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愛~了”

方不見和你講個故事2019-02-22 16:07:00



前天從廈門到,昨天深圳就下起了大雨,在家裏把揹包裏的衣服洗了,打了一下午的遊戲,晚邊的時候去路邊吃點東西,點了一份温熱的黃燜雞米飯,燈光摔在地面變成了泥濘的一灘彩色顏料,屋檐落下的雨聽不出旋律,看着窗外牽手走過的情侶,忽然間有些寂寞,我發信息給我説,想愛了。


然後大口吃着飯,過了會土豆打電話給我説,你他媽的神經病啊,我差點看成想愛愛了,以為你在和哪個粉絲聊騷,回來了也不打聲招呼,我請你吃飯。


我一口飯噎到嗓子裏,連打幾個噴嚏眼淚被嗆出來,拿起紙巾擦了擦淚水,然後對着電話説,你噁心不噁心啊,你滿腦子都是什麼,吃飯不早講,我都吃了大半碗了。


土豆説,那就不請了!


我把嘴裏的飯吐出來講,我還能吃,休想逃掉,深圳的雨下了一天,這樣的回南天真讓人討厭,我們吃着火鍋聊着天,也算是一種慰藉。


土豆講,夠了夠了,你少來,我從家裏帶了點特產,等下拿一點給你,耗子一來深圳就跑去出差了,他真是個飛人。


我説,我挺羨慕他的,他飛來飛去不用自己掏錢,我每天盯着廉價機票好累啊,每次買凌晨的機票,看着深藍的夜空就想,有錢真他媽好。


土豆説,不和你講了,我開車過來,你在小區的門口等我,最好幫我人肉佔個車位。


我對着電話吼,我去你大爺的,你讓我一個人傻逼似的幫你佔車位,你咋不去死呢?


沒等我説完,土豆就把電話掛了,我跑到經常去的奶茶店坐坐,小姑娘站在櫃枱前玩手機,外面的雨一直在下,雨夜的生意不好,我其實挺想點一杯奶茶的,但是一來是怕自己吃飽了便宜土豆,二來是捏了捏身上的肥肉覺得不能對自己這麼殘忍。


二十來分鐘土豆把車窗搖下來對我揮了揮手,我跑過去拉開車門上去,找了十來分鐘車位,到附近的火鍋店吃一頓,點好餐,土豆問了一句,今年有什麼。我把頭扭向一邊,看着樓下火鍋的霧氣騰騰,然後説,沒什麼打算,反正一年一年就這樣過。


土豆説,我今年可能會結婚,家裏的房子一個人住,車子的副駕駛都給你們坐,感覺都是浪費,想找一個人把這一切都霸佔了去。


我看着土豆,幾秒,其實我挺羨慕土豆的,在深圳兩套房,在惠州也有房,在老家也有,車子也不錯,他的起點是我們難以到達的終點,想到這裏有些傷感,然後點了點頭説,挺好的,挺好的。


土豆嚷起來,挺好的是什麼意思,那麼勉強嗎?


我也跟着嚷起來説,你夠了,你夠了,我要是有你這個條件,我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土豆説,你少來,我還不知道你,你從來都沒有準備好結婚,你啊,總是想太多,其實很多女孩並不是想要你怎樣,有個陪伴就可以了,2013年的時候我們畢業,現在一轉眼就6年了,很多事情,很多心態都要變了。


固態的火鍋料慢慢融化,開始熱氣騰騰,接着翻滾起來,我慘淡地笑了笑講,我常常告訴讀者要找一個互相喜歡的人,可是身邊一個個都在將就,過年的時候,一個朋友相親,第一天見面,第二天白天談好彩禮,當天晚上兩個人就睡一起去了,我在問自己,這是愛情還是交易,是結婚還是買了一張永久嫖娼的票。


土豆把毛肚和雪花牛肉倒進火鍋裏,樓下門口處進來的客人抖了抖雨傘,土豆説,一個人會累,一個人旅行,總想着可以有個人陪,就算你跟團走,也會發現,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夥伴,和朋友,和家人,或者就是戀人,沒有誰顧得上你,一個人上班下班,唯一熱鬧的是上下班的路上,有些人寧願住遠一點就是為了多看看路上的風景。


我拿筷子夾了塊毛肚塞進嘴裏説,快吃快吃!


其實人一長大,能成為朋友的人越來越少,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曾經説常聯繫,如今只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到了他的城市,卻發現見一面都是尷尬,有些時候想找一個人,想有一個家,讓所有的漂泊靠岸,把走過的路,把遇見的故事,分成一夜慢慢説給你對方聽,歲月綿長,時光闌珊,漂泊累了,想把所有的温柔都給對方。


和土豆吃完,我站在屋檐下愣了幾秒,雨飄在臉上,對面的高樓燈火茫茫,行人走的很匆忙,抬頭看了看天空,土豆拍了下我,然後我們一起走到地下車庫,土豆放了首光良的《童話》,那是很多很多年前很火的歌,如今已經很少有人聽了,車子開出車庫,雨落在車窗上,雨刷用力地左右搖擺,是在説再見,還是歡迎。



其他一些話:我一直不怎麼喜歡拍照,以前沒有讀者所以無所謂,現在有了你們,就把一些照片分享給大家,我的水平很差,大家不要見怪,去的一些城市,也記錄不下什麼,很多人會問我旅行的意義,其實很多事情不用去問,時間會給你答案,腳下走過的每一步也許此刻你不知道意義,但是很多年後,你會發現,它們在記憶力留下了痕跡,也許就是意義。


南昌的夜晚,比很多年前要漂亮許多,我去廈門的前一站,特意想到南昌住一晚,去看看老福山,去走走中山路,去吃一下季季紅火鍋,那天很冷,在深圳待慣的我沒有厚衣服,裹着件外套在路上快步走着。



廈門也去了幾次,曾厝垵的民宿比上一次去要貴很多,熱鬧逼仄的街道摩肩擦掌,很多網紅小吃可以品嚐,有幾家酒吧,上一次去了“好久不見”,這一次去了“你猜”,酒吧和深圳陽朔的也差不多,沒什麼特色,新開了一家大冰的小屋,不過我不喜歡和陌生人圍在一起坐,所以只是路過,沒有進去,海邊很美,有個小姐姐在台階上唱歌,因為燈光很暗,所以沒有拍照,沿着海岸走,唱歌的人很多,讓我一瞬間覺得,春天的曾厝垵是個發情的季節!



頂澳仔貓街去轉了轉,貓街飯糰排隊的人最多,廈門的島內真不大,幾十塊錢打個滴滴很方便。



鼓浪嶼是個很文藝的地方,有海灘,熱鬧的街市,小吃很多,有些需要排很久的隊,古色古香的建築很漂亮,我買了一本打卡的畫冊,但是到最後一半都沒有蓋章,遇見有些單獨揹包的遊客,聊了幾句就各自分開。



到現在,我不喜歡問自己意義,很多時候那些所謂的人生意義,所謂的結婚意義,其實到頭來人生不過是讓自己開心,討好別人很累,成為別人喜歡的人就會自己掉眼淚,我以後的日子想討好自己。我不知道你們是在一份卑微的愛情裏,還是在為生活焦頭爛額地奔波,還是一個人迷茫地不知道方向,但我希望不管何種角色加身,你們都是快樂的人!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