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墨客筆下的豬:我很胖,但是我很可愛!

中國印鈔造幣2019-02-20 00:59:24

在我國豐富多樣的民俗文化中,生肖文化可謂是其中歷史最為悠久、民眾基礎最為廣泛的一種,併為我國各種文藝創作提供了靈感與素材。眾多文人騷客曾為十二生肖題詩賦詞,甚至還有以每句一個典故組成的寓意團圓美滿的生肖詩。

而自古詩畫不分家,生肖詩的創作也影響了我國的繪畫領域,繼而產生了生肖畫這一獨特藝術題材。


在內蒙古烏蘭察布發現的一幅漢代巖畫中,就已有十二生肖的全家福式描繪,其文化歷史淵源不可謂不深。

花草、鳥獸、蟲魚等,一直以來就是我國工筆繪畫的主要對象,生肖畫也屬於傳統動物繪畫的一種,但二者之間又有區別。


比如,當畫作上特地標出了十二地支,如“醜”“亥”時,那必然只能是生肖畫。另外,國人素來注重齊全和諧之美,因此,生肖畫也多是12幅一同出現,使“子鼠”與“亥豬”之間形成循環往復之感,這也是中國哲學中,“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的人生智慧。

在整個生肖民俗文化中,豬的寓意相對比較複雜,其中還有些許矛盾之處。


一方面,豬可謂是與人類最早結下友誼的動物之一。因為豬的“憨厚豁達”與“無私奉獻”,人類對豬有不少讚美之詞,甚至還將其作為古代神話中天帝的御行工具——豬龍。另一方面,隨着文明的進步,豬身上開始揹負起“懶惰”“無能”“奸饞”等種種偏見的包袱,經典名著《西遊記》中對豬八戒的形象刻畫,即有這種觀念的縮影。或許正是由於這類偏見,相比牛、龍、馬等其他動物,豬在中國繪畫史上單獨出現的機會很少。金陵八大家之一的龔賢甚至認為,“物之不可入畫者,豬也,阿堵物也”。

幸運的是,由於生肖畫總是以全家福的面貌一同出現,生肖豬倒也因此有了一些出鏡的機會。


海上牧豕

舊時民間生肖畫多學詩詞,以典故入畫,有關生肖豬的一個比較經典的典故就是“海上牧豕”。清末畫家吳友如曾以傳統國畫的形式繪過十二生肖的故事,有關生肖豬的作品取的正是這一典故。畫面展現的是,西漢時期的公孫弘少時家貧,在海灘牧豬之時仍不忘勤奮讀書的場景。公孫弘在歷史上以學問宏博、事母至孝而留名,大器晚成,60歲時,才因賢良而徵為博士,後來官至武帝丞相。我國古代繪畫作品中,常以名人牧牛之時都不忘苦讀的場景為素材,而牧豬讀書者頗為少見。吳友如的《海上牧豕圖》因此而獨具特色。該畫整體以線性描繪為主,獨坐於樹下的公孫弘與四處分散的家豬之間形成一種遙相呼應的畫面關係。

家豬之閒散隨意愈發襯托出公孫弘讀書之聚精會神,也可感受其身處逆境,卻依然豁達灑脱的人生境界。


另外一些以生肖豬入畫的典故,還有舊時常見於四扇屏上的“牧豬守忠”、周汝昌家中所掛的十二巨屏裏的“黑豬進帳”、民國初年畫家王夢白所作的“東坡豬肉”圖等。相比以上這些典故,還是“海上牧豕”最受民眾歡迎。舊時的香煙廠,常會借用這些典故,配合其他生肖,組成一套12張的畫片,鼓勵消費者購買香煙,以湊齊十二生肖。

生肖煙卡

其實,若是細細説來,歷朝歷代的畫家幾乎都是“術業有專攻”,以畫某物聞名者,終生都以畫此物為主。


虛谷(畫家)

而生肖畫由於其數量多達12幅,要想每個動物都能形神兼備,且要整體呈現出和諧之美,難度就會相對較高。除了吳友如以之留名外,清代還有一位畫家虛谷,亦長於繪畫動物禽鳥,被譽為“晚清畫苑第一人”,其《十二生肖》是不可多得的上乘之作。他多以枯筆、禿筆塑造各式動物形象,並中鋒、側鋒互用,線條斷續頓挫,形態栩栩如生。其筆下所畫之豬為兩頭一起出現,悠然步於竹林,筆觸清而不枯、密而不亂,畫面於冷雋之中,又顯情趣盎然。

近現代繪畫領域,齊白石與徐悲鴻也作過生肖畫。


徐悲鴻和齊白石

前者以畫蝦而聞名,後者以畫馬而流芳,二人所作生肖畫中的生肖豬,也因各具獨特之處,而常為人稱道。齊白石所作的《十二生肖圖冊》中,豬之形態神氣而又不失幽默之感,大筆塗抹而又線條清晰,充分發揮了生宣的滲化效果。筆道特具書寫意味,尾巴一筆更是尤見功力。附題“有感時光太忽矣”,似是幼年牧豬之回憶,被認為是12幅中最為精彩的畫作。

齊白石的《十二生肖圖冊》


而徐悲鴻先生更是自立一格,曾應《中國時報圖畫週刊》“豬年畫豬”之邀,以大筆噴墨加細筆勾畫之法,寥寥幾筆便已成型,並題“悲鴻畫豬,未免奇談”八個大字。遺憾的是,這幅作品已經亡佚,後人只能從徐悲鴻後來所畫《墨豬》來推測前一幅作品的模樣。而這後一幅《墨豬》圖,整幅作品僅有一豬,無任何其他景物陪襯,配以“沐浴薰香畫墨豬”之語,更是尤為新奇。

徐悲鴻的《墨豬》

時至今日,生肖畫作為我國畫壇上的常青素材,依然經久不衰。


範曾畫的豬

各位名家均別出心裁、用心耕耘,以期能在前人基礎上有所創新和超越。當代著名畫家範曾,喜以天真無邪的孩童與豬嬉戲的場景入畫。畫家蔣偉更是潛心於生肖題材繪畫製作之人,希望通過中國繪畫形式來表現生肖中獨特的人文精神。其畫作於寫意工筆之間,多注重局部細節的刻畫,“豬蠢窗悠哉”正是對其畫中生肖豬的傳神描繪。


而善於創新的畫家劉永剛,以獨創的“線相”來呈現生肖動物的美感,且將生肖所指稱的某個時間段(比如豬為“亥時”,就是夜晚之意)融於畫作之中,還解構了十二地支文字,以顯示中國傳統文化中,生肖與時間概念之間的密切關係。

豬雖於中國曆代繪畫作品中並不多見,卻能在各種生肖畫中以其獨特之處令人印象深刻。


揣其背後原因,或許是由於豬與人類的密切程度遠非其他動物所能及,畫家也因此能捕捉到更多的生活靈感輔以其中。時值豬年到來之際,此處略舉幾例生肖豬的繪畫作品,以作簡單賞析。限於篇幅,遺憾不能一一展開,況且這背後所凝聚的藝術家的生活體悟與人生智慧,絕非筆者一言兩語便能説明白的。


轉自:“金幣文化”微信,歡迎關注。

作者:韓笑

https://hk.wxwenku.com/d/109960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