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失聲第48天,熊貓直播宣佈破產:你的舒適區,正在殺死你

ASGIRL女孩與車2019-03-15 17:50:49


64年12


文/王耳朵先生

來源:王耳朵先生(ID: huangezishiba)


3月8日,是校長王思聰微博停更的第48天。這一天,他一手締造的熊貓直播宣佈破產。

校長的微博依舊沉默,但這則消息卻震驚了朋友圈。

背靠王思聰這棵大樹,曾與鬥魚、虎牙三足鼎立,估值高達50億,熊貓直播從一開始就像個優等生。

誰會想到,佔盡了天時地利,卻依舊一敗塗地。

不幸是結局,不爭是緣由,熊貓直播卻是敗給了自己。

破產原因很多,但和打雞血、倡導狼性文化的同行不同,熊貓直播很佛。

主播佛,每天只直播 4、5個小時,人氣掉了領導也不在意。

等到月底瘋狂補時長,然後拿全額薪水。

甚至,主播們還虛假“刷量”成風。

員工佛:有遊戲廠商員工説,熊貓員工很自負,認為“校長”的名字足夠牛,是最厲害的推廣方案,多餘的PR毫無意義。

領導更佛:媒體報道説,熊貓直播曾幾次遇到危機,領導層都集合開會。但實際上,都是邊開會,邊攜妻帶子找個度假村搞團建。

相比對手,熊貓直播就是天堂,大家不用加班、不用熬夜、不用有危機感,就能舒舒服服的拿錢。

但直播行業白刃見紅,全力以赴尚且困難重重,一味貪圖安逸,想不死都難。

用户下降、造血困難,熊貓直播節節敗退,不僅無人願意投資,最後連王思聰都撤了資。

總認為大樹底下好乘涼,卻不知道大樹不喜歡懶惰的你。

如今,在直播間高呼“世界末日”的主播,在職場到處投簡歷的員工,一定感受到了行業的殘酷,但這一切又能怪誰?

正如360創始人周鴻禕在《給那些仍舊在公司混日子的人》一文所寫:

“你混日子,就是日子混你,最後的輸家是你自己。”

你曾經貪圖的舒適區,正在慢慢殺死你。

羅振宇有句話很形象,你喜歡歲月靜好,其實現實是大江奔流。

在這大江奔流中,你如果渾渾噩噩,把混日子當成是歲月靜好,等待你的絕不僅僅只是落後。

去年年初,唐山某收費站取締,一批工作人員因此下崗。

為此,這些人圍住了領導要説法。

其中一位大姐哭訴,“我今年36了,我的青春都交給收費了,我現在啥也不會,也沒人喜歡我們,我也學不了什麼東西了。”

隔着屏幕都覺得悲哀,這種悲哀不是她失業,而是她才36歲,就失去了面對人生的勇氣。

而生活中,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同事的一位表叔,是80年代末為數不多的大學生,畢業時他進了國有紡織廠。

那時紡織還是壟斷行業,旱澇保收,福利待遇很好,上班就是一張報紙一杯茶。

再後來,他跟着“老油條”們一起翹班、喝酒打牌。

好景沒幾年,市場放開,民營企業湧入,“安逸”的國企很快破產,表叔也失了業。

才三十出頭的他,嘗試做過出租車司機,也幹過搬運工,但哪一行也幹不長,最後所幸閒了下來,僅靠着每月一點失業金度日。

不去工作的表叔,反倒更迷戀喝酒打牌了,直到今年,快50歲了,依舊如此。

日子越過越糟,兩個孩子都因為家窮早早輟學,親戚朋友一提起他就搖頭。

心理學上這個詞,叫“花盆效應”,指的是人如果在舒適的“花盆”中待久了,就會不思進取、安於現狀。

年輕時貪圖安逸,容易形成慣性思維。

此後,如果困難來襲,他們往往不是絕境反擊,相反會因為害怕,選擇用更低級的舒適,和短暫快感來麻痺自己。

到最後,輸的徹徹底底。

前不久,孫儷的經紀人被推上了熱搜。

凌晨生產,早上9點就復工,開始跟孫儷對接工作流程。

這已不是這位姑娘,第一次這麼拼命。

上一次是自己結婚,婚禮結束兩小時,就復工上班;

很多人評論説,看到了一位女人的不易,但我卻感受到了一名普通姑娘的強大。

正是這股韌勁和堅持,讓她脱穎而出,成為孫儷和鄧超這對夫妻檔的經紀人,並以專業能力讓人折服。

沒有前幾年工作填滿生活的堅持,哪有後幾年面對人生的能力。

我一個朋友,碼字4年,有一個幾十萬粉絲的大號,爆文頻出,名聲在外。

很多人羨慕她瀟灑,但我知道碼字路上,她曾有多心酸。

一天碼字十幾個小時,有時候為了追熱點,凌晨三四點也會爬起來;

一年休息不到3天,除夕夜別人看春晚,她還在找選題;

孩子出生後,她立刻請了保姆,就為了能省下一點精力,去抽空寫作。

靠着時間的積累、靠着一年精讀50本書的輸入,靠着一年上百萬字的輸出,她的文字越來越好,對讀者情感的把握越來越好。

許多人因為喜歡她的文字,加入了她的粉絲會。

到現在,她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事業越做越大。

作家格拉德威爾在《異類》中指出。

“1萬小時的錘鍊是任何人從平凡變成世界級大師的必要條件。”

你把時間花在哪裏,最後的收穫就在哪裏。

而走出那些毫不費力的人生,翻越崇山峻嶺,終究遇見的是一個更豐盈的自己。

知乎有個問題:你打拼的意義是什麼?

答主唐寶兒講了自己的故事。

之前她在聯通下屬的公司當臨時工,沒有社保與獎金,但工作也輕鬆,隨時可以回家。

沒事時,大部分同事都逛淘寶、聊QQ、玩微信、看電影、聊天。

但她把時間用在學習上,工作期間考取了中級工程師、ISO質量管理體系內審員、會計證等證書。

環境相同,但人的選擇可以不同,結局也大相徑庭。

答主後來辭職,又考上了一級建造師、企業中級培訓師,現收入20多萬。

而原公司破產清算,大部分背景不夠的同事被辭退,沒有任何補償。

成功的路並不擁擠,因為大多數人選擇了安逸。

直到現在,答主依舊每天學習,每天記十頁筆記,每週用紅筆歸納總結。

她説,我曾經被網上90後的小姑娘諷刺是中年婦女。

一箇中年婦女都如此努力,年輕的你呢?

玩遊戲、刷手機?的確這些東西能讓人產生短期的快感,但是然後呢?

只會是空虛和寂寞,然後再用這些東西填滿。

相反,你去拼盡全力,雖然苦,但是因為成長,會讓你覺得有希望、很充實,何嘗不是另一種快樂。

而有朝一日,目標實現帶來的愉悦感,更是貪圖安逸的人無法想象的舒服。

很多人,只看到了有錢有閒的A面,就叫囂“我不一定有錢,但可以做到有閒”。

卻沒有看到拼命努力的B面,別人有閒叫選擇權,而你的安逸叫混吃等死。

奇葩説辯手董婧説,面對失敗,最難過的不是我不行,而是我本可以。

深以為然。

你18歲,沒有考上心儀的大學,會不會後悔,高中時不夠努力。

你22歲,沒有找到理想的工作,會不會後悔,在大學裏只是假裝學習。

你35歲,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不能給孩子、家人最好的生活,會不會後悔,在之前的十多年中只是貪圖安逸。

決定是現在,是你昨天的選擇;而決定明天的,是你今天的行動。

不要被現在的安逸所矇蔽,其實每個成年人,都是劫後餘生;

所有的卓然不羣,都是逼出來的,所有的輕鬆生活,都是熬出來的。

如果你人到中年,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那麼問一問自己,在之前的十多年中,你是否貪圖安逸。

為什麼,不要貪圖短期的無憂無慮?

為什麼,不要迷戀那種得過且過的人生?

只是為了有朝一日,在面對生活的刁難時,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

也有足夠的底氣説,“歲月不饒人,我也未曾饒過歲月。”


*作者:一北、喬安,來源:王耳朵先生,青年作家,知名媒體前首席記者,關注於職場和個人成長,多篇文章全網閲讀量過千萬,微信公眾號: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本文為轉載,圖片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衞戰士每人配備一支衝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羣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羣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羣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衝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着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羣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着説:“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説,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乾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羣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着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嚥着,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乾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着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裏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羣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裏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裏。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羣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説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温順。其中一隻狼圍着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隻狼帶着狼羣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裏叼着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裏滾動着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複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複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複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着,其中一隻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説:“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

https://hk.wxwenku.com/d/110014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