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著的開頭,總是耐人尋味!

笨鳥文摘2019-02-16 08:19:06




名著之所以是名著,是因為它無論經歷怎樣的風霜打磨,依然散發思想和藝術的魅力。而不少文學名著中的第一句話、第一段話,往往是整部著作的神韻所在。它們或將人深深吸引,或令人陷入深思,使讀者欲罷不能。


 

《復活》列夫·托爾斯泰


儘管好幾十萬人聚居在一小塊地方,竭力把土地糟蹋得面目全非;儘管他們肆意把石頭砸進地裏,不讓花草樹木生長;儘管他們除盡剛出土的小草,把煤炭和石油燒得煙霧騰騰;儘管他們濫伐樹木,驅逐鳥獸;在城市裏,春天畢竟還是春天。





《雙城記》查爾斯·狄更斯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懷疑的時期;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的春 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簡而言之,那時跟現在非常相像,某些最喧囂的權威堅持要用形容詞的最高級來形容它。説它好,是最高級的;説它不好,也是最高級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米蘭·昆德拉


尼采常常與哲學家們糾纏一個神祕的“眾劫迴歸”觀:想想我們經歷過的事情吧,想想它們重演如昨,甚至重演本身無休無止地重演下去!這癲狂的幻念意味着什麼呢?




 

《百年孤獨》加西亞·馬爾克斯


很多年以後,奧雷連諾上校站在行刑隊面前,準會想起父親帶他去參觀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當時,馬孔多是個20户人家的村莊,一座座土房都蓋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着遍佈石頭的河牀流去,河裏的石頭光滑、潔白,活像史前的巨蛋。




《 茶花女》 小仲馬


我認為只有深刻地研究過人,才能創造出人物,如同只有認真地學習了一種語言才能講它一樣。




 

《我的名字叫紅》 奧爾罕·帕慕克


如今我已是一個死人,成了一具躺在井底的死屍。




 

《呼嘯山莊》 艾米莉·勃朗特


1801年。我剛剛拜訪過我的房東回來——就是那個將要給我惹麻煩的孤獨的鄰居。




 

《日瓦戈醫生》 鮑里斯·帕斯捷爾納克


他們走着,不停地走,一面唱着《永誌不忘》,歌聲休止的時候,人們的腳步、馬蹄和微風彷彿接替着唱起這支哀悼的歌。




《局外人》 阿爾貝·加繆


今天,媽媽死了。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養老院的一封電報,説:“母死。明日葬。專此通知。”這説明不了什麼。可能是昨天死的。




《變形記》 弗蘭茨·卡夫卡


一天早晨,格里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牀上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




《了不起的蓋茨比》 弗朗西斯·司各特·菲茲傑拉德


我年紀還輕、閲歷不深的時候,我父親教導過我一句話,我至今還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評任何人的時候,”他對我説,“你就記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並不是個個都有過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




《飄》 瑪格麗特·米切爾


斯佳麗·奧哈拉長得並不漂亮,但是男人們像塔爾頓家那對孿生兄弟為她的魅力所迷住時,就不會這樣想了。她臉上有着兩種特徵:一種是她母親的嬌柔,來自法蘭 西血統的海濱貴族。一種是她父親的粗獷,來自浮華俗氣的愛爾蘭人。這兩種特徵混在一起顯得不太協調,但這張臉上尖尖的下巴和四方的牙牀骨,是很引人注意的,她那雙淡綠色的眼睛純淨得沒有一絲褐色,配上烏黑的睫毛和翹起的眼角,顯得韻味十足,上面是兩條墨黑的濃眉斜在那裏,給她木蘭花般白的肌膚劃上十分分明的斜線,這樣白皙的皮膚對南方婦女是極其珍貴的。她們常常用帽子、面紗和手套把皮膚保護起來,以防受到佐治亞炎熱太陽的暴曬。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D.H. 勞倫斯


我們根本就生活在一個悲劇的時代,因此我們不願驚惶。大災難已經來臨,我們處於廢墟之中,我們開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棲息地,懷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這是一種頗為艱難的工作。現在沒有一條通向未來的康莊大道,但是我們卻迂迴前進,或攀援障礙而過。不管天翻地覆,我們都得生活。




 

《老人與海》 厄尼斯特•海明威


他是個獨自在灣流中一條小船上釣魚的老人,至今已去了84天,一條魚也沒逮住。




《情人》 瑪格麗特·杜拉斯


我已經老了,有一天,在一處公共場所的大廳裏,有一個男人向我走來。他主動介紹自己,他對我説:“我認識你,永遠記得你。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説你美,現在,我是特地來告訴你,對我來説,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那時你是年輕女人,與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面容。”




《審判》 弗蘭茨·卡夫卡


一定是有人誣陷了約瑟夫·K,因為一天早上,他沒有犯什麼錯,就被捕了。




《洛麗塔》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洛麗塔,我生命之光,我慾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洛-麗-塔:舌尖向上,分三步,從上顎往下輕輕落在牙齒上。洛-麗-塔。




《愛瑪》 簡·奧斯汀


愛瑪·伍德豪斯清秀、聰明、富裕,家庭舒適,性情快樂,似乎同時有了生活上的幾種最大幸福,已經無憂無慮地在世上過了差不多21個年頭了。




《舊地重遊》 伊夫林·沃


當我到達小山頭上C連的邊界時,我停下來回頭眺望那片營房,在灰濛濛的晨霧中,下面的兵營清清楚楚映入眼簾。我們在那天就要離開。3個月前我們進駐時,這裏還覆蓋着白雪,而現在,春天初生的嫩葉正在萌芽。當時我就思忖,不管我們將面臨多麼荒涼的景色,恐怕再也不會害怕那兒的天氣比這裏更令人難受的了,現在我回想一下,這裏沒有給我留下絲毫愉快的記憶。




《查密莉雅》 艾特瑪托夫


這會兒我又一次站在這幅鑲着簡單畫框的小畫前面。明天一早我就要動身回家鄉去,因此我久久地,出神地望着這幅小畫,好像它能夠對我説些吉祥的臨別贈言似的。




《唐·吉訶德》 米蓋爾·德·塞萬提斯


曼查有個地方,地名就不用提了,不久前住着一位貴族。他那類貴族,矛架上有一支長矛,還有一面皮盾、一匹瘦馬和一隻獵兔狗。鍋裏牛肉比羊肉多,晚餐常吃涼拌肉丁,星期六吃脂油煎雞蛋,星期五吃扁豆,星期日加一隻野雛鴿,這就用去了他3/4的收入,其餘的錢買了節日穿的黑呢外套、長毛絨襪子和平底鞋,而平時,他總是得意洋洋地穿着上好的棕色粗呢衣。家裏有一個40多歲的女管家,一個不到20歲的外甥女,還有一個能種地、能採購的小夥子,為他備馬、修剪樹枝。





《被背叛的遺囑》 米蘭·昆德拉


懷孕的高郎古傑夫人吃多了牛腸竟然脱了肛,下人們不得不給她灌收斂藥,結果卻害得她胎膜被撐破,胎兒高康大滑入靜脈,又順着脈管往上走,從他母親的耳朵裏生出來。




《安娜·卡列尼娜》 列夫·托爾斯泰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還可以看


極簡唐朝史,簡到崩潰

那些年掛曆上的美少女,多少人曾看紅了臉?

唐僧到底愛不愛女兒國國王?

三國簡史,簡到崩潰,笑到流淚



看更多走心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掃碼關注

笨 鳥 文 摘





點擊閲讀原文,進笨鳥生活館逛逛

https://hk.wxwenku.com/d/10995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