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不到,大作家路遙居然也是個“寵女狂魔”!

妮妮小屋2019-02-11 21:53:09


01

相信陪伴是最好的愛


我在讀初中時,就有幸讀過路遙的《人生》與《平凡的世界》,這兩本小説是我和語文老師父親共同喜愛的作品。有意思的是去年我給孩子買了連環畫版的《平凡的世界》,零零後的他,也對這部作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樣看來,路遙的作品所具有的生命力,還會傳播的更久。


我讀《路遙傳》時,發現大作家路遙除了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有戰鬥力以外,他居然也是一個出了名的“寵女狂魔”。


這真的很讓我驚訝。我從目前能公開的所有圖片上看,他似乎永遠都是思考在線的狀態,給人一種穩重成熟的感覺,很難想象生活裏的路遙,竟然能如此外露對女兒的愛,有一種爸爸叫做女兒奴,路遙絕對可以稱得上這類人。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生活裏,路遙父女是怎麼彼此相愛、相伴短暫的十多年。那些温暖的小細節,讓我們看到了大作家的鐵漢柔情,看到了他心底裏的温暖,這對理解他所塑造的經典人物形象,也是一個有力的印證。


在那個公用電話都不普及的時候,人們的交往都只能靠寫信。我從書裏看到,他不止一次地給友人寫信,希望好友幫忙採購一些孩子的“口糧”。愛女之心,瞬間躍入紙面。


路遙是一個把時間看得特別寶貴的人,為了寫作拒絕了很多應酬和交流,成天關在房子裏寫作。但只有和女兒的交流,他從未覺得浪費時間,帶孩子這件事上,他非常捨得付出。


他在寫小説時,會讓桌面保持整潔,但在稿紙旁邊,最醒目的就是女兒的照片。


有一次,父女二人相約第二天一早去看日出。結果路遙寫了一夜的文章,徹夜未眠,清晨坐到女兒牀邊去看,當看到女兒夢中有些驚慌,睡着的臉龐有些緊張的小表情時,路遙頓時感覺自己,陪伴女兒的時間太少了,忍不住淚如雨下。


這個時候女兒醒了,看到爸爸在哭。忙問爸爸怎麼了,路遙慌忙掩飾着情緒並轉移這個話題,對女兒説:“看,我們兩個都是比太陽起得還早的人呢。快起來看日出吧。”


都説男兒有淚不輕彈,路遙那麼好強的性格,卻時常能為女兒掉眼淚,不得不説愛之深切。


02

為女兒花錢特別“捨得”


路遙從小的生活是非常艱苦的。但是他從不服從於命運的安排,一直和命運抗爭,吃了很多苦,可始終囊中羞澀。但是他認準了要在文學上有所成就,一定要拿出好作品,當他全神貫注的投入文學創作時,生活上的辛苦,對他來説從來都不算個事。


可是他吃了這麼多苦,卻百般的疼自己的女兒,用父親的雙臂牢牢保護着女兒,成為女兒最堅強的依靠。


有一次,他的小説《人生》定稿需要給編輯回信確認小説最後的名稱時,他除了肯定編輯定的這個題目非常好以外,最後還是忍不住在信的結尾處,寫了女兒因為肺炎住院,從大年三十到現在,自己的感情關過不了,非常難受。以至於思緒有點混亂,只有下次再細聊。


可見,即使是在他看得最重的文學面前,女兒的分量在他心裏都遠遠高過一切。


路遙的女兒小的時候想學鋼琴,可是文人總是囊中羞澀,哪裏有錢給女兒買這麼貴的藝術“奢侈品”呢?可是路遙就是借錢也要給女兒買一台鋼琴,讓女兒能有機會接受藝術的薰陶,他才不遺憾。只可惜後來,女兒有點垂頭喪氣地跟爸爸説:“老師説我的手指太短了,不適合學鋼琴。”路遙就把自己胖乎乎的短手指伸出來,再看看女兒的手指,連連説:“都怪爸爸,都怪爸爸。”


主動為遺傳基因背鍋的路遙,簡直是個慈父。以至於後來女兒漸漸對鋼琴沒了興趣,就是在家中放着當個擺設,路遙心裏也是高興的。


還有一次女兒要春遊,列了一個採購單給爸爸,女兒可是經常回北京探望外婆的,她喜歡的東西,每天專注於創作的宅男路簡直搞不懂了。


但他馬上停下手中的寫作,高興地出門給女兒採購去了。對着單子一項項的買齊了,回到文聯的辦公室後,和同事們聊天,感慨其他東西都很好買,就是這個三明治,他開始一直沒找到,後來跑到西安最高級的五星級飯店,價格都不問,就讓服務員給拿兩塊。


結賬的時候才發現,居然要付60元,那時候路遙的工資才110元,可是他還是毫不猶豫地買了。


文聯的同事們都驚歎:“你對女兒可太捨得了,你那三明治是金子做的嗎?”


路遙不好意思地笑了,還特別叮囑,別讓隔壁的一位他很敬重的老編輯知道了。那位老知識分子一生都很節儉,路遙生怕老先生罵自己太“燒包”了。


可你真的別把路遙當成有錢人,他一輩子都在跟貧窮作戰,生活非常簡單。惟一一次隨中國作協五人作家團到德國訪問,一身的行頭都是拼湊的,連領帶都是借同事的。


直到路遙病逝,大家才知道,他所有的財產只有一萬元存款,還是他以女兒的名字存的“應急金”。


沒辦法,路遙的負擔太重了。作為一個農家子弟,他有生父生母和養父養母兩個家庭共同需要照顧,還要養育女兒。而那個時代,人生的影視劇改編版權也只有區區的680元,作為一個靠寫文活着的人,如果沒有鋼鐵般的毅力,生活的壓力早就把人壓垮了,夢想往往就是這樣被磨滅的。


但是路遙挺住了,再難,他也堅持下來了。


03

這世界少了個好爸爸


1992年11月17日,路遙因肝病早逝,年僅42歲。


天妒英才,陝西痛失一位用生命書寫現實的偉大作家。女兒最後見到爸爸的那一面,是在只有13歲的年紀。


她抱着爸爸一直喊:“爸爸,你是不是睡着了?你醒醒。我還沒有陪你過生日呢!”她還把自己畫給爸爸的生日禮物,顫抖着雙手放在已經合上雙眼的爸爸身邊,可爸爸再也看不到了。周圍送別的親朋好友無不痛心流淚,為這一對彼此懂得的父女深深惋惜。


路遙這輩子是真窮。


小的時候就因家裏太窮,過繼給自己的大伯,成年後的他總要回報家庭的。可作為一個拿固定工資的人,一個靠寫字為生的人,生活真的是緊緊巴巴的。可以説,如果沒有路遙妻子的支撐,這個家可能一天都過不下去。


一個是北京知青,一個是地道的陝北農民,家庭環境和生活習慣兩人也有着巨大的差距。


當年為了讓路遙去讀大學,妻子還主動放棄了自己讀大學的機會。把自己掙來的工資幾乎全部資助路遙上大學,如果沒有妻子的無私付出,可能也不會有,後來路遙人生所能達到的高度。


可作家的生活習慣和規律總是異於常人,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時間或者是情感付出上,路遙其實都沒法給妻子一份滿意的答卷。


久而久之,兩人的感情也就比較淡了,這也成為路遙心裏最深的痛。


作家就把全部的愛轉向了自己心中的文學繆斯以及心愛的女兒,其他似乎也無法兼顧了。


早在1987年就查出肝病的他,在生命的最後幾年裏,努力和時間賽跑,終於在有生之年,完成了他心中那個用史詩級的作品書寫陝北的願望。


在路遙生前,妻子曾多次提出離婚,但路遙堅決拒絕。他還是希望和妻子老了能夠相伴,更希望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怕女兒小小年紀受苦,心理承受不住,所以一直拖着,不願意辦理離婚手續。


我從《路遙傳》裏能夠感受到,他可能不是一個好丈夫,但絕對是一個好父親。


路遙病逝後,女兒隨母親回到北京生活。漸漸長大的女兒,也有了自己獨立的思想。


上次我在網上看的,路遙的很多好友希望能夠設立“路遙文學獎”,以此紀念路遙。


但女兒覺得目前成立“路遙文學獎”的時機還不成熟,怕後續發展的不好,反而打擾了在天國的父親,於是果斷拒絕了這件事。她希望自己能小心翼翼地處理好每一件事情,不辜負父親一生的付出,尤其是父親對文學的那份追求。


出生於1979年的她,已經是一位成熟的女性,她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着父親,就像多年前父親總是張開雙臂保護她那樣。


做路遙的女兒,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


幸運的是,她父親一生的為人處事及其文學巔峯的成就,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樣的人會永遠活在時代中,達到一種永生。不幸的是,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夠代替父親給她的愛。


這對彼此相處的父女,總是小心翼翼用彼此最在意的方式努力愛着對方。他們朝夕相伴的時間並不長,也曾在一個孩子脆弱的青春期,用突然失去最愛至親的方式,讓一個十三歲孩子承受過撕心裂肺的痛。


但那些有關愛過的記憶,哪怕只是愛的每一個碎片,都足矣温暖一世,銘記一生。


 

留言和轉發是互懂的最好讚賞!


本文作者妮妮:曾任記者多年,13歲帥哥的少女心辣媽,清晨五點早起寫作的自律達人,有故事的閲讀推廣人,親子教育終身學習者。個人公眾號:妮妮小屋(ninixw), 歡迎與妮妮交流閲讀與生活。



你可能錯過了這些文章,馬上點擊

30歲後最該提升的能力,是懂得和醫生打交道

還愛着對方卻不得不離婚時,孩子又是什麼狀態?



  點下文末【好看】支持一下妮妮,讓我們都美美噠

閲讀原文