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風短片登頂奧斯卡!戳中淚點,卻又如此扎心

廣東新聞廣播2019-03-08 16:06:35

2月25日

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

一部7分鐘的中國風短片《包寶寶》

獲得最佳動畫短片獎


不到 8 分鐘的視頻

沒有一句台詞

卻讓無數父母悄然淚目

原來美食、家庭、親情

都在一個小小的包子裏


▵ 視頻:短片《包寶寶》。



放不開的愛



影片講述了一個空巢華裔媽媽的故事:

媽媽用心包了包子

想陪爸爸一起吃頓早飯


爸爸卻匆匆往嘴裏塞個包子

就急着上班去了


媽媽只能孤單地一人在家吃剩下的包子

沒想到包子卻“活了”

變身一個包寶寶!


媽媽很開心

因為包寶寶可以作為自己的孩子

陪伴在自己身邊了


媽媽非常細心地照料着包寶寶

喂他吃肉餡


給他洗澡


給他量身高


媽媽時時刻刻都帶着他


包寶寶總是喜歡圍着媽媽玩耍


包寶寶也非常開心地成長

看着小夥伴們玩足球

他會被吸引住,想跑過去參與

卻總被媽媽一把抱起

乖乖回家去


當包寶寶在慢慢長大的同時

也開始叛逆了

他想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不滿於媽媽的過度保護


媽媽給包寶寶買他最愛吃的小點心

他不吃

媽媽給包寶寶做了一桌子好吃的飯菜

他不來


包寶寶帶回一個女孩

女孩還向媽媽炫耀着手上的戒指


而包寶寶忙着收拾行李

宣佈要跟女友建一個新家


媽媽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

堵着門不讓包寶寶走

包寶寶執意要離開

媽媽一氣之下竟抓起包寶寶

一口把它吞進了肚子裏!


媽媽當然非常懊悔

倒在地上放聲大哭

直到爸爸將“真”兒子推進房間

媽媽才清醒過來

原來之前的故事都是自己做的夢


在整部短片中

沒有一句台詞和對話

圖畫,傳遞了一切!


中國式的親情表達


音樂、太極、包包子

動畫裏滿滿的中國元素,

有沒有讓你倍感親切?


在這些“中國風”的背景下

沒有一句台詞

創作者或許也是想以此隱喻

傳統的中國父母

他們對子女深沉的愛

往往是用行動而非語言來表達

短片導演,華裔、“川妹子”石之予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

《包寶寶》雖然擁有特定的文化屬性,但反映的卻是普遍的世界性話題。


在短片後半段

媽媽為了不讓小包子離開

把它一口吞進了肚子

然後跪地後悔大哭

這個故事來自她的童年:

小時候,母親總把我當作手心裏的小包子,一刻不離她的視線,不許我亂跑,所以這種轉變對他們來説很難……當父母對孩子的愛達到極致時,為了不讓孩子離開,甚至會做出毀了孩子的行為。所以,對子女過度保護的父母要學會放手。


皮克斯動畫工作室成立32年來

石之予是首位執導短片的女導演

《包寶寶》也是第一部由華人執導的動畫短片


▵ 石之予


在成長的過程中,父母的“過度保護”讓石之予有些苦惱,現在跳出來看,反而覺得身為子女,要時常用愛反哺父母,讓父母也能參與到他們的人生裏。


特別的成長經歷給了石之予靈感,2014年前後,石之予萌發了以包子為角色的創意。包子是中國傳統食物,每到節日,石之予的母親都會做。而“包”又諧音同“寶”,巧妙地寓意為母親的掌上明珠。就這樣,石之予結合身邊華人女性的特點,訴説了一位中國母親與古靈精怪的包寶寶之間的奇幻故事。



母親用愛養育了兒女

卻也可能以愛為名綁架兒女

以愛之名將兒女“吞噬”


母愛是一場得體的退出


母愛是這個世界上最自然的愛

這種愛幾乎是無條件的



同時

母愛也可能是這世上最糾結的愛:


這種愛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就是為了更好地分離。


分娩是母親和孩子的第一次分離

從此母親和孩子之間

便開始了不斷與對方分離的過程:


第一次離開媽媽的懷抱自己爬行,

第一次離開家去上幼兒園,

第一次把心事説給同學而不是媽媽聽,

第一次徹底離家去上大學,

第一次跟別人建立親密關係,

直到孩子組建了自己的家庭,和另一半説“週末回我媽家”而不是“回我家”……


孩子從依附於父親、母親

到逐漸變成一個獨立的個體


楊絳曾經這樣談到:

我原是父母生命中的女兒,只為我出嫁了,就成了錢鍾書生命中的楊絳。


這是一個人脱離原生家庭的結繩記事

是生命角色轉換的感慨

是一種相遇和一種離別的交織


作為母親

要不斷放棄自己的自戀去給予孩子自由

要先完成自己

然後才可能更好地

幫助她的孩子自我實現


日本廣告短片《孩子上學第一天》

完美演繹了一個媽媽

在這個不斷“放手”的過程中

複雜的心情


小女孩第一天入學,大哭着要媽媽陪她一起去上學。


媽媽拒絕了她的要求,微笑着鼓勵她自己去學校。


然而就在女孩情緒好轉,背過身往學校跑去時,媽媽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眼眶紅了。


這是為人父母的矛盾心情

明明心裏比孩子更不捨

卻要打起精神鼓勵孩子和自己告別


如果説孕育生命、呵護生命的任務是一個母親的天性使然,大多數母親都自然而然地完成了這第一個任務,那麼一步步淡出孩子的生活、和孩子“分離”的過程中,父母則承擔着更大的不安、壓力、焦慮,這第二個任務相比養兒育女的艱辛,才是對父母更大的考驗。



一場“剛剛好”的必修課


心理學大師温尼科特曾提出

“good enough mother”

“剛剛好的媽媽”理論:


好母親和壞母親之間的差異並不在於犯不犯錯誤,而在於如何處理所犯的錯誤。母親在被需要的時候應及時出現,同樣關鍵的是在不被需要時應適時退離。這時足夠好的母親慢慢地減少“把世界帶給孩子“,逐漸減少代替嬰兒自我的做法,逐漸減少嬰兒的依賴感。


父母要幫助孩子完成自我建立,這個過程建立的越自然、越流暢,孩子就越能建立起更加健全的人格。


所謂“剛剛好”,就是一種適時的、得體的退出,是捨得讓渡出一部分時間與空間贈與孩子,讓孩子能夠在親子關係之外建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他們可以在其中嘗試着摸索出自己和他人、和世界的邊界所在,建立起健全的、豐富的精神世界。


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媽媽不能代替孩子做所有決定、完成所有事情,不能帶孩子去任何地方、看到所有的風景,但是,媽媽可以為你找到一條更加生機盎然的、通往草長鶯飛那個世界的道路。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着,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着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龍應台《目送》

來源 | 南方日報、者新語文

https://hk.wxwenku.com/d/110005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