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的女人願意接受無性婚姻?

時尚社團2019-03-17 04:42:50

第1章 財大氣粗
001我財大氣粗的樣子


“我們離婚!”

這是我對靳霆説的,我站在他的辦公室裏半個小時,他一直在簽署各種文件,聽到我這句話才抬起頭。

他的手停頓了一下,面無表情的打量了我幾秒鐘,繼續處理文件,“你他媽的又發什麼瘋?”

“我説,”我也很平靜,“靳總,我要和你離婚。”

昨天,有個女人找到我,我本以為這次又是告訴我,她懷了我老公的孩子,誰知她牽着個三歲的孩子,告訴我,這孩子是我老公的!

我無所謂的笑了笑,這次換了台詞,挺新穎的啊。她一臉傲氣,又拿出一份親子鑑定書遞給我,我看了看,字字確鑿,是靳霆的沒錯。

我打量這那孩子,麪皮白淨,一對可愛的時花眼,是有幾分像靳霆。

那女人急忙把孩子摟在懷裏,問我:“你要幹什麼?”

我冷笑起來,打量着眼前這一對母子,開口説:“這孩子挺可愛啊,我帶回靳家會視如己出的。”

那女人嚇得抱着孩子就跑了,臨走時還對我説:“母憑子貴,你嫁給他五年都沒生出孩子,趁早別和我爭了,滾出靳家吧。”

我心裏五味雜陳,靳霆和別人的兒子都三歲了,我一直矇在鼓裏。

反正我們當初結婚也不是因為愛情,索性我就自覺一點,離婚吧。

靳霆繼續處理文件,我看着他,他比五年前更加好看,只是脣角的弧度冷峻的讓人害怕,幾分鐘之後,他説:“時音音,離婚的手續我會讓人給你送去。”

“好!”我毫無留戀的從靳氏集團出來,兩眼茫然的看着街上車水馬龍,不由得悲從心來。

當初,我才20歲,我爸的公司陷入危機,靳氏集團強勢收購,我爸一急之下心梗發作,在推進搶救室之前,他讓我一定要嫁給靳霆,保住公司的一半股份,給我年幼的弟弟成長的時間,重新奪回公司。

我當時有喜歡的人,我不同意,可我爸説完這句話,沒過幾分鐘就過世了。

我看着才十五歲的弟弟,他哭着對我説,“姐姐,我們是不是什麼都沒有了?”

當我和十五歲的時陽拎着行禮站在街頭無家可歸時,我終於做了決定。

靳霆當時也有女朋友,我和靳霆從小一起長大,但當我跪在他面前,哭着求他娶我的時候,他沉默了一會,同意了!

婚禮之前,我問他:“靳霆,沒有愛情的婚姻,能支撐五年嗎?”

他的眸光晦暗不明,盯着我看眼睛,沒有告訴我答案。

我是恨靳氏的,恨得把我對靳霆的情誼都沖淡了。

往事一幕幕在我腦海裏輪轉,我抬起步子回到家裏。

這個家裏,其實應該是我一個人的家,因為靳霆一般情況不會回來的。

靳霆很神速,我才到家沒多久,他的律師便把離婚相關的文件帶來了,我連看都沒看,直接簽了。

律師説:“靳太太,那麼,我們什麼時候去辦手續?”

我瞅着他,什麼叫我們啊?是我和靳霆離婚,又不是和他,這大哥也真逗。

不過,去民政局離婚的那天,靳霆真的沒到場,一切都是律師和他的祕書代他辦理。

我心裏把他罵了十八遍,有了兒子,連和我離婚都懶得到場了!

離開民政局的時候,我感到身後有一道悲涼的目光,我回頭看了看,什麼都沒看到。

想來,來離婚的人,有幾個不是內心悲涼的呢?

我從民政局出去,忽然在街上大吼了一句:“媽的,老孃自由了!”

我當即給我閨蜜於曉捷打了個電話,約到‘情海’痛快一次。

情海是江東市最著名的牛郎店,我叫於曉捷把雜七雜八的朋友叫了一大串全來了。

我左擁右抱了兩個肌肉男,他們一口一個姐的勸我多喝點,我點了十瓶最貴的紅酒,喝的不亦樂乎。

可能是他們被我財大氣粗的樣子征服了,一羣牛郎圍着我,一個勁的求我帶他們出去開房,並承諾肯定會伺候的我很滿意。

我喝的兩眼發直,笑的那叫一個邪性,嚷嚷着:“姐有得是錢,你們一個一個的,自我介紹一下,誰的活兒最好。”

於曉捷在旁邊,被我豪邁的樣子嚇得不輕,一直問我:“時音音,你他嗎是受了啥刺激啊?你這樣被你家靳霆知道了,還不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把你塞九萬尺的冰窟窿裏冷禁!”

“老孃在乎他?”我站起身,眼淚吧差的摟着一個男的,“走,姐看你最順眼了。”

“你給我回來。”於曉捷扯着我。

之後我就斷片了,迷糊中感覺我真的被人帶出了酒吧,一雙有力的雙臂打橫抱着我,我看不清那人的臉,只是聽到他結實的胸膛上,強又有力的心跳。

我的手不自覺攀上他的脖頸,嘴裏喃喃的念着:“你給老孃快點,老孃要及時行樂!”

抱着我的人忽然停住,身體一僵。

我的手指從他的脖子滑到了胸前,不停的輕輕的轉着……

他握住我不安分的手,而後我感覺自己被放在了柔軟的牀上……

點擊下方 “閲讀原文” 查看更多

https://hk.wxwenku.com/d/110015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