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不住了!NASA衞星圖揭祕:中國居然“綠了“全世界?

烏鴉上尉2019-03-03 11:18:53

烏鴉上尉作品

首發於微信號 烏鴉上尉

微信ID:CaptainWuya


大家好

我是烏鴉上尉


前兩天

美國NASA發了一個新聞

説過去的20年裏

地球新增了5%的綠化面積

相當於多出了一整塊亞馬遜雨林!

其中4分之一,都要歸功於中國


而中國貢獻的綠色面積增加

有42%都是植樹造林帶來的

也就是説,NASA的意思是

中國人的植樹造林

對全世界的環境保護

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啥?我們對環保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意思是我每天早起偷能量

都是有用的啦?

一想到這一點

我頓時就來了興致

精神抖擻地開始看新聞


然而,我在NASA的Facebook主頁下

卻看到點贊數最高的留言

竟然是在酸溜溜地説:

“那是因為中國把全國的屋頂

全都塗成了綠色”


為這事高興的外國友人

點贊數反而比不上這個酸溜溜的人:


我覺得有點氣憤

因為中國人一直以來的習慣

就是多做事少説話

雖然在保護環境的舉措上

我們沒有進行大規模的宣傳

但中國在植樹造林上的成就

在全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


如果從數據來看的話

中國在過去的25年間

森林面積的增加量世界第一

是其他所有國家

森林增加量的總和

圖:圖片來自觀察者網漢化的世界銀行網站數據


如果從現象來看的話

中國的環境綠化做了20多年

有幾個幾乎不可能發生的現象

在中國成為了現實:


1、沙塵暴消失

2、黃河水變清

3、沙漠變綠洲

咱們先説第一項

沙塵暴


在咱們90後上小學的時候

中國的華北地區沙塵暴肆虐

沙塵暴問題

就像我們幾年前談到霧霾問題一樣


北京、天津、山東的人

一定還記得

那個時候隨便刮刮風

屋子外面就是黃沙滾滾

出個門能鬧得滿頭滿臉都是沙子


特別是北京

因為北京的位置

正好被幾大風沙區覆蓋

所以每年一到開春

離北京不遠的三大沙漠

毛烏素、庫布其、渾善達克

就會對北京輪番“灌沙”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時候

北京年均沙塵天數高達56.2天

那時候老百姓進屋的第一件事

就是先站門口拿雞毛撣子

把身上的沙子掃乾淨


2002年3月20日

北京遭遇了有紀錄以來

最強的一次沙塵暴

全市能見度小於500米

個別地區甚至小於100米

是真真正正的“黃沙蔽日”


在那次沙塵暴當中

北京總降塵量高達3萬噸

相當於每個北京人都分到了2公斤


漫天的黃沙

讓很多老北京想起了

自己小時候被沙塵暴支配的恐怖


我還記得咱們90後上學的時候

教科書上都説

“土地沙漠化是不可逆的”

當時看得我們還很擔心

總害怕哪一天我們都會被沙漠滅了


然而事實上

我們中國人卻用幾十年的時間

用一項浩大的工程

逐漸解決了沙漠化的問題

這個工程咱們都學過

叫做“三北防護林”工程


我們説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個項目

瀰漫北京的沙塵暴

有很大一部分是從渾善達克沙地來的

這個沙地的海拔高度

比北京高1400多米

春天的小風一刮

沙塵暴就直貫京津


渾善達克沙地的前沿

有一個地方叫塞罕壩

如果在這裏種起一片樹林

就能攔住吹往北京的沙塵暴

把這裏變成綠洲的工程

從1961年就開始了


1961年10月

林業局的先期考察人員

抵達了塞罕壩

七個人在寒風裏找了兩天

除了沙地啥都沒有


種樹最怕五種環境

高寒、高海拔、大風、沙化、少雨

這五條塞罕壩全部命中

也就是説,塞罕壩的自然環境

根本不具備變成綠洲的條件


然而,第3天的時候

在沒有人煙的荒漠深處

他們突然發現了一顆

獨自迎風挺立的落葉松!


七個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歡呼着跑過去

緊緊抱着樹反覆確認

幾個老爺們含着淚大喊:

“塞罕壩能種樹,能種大樹

我們要建大森林,大林海!”


因為這棵寒風中的落葉松

塞罕壩機械林場就此成立

1962年,369個平均年齡

不到24歲的年輕人

或坐車、或騎馬、或徒步

踏上了塞罕壩的土地


這些人來自全國18個省市

其中有127個人

是剛走出校園的大中專畢業生

圖:1962年的塞罕壩


初到林場,大家夥兒幹勁十足

在前兩年一共種下了

6400畝落葉松


但是,大家還沒來得及喘口氣

就遭受了沉重的打擊

辛辛苦苦種下的幼苗

一株株接連夭折

成活率還不到8%


第二年的春節

氣温降到零下四十多度

別説樹了,人都快熬不下去了

大傢伙擠在一起

熬過了一個悽風冷雨的大年三十


雖然兩年沒回家

種的樹苗又都死了

但是大夥兒沒有放棄

樹苗種不活

肯定是我們的方法有問題


於是,經過大家的仔細研究

改造了育苗的方法

並且發現了

塞罕壩最適合種樹的地方

是林場東部的馬蹄坑


於是,1964年春天

幾百號人在馬蹄坑

連續大幹了3天

在516畝荒地上

種滿了精心培育的落葉松幼苗



20天緊張的等待後

奇蹟出現了

有96.6%的幼苗開始放葉

葉尖頑強地指向天空


在會戰的30多天裏

大家吃住都在山上

臉都沒好好洗過

凍掉一層皮都是家常便飯

因為條件惡劣

第一代造林人的平均壽命

僅僅只有52歲


第一仗打贏之後

這些造林人

已經找到了在這裏植樹的訣竅

但是植樹造林

就算有訣竅

也是一件需要幾十年努力的事

為了塞罕壩的荒漠再次出現綠色

讓北京不再有沙塵暴

5年、10年、30年、40年

三代造林人在塞罕壩

足足奮鬥了半個世紀


塞罕壩林場成立到現在有57年

中途還好幾次碰到了大旱災

讓十幾萬畝的樹木沒有成活

每次碰到這種事

三代造林人也數次從頭開始

一顆一顆地重新把樹種上

他們用了半個多世紀

把寒冷堅硬的沙地

變成了美麗的森林公園


塞罕壩的成果

只是三北防護林工程的一部分

三北防護林的建設

涉及13個省、551個縣、406萬平方公里

全中國有3.13億勞動力

都加入了這項工程


在數億人的努力下

原來不可一世的沙塵暴被遏制住了

從2008年到2017年

北京的年均沙塵天數

從56.2天下降到了10.1天

2010年左右的時候

每年到了春天

總會有幾天颳起帶沙的大風

把人吹得灰頭土臉


但是這兩年

沙塵暴在北京已經近乎絕跡


2017年12月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把環保領域的最高榮譽

“地球衞士獎”

頒給了中國塞罕壩林場的建設者

這個獎,他們是實至名歸

圖:塞罕壩三代造林人


沙塵暴解決了

我們再來看黃河變清沙漠變綠洲

自古以來,黃河的水患

就是中國的心頭大患

因為黃河經過黃土高原

而黃土高原水土流失

沙漠化嚴重

黃河經過的時候

就會帶走大量的泥沙

以前,每年都有足足16億噸的泥沙

流入黃河

其中4億噸淤積在黃河裏


因為淤積了大量泥沙

黃河成為了全世界

含沙量最高的河流

泥沙抬高了河牀

讓黃河動不動就災害頻生


在歷史上,黃河決口了1500多次

每一次決口

都是下游百姓的災難

一直到上個世紀

黃河的災害

還經常造成數百萬人的死亡

1887年的黃河氾濫

造成200多萬人死亡

1931年的黃河氾濫

造成300多萬人死亡


可以説

一個渾濁的黃河

就是一條隨時可能吃人的猛獸


把黃河水變清

才能降服這條猛獸

而想要讓黃河變清

必須從黃土高原的沙漠化着手


為此,我們選擇了“退耕還林”

用種樹解決黃土高原的問題


這也是一個超級工程

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

是毛烏素沙漠的治理

毛烏素沙漠在陝西和內蒙古的交界處

總面積有4.22萬平方公里


它曾讓陝北人民嚐盡苦頭

圖:風沙肆虐,當地人只能住這樣的土房


從1959年開始

當地人就開始了與毛烏素沙漠的“戰爭”

1999年開始,退耕還林工程

又給這個戰爭添了一把火


在這裏的中國人

爺傳父、父傳子

種樹造林、引水治沙

從來就沒有停下過


他們用了好幾代人

憑着一股人定勝天的信念

讓寸草不生的毛烏素大沙漠

變成了一片綠洲

現在的毛烏素沙漠

有30%被植物覆蓋

80%沙漠得到了成功治理

5000萬畝土地不再流失

圖:如今的毛烏素沙漠


黃土高原也已經從荒山禿嶺

變得鬱鬱葱葱


延安市的植被覆蓋度

2000年還是46%,不到一半:


到2010年時就達到了68.2%

2017年是81.3%

延安的山川大地都被綠色覆蓋


西安到延安一線

沿途都是綠油油的一片


黃土高原的變綠

沙漠的成功治理

讓黃河水不再渾濁

2015年,黃河流失的土壤泥沙

從13億噸減少到了3億噸

1200多裏的黃河中游一片澄清


甚至現在的壺口瀑布

每年有幾個月都是清流飛瀑

景色非常好看


黃河變清不但解決了水患的問題

黃土高原上的數百萬老百姓

也不用再靠天吃飯

可以種蘋果、養殖、搞旅遊等等等等


像這樣需要數十年心血的大工程

咱們中國人做了很多很多

比如咱們小時候學過的

南水北調工程、西氣東輸工程

八橫八縱的鐵路工程、全國輸電工程

還有現在的扶貧工程


正是因為有着無數

願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做事的中國人

這些工程有不少

已經小有成果

圖:圖片來自中新網


還有很多和大家息息相關的

世界性問題

中國人也都願意從自己開始

持之以恆地去做


比如我們有段時間聽人説

用一次性筷子會讓森林面積減少

雖然這是謠言

因為一次性筷子是用經濟樹木做的

長得快砍得也快

不存在砍大樹做筷子的事情


但是謠言傳播出來以後

很多中國人卻都把這當真了

老老實實地能不用一次性筷子就不用

儘量用可重複的木筷子、塑料筷子


我們聽人説

塑料袋長時間無法分解

會成為難以處理的垃圾,污染環境

於是,我們就把塑料袋留着反覆用

儘量不隨便要新的

很多中國人在逛超市的時候

都會揹着家裏的布袋、編織袋

能減少一點污染是一點


我們聽説非洲還有很多人

都餓得吃不上飯

浪費糧食可恥

就讓全國所有餐廳、學校提倡節約

走到哪都寫着“浪費可恥”

大家能吃乾淨就不浪費

能打包走就不亂扔

2018年,全中國的糧食浪費量

足足減少了30%


而不是像某些人嘴上説着

非洲兒童還在餓死

呼籲大家行動起來


實際上卻毫不珍惜食物

食物還沒涼就不要了

蔬菜還沒過期就扔了

垃圾桶裏到處都是扔掉的

新鮮的蔬菜麪包、大魚大肉


正因為咱們中國人都能有一種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使命感

願意從小事做起

所以在很多國家

貧困人口越治越多的時候


中國卻用了30多年的時間

減少了7.4億的貧困人口

比其他所有國家加起來都多

圖:方塊是各國貧困人口數量

從93年至今

中國的棕色方塊以肉眼可見的飛速下降


所以在全世界有很多地區

荒漠化加重的時候

中國的沙漠卻在切切實實地被消滅

中國的森林面積在一步一腳印地增加

圖:庫布齊沙漠的綠化也在增加


雖然對於咱們年輕人而言

現在大家平時積累能量種的那點樹

只是中國綠化中

佔比極少極少的一部分

和那些真正值得尊敬的植樹人比起來

我們的貢獻還微不足道

但是中國過去20年

在環境保護上

在解決貧困上的成就

不正是靠千千萬萬這樣微小的一點點

才匯聚起來的嗎?


積少能成多,1個月不行就1年

1年不行就5年、10年、20年

數十年如一日地做下去

終有一日可以把事情做好

誰知道咱們起早摸黑偷的能量

以後會不會變成一片森林呢?


有些西方人喜歡污衊我們

喜歡居高臨下地酸我們

喜歡顛倒黑白地抹黑我們

但我想,中國人只需要做好自己

根本用不着理會這種鍵盤俠


在中國,有13萬和你我一樣

只有20多歲的大學生村官

已經走在了扶貧攻堅的路上

年復一年地建設着各大貧困區

讓貧困人口能儘快脱貧致富


在中國,以各種方式

參加過鄉村支教的人數

有5000萬人之多

他們的足跡遍佈了

全中國各大偏遠鄉村

努力地想讓最窮家庭的孩子

也能接收良好的教育


在中國,從開展全民義務植樹運動31年以來

參加義務植樹的人數

累計超過139億人次

義務植樹640億株

廣大中國人的不懈努力

讓綠水青山不只是一個口號

雖然不管是支教、扶貧還是植樹

在很多地區都碰到了不少困難

但只要中國人

還在不懈地奮鬥

這些現在看上去

也有些不切實際的目標

就終究會有實現的一天

這種愚公移山式的、精衞填海式的

屬於中國人的精神

就會永遠在中國人之間

薪火相傳

生生不息




參考資料:

新華社:《從一棵樹到一片“海”——塞罕壩生態文明建設範例啟示錄》

環球網《NASA感謝中國讓地球變綠,庫布其的創新很重要》

Google Public Data: World Bank Database


烏鴉上尉整理編輯

首發於微信公眾:烏鴉上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轉載,請後台留言。

分享給朋友或朋友圈請隨意

我們都是歷史的創造者!
https://hk.wxwenku.com/d/109992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