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什麼受人尊敬

中國攝影出版社2019-02-11 23:59:07

元旦,即公曆的1月1日,是世界多數國家通稱的“新年”。元,謂“始”,凡數之始稱為“元”;旦,謂“日”;“元旦”意即“初始之日”。在這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的日子裏,謹代表中國攝影出版社祝大家新年快樂!閲讀使人快樂,閲讀給人力量,為攝影人服務,中國攝影出版社在路上。


2018年12月30日首屆“工人 農民”攝影藝術創作大展,在這辭舊迎新之際,於深圳評選結束。


該影展的發起人是中國攝影界拍攝農民和工人的傑出代表,中國攝影家協會顧問朱憲民和王玉文。之所以發起這個影展,二位老先生異口同聲的説,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次文代會、文藝座談會上講話精神的具體舉措;是再一次以實際行動表明文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

在攝影界有着“朱公”美譽的朱憲民深情地回憶起,新中國成立至今,工人和農民作為共和國的主人,為新中國的建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們即是國家和社會變革的參與者,也是受益者,作為最濃重的底色記載於歷史的長河。他接着説,他和玉文已然上了年紀,他們有責任把攝影人的擔當與使命,傳承給下一代的攝影人,高舉為人民創作的旗幟,在有生之年,努力為中國攝影界發現人才,培養人才。

在這次的評選中,他們即本着發現人才、培養人才的目的,在眾多來稿中,甄選出沾着泥土、帶着露珠、 冒着熱氣的作品和作者。其中一組《村裏來了第一書記》,以一個村書記的生活和工作,將脱貧攻艱中湧現出來的基層工作者的奮鬥濃縮進一個人的故事。

本次大展由企業攝影家協會(深圳)主辦,特想光影(北京)數碼影像有限公司承辦。 

本次大展評委合影。中國攝影家協會顧問王玉文(右六)、王悦(左五)、朱憲民(左六),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王琛(右四),中國新聞攝影學會原常務副會長兼祕書長鬍穎(中),湖南省攝影家協會主席謝子龍(左四),企業家攝影協會(深圳)發起人、黨支部書記丁福原(左二),特想集團董事長、企業家攝影協會(深圳)副主席劉絢強(左七),企業家攝影協會(深圳)榮譽顧問,世界華人最大攝影作品收藏家,世界四大圖片社之一SIPA最大股東靳宏偉(右二),中國攝影出版社總編輯高揚(右三),著名攝影家林添福(左三),特想集團總經理何景開(右一),特想創意總監Andrew Bridges(右五),企業家攝影協會(深圳)祕書長吳明軍(左一)。



朱憲民|用影像反哺家鄉


朱公説的最多的詞就是感謝。感謝黨、感謝這個時代、感謝這片土地和生活在它之上的百姓。因為心懷感恩,他也無私幫助和成就了很多人。

從17歲離開家鄉,到上世紀50年代末開始接觸攝影,他的鏡頭就對準了他的家鄉。他説自己出生的時候是大災年,黃河都幹了。父親用車子推着一家人逃荒到黃河南岸。他剛會爬,父母要出去幹活,沒人管他,他撲到磚頭壘的爐子旁,燙着了腿。農村窮,沒有錢去醫院,就用一些土辦法,一把熱乎乎的黃河沙土敷在傷口上,居然沒有發炎,連疤痕都沒留下。他的照片裏很少有醜陋的人,因為他把他們當成他的父母來拍,當成他的兄弟姐妹來拍。他説,拍照片首先是要有愛!他愛黃河,為它驕傲更為它牽腸掛肚!

定價:168元

1963年,河南,黃河大堤的冬天。

1991 年 河南 黃河船上一家人。

1977 年,山東,黃河岸邊拉煤的地排車。

1978年,奶奶和孫子,山東。

1995 年 河南 早市上賣葡萄的兄妹倆。



王玉文|工人的兒子不拍工人拍啥?




攝影圈的後輩們喜歡稱王玉文為“姥爺”。在遼寧阜新礦務局礦區長大的姥爺,將一生都奉獻給了這個羣體。他的父母,姐姐、妹妹、妹夫都在礦上工作,他自己也曾在礦上當過臨時工,1973年調入《阜新日報》成為一名記者,但他始終都沒有忘記自己是工人的兒子。他至今都清楚的記得,20 世紀80年代末,有一次他到遼河油田拍照,回來路過溝幫子車站,他在那兒等火車,旁邊坐了一個老工人。他倆在道邊地上嘮嗑,他問:“師傅你幹什麼的?”師傅説:“我就是這兒的鐵路工人。你要出門?”他説:“出去採訪。師傅,你家住哪兒啊?”師傅答:“你看,鐵道旁邊那些平房就是我家。”他説:“你家離鐵路太近了,你也睡不好覺啊。”師傅説:“這些年都習慣啦!”他説:“那你現在情況怎麼樣?”師傅説:“現在不是特別好,單位解體了,我們都下崗了。當年可不得了!我晚上睡覺,火車是從山海關往東北開,還是從東北往山海關內開,我都能聽出來的!從山海關往東北來的,聲音‘嘩啦嘩啦’的一聽就是空車。從咱東北往出開的車都是‘轟隆轟隆’的,那動靜一聽就知道不是拉着煤就是拉着木材,再就是鋼鐵,往全國各地運。”老師傅開始情緒不太好,當講到東北為了國家做貢獻時,説東北又產木頭又產煤又產鋼鐵的,就興奮起來了。老師傅感動了他,樸素的情感和話語讓他記了一輩子。



定價:186元

1978年,遼寧阜新發電廠,維修冷卻塔。

1979年,遼寧本鋼第一鍊鋼廠,工人午餐。

2000 年,遼寧大連造船廠,工人在等待浴池開放。

1990 年,遼寧本鋼,鍊鋼工人的午餐。

1991 年,遼寧鐵嶺,農貿市場。




很多人説攝影能推動社會的發展和進步嗎?這個問題不好回答。但通過朱憲民和王玉文的故事,我想説一個人攝影的力量也許很微小,但是聚集起來它可能就能推動世界。

朱憲民、王玉文,受到大家的尊敬,不光是因為他們的努力和享有盛譽的作品,還因為他們都有一顆悲憫之心,心裏裝下所有的人,大家才會那麼喜歡他們,尊敬他們。他們鏡頭所對準的那一羣工人、農民、百姓,是這個社會金字塔最堅實的塔基,有着天下最普通的歡樂哀愁,但他們也是最偉大的,因為他們,讓這個星球熠熠生輝。





中國攝影出版社|分享影像、閲讀與生活




微信ID:cpphphoto
編輯:瀚文

長按二維碼關注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