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 葉文龍:中國新山水攝影的突圍

中國攝影出版社2019-02-11 22:56:29


第十二屆攝影金像獎頒獎現場,左五為葉文龍



葉文龍以拍攝山水聞名於攝影圈,並連續5屆獲得“全國攝影藝展”獎項。今年他再創佳績,獲得了中國攝影領域最高個人成就獎:第十二屆攝影金像獎(藝術類)。多年來,他潛心研究攝影藝術,從中國的傳統的山水文化中汲取精華,創作的山水攝影作品已不再是單純的風光片,更多的是將山水放入了當代藝術的語境之中,他提出“新山水”的創作理念,將物體表面的探索延伸到心理空間。是對當下人生境遇的思索和追問。正如他所説:“中國山水,藴藏着來自過去世界的信息,也與今日的種種默默交集。”




“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將以此為新的起點,在未來的日子裏保持初心,深入思考,孜孜不倦地追求,大膽用心地創作,用真山真水真性情構築具有東方意境的“新山水王國”。——葉文龍金像獎獲獎感言



得知獲金像獎的時候,您當時是什麼心情?


葉文龍:金像獎公示的時候,我確實很激動。從事攝影22年,這份認可對我很有意義。最初為了省錢創作,五毛錢一包的方便麪都連續吃了一個月。在創作上,我不是屬於有天賦的人,但我確實很勤奮,不懶惰。在有限的時間裏,我總是比較善於把握創作機會。


成長的經歷是怎樣影響您從攝影愛好者走向攝影創作的?


葉文龍:我從小成長於風景優美的雁蕩山。在我從事攝影之後,我自然而然選擇的就是山水攝影。因為喜歡風景帶給我的愉悦感。接觸攝影是在上小學的一個暑假,當時認識了一個讀師範的學生,他有一台傻瓜相機,經常帶我出去拍照。後來,我去上海讀書,我在大眾攝影雜誌上看到於雲天老師的《九歌》,是用反轉片拍的,特別喜歡。於是從那時開始自學攝影。因為我想做攝影師,分配的工作也不去,父母很生氣,徹底給我斷糧。那段時間過得很艱難,但我從來沒想過放棄拍照和創作,一直堅持了下來,可以説我現在生活的一切都圍繞着攝影。


您這次獲獎的幾組作品《山水詩行》、《冬雪》、《曾經滄海》視覺語言上各具特色,它們之間有怎樣的關聯? 


葉文龍:我所拍攝的風景,亦是我內心之景。我很喜歡《一代宗師》裏的一句話,“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這也是我在影像世界裏所追究的遞進格局。我經常交叉創作,我所有的作品都可以被看成一個整體,往往一組作品的創作會啟發我下一組創作的靈感,我想這就是它們的共性吧。


《空山新雨後》,2003


説到關聯,我不得不提我的第一組作品《空山新雨後》,它是我所有創作的開端。主要拍攝的是我老家門口秋雨過後的仙溪。我童年的每個夏天都會泡在仙溪裏玩耍。我希望去重現記憶裏江南山水的空靈飄渺,孤寂散淡。這組作品是我個人情感的寄託。


《山水詩行》這組作品中您用1:3比例的構圖來拍攝,突破了傳統山水風光攝影的構圖方式。您是怎麼構思創作的?


葉文龍:我受到宋元山水的影響,想拍出“豎拍三寸,當千仞之高;橫拍數尺,體百里之迴”的氣勢。於是嘗試用1:3的比例來呈現畫面構圖。在這個系列裏很多作品都是接片完成的。我希望我的山水作品能有一種超脱自我情緒之外的莊重感。


《山水詩行》,2015


相對於《山水詩行》和您之前其它山水創作的寫實,《冬雪》這一組作品的影像語言上更加浪漫,主觀情感更濃烈。您做了哪些後期處理?您創作這組作品的初衷是什麼?


葉文龍:《冬雪》是最近的一組創作,還沒有完成。相對而言,《冬雪》並不能完全被定義成一組風光攝影作品,它是一種“新山水”的敍事,因為它包含了更多的故事性和開放式結局,觀眾能發揮更多自己的想象。


《冬雪》除了基本的影調控制,我沒有做太多的後期處理。但是攝影有時候需要反其道而行之的。這組我是用135mm拍攝的,用超長焦壓縮出空間感。對於我而言,《冬雪》作為一組“新山水”創作,是對傳統風光攝影“小光圈、大景深”的突破。這組作品的創作,我融合超高速與超慢速一體。超高速我用1/8000s的閃光燈把瞬間凝固;超慢速我用慢門記錄下雪絲的軌跡,一張照片同時承載了兩個時間概念。所以這張作品的可讀性很多,不僅是照片的意境,在攝影的瞬間性,攝影與時間的關係上都可以進一步探討。


《冬雪》,2016 


《曾經滄海》在您所有的作品中視覺語言和角度都相對獨立,這一次新的嘗試對您意味着什麼?《曾經滄海》的拍攝動機是什麼?


葉文龍:2007年在完成《我的海》的同時,我發現整個海岸線上都充滿了不可降解的塑料垃圾。於是我在想能不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去創作拍攝關於全球環保問題的主題。於是我行走了很多個國家的海岸線,並把這類垃圾帶回國,放在影棚裏拍攝。最終形成了《曾經滄海》系列。


《曾經滄海》是一組當代攝影作品。相對於其他作品呈現的是讓人內心平靜下來的風景。這組作品我的立場較以往更加批判,質疑的是現代文明進程中,無休止的改造對大自然造成的影響。但視覺呈現上,我儘可能的中性客觀,不帶情感。因為作為一個創作者,我能做的是把問題提出來,引起人們的關注,讓更多有能力的人一起來解決問題。


《曾經滄海》,2013


説到這次嘗試對我的意義,我很喜歡詩人艾青説過的一句話,“只有和所有形式搏鬥過,才能掌握所有形式”。大家比較熟悉的是我的山水攝影,可是我不只是一個風光攝影師。我本身是很喜歡去嘗試新的主題、新的創作形式的人。我想只有不斷的去探索,不斷地去體驗,才能感受到最深刻的。


展覽是作品的第二次生命。您的作品每次的展出形式都有很大不同,您最理想的展覽尺寸和展覽方式是怎樣的? 


葉文龍:我迄今為止最滿意的一次展覽,是在去年麗水攝影節上《山水詩行》的首展。我還獲得了“17年麗水攝影節優秀藝術家獎”。當時展場無論燈光、環境、音樂,還有嗅覺都是完全按照我的意圖佈置的。我把整個展覽做成了一個封閉式空間,全黑的環境裏,燈光只打在作品上,看上去像燈箱一樣。現場還有聽覺與嗅覺的互動,音樂是讓人靜下來的輕音樂,嗅覺上是整個展場都散發着松樹的清香。我希望為觀眾營造一種浸入式的觀展體驗,可以視覺牢牢地停留在作品上。


《山水詩行》2017麗水攝影節展覽現場。 


山水攝影對環境氛圍的把控力有很大挑戰,您怎麼應對創作中像天氣這種不可控的因素?


葉文龍:每一次拍攝前,我都會利用一些APP和工具,儘可能詳盡地查找這個地方的信息進行研究,做好計劃。比如用北斗衞星地圖來計算出拍攝當天的日出日落時間等。這樣我能更有把握、更高效的創作。


另外我的心態也很好,每一次的不可控對我而言,都是一次冒險與探索。我不會給自己太多壓力。下雨了我就拍雨,下雪了我就拍雪。

下一步您會有什麼新的創作計劃嗎? 


葉文龍:下一步將要完成的是一組觀念攝影作品。關注的是“生老病死”的主題,我已經創作了很多年。主要是拍攝人像,我甚至會把按快門的權利交給我的被攝對象。我想要去觸碰更多的邊界,希望探討更多永恆的話題。

《冬雪》,2016


《冬雪》,2016


《冬雪》,2016


《山水詩行》,2018


《山水詩行》,2015


《尋道自然》,2015


《尋道自然》,2015



《尋道自然》,2015

《尋山記》,2011




採訪首發於“新浪圖片”公眾號(sina-photo)

採訪者 | 沈孝怡



相關推薦

葉文龍 著

版次:2017 年2 月第1 版

定價:79.00 元


本書為“青春·未來——中國青年攝影師叢書”之一,是彙集優秀的青年攝影師葉文龍近年來創作作品的合集。“空山新雨後”“我的海”“尋山記”“尋道自然”,作者從記錄反映家鄉山雨空濛雨亦奇的山水景緻起,走進傳統的畫意攝影創作,又不斷吸收各方經驗嘗試反出傳統,兼收幷蓄。從山水到自然,作者不斷的嘗試創新又自成一體。


中國攝影出版社天貓旗艦店購書

 http://zgsycbs.tmall.com




雙12 年終慶典即將開啟

薦讀 | 做一名攝影愛好者又何妨?


無光線不攝影!96個布光技巧為你的用光指點迷津


攜手半生一道追光逐影

一對美國華裔夫婦的光影世界


50幅歷史影像,帶您追憶97年風雨歷程


敢把領導人拍成這樣,背後的攝影師們是羣什麼人?


你真的瞭解“直接攝影”嗎?


雪落無聲:王玉文的自覺與自省



從礦山走出的攝影人王玉文:40年奔走創作,影像定格下工業時代的肖像


攝影史繞不開的15位傑出女性攝影師



38幅經典名作裏的她:每個女孩都是一首讀不完的詩


100年曆史裏攝影的各種“第一次”


慈禧葬禮、最早汽車拉力賽、發現香格里拉…100年間攝影的各種“第一次”


3月從南到北,適合你去拍(hai)拍(shua) 拍(lang) 的18個景點



中國攝影出版社|分享影像、閲讀與生活

微信ID:cpphphoto
電話:010-65220965
編輯:許瀚文

長按二維碼關注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