳銷門的爆發,一個讓人觸目驚心的事實浮現在國人面前:保健品的傳銷詐騙,正在逐漸蠶食中國許多家庭中老人畢生積累的財富。中國老人一向是以勤儉節約而著稱的,那麼為何老人們會一擲千金購買自己用都用不完的保健品呢?究竟是為什麼,保健品詐騙在中國的老人羣體中大行其道,持續多年?


被邊緣化的老年人想“自救”


從社會現實來看,隨着我國老人羣體的快速增長,很多老人面臨被社會邊緣化的處境。由於我國的人口流動和家庭結構變化,越來越多的老人和子女是分開居住,甚至相當一部分的老人是獨居。關愛缺乏,信息閉塞導致老人逐漸成為社會邊緣化羣體。同時老人對身體健康存在着剛性需求,他們健康意識的增強和對昂貴醫療費用的擔憂,使得他們更容易被一些廣告包裝出來的“健康觀念”所誤導,成為被詐騙的高危羣體。


從內心情感來看,由於老人退休大多不再從事工作和社會活動,加上身體逐漸多病、子女日常陪伴和照料的不足,他們比一般人更加關注健康,願意加倍付出金錢、時間和精力。對於老人來説,他們購買的是生命的質量。而商家正是看到老人需要向人傾訴、渴望有人關注的心理需求,組織各種活動進行“親情營銷”,大投情感誘餌,噓寒問暖,取得了老人們的信任,讓他們掉入圈套,痴迷於購買各種保健品。從老人的認知來看,由於社會聯繫減少,信息獲取不對稱,導致認知不足。現在電視網絡廣告繁多,魚目混珠,老人獲取信息渠道較為單一,信息處理能力較弱,容易盲從。特別是電視和網絡平台廣告中所謂的“權威專家”和“明星”推波助瀾,吹噓一些所謂的高科技理論和先進產品功效,片面誇大一些所謂健康危害,讓老人覺得問題嚴重,不馬上“自救”不行。


從老人的心態來看,他們普遍自尊心較強,面子觀念較重,渴望獲得讚許和他人的認可。因此,有相當多的老人覺得自己參加了活動,白拿了東西,不買一點商品過意不去。有的老人發現可能上當,但是擔心家人指責,讓自己成為家庭包袱,選擇隱瞞不説,自己默默承受損失,反而加重心理負擔,甚至殃及健康。


友好社會替代“親情營銷”


從社會環境建設和制度層面,需要多關注老年人的生活環境和生活質量,加大在醫療資源、知識宣講、生活技能、日常陪伴等方面對老人羣體的公共投入。以制度設計和公共服務採購的方式為老人提供更多福利,深入到他們的生活社區和日常生活,提供足夠的知識獲取渠道。讓他們在退休之後也能夠保持充實的精神狀態和良好的生活質量。


信息媒體有待進一步加強監管。據調查,老年人對產品的獲知途徑有相當大的比例是通過電視、廣播獲得,並願意聽信其宣傳效果。雖説媒體節目內容來源複雜,老人卻難以扭轉對媒體的認知,從而輕信那些虛假誇張的宣傳。


在社會中,首先要政策支持並鼓勵子女有充足的實際陪伴父母時間,使他們能多和老人保持溝通,提醒他們不要迷信所謂的“權威”。老人不是那麼孤獨空虛,商家的“親情營銷”也就不會那麼容易乘虛而入。而老人要正視自己的各種退行性問題,遇到別人忽悠和慫恿時,以“自己做不了主”之類的理由推託,諮詢子女確定後再行決定。

https://hk.wxwenku.com/d/110019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