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曲 | ​陪伴是最長久的告白,用一生寫一封情書。

時光收音機2018-03-22 02:55:56

昨天褚時健去世,我對着電腦發了半個小時呆。很想寫點什麼啊,比如“改革開放第一代企業家的傑出代表”這種。可是我實在不瞭解這個老頭,只吃過他家的褚橙。前幾年褚橙還是很好吃的,皮薄多汁清甜。最近兩年越來越失望了,箱子上還是印着他的頭像,可是皮越來越厚,那股清甜也消失了。公允地説,味道還過得去,但不是我最初吃到的褚橙了。從商業運營角度,我覺得褚橙的品控出了問題,看上去像是急於賺快錢,不知道是過度授權,還是急速增產施了太多化肥。褚時健90歲的人了,肯定看不了這麼細,應該都是家人和底下員工打理。但既然叫褚橙,品控出問題老先生肯定要背鍋。這個意義上,可能褚時健的確是改開第一代企業家的傑出代表,但他的偉大也就到這。第一代企業家,狼行虎視,沒有路的地方開出一條路來,卻也不免蘿蔔快了不洗泥,就拿褚橙來説,品控是現代企業的生命線,好像他家並沒有這方面的強烈意願。所以褚時健沒法跟任正非相比,更不是一個現代意義上的第一流企業家。褚時健有標本意義,也有勵志價值,但其他可説的就不多了。

 

發半個小時呆我就放棄了,然後刷朋友圈看各種讚譽和悼念。

 

其實我更感興趣紅塔煙廠那一段。褚時健是個大能人,把一個小破煙廠帶到全國領先世界知名。後來出“經濟問題”,涉案几千萬。那可是90年代的幾千萬,按現在的的幣值恐怕後邊要加個零。如果只是“經濟問題”還好説,我們可以討論當時體制造成企業家的貢獻與收入嚴重不匹配,唏噓一番罵上幾句都無所謂。可是不這麼簡單啊!當年雲南不説整個至少大半個X場是靠着褚時健發財的。老褚一個條子,幾千件香煙批出去,你這輩子不用愁了。問題是什麼人找他批條子?這個水太深了,不能講更不能猜,誰知道褚時健當時怎麼想的?在雲南那種地方吃得開,褚時健應該是一個江湖氣很重的人。當然第一代企業家多少都有一些江湖氣,但褚時健這個事還是水太深了,説不得。


                          (褚時健被宣判時一臉不服啊)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誰在神話褚時健》,詳細講了當年褚時健涉案的背景、金額,還有老婆女兒參與,女兒在獄中自殺。作者表示很看不慣褚去世後公眾輿論的各種諛辭和高帽。我也轉發了,標註是“另一種視角”。

 

我很慶幸昨天沒有蹭熱點寫一篇“改革開放第一代企業家的傑出代表”。這個人太複雜,蓋棺無法論定,何況我什麼都不是,並不比別人知道的多,更有太多投鼠忌器,我憑什麼去總結這樣一個人的偉大意義。

 

但是我們似乎習慣了,一個人死,一件事情發生,忙不迭給他總結偉大意義,好像無限不拔高一番人就白死了,過了這村再沒這店——至少,我覺得褚橙可能沒幾年了。

 

別管是不是朋友們為了仰慕或者報答,給錢給地,褚時健70多歲從監獄保釋出來種橙子而且成功了,的確了不起。但也應該知道,本質上那是一次企業家價值觀的成功營銷。王石柳傳志潘石屹這些人,不好總講自己,於是拿褚時健來講。講什麼呢,一個是生命不息奮鬥不止,企業家精神;再一個是抓住人們的焦慮和恐懼,宣講更好的食材和消費觀。柳桃潘蘋果包括丁磊養豬,可能也沒指望賺多少錢,它首先是一個態度和價值觀。人都希望別人接受自己的價值觀,企業家這方面意願只能更強烈。但是在當下中國,企業家能發表的意見恐怕不多,倡導消費品質又不過分炫富,於是褚橙成為一個成功的包裝案例,而且褚橙背後的老人家有那麼多故事。褚時健其實是企業家羣體的塊壘,是他們把他捧上神壇。

 

當我們急於總結偉大意義的時候,應該想到這些。


https://www.wxwenku.com/d/110008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