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污染失職,檢討了事?

廣東新聞廣播2019-03-08 16:06:51

成峯觀點
▲▲▲

廣州市河長辦日前披露一宗環境污染案件的調查處理情況:去年3月8日,廣州市發生上百噸未經處理的化學廢液偷排到城市下水管道的事件,導致獵德和大沙地兩個污水處理廠相繼出現進水水質異常,生產工藝受到嚴重破壞,經濟損失超過1700萬元。同時,排水管道沿線及兩個污水處理廠周邊持續50多個小時散發刺激性氣味,直接影響居民的正常生活,造成烏湧水體嚴重污染,大量魚類死亡。


涉事工廠的油庫 廣州市水務局供圖


這起偷排化學廢液事件發生之後,廣東省、廣州市成立專案組開展偵查,抓獲4名排污嫌疑人。他們承認,位於黃埔區的廣州市冠昌潤滑油公司人員將沖洗油類儲存罐的廢液交給不具備相關廢液處置資質的團伙組織,事件中的化學廢液全部來自這個團伙。


經過近一年的深入調查,黃埔區對29名事件相關責任人進行問責。其中對9名違紀人員進行立案處理,對8名領導幹部和12名工作人員進行立項問責, 涉及區環保局、市場和質量監管局、街道辦事處等單位。問責包括黨內嚴重警告、政務記大過、責令公開檢討、誡勉、通報批評、責令書面檢查和公開道歉等。


獵德污水處理廠進入應急狀態,工人監測相關水質


今天的《成峯觀點》評説:治理環境污染失職,問責還需更嚴厲。




對於廣州黃埔區這起嚴重污染事件,廣州市河長辦啟動責任追究程序,問責了29名失職人員,應該説體現了對水環境污染問題不姑息、不遷就、一查到底的態度。但是,從問責的力度來看,仍有值得討論的地方。



比如説,這起污染事件應該不算複雜,但調查處理卻歷時將近一年時間,這是否來得太遲了一些?這一年正是廣州治理水污染髮起攻堅的關鍵一年,如果調查處理的節奏快一些,它的警示作用是否會更好? 


我們還特別注意到其中一點,就是這起水污染案暴露出黃浦區環保局環境執法監督流於形式,涉及連續三任環保局長。在他們任職期間,就發現冠昌公司環保手續不齊全,未經環保審批許可擅自投入生產,違反危險廢物管理規定,因此進行了立案查處,但僅限於罰款了事。隨後,黃埔區環保局兩次接到羣眾投訴冠昌公司的污染嫌疑問題,執法大隊多次進行現場檢查,但每次檢查沒有對冠昌公司進行處理。


肩負保護環境重任的職能部門,對一家存在嚴重污染問題企業的檢查卻走過場,讓污染問題長期存在。直到2017年之後,黃浦區環保局還是沒有將冠昌公司列入環境監管網格重點單位名單,致使這家公司長期缺乏日常的有效監管。甚至出現執法人員對現場發現的問題不僅沒有處理,還接受冠昌公司宴請,發生收受企業洋酒和月餅等違法違紀行為。你敢相信,這是環保局嗎?這樣的執法,可以説,從一開始就不是執法,而是手裏抓着別人的把柄,仗着職權去幹勒索錢財的勾當。



就是這樣一個嚴重玷污“環保”這兩個字的純潔性、負有直接責任的職能部門,對三任環保局長的問責也不過是通報批評或者責令作出書面檢查。這樣輕飄飄的處理力度,與其説是問責,還不如説是敷衍社會關切。


同樣,黃埔區市場和質量監管局在收到對冠昌公司的相關處罰決定通報後,沒有開展現場巡查, 也沒有采取初步處理措施,而局長、副局長和工商所所長也僅是被責令作出書面檢查或誡勉談話。這樣的問責也是不痛不癢。



這些年來,廣州在治理水污染方面花錢不少,但是,一些河涌的治污效果與財政投入並沒有成正比。另外,廣州好幾年前就已經探索實行“河長制”,使出問責這一殺手鐗,但還是存在任由嚴重污染源長期存在的問題,甚至導致發生污染企業偷排污染物、造成污水處理廠損失上千萬元這樣性質惡劣的事情。




問題總是有前因後果。污染企業、不法分子所以鋌而走險,跟環境執法部門“睜眼瞎”、執法不力直接相關。甚至可以説,正是環保部門執法不力、嚴重失職,才導致了一些偷排污染物行為有恃無恐。


從制度的設置初衷來説,實行問責制既是為了強化各級幹部的責任擔當意識,又是希望通過對失職者進行責任追究,以警示後來者。對於嚴重失職、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案件處理,如果問責更多還是“點到為止”,沒有傷筋動骨,它的效力自然就會嚴重衰減。這樣的問責,甚至還會帶來負面影響。


在當今時代,人們對生態環境治理有着更多的期待。“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在中央已將生態環境治理作為政治責任的今天,對任何失職幹部的問責,都應該更加嚴厲,該降職則降職,該免職則免職,而不是僅僅限於作個書面檢查或誡勉談話那麼簡單。否則,問責不僅不能對各級幹部的失職行為形成震懾力,也難以取信於民。



橫看成嶺側成峯,今天的《成峯觀點》就到這。我們明天見!




新鋭廣播時評專欄 《成峯觀點》週一至週五8:00—8:30播出。

播出平台:廣東新聞廣播FM91.4/AM648

      

文字 | 牛日成、徐浩

音頻 | 徐浩

排版 | 劉洋


https://hk.wxwenku.com/d/110005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