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了太多社會負能量,記者決定起訴自己報社,最終獲賠85萬!

英國那些事兒2019-03-14 16:16:26

最近,澳大利亞法庭的一個判決引起了廣泛的討論:

墨爾本最大的報社《The Age》向曾任職於報社的記者YZ賠償了18萬澳元(大約85萬人民幣)。


原因是,YZ任職的10年裏,報社總是派她去報道犯罪案件。

看多了各種血腥畫面和人情悲劇後,YZ最終心理受創患上了PTSD,整個人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YZ是在2003年進入The Age工作的,當時的她還很年輕,對工作也充滿嚮往。

作為一名合格的社會新聞記者,衝在第一線去面對世間百態是工作的常態,遇到一些可怕的案件也在所難免。


但是YZ漸漸地覺得,自己低估了這份職業的負能量——

她遇到過分屍案現場,房間裏到處都是血,屍體被肢解後丟在垃圾堆中,而做出這一切的人居然是死者的丈夫;


她報道過兒童兇殺案,陪同警方找到受害孩子屍體時,孩子的臉已經不見了

她遇到過殘暴的性侵案,罪犯將一對親姐妹性侵後殘忍地殺害;

她連續好幾年跟蹤報道墨爾本的黑社會鬥爭,目睹了幾十起手段令人髮指的謀殺案,甚至因此被黑幫威脅過...

看着這些鮮血淋漓的現場,各種記錄屍體的照片,

無論多麼痛苦,作為記者的YZ只能壓抑住本能的恐懼繼續報道。



如果説只是偶爾遇到這樣的慘案也就罷了,寫完報道後還能給自己一點時間慢慢恢復。

但實際上,YZ在報社領導的安排下,漸漸地變成了“專門報道負能量新聞”的記者。

她本人對這些負面案件的代入感開始越來越深。

即便時刻提醒自己要從新聞記者的旁觀角度看待,卻還是控制不住情緒被帶向越來越抑鬱、絕望的一面。

甚至到了最後,常常是一邊哭一邊把新聞寫完的...


有一次,她被派去報道一個兒童被父親從58米高大橋上丟下去的事件。

等她趕到現場的時候,醫護人員正在對5歲不到的孩子進行CPR搶救,

YZ就在旁邊看着,緊張着,擔憂着,直到醫生宣佈搶救無效,孩子最後不治身亡...

眼睜睜看着一個稚嫩的生命就這樣從面前消逝,那天成了YZ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


(Darcy被拋下當天,警方搜救Darcy現場)


有時候,作為參與事件報道的記者,YZ還會參加死者的葬禮,與死者的親人交談。

雖然這也是她工作的一部分,但這種“深入調查”讓她在情感上越來越靠近受害者家屬,更加傷心、絕望。

漸漸地,YZ自己的精神狀態開始垮掉:

她常常感到焦慮、抑鬱、無法入睡,有時候會恐慌症發作,難以安定;

有時候好不容易睡着,卻還是會夢到白天報道的兇殺案現場...


YZ也向報社主編們反應過自己的情況,覺得自己真的受夠了頻繁報道死亡事件。

但是報社領導們並沒有詢問過她的感受如何,也並沒有把她的訴求當回事;


YZ無奈地申請過換崗,曾短暫地被派到體育新聞部門工作。

但最後她的副主編還是要求她回到原崗位。

當時的YZ已經明白,再繼續頻繁地直面一樁樁負面案件,自己最後一定會崩潰的,所以她拒絕了副主編的調動安排。


最終,YZ被報社停職,不久後她便主動辭職離開。



從報社離開後,YZ心理上的痛苦和壓抑並沒有結束,她被診斷為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

於是她找到了律師,將工作了10年的報社告上法庭。


她的控告中表示,作為新聞記者,接觸到這些犯罪案件是正常的,但是報社並沒有做到他們本該做的:對記者的調節和保護。


報社不僅沒有任何制度輔助記者們處理工作創傷,也沒有提供任何應對這些創傷的培訓。甚至在YZ主動提出心理狀態因為工作而崩潰後,報社也沒有進行任何干預。

最終才使YZ在日復一日的犯罪報道中,積累了難以治癒的心理創傷。



最終經過審理,法院認為,報社的確對YZ的心理創傷形成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需要向YZ提供18萬澳元的賠償。


這是澳洲第一次記者因為工作患上PTSD後控告公司勝訴的案件。

2012年時,也有一名記者因為和YZ類似的經歷而控告《The Age》,但最終敗訴。

當時大部分人可能認為,社會記者,尤其是犯罪案件記者,會遭遇這些負能量事件本身就是一件可以預料的事情,也是記者工作的一部分。決定做這行就要承受這種風險。


但即便是記者,也沒有辦法永遠保持冷靜、中立、堅強。

報社可以在培訓、人員安排、心理諮詢方面些暴露在負能量之下的記者們,進行更好的安排和保護,避免他們產生類似於YZ的嚴重心理創傷。

或許,這次YZ的勝訴能讓所有從事媒體行業的人,都對這種風險有所重視和預防吧...


ref:

https://www.news.com.au/news/national/the-age-journalist-paid-180000-compensation-after-10year-service-on-melbourne-crime-desk/news-story/0feaec242a01b104f5c1a0751ef0d3fa

https://dartcenter.org/blog/2019/02/journalist-awarded-damages-ptsd-anxiety-depression

http://theconversation.com/media-companies-on-notice-over-traumatised-journalists-after-landmark-court-decision-112766


-------------------

不靠譜的某少年:確實,即使是職責所在,企業也有義務對員工進行必要的關懷,何況這個報社在記者提出調崗希望後還強行調回,甚至停職,也是挺過分了


冰泉凝醉月:願意做這種事情的人挺偉大的……但是除了讚揚他們,也要幫助他們緩解這種偉大背後的傷痛啊


Mistral_:真的,我們老師當年跑過各種突發,什麼煙花爆竹爆炸人的腸子掛在樹上,高速車禍只能把人剷起來……這種聽聽就要嚇哭人的,他説作為男的都要很久才緩過來,真的要體諒記者啊


歌舞伎町的李爾王:想起長期記錄南京大屠殺日軍暴行並整理成書的女作家張純如。在出書七年後飲彈自盡。一件黑暗的暴行發生了,受害的不止是受害者本人,它傳遞出的絕望也會侵染這個世界。


墨凝1314:這種崗位就應該建立一個有效機制,比如這個崗位輪崗最多隻可以在這個崗位做五年之類的制度,規避這種做一份工作最後崩潰的現象吧。


wario不疊被子:一個朋友是法治節目攝影師,他説在一次殺人碎屍案的現場拍完以後他就辭職了,切碎的屍體被放在馬桶裏還倒滿了硫酸,他對着馬桶拍了十分鐘。。


沉狗頭:我記得以前對死刑犯執行槍決的警員,也是要在執行後進行心理調節的。一個記者每天面對這種情況,我實在難以想象


…………………………

事兒君有品,

專為大家準備英國的各種值得推薦的好產品~

英國直郵,包郵包税~




https://hk.wxwenku.com/d/1100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